Tag: 假冒注册商标

假冒注册商标是指为达到冒充他人商品的目的而在商品上使用他人注册商标的行为,以及为实现该目的而实施的预备行为。现如今,许多假冒注册商标,让消费者很头疼。假冒他人注册商标情节严重的将构成犯罪,要追究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 网店侵犯OPPO商标专用权,一女子赔款1.3万元

    网店侵犯OPPO商标专用权,一女子赔款1.3万元

    卢某在其经营的淘宝网店中销售假冒注册商标“OPPO手机配件”产品,当0PPO公司向淘宝投诉后, 卢某又提供了伪造的0PPO公司的授权书和订货合同进行申诉并获成功,被0PPO上诉到法庭。日前,南充中院认定被告卢某的销售行为侵犯了原告公司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依法判决卢某赔偿OPPO公司1.3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东方财富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网上销售假冒产品美其名曰原装正品 女子卢某是阆中人, 她在淘宝网上开了一家数码网店,销售“OPPO手机配件”。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简称OPPO公司)发现后,于2018年3月22日, 通过淘宝网知识产权投诉平台,对卢某进行投诉。而卢某随后使用伪造的印有OPPO 公司名称及公章的《OPPO网络销售授权书》《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订货合同》等材料,向平台申诉并获得成功。 卢某的上述行为激怒了OPPO公司,该公司委托代理人赖某向韶州公证处申请, 对其登录、 浏览查看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平台网页及卢某淘宝网店网页的全过程进行证据保全公证。 淘宝网卢某店铺的相应网页显示“OPPO耳机原装正品入耳式通用线控K歌金属耳塞”,淘宝价25.80元,交易成功604单。 被指侵权索赔15万被告否认侵权行为 2019年底,OPPO公司向南充中院递交民事诉状, 将卢某推上了被告席。 庭审中, 原告OPPO公司认为,“OPPO” 商标已成为知名品牌。卢某未经公司许可,在其经营的网店使用公司的注册商标并销售侵犯本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还假冒公司企业名称、 伪造公司公章出具虚假的申诉材料, 导致公众误认为卢某所销售商品是公司商品或与公司存在特定的联系, 混淆公众视线从而牟利。 卢某的行为已构成侵犯本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且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给公司造成了经济损失。OPPO公司请求依法判令卢某的行为侵害本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及构成不正当竞争, 并判令卢某立即停止前述侵权行为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判令卢某赔偿本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15万元。 而被告卢某认为,她在2018年4月底就已经关闭了淘宝店,不再销售任何产品, 故她的侵权行为已经不存在。 她以前在淘宝网上销售的电子产品, 来源于电子市场 , 产品上并没有使用“OPPO”标识,只是在广告中使用“OPPO”的标识,不构成侵害OPPO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情形,她不应该赔偿。 法院判决停止侵权并赔偿原告1.3万元 南充中院经审理认为,原告OPPO公司享有“OPPO”注册商标专用权,受法律保护。被告卢某在其经营的淘宝店铺中销售“OPPO手机配件”产品,使用了“0PPO”商标,且在OPPO公司向淘宝网知识产权投诉平台投诉后,提供了虚假的OPPO公司的授权书和订货合同进行申诉并获成立。 卢某的上述行为侵犯了OPPO公司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同时构成不正当竞争。法院酌情确定卢某赔偿OPPO公司的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费用共计13000元。 日前, 南充中院作出一审判决, 被告卢某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0PPO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 并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 被告卢某赔偿原告OPPO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费用1.3万元。

    View More

  • 山东日照市警方侦破一起假冒注册商标2万余个特大案件,涉案金额高达4000余万元

    山东日照市警方侦破一起假冒注册商标2万余个特大案件,涉案金额高达4000余万元

    近日,在省公安厅指挥下日照警方成功侦破一起特大假冒注册商标案件。 发现源头,捣毁窝点5处,抓获犯罪嫌疑人 20 余名,扣押涉案服装 6000余件,27个知名品牌的假冒注册商标2万余个涉案金额4000余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大众日报”,如有侵权请联系) 2020年4月,疫情防控期间,日照警方主动开展涉知识产权网上研判,发现本地网民孟某在某电商平台销售涉嫌假冒某某等知名品牌的运动服饰,且销售数量大、范围广。日照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随即立案,着手开展侦查,经多日分析研判和跟踪蹲守,在日照高新区一民房院落内发现一制假窝点。 经进一步侦查,发现自2019年10月以来,孟某租赁该民房院落为生产窝点,购置假冒品牌商标、生产设备,雇佣员工生产假冒知名品牌服装,通过电商平台销售到全国30余个省份。 4月底,在掌握孟某大量直接犯罪证据的情况下,开始部署收网!民警查封了该处服装加工黑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孟某等6人,查获假冒品牌各式成品、半成品服装6000余件、假冒商标标识2万余个。 顺藤摸瓜,深挖细查 窝点端掉后,侦查并未止步。日照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牵头成立了专案组,直指假冒商标和假冒服装两项来源,深挖余罪,争取全链条、全要素打击。 经过线上、线下大量线索核查,负责提供假冒商标标识的浙江义乌商人秦某某浮出水面,浙江省义乌市某烫画有限公司被迅速锁定。 专案组对该烫画公司细致调查后,摸清了生产窝点的经营情况,理清了犯罪团伙的人员组织架构,为下一步的抓捕工作奠定了基础。 经过层层摸排,专案组还查清了销售无商标服装的某制衣有限公司。7月30日,该制衣公司相关涉案人员先后落网,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切断链条,摧毁网络 5月22日,专案组在浙江义乌警方的配合下,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秦某、何某等14人,捣毁假冒商标制作黑窝点4处,现场查获电脑刻字绘图仪、印刷机、专用电脑等加工设备20余台,生产单、假冒注册商标标识大宗。 目前已查明,浙江义乌某烫画公司内部制假造假分工明确,从客户承揽、商标设计、菲林制作到商标彩印、制版加工,一系列工序都有专人负责,流水线般生产之后大肆销售。 假冒商标涉及27个知名品牌的,销售到13个省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案件侦破后,权利人企业专门致信公安部、省公安厅,对日照警方表示感谢。警企双方以侦破此次案件为契机,签订了知识产权保护警企共建战略合作协议。 今年以来,日照公安机关围绕护航经济发展,在“昆仑2020”专项行动中,集中打击食品、药品、环境和知识产权领域犯罪,以全风险发现、全要素追踪、全链条打击、全领域整治为目标,主动出击、持续发力,打源头、端窝点、摧网络、断链条、追流向、促监管。 截止目前,日照市累计破获食药环假领域刑事案件65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89名,打掉窝点36个,打掉犯罪团伙30个,涉案价值约3亿元。

    View More

  • 宝山警方破获特大假冒注册商标案 查获冒牌打火机2万只涉案价值3000万

    宝山警方破获特大假冒注册商标案 查获冒牌打火机2万只涉案价值3000万

    日前上海宝山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生产销售某知名品牌假冒注册商标打火机案,涉案价值达3000余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新民晚报”,如有侵权请联系) 2020年4月,某知名品牌打火机品牌方前往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经侦支队报案称,他们在上海、江苏、广东等地市场上发现大量假冒其品牌的打火机。接报后,宝山警方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经过一个多月的缜密侦查,掌握到这是一个产销一体的假冒商标犯罪团伙。犯罪嫌疑人江某在广东中山生产窝点内制造假冒品牌打火机,再通过快递发货至江苏徐州的袁某,再由袁某通过互联网向全国各地大量出售。 在充分掌握该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后,2020年5月28日,宝山警方出动精干警力,在广东、江苏开展集中收网行动,捣毁生产、销售假冒该知名品牌打火机窝点2处,抓获犯罪嫌疑人江某、袁某等5人,现场查获假冒该知名品牌打火机配件万余件,生产设备,成品打火机2万只,涉案金额达3000万元,成功破获该起特大假冒注册商标案。 经查,江某原先在广东中山某家品牌打火机的工厂工作,掌握了打火机制作流程和工艺,后来就有了自己做假冒注册商标品牌打火机的想法。2017年6月份开始,江某购买了生产打火机的设备及原材料,找他人加工做出了某知名品牌商标的模具,并聘请了梁某等人开始了制假行为。起初,江某自己去网上寻找买家,销量并不大,2018年江某从网上结识了需求量比较大的江苏徐州的袁某、马某夫妻二人,从而他们建立起了长期的供销关系。袁某、马某将从江某购得假冒品牌商标打火机,进价每只十几元至二十元不等,通过激光刻录机加工成市面上流行的款式,再以每只三十元至五十元的价钱通过互联网大肆销售。 犯罪嫌疑人江某、袁某等人到案后,对自己犯罪行为供认不讳,目前犯罪嫌疑人江某、袁某、梁某等4人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已被宝山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马某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现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View More

  • 广州越秀警方摧毁一个非法制造、销售假冒注册商标标识和品牌食品的犯罪网络

    广州越秀警方摧毁一个非法制造、销售假冒注册商标标识和品牌食品的犯罪网络

    今年以来,广州越秀警方积极推进“飓风2020”专项行动,持续加强食药环犯罪的打击力度,以涉民生违法犯罪为重点打击对象,保障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近期,越秀警方摧毁一个从非法制造、销售假冒注册商标标识到假冒品牌食品的犯罪网络,打掉2个作案窝点,抓获7名涉案人员,查获用于制造假冒注册商标器材8套,以及假冒品牌商品、包装袋、涉案电脑及单据等一批。(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广州公安”,如有侵权请联系) 杂牌味精换“新衣” 摇身一变成名牌 去年底,越秀区公安分局食药环侦大队接到市民举报,称在白云区某批发市场购买到的某品牌味精,怀疑是假货。接到举报后,民警委托相关部门进行鉴定,确认举报人提供的味精样品确为假冒商品。对此,越秀警方成立专案组,立案展开侦查。 经过深入调查和取证,警方掌握了以林某为首制造假冒商品的证据。1月8日,办案民警在白云区某工业园和某食品综合批发市场,现场抓获林某(男,32岁)等5人,查获假冒某品牌味精成品以及假冒外包装配件一批。 据林某交代,自己从事食品批发生意,因嫌赚钱不多,遂想到将一些不知名便宜的味精更换成知名品牌味精销售,从中牟取非法利润。经查,自2019年5月份以来,林某冒用他人身份信息,在白云区先后租下厂房和宿舍,雇请其弟等人,将不知名味精拆开包装倒入胶桶内,加入白糖、盐等拌匀,再分装到有假冒某品牌味精标识的包装袋里,然后将生产的成品对外销售。 打掉非法制造假冒注册商标标识窝点 办案民警从林某团伙制造假冒商品使用的外包装入手,经过深挖扩线,发现一个以宁某(男,27岁)为首的非法制造、销售假冒注册商标标识团伙。6月18日,收网时机成熟,越秀警方出动警力,在佛山市南海区某包装材料有限公司现场抓获宁某等2名嫌疑人,现场查获用于制造假冒某品牌味精的包装袋模具8套、假冒包装袋一大批,以及涉案电脑及单据等物品一批。 经查,宁某等人在没有取得注册商标持有人的委托、许可或授权的情况下,非法为林某等人制造假冒某品牌味精包装袋约80万个,非法获利32万元。 目前,经越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犯罪嫌疑人林某等5人已被越秀警方依法执行逮捕,犯罪嫌疑人宁某等2人已被越秀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假冒注册商标的食品侵犯了他人合法权益,还可能引发公共食品安全事件,越秀警方将依法严厉打击食品领域的制假售假行为,维护和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越秀警方并提醒广大消费者,一定要向正规的超市和商家购买食品,一旦怀疑买到假冒商品,可通过12315消费者热线投诉,发现制假售假线索,及时向公安部门举报。

    View More

  • 常州警方快速侦破假冒注册商标“上上电缆”案

    常州警方快速侦破假冒注册商标“上上电缆”案

    6月11日下午,常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杜荣良接待江苏上上电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丁山华率领的企业高管一行,代表市公安局接受丁山华董事长赠送的锦旗,丁山华对公安机关有力打击涉企违法犯罪、维护企业权益表示衷心感谢。(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常州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双方进行了座谈交流,杜荣良同志向企业介绍常州公安在保障复工复产、优化法治化营商环境、依法打击涉企违法犯罪等方面的工作措施和初步成效,详细了解企业在生产经营、复工复产、安全生产等方面的需求,征求对公安工作的意见和建议,表示全市公安机关将紧紧围绕“五个明星城”建设的总体部署和要求,进一步加强警企沟通、创新服务管理、完善制度机制、提升执法服务水平,继续加大制售假、侵犯知识产权等涉企犯罪打击力度,为全市企业发展创造一流的法治化营商环境。 今年5月,江苏上上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向溧阳警方报案:外省某企业生产了一批假冒江苏“上上”品牌电缆,该批电缆外护套上均印有“江苏上上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字样,配套贴有江苏“上上”品牌合格证,合格证上印有江苏“上上”品牌商标。 常州市公安局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综合运用传统与现代手段,高效联动开展线索核查研判,确认外省一电缆有限公司有重大作案嫌疑。经专案组缜密侦查,5月29日中午,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会同溧阳市公安局在外省警方的大力配合下一举捣毁该制假售假窝点,当场查获假冒各类型号“上上”电缆9盘共计1万米,抓获嫌疑人2名,网上追逃嫌疑人4名,涉案价值300余万元。 经查,该公司在其生产的电缆外护套上印有“江苏上上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字样,配套贴有江苏“上上”品牌合格证及商标品牌,而江苏上上电缆集团有限公司并未授权该公司生产上述电缆。该公司的行为已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犯罪嫌疑人对生产假冒江苏“上上”品牌电缆的事实供认不讳。 今年以来,常州市公安局立足公安职能,创优服务举措,相继出台《全市公安机关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保障经济社会发展二十项措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服务企业八项措施》以及《全市公安机关优化营商环境服务保障重大项目强化攻坚年行动计划》,对全力保障复工复产、护航经济发展,助力“五大明星城”建设提出新的目标要求。全市各级公安机关梳理任务,积极落实,找准公安切入点和抓手,在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方面积极作为。持续开展“护航行动”“蓝剑1号”等系列专项行动,以侵犯知识产权和企业财产犯罪为重点,深入开展线索排摸和宣传发动,以更加主动进攻的姿态、更加扎实有力的措施,迅速发起集中打击犯罪的凌厉攻势,全力服务保障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全市经侦部门累计破获各类经济犯罪案件128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23人、追赃挽损1.6亿元,有效形成打击震慑效应,为全市经济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

    View More

  • 摆地摊千万别卖这些,商标侵权事儿就大了!

    摆地摊千万别卖这些,商标侵权事儿就大了!

    最近国家政策变了,导致摆地摊一下子爆火了,很多身怀暴富梦想的人都跃跃欲试,准备干票大的! 禅师在此提醒:摆地摊可以,但并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直接进货去卖!如果不小心卖了一些不能卖的产品,构成商标侵权事儿就大了。 近期杭州就出现了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南孚”电池的案件,被“南孚”商标权利人举报。 经查,杭州萧山区4家经营户出售假冒注册商标伪劣的“南孚”电池,侵犯了“南孚”商标专用权。执法人员对涉嫌侵权的“南孚”电池进行了扣押,共计查扣侵权南孚电池1712粒。目前,这 4家经营户已经被立案调查,案件正在进一步处理当中。 据“南孚”商标权利人表示,正品南孚电池外包装做工比较精致,电池正负极上印的“南孚”、“NANFU” 字迹清晰、平整,而假南孚的包装较差,做工较为粗糙,字迹笔划模糊。 在这里禅师也提醒大家,加入摆地摊行业时,注意选对产品,进货时多加注意,避免商标侵权。 七个需要警惕的商标侵权行为 《商标法》第五十七条明确,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 (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 (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 (四)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的; (五)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 (六)故意为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行为提供便利条件,帮助他人实施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的; (七)给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 商标侵权轻则被没收、销毁侵权商品,重则还会被处以罚款,违法经营额巨大的从重处罚。摆地摊本来就是小本生意,更要妥善经营,拒绝假冒伪劣,拒绝商标侵权。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建议各位摊主对自己的品牌进行商标保护,万一以后你的品牌做大了呢!

    View More

  • 假冒注册商标及其带来的危害

    假冒注册商标及其带来的危害

    假冒注册商标 品牌假冒集中表现为假冒注册商标。通常所说的“假冒伪劣”商品,最主要、最大量的是假冒商品。假冒商品的种类繁多,主要包括假冒他人注册商标、认证产品、许可证产品、优质标志产品以及假冒厂名、厂址和原产地等等,其中又以假冒注册商标为主假冒商品近年来日益泛滥,成为我国经济生活中的一大恶症。假冒商品品种多,数量大,从生活日用品到生产资料,从一般商品到高档耐用消费品,从普通商品到高科技产品,从内销商品到外贸出口商品,假冒伪劣几乎无所不有,无所不在,其中又以制作容易、利润丰厚、销售快捷的假冒名烟、名酒和药品的问题最为严重。而且假冒伪劣商品有向大商品和高技术产品方向发展的趋势,例如汽车、摩托车、机械设备、高技术电脑软件、计算机防病毒卡、甚至激光全息防伪标志等也成为假冒对象。 假冒商品也在全球泛滥,成为仅次于贩毒的世界第二“公害”。20世纪70年代初和80年代,东南亚新兴工业国家和我国的台湾省,假货狷獗扰乱市场。假冒行为在地中海区也呈上升趋势,伴随着旅游业的兴盛,假冒伪劣、坑蒙拐骗活动在西班牙、土耳其希腊、特别是摩洛哥和意大利大行其道。假冒行为在美国、英国、韩国、墨西哥等国家也很严重。有人估计,假冒商品约占世界贸易额的2%,甚至更多。像国际贩毒网一样,假冒商品已在世界某些地区形成了生产、运输、走私、批发、销售的严密网络。有的经济学家称假冒现象是一种地下的“黑色经济”。以假冒注册商标为主要形式的假冒伪劣行为具有极的危害性。 假冒注册商标带来的危害 (1)给名牌商品、名牌企业带来巨大伤害甚至破坏性的打击,严重阻碍名牌战实施。假冒商品损害名牌商标形象,使消费者真假难辦,对被假冒的名牌商标失去信心,望而生畏,不敢购买,并严重影响名牌商品和名牌企业的经济效益。假冒商品是名牌商标的“杀手”。陕西西安太阳食品公司推出的“太阳牌”锅巴,一炮打响,但随即假冒者蜂拥而至。该公司为更新防伪技术,两年四次就耗资近600万元。天津生产的玉兰牌冷烫精,由于产品被假冒,企业信誉一落千丈,货主纷纷退货,产品大量积压。假冒商品甚至挤掉名牌产品的市场,真货斗不过假货,把名牌商品葬送掉,以致使企业破产倒闭。武汉黄鹤楼酒厂生产的小黄鹋楼酒被假冒后,昔日门庭若市的酒厂变得车少客稀,假酒横行于市,真酒被挤进仓库。 (2)严重损害消费者利益,给消费者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甚至危及消费者的健康和生命。假冒商品其“价值”大大低于真品名牌的价值,有的假冒商品“价值”只有名牌商品价值的几分之一、十几分之一,却以名牌商品价格卖给消费者,使消费者蒙受重大经济损失。更有甚者,某些假冒商品对消费者的身体健康甚至生命造成严重威胁,因假酒、假药、假电器而造成消费者人身伤亡的恶性事件时有发生,后果极为严重。1998年初,山西朔州发生特大假冒白酒案,造成朔州、灵丘等地数百人饮用后中毒,其中26人死亡的严重后果。齐齐哈尔第二制药公司2005年9月购入假冒的“丙二醇”,将其作为辅料生产“亮菌甲素注射液”。这些“丙二醇”其实是“二甘醇”,在病人体内氧化成草酸,可导致肾功能急性衰竭。受齐齐哈尔第二制药有限公司“亮菌甲素注射液”影响的病人共计11名,除1名病人因用药少、病情较轻外,6人病情较重,另有4人因救治无效死亡。 (3)给国家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严重损害家的经济利益。假冒商品的生产和销售浪费了宝贵的经济资源,使国家蒙受巨大经济损失。全国每年査处的假冒卷烟约为200万箱,即使保守估算,税利也要流失60亿元。据有关资料介绍,每年查处的假冒卷烟还不到实际假冒卷烟生产量的10%,可想而知,国家正蒙受重大的经济损失。同时,假冒卷烟有害物质含量过高,对人体危害极大 (4)严重败坏出口商品形象,对我国国际贸易造成不良形响。近年来,假冒注册商标侵权案在出口商品中很突出,每当一种商品在国外赢得声誉后,国内就竟相假冒,水货一冲,使多年艰苦创业的名优产品在出口中县花一现,倒了牌子。 (5)严重破坏了市场经济应有的正常秩序,恶化了市场环境,败坏了社会风气,并严重损害了政府的威信。假冒伪劣横行,使市场秩序混乱,经济运行扭曲,并诱发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假冒伪劣盛行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有的地方造假已形成相当规模,有的已形成专业村、集散地、黑窝点,给整个社会造成极坏的影响。

    View More

  • 破解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犯罪之刷单辩解

    破解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犯罪之刷单辩解

    案情:2016年7月起,张某夫妇二人在未经某品牌注册商标权利人许可的情况下,通过网络店铺,对外以某品牌同款服装、“高端定制”的广告进行宣传,吸引客户浏览上述网店并下单定制上述假冒注册商标品牌的服装后,交由沈某(裁缝,另案处理)根据订单要求生产假冒注册商标的某品牌服装。张某夫妇通过物流公司将上述沈某所生产的假冒服装加价后发货至客户。2018年10月11日,张某夫妇被抓获,并在现场查获某品牌假冒注册商标的服饰46件。经鉴定,2016年7月至2018年11月期间,张某夫妇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服装1190件,销售金额共计人民币92万余元,现场查获的46件假冒品牌服装,价值人民币4万余元。二人被抓获到案后,分别被当地人民法院以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5万元;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 评析:本案争议焦点在于被告人在审查起诉阶段和庭审阶段均提出50%以上的交易数额系刷单的辩解,辩解通过快递发货的交易记录都是虚假的,只有发一家快递公司的交易记录是真实的,故犯罪数额未达92万余元。 公诉人庭前针对辩解补充证据材料,反驳被告人的辩解,法官完全采纳公诉人的指控意见。 第一,庭前针对性补充材料,夯实证据基础。(1)对张某等二人提审阐述如实供述和虚假供述所分别可能导致的法律后果,晓以利害关系,要求其客观如实供述犯罪事实;(2)收集张某所称的虚假交易记录的客户名单明细,并“注明”证据来源;(3)将张某提供的客户名单与公安机关提供的相关买家的证人进行比对,查证客户名单中是否有真实买家的存在;(4)根据某快递公司收费高,而其余快递公司收费相对较低的不同情况,调取快递与真实买家的印证情况;(5)从两名被告人与接受定制需求的裁缝的资金往来账目核实,结合每件服装的平均定制价格判断真实定制服装的数量。 第二,庭审中有理、有节分析证据情况,阐明公诉理由。首先,公诉人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向法庭宣读并出示了相关证人(买家)证言、扣押物品清单、微信照片截屏等书证、鉴定意见等证据,并经法庭质证,确属客观、真实、有效,充分证明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具体有:(1)两名被告人有过相当明确的有罪供述,且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证实他们参与犯罪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2)公安机关依法查获的微信、淘宝交易记录等书证以及证人张某某和20名买家的证人证言,进一步证实了两名被告人参与定制假冒品牌服装的具体犯罪的方式、经过;(3)被假冒公司提供的商标注册证明、书面证明明确证实了被告人系未经商标所有权人许可擅自假冒生产的事实;(4)有关审计报告清楚地证实了被告人假冒注册商标犯罪涉案的金额。以上证据已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足以证实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其次,在法庭调查中,被告人张某辩解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中有50%以上属于刷单,其妻子表示不知道刷单的事。公诉人认为,刷单的辩解没有根据,显然站不住脚。具体答辩如下:(1)张某辩解通过3家快递公司发货的交易记录都是虚假的交易记录,并提供相关客户名单,但无法说明该客户名单的来源和出处,证据的合法性不能得到证实,不予采信;(2)从所谓刷单名单中查证的记录来看,其中的所谓虚假交易中的名单中有9人系真实交易,已有相关该9位买家的证人证言和交易凭证相印证。这与张某辩解相矛盾;(3)从运费的给付情况看,已查证的买家中王某等4人购买服装运费均由买家支付各5元,这与张某辩解的真实交易均为发另一家快递公司相矛盾;(4)从抽样调查效力看,相关买家刘某等20人的证言证实从张某处购买到了假冒某品牌注册商标服装(购买金额累计2万余元),这20名买受人分布在全国各地,具有一定的抽样调查效力;(5)从张某银行账户与沈某银行账户的交易往来情况看,2016年10月至2018年2月间张某向沈某支付金额为77万余元,均为支付定制服装的价款。按照张某供述的从裁缝处的进价与网店店铺售价比例约为1∶2来计算,售出的服装价款应在155万元左右。从常理推断,刷屏的辩解不可信。

    View More

  • 湖北十堰警方捣毁3个制假窝点,查获百万假冒注册商标滤清器

    湖北十堰警方捣毁3个制假窝点,查获百万假冒注册商标滤清器

    6月2日,从湖北省十堰市公安局获悉,该局东岳分局在“打假护东风”行动中破获3起假冒注册商标案,捣毁制假窝点3个,抓获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犯罪嫌疑人8名,查获价值100余万元的假东风滤清器34000余个,假冒纸板箱15000余个,各类假冒注册商标、防伪标签、合格证110余万张。(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环球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十堰公安介绍,2019年以来,东风商用车公司接到多起滤清器质量问题的投诉,技术人员查证后发现,这些问题产品均是假冒注册商标伪劣品。东岳公安分局经侦大队获悉后主动出击,深入市场循迹追查,全面搜集涉案线索。 2019年10月24日,经过两个多月的跟踪摸排,在十堰城区一家专卖滤清器的店内,专案民警抓获制假、售假犯罪嫌疑人黄某等3人,在他们的门市部、储藏间、仓库共查获假冒注册商标东风品牌滤清器34000余个,涉案金额100余万元。根据犯罪嫌疑人黄某等人供述,东岳分局经侦、刑侦、网安多警种联合作战,经过数月的线索摸排、精心研判、周密部署,于2020年5月18日又打掉2个制作假冒东风品牌纸箱、东风防伪标识的犯罪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李某、方某等5人。 据犯罪嫌疑人李某供述,从2012年开始,她一直租用白浪汽配城附近一家工厂从事纸板加工业务。一来二去,李某发现附近很多工厂都在为东风公司生产零配件,且经常会购买印有东风公司相关字样的纸箱。嗅到“商机”后,李某开始通过印发小名片的方式招揽生意,接到订单后在网上定制、购买相关模板,随后利用自家工厂设备非法仿制生产并偷偷销售。在李某的工厂,警方查获印有“东风商用车”、“上海弗列加”等品牌字样的假冒注册商标纸板箱15000余个,商标30000余个。 而在方某的家里、打印店以及租用的仓库里,警方共查获印有“东风商用车”、“上海弗列加”、“康明斯”等品牌的假冒防伪标签、合格证80余万张。据方某供述,其夫妻二人在白浪开打印店多年,生意一直不愠不火,后来有客户询问有没有防伪标识,二人便开始拓展了这一“业务”。随后,方某在网上联系了做“印务”的厂家,多次订购印有防伪标识的半成品,而后根据客户需求非法生产销售“东风商用车”、“上海弗列加”等品牌的假冒防伪标签、合格证。为了以假乱真,方某还特意制作了假网站,“一比一”地复制了真网站的界面,客户通过扫描防伪二维码进入网页后,如果不点击二次链接就很难发现其中有假。 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民警得知,李某、方某等人没有与相关供应商签订生产协议,更没有获得相关品牌的授权,只是对上门的客户“按需生产”。让李某、方某等人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初衷是为了牟取不当利益,而实质上却为制造假冒注册商标东风商用车滤清器的团伙提供了便利,他们不仅触犯了法律,更损害了企业的合法经营、危害了购车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特别是方某夫妇,在明知制作假冒防伪标识违法的情况下,因“来钱快”而无法收手,在得知制售假滤清器的团伙被捣毁后仍继续生产销售假冒商标和合格证,直到被警方抓获,方某才悔不当初。 目前,3个制假窝点的涉案物品已全部被警方扣押,8名嫌疑人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已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案件还在进一步深挖中。

    View More

  • 小作坊假冒注册商标,一女子涉嫌侵犯商标权被判刑

    小作坊假冒注册商标,一女子涉嫌侵犯商标权被判刑

    见网上某品牌衣服好卖,一女子便在家假冒注册商标“生产”该品牌衣服,并在网店出售牟利。日前,乐清法院宣判一起假冒注册商标案,判决刘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5000元。(本文采集转载于温州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网上进来的名牌衣服原来是假货 2019年6月份,永嘉县郑某准备通过网络进些衣服售卖。他在网上找到一家卖韩国“哈吉斯”品牌的衣服店,看这家店内的销量蛮好,就下单花了1230元买了10件样品。到货后,郑某觉得衣服的质量还行,就准备多进一些准备售卖。 2019年7月16日,郑某又在原先购买的那家网店内买了332件“哈吉斯”品牌的服饰,经过还价以后这些衣服的总价格是50840元。 当郑某把衣服屯在办公室准备售卖的时候,一天,他朋友看到这批衣服没吊牌,提醒郑某,小心衣服是假冒的,如果卖假货,会被处罚的,建议他到“哈吉斯”专卖店验货。 郑某心想这些衣服进价是一二百元了,而且卖家说是正品,他就信了。经朋友提醒,他还是将衣服拿到“哈吉斯”专卖店验货。经验货,这些衣服都是假的。 郑某向警方报了案。很快,警方抓获了犯罪嫌疑人。   “名牌”衣服系套牌出自小作坊 犯罪嫌疑人刘某是大连人,她在阿里巴巴经营店名为“大连普湾新区异国精品服装批发商行”的网店。 2018年冬天开始,她发现“哈吉斯”牌子衣服挺好卖的,于是她就把“哈吉斯”牌子衣服不同类型的图片放到自己的网店上,如果有人下单购买,她便到网上其他店内购买转卖,但是她觉得这样利润太低了。于是,刘某便在网上找英文的“哈吉斯”(HAZZYS)的领标,然后,买一些其他领标的衣服,换上“哈吉斯”(HAZZYS)领标,或者在网上找一些净版的衣服,就是简单的没修饰的白色的衣服,再自己贴一些图片上去。量大的时候,她就委托小生产作坊生产衣服,然后贴上领标,就当“哈吉斯”的牌子的衣服直接卖掉。 2019年8月22日,公安机关在刘某家中查获832件未销售的“哈吉斯”品牌服饰。经核实,家中查获的服饰价值达84000元以上。   侵犯商标权被判刑又处罚金 经商标许可人认定,被告人刘某出售给郑某的332件及其家中查获的832件“哈吉斯”品牌服饰均为假冒“哈吉斯”品牌的产品。 乐清法院查明,HAZZYS系注册商标,注册号为第3463206号,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长外套、短裤、短外衣、松紧带束腰的女衫、T恤衫等。商标注册人为株式会社乐奉,有效期至2025年2月13日。株式会社乐奉许可上海迪睿服饰有限公司使用,使用期限为2015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 乐清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某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5000元。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