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国家知识产权局

国家知识产权局是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管理的国家局。负责保护知识产权工作,推动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建设,负责商标、专利、原产地地理标志的注册登记和行政裁决,指导商标、专利执法工作等。

  • 加大驰名商标保护力度 不断优化服务营商环境

    加大驰名商标保护力度 不断优化服务营商环境

    驰名商标就是声誉商标,就是知识产权;营商环境就是软实力,就是竞争力。“昊王HAOWANG及图”商标是宁夏昊王米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注册商标,2019年1月 28日被国家知识产权局认定为驰名商标。目前市场上销售的部分大米包装以不同的形式侵犯“昊王HAOWANG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中国食品报社融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 安排专项整治行动。8月12日上午,宁夏银川市市场监管局召开了“昊王”商标保护专项行动部署会,市局相关科室负责人,各县(市)分局、分管知识产权工作的副局长、相关科室、综合执法大队负责人共20人参加了会议。针对昊王商标保护专项行动做出了具体地安排部署。银川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分管副局长孙晓明对专项行动提出了具体要求,全市统一行动,严查侵权行为;严格公正执法,加强密切配合;加大宣传力度,营造良好氛围,确保整治行动取得实效。 明辨商标侵权行为。自8月12日开始,银川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在全市开展为期一个半月的昊王商标保护专项行动。印发了《关于开展保护“昊王”商标专项行动的通知》,明确了查处侵犯昊王注册商标的重点:一是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相同商品上使用与“昊王HAOWANG及图”、“昊王”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行为;二是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昊王HAOWANG及图”、“昊王”注册商标相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消费者混淆的行为;三是商家伪造、擅自制造“昊王HAOWANG及图”、“昊王”注册商标标识的行为;四是给“昊王HAOWANG及图”、“昊王”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行为。 端掉制假售假窝点。8月12日下午,永宁县市场监管局现场查获了望远镇四季鲜果品蔬菜综合批发市场味美鲜粮油经销部制假售假窝点。现场查获分装好的侵权包装大米41袋,未封口侵权大米20袋,侵权包装袋26400个,封口机一台,计量秤一台,分装桶1个,封存疑似作为分装原料的大米1050袋。兴庆区分局共检查经销商包装大米店铺97家,采取强制措施扣押侵犯“昊王”注册商标大米46袋、封存10袋、下架21袋。 如果说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那么知识产权制度本身也在不断创新;如果说市场监管的神圣使命就是维护市场秩序,那么保护商标防止侵权确保公平竞争我们一路护航。截至8月12日20时,银川市共检查侵犯“昊王HAOWANG及图”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生产企业4家,销售店铺153家,采取强制措施封存、扣押及下架侵权大米418袋。

    View More

  • 天眼被注册为烟草商标引热议,大科学工程遭遇商标碰瓷

    天眼被注册为烟草商标引热议,大科学工程遭遇商标碰瓷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进行时》报道,近年来,一款以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命名的“天眼”牌香烟在市面上销售引发争议。它的整体包装以深紫色为底色,上面缀满璀璨繁星的图案,烟盒正面的右侧刻着“天眼”字样,另一面居中的位置写有英文“FAST”。这款香烟由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和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出品。 “正主”使用相关文字及图案商标,可能会被认定为侵权 从调试到正式投用,“天眼”的科学产出令世人惊艳。在未来的二三十年内,“天眼”将继续保持着世界一流的地位,知名度和影响力毋庸置疑。也正因为如此,一些单位或个人在申请商标时,总想蹭一蹭“天眼”的热度。 截至2020年8月7日,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官网以“天眼”作为关键词检索,可以查询到1106件商标注册申请记录。其中,下手最早的是贵州克度天眼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10月28日至11月4日,贵州克度天眼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陆续成功申请注册了“克度天眼”商标,涵盖45个分类,且商标对应图案就是“天眼”的“大锅”造型。换言之,如果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要使用相关文字及图案商标,很可能会被认定为侵权。 2017年3月17日,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注册了“天眼”中文商标,之后在类似商标的注册上,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似乎有所收紧。贵州红德夏秋茶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天眼红茶”、贵州日报报业集团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的“天眼新闻”、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天眼 FAST”“天眼 FAST SINCE 2016 FILTER CIGARETTES及图”等商标在申请注册时,均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驳回。 在驳回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天眼 FAST”注册申请时,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特别提到,申请商标中“天眼 FAST”为我国天眼超级望眼镜的中英文名称,作为商标上册使用在指定商品上,易使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同时亦产生不良社会影响。 提起“天眼”,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或许就是贵州山窝里的那口“大锅”。这座大国重器——世界最大单口径、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历时22年建成,耗尽科学家南仁东一生心血。如今,这个世界级的IP,却被用在了香烟命名上。中国控烟协会高级顾问、原常务副会长、研究员许桂华表示,将香烟命名为“天眼”违反了商标法。商标法第七条明确“诚实信用”原则,也就是“申请注册商标者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违背公序良俗或有其他不良影响。”“‘天眼’望远镜被国人熟知,是曾被习近平主席两次点名的国之重器。它的名字、模型、技术含量都已成为全民的公共财产,现在竟被烟草企业用来注册为‘云河天眼卷烟’,明显存在侵权。同时,它还违反商标法第十条,存在欺骗之嫌。‘卷烟天眼’品牌存在利用‘天眼’名字、图片和科学声誉的行为。‘卷烟天眼’既非贵州所产,又与天文沒有半毛钱关系,明显是蹭‘天眼望远镜’之誉,扬‘天眼卷烟’之名,因此具有欺骗、误导消费者的嫌疑。”许桂华说。 事实上,“天眼”香烟已经上市两年,由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和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出品。两年前的发布地就选在贵州平塘,也就是国家重点科研项目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天眼”所在地。许桂华表示,“天眼”卷烟等商标,事实上是“品牌延伸”和“品牌共享”的烟草广告和促销,这违反了世卫组织的控烟公约。 “天眼”作为人类有史以来建造的单口径最大的射电望远镜,价值和意义重大,它将为宇宙大尺度物理学、物质深层次结构和规律等诸多研究领域提供更多机遇,同时为国家安全、国防建设等提供有力的技术保障。如今却被用作香烟命名,许桂华表示,情感上难以接受。“‘天眼’望远镜是国人的骄傲,已成为高科技的象征。现在‘天眼’的名字、元素和商标,都被‘云河天眼’巻烟公开合法使用,不仅玷污了‘天眼’的名声,也可能会让吸烟者有自豪感,从而导致吸烟人数和烟草消费量的增加,不利于控烟戒烟。” 烟草有害健康是不容置疑的,这是已成为全球共识的科学事实。我国有3亿烟民,7.4亿人受到二手烟危害,卷烟消费量占全球的43%。许桂华表示,我国控烟面临着严峻形势,不容烟企再在烟盒包装、名称、品牌上变花样、使伎俩,进而促进烟草消费。国际经验表明,在烟盒包装上使用警示图片,是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戒烟宣传。“目前,已有118个国家使用警示图片。反观我们国家,烟盒包装上依然设计精美,且使用中国的名山、古胜名称,如黄山、黄鹤楼、中南海等,严重影响我们的大国形象。奉劝烟企不要再在卷烟品牌的名称、包装上使用手段,进行促销、营销,促进烟草消费。中国是公约的缔约国,应该尽早为此作出改变,共同推进健康中国建设。” 敲响大科学工程品牌保护警钟 只有把品牌保护好了,才对得起科学家的心血。有意思的是,2017年8月11日,平塘县国有资本营运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注册“中国天眼”商标时被驳回,同一商标在2019年6月4日被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成功注册。 余清凯表示,商标碰瓷也好,侵权也罢,都说明“天眼”的品牌价值所在,相关方面在品牌保护上要及时跟上,不能让“天眼”这样的大科学工程品牌频频遭到商业滥用。“从某种意义上说,‘天眼’不仅仅是一个大科学装置,它代表的是一种国家形象。只有把‘天眼’品牌保护好了,才对得起科学家的心血,对得起国家和人民。” “在品牌保护上,‘天眼’应该向‘老干妈’学习。”贵州大学副教授、传播学专家杨逐原表示,为了商标维权,“老干妈曾经花费巨资四处打假,注册了“老姨妈”“老干娘”等100多个防御性商标,基本覆盖商标全部分类,牢牢筑起了商标护城河。 余清凯建议,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和贵州省应该尽快建立起相应的联动机制,共同保护好“天眼”这个世界性的IP,擦亮“天眼”品牌形象。 目前,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成功注册的“中国天眼”商标,也仅仅涉及20个商标品类。下一步,围绕“天眼”的品牌保护,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有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尚不可知。

    View More

  • “哈啰出行”商标被抢注,双方“大打出手”,这到底是谁的错?

    “哈啰出行”商标被抢注,双方“大打出手”,这到底是谁的错?

    对于如今的“哈啰出行”来说,改名之举实属无奈,毕竟曾经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哈罗”知名企业商标,已经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本文采集转载于腾讯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哈啰改名记:商标被抢,改名势在必行 从扫码骑行到线上支付,共享单车的模式发生了许多巨大的变化,可要说行业最大的变化,就要从ofo蓦然下线,摩拜岌岌可危开始说起。 曾经的共享单车行业收获了大批的忠实粉丝,但是现在放眼望去,ofo已经不见身影,摩拜市场份额也变小了,只有青桔单车、美团单车和阿里旗下的哈啰单车还在大众的视野里。 新人要忙着站稳脚跟,忙着打开市场,而旧人不仅要忙着抢用户还要忙着应付商标纠纷......对,说的就是最近的“哈啰”出行商标纠纷案。 “哈啰”出行从“哈罗”单车改名而来,品牌改名可不简单,其中甚至还隐藏许多商标纠纷隐患。 这不,“哈啰出行”就被上了一课,7月27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上公布两个哈啰(罗)的商标侵权案裁定书: 驳回上海某网络公司上诉,维持原判,所以此案仍将由北京海淀法院审理。 从当初哈啰出行改名开始,双方的纠纷不断;再到后来双方为抢占先机纷纷申请注册商标;再到两方对簿公堂,两个哈啰(罗)的商标“战争”搬上了台面。 “哈啰”出行商标引争议? 在国家知识产权网上查询可以得知,上海钧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哈啰“)最早是2016年10月14日申请的”哈啰“系列商标,在此之前已经有哈罗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哈罗“)申请过同名商标并且成功注册。 虽然二者商标并不完全相同,但显著部分均为”哈啰“二字,所以属于近似商标,二者只能有一家公司能够合法拥有并使用。 而北京“哈罗”注册“哈罗”同行有关商标最早可以追溯到2014年。差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注定商标归属权与上海哈啰无缘。 上海“哈啰”在后申请多个“哈罗”相关商标因与北京哈罗在先申请的注册商标构成相同或类似的商品/服务上的近似商标而多次被驳回,且申请复审后仍被驳。 注册多类别商标“突围” 从现有情况来看,北京“哈罗”的商标意识更强,这些年申请注册了涵盖多个类别的超过140个商标。 为了打好这场商标防御战,北京“哈罗”也是费尽了心思。 其实,不管上海“哈啰”与北京“哈罗”在市场业务上有无冲突,他们之间的这场“商标大战”始终会爆发。 一方面,北京“哈罗”为堵住上海“哈啰”的后路,已提交带有“啰”的商标申请。 另一方面,北京“哈罗”以商标侵权为由将上海“哈啰”告上法院。 为了这枚商标,双方争的是难舍难分,目前案件还在审理过程当中,到底是达成和解还是继续“鏖战”就不得而知了。 在商业过程中,商标纠纷是无法避免的一关,我们只能提前做好商标规划和布局,才能立于先天不败之地。 从法律原则到法律规则的基本路径就是在不断实践中逐步明确和坚定,如同长期奔流的河水渐渐在两岸冲刷出清晰的河床。 “商标抢注”应该是企业警示避险的灯塔,而不是难以预知的雷区。不管是哈啰还是哈罗,如今都成了双方竞相角逐的对象,不过我国商标申请遵循“申请在先”原则,所以只要你申请的商标被商标局批准注册后,你就能享有此商标的专用权。 一个商标代表了一个品牌IP,不管哪个行业,没了商标你还玩什么呢?

    View More

  • 象山再添一枚国家级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象山再添一枚国家级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8月6日,象山县文艺家服务中心收到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象山竹根雕”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注册证书。至此,象山县已拥有地理标志证明商标8件,数量居宁波市第二。 据介绍,象山竹根雕是在继承中国明清时期民间竹根雕刻工艺及其风格的基础上,充分利用毛竹竹根及其天然形态,经过干燥、着色、防霉、防蛀处理,加之艺术构思与造型,雕刻成各种人物、佛像、动物等形象的传统工艺品之一。近年来,我县竹根雕工艺发展快,产品远销日本、东南亚等地。 为做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申报工作,县市场监管局通过走访县文联、县党史办、县非遗办,查阅竹根雕相关史料与记载,联系杭州商标注册代理机构洽谈商标申报合作事宜,邀请市局商标专家来象指导,研究制定、发布《象山竹根雕生产工艺技术规程》县级地方标准,并取得竹根雕质量检验报告等有关材料。同时,联合县文联为竹根雕专业艺术场馆、生产企业以及从事竹根雕艺术创作者开展商标培训与技术指导,为“象山竹根雕”的成功申报夯实了基础。 据悉,“象山竹根雕” 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20类,是宁波市首件工艺品类别的地理标志证明商标。该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成功注册,将在今后的产品推广、地区特色、品牌效应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View More

  • “青桔单车”柠檬绿申请注册颜色商标,被国家知识产局驳回

    “青桔单车”柠檬绿申请注册颜色商标,被国家知识产局驳回

    7月21日消息 据知产北京发布,近日,共享单车运营商杭州小木吉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将颇具特色的柠檬绿加白色的颜色组合作为特殊的指定位置的颜色商标注册申请,被国家知识产局驳回,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了该系列涉及指定位置颜色商标的商标驳回复审行政案件。(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青桔单车”颜色商标申请案情简介 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 杭州小木吉软件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的第 32639831 号图形商标(简称诉争商标)是由青色和白色组合而成的颜色组合商标,且已明确表示颜色的使用位置。 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使用在自行车、广告服务等商品或服务上已获得了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故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缺乏显著特征,已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指情形,对其复审申请予以驳回。 杭州小木吉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起诉称: 一、诉争商标具有较强的固有显著性,不属于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 “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情形。 二、诉争商标作为 “青桔单车”的指定配色方案,经过原告及其关联公司持续广泛的使用和宣传,已经在行业内和市场上获得了极高知名度,并与原告及其关联公司建立了稳定的对应关系。 三、诉争商标作为原告 “青桔单车”的指定配色方案,已经在市场上获得了极高知名度和公众认知度,具有作为商标获准注册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颜色商标作为非传统商标,实践中对其认定存在一定难度。知产北京表示,本案庭审中双方针对颜色商标的显著性认定标准、以及诉争商标是否具备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等进行了充分的举证、质证和辩论。 该案目前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View More

  • 《明日之子》出身毛不易被多家企业商标被抢注

    《明日之子》出身毛不易被多家企业商标被抢注

    7月21日,自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获悉,有关毛不易的多个相关商标抢注。 官网显示,截至2020年7月19日,有关毛不易的商标注册申请目前为44件,其中,申请人为哇唧唧哇娱乐(天津)有限公司的申请只有14件,还有5件为霍尔果斯哇唧唧哇娱乐文化有限公司申请,其余25件均来自于其他公司。 企查查显示,被商标抢注的毛不易商标类别包括16类办公用品、33类酒、43类餐饮住宿、44类医疗园艺、35类广告销售、29类食品等,涉及国内多家公司。 据了解,拥有《明日之子》出身的毛不易、周震南等艺人的哇唧唧哇,虽2017年成立,但凭借其造星能力,已经获得两轮投资,其中不乏腾讯、君联资本这类重量级投资机构。

    View More

  • 广生堂药业商标权诉讼连遭败诉,申请“屠龙刀、铁公鸡、哪吒”等400余奇葩商标被北京高院点名

    广生堂药业商标权诉讼连遭败诉,申请“屠龙刀、铁公鸡、哪吒”等400余奇葩商标被北京高院点名

    一直对外宣称“坚定向创新药企业转型”的广生堂(SZ:300436)最近可谓连遭打击。据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发布的两则行政诉讼二审判决书显示,广生堂在与桂林三金药业的商标权纠纷中,广生堂申请的“三升金丹、三升金药”等商标被二审法院裁决无效。 北京市高院还在判决书中指出,广生堂在多个类别的商品与服务上申请了包括“屠龙刀”、“铁公鸡”、“哪吒”、“二哥”等400余件商标注册,明显“已超出正常的生产经营需要”。 商标权诉讼连遭败诉 申请屠龙刀等400余商标遭北京高院点名 上述判决书显示,两起纠纷原告方均为福建广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生堂”),被告方均为国家知识产权局,原审第三人均为桂林三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桂林三金药业”)。 判决书显示,在宣告上述商标无效的过程中,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三升金丹、三升金药”商标已构成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同时广生堂公司大量申请商标注册的行为超出了正常的生产经营需要,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并有损于市场秩序,违反了《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因此,国家知识产权局裁定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广生堂不服被诉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裁定,先是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败诉后又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判令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裁定。 对于两起案件主要上诉理由,广生堂提到,诉争商标系广生堂公司独创具有较高显著性,与各引证商标在文字构成、整体外观、呼叫、含义等方面存在显著差别,未构成使用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同时,两起案件的诉争商标分别是对广生堂公司在先申请注册的第8020036号、第18007186号“三升”商标、第7541168号“三升金药”商标的延续性注册,以及对广生堂公司在先申请注册的第8020036号、第18007186号“三升”商标、第8020033号“三升金丹”商标的延续性注册。 广生堂称,上述广生堂公司的在先商标未被认定与各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依据审查标准一致性原则,诉争商标也不应被认定与各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广生堂公司对诉争商标具有明确的创意来源及使用意图,相关商标的申请注册行为未超出其生产经营需要,亦未扰乱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 但是,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两起案件的诉争商标分别由汉字“三升金丹”、“三升金药”构成,其中“丹”使用在“人用药、原料药、中药成药”等商品上显著性较弱,以及“药”使用在“药茶、原料药、中药成药”等商品上显著性较弱,故诉争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为“三升金”。而引证商标一至四均含有汉字“三金”,诉争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三升金”与“三金”仅一字之差,在文字构成、呼叫、含义及视觉效果上相近。 同时,三金公司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其“三金”商标在诉争商标注册申请前在“药”商品上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因此,当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共同使用在药等相同或类似商品上时,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其系同一商品提供者提供的系列商标,或其提供者之间存在某种特定关联。原审判决和被诉裁定认定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已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并无不当,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此予以确认。 此外,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还指出,广生堂除诉争商标外,还在多个类别的商品与服务上申请注册了包括“屠龙刀”、“铁公鸡”、“哪吒”、“二哥”等商标在内的400余件商标,已超出正常的生产经营需要,广生堂公司也未对上述商标的创意来源及使用意图作出合理解释,故原审判决和被诉裁定认定诉争商标的注册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有损于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构成《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情形。 据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决,广生堂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对此不予支持,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升金丹胶囊”等研发项目暂停或停止 业绩连续滑坡 公开资料显示,广生堂药业成立于2001年,专注于肝病仿制药的生产销售, 2015年4月22日在深交所上市,也是福建省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民营药企。 记者注意到,广生堂本次发生商标权纠纷的“三升金丹”产品,其研发项目“三升金丹胶囊” 早在2019年就已暂停研发。 资料显示,广生堂2015年申报了三升金丹胶囊的临床注册申请,但其2016年至2018年年报显示,“三升金丹胶囊”研发项目连续三年的进展情况均为“已撤回临床注册申请,正在进行重新补充研究”。 据了解,该产品属于止血止痛药,标示的研发目标为“取得新药证书及药品批准文号”。在该项目预计对公司未来发展的影响中,广生堂药业称其为“独家品种,丰富产品线,增强市场竞争力”。 而在2019年年报中,广生堂则首次提到,经公司总经理办公会决议,暂缓“三升金丹胶囊”项目的研发,但并未提及暂停原因。 记者注意到,除了“三升金丹胶囊”项目暂停研发外,广生堂2019年年报显示,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片、阿戈美拉汀和阿戈美拉汀片等多个研发项目均处于停止状态。与此同时,广生堂2019年研发费用同比减少23.60%,达5321.34万元,对此,广生堂称,“报告期公司仿制药研发投入减少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广生堂2019年研发费用整体上虽然出现了下滑,但研发费用中的“办公费”、“专利申请费”,以及“其他”类目的项目费用却大幅度增长,上述三项费用分别为35.16万元、583.10万元、287.35万元,同比增长74.47%、911.92%、73.32%。而技术服务费、研发领用原料及低值易耗品、职工薪酬呈现下滑趋势。 此外,广生堂的销售费用与研发费用形成反差,呈现增长趋势。其2019年销售费用2.11亿元,同比增长0.66%,占营收比例50.94%;其中,广生堂销售费用的增长主要来源于市场推广费的增加。广生堂2019年市场推广费1.64亿元,同比增长8.03%,占销售费用比例77.79%。 记者发现,广生堂在大手笔的投入市场推广费的同时,近几年业绩却不容乐观。数据显示,广生堂2018年、2019年均“增收不增利”,当年营收分别为4.02亿元、4.15亿元,同比增长35.89%和3.10%;净利润分别为1648.44万元、1074.19万元,同比减少50.89%和34.84%。 而今年一季度,广生堂更是营收、净利润“双下滑”,其当期营收8337.04万元,同比减少23.79%;净利润183.44万元,同比减少75.74%。

    View More

  • 我国地理标志数量稳步提升 累计注册地理标志商标5682件

    我国地理标志数量稳步提升 累计注册地理标志商标5682件

    9日举行的国家知识产权局第三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我国地理标志数量稳步提升,地理标志专用标志使用市场主体数量持续增加、规模逐步扩大。截至2020年6月底,我国累计批准地理标志产品2385个,核准专用标志使用企业8811家,累计注册地理标志商标5682件。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国家知识产权局核准使用地理标志产品专用标志企业322家,较上年同期核准的116家明显增加;核准注册地理标志商标364件。 阳澄湖大闸蟹、五常大米、宁夏枸杞……地理标志是保护特定地区产品的特性、声誉和其他特征的重要知识产权。地理标志对于提高产品附加值和农民收入、保障消费者权益、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保护传统文化遗产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 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保护司司长张志成介绍,2020年4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印发《地理标志专用标志使用管理办法(试行)》并推进实施。3个月以来,取得积极成效,地理标志统一换标更加规范,专用标志使用核准更加高效、监管更加严格、宣传更加深入。 “统一和规范地理标志专用标志使用,是推进地理标志统一认定,完善地理标志保护制度体系,提高地理标志保护水平的重要举措。”张志成说,下一步,将进一步强化地理标志保护,严格申报核准程序和要求,建立“有进有出”的专用标志使用动态管理机制。

    View More

  • 阿里能源被指“碰瓷”背后 “阿里巴巴”商标申报火爆

    阿里能源被指“碰瓷”背后 “阿里巴巴”商标申报火爆

    近日,一则阿里巴巴成立新能源企业的消息在网络刷屏。外界纷纷以为马云创立的阿里巴巴投资布局了新能源产业。但事实上,这家名为“阿里新能源控股”的企业,背后的主要投资方是一家名为乌鲁木齐阿里巴巴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乌鲁木齐阿里)的企业。在外界看来,乌鲁木齐阿里此次投资设立阿里新能源控股颇有些“碰瓷”的意味。(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财经,如有侵权请联系) 记者注意到,乌鲁木齐阿里的老板的确坐拥“阿里巴巴”企业注册商标,但该商标适用于“电池”、“电池充电器”。从这场疑似“碰瓷”的事件可以看出,一些资本对申报“阿里巴巴”商标的十分热情。 此阿里非彼阿里 阿里新能源控股成立的消息近几日在网络上传播极广。据媒体报道,阿里新能源控股由世界知名品牌阿里巴巴和香港上市公司联合会联手打造,是一家准上市公司;阿里新能源控股注册于境外,由阿里巴巴(商标注册证号:1797373、5803541)与中大海外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合作成立。 这难免让人第一时间想到这与马云创立的知名电商企业阿里巴巴有关。实际上,此次投资设立新能源公司的阿里巴巴,其全称为乌鲁木齐阿里巴巴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启信宝显示,乌鲁木齐阿里成立于2019年1月,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网络技术,新能源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集成电路设计等。公司股东包括邱智开、朱小敏、潘建良,邱智开出资2070万元,为公司控股股东。 乌鲁木齐阿里官网显示,其主要产品为铅酸蓄电池,由公司与超威集团等合作生产。 记者于7月10日拨打了工商资料登记中乌鲁木齐阿里的联系电话,并发送短信,但未能得到回应。 “阿里巴巴”商标申报火爆 值得一提的是,乌鲁木齐阿里实际控制人邱智开的确拥有“阿里巴巴”商标。 查询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中国商标网可以发现,商标注册证号“1797373”涉及的阿里巴巴商标申请日期为2001年4月,申请人为邱智开。该商标注册公告日为2006年9月7日,专用权期限为2012年6月28日至2022年6月27日。不过,该商标只适用于“电池充电器”。 商标注册证号“5803541”涉及的阿里巴巴商标申请日期为2006年12月25日,申请人也是邱智开。该商标注册公告日期为2009年10月14日,专用权期限自2019年10月14日至2029年10月13日。商标适用范围为“电池”。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项商标均处于“撤销/无效宣告申请审查中”。 记者观察到,一些资本对“阿里巴巴”商标的申报意愿十分强烈。 以“阿里巴巴”为关键词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中国商标网搜索可以发现,截至7月8日,相关商标申报数量高达577件。单是今年6月份,便有2家公司提出5项“阿里巴巴”商标的申请,还有1家公司提出“阿里巴巴ADBB”商标的申请。从工商资料来看,这些申请人与马云创立的阿里巴巴之间毫无瓜葛。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也在加快扩充“阿里巴巴”及相近商标涉及的商品种类。

    View More

  • 宁夏抢注“火神山”商标者被罚万元

    宁夏抢注“火神山”商标者被罚万元

    近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市场监督管理厅对一商标注册申请人在疫情期间抢注“火神山”商标案,作出罚款1万元的行政处罚。(本文采集转载于宁夏日报,如有侵权请联系) 今年3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函,要求自治区市场监管厅对一涉嫌恶意申请商标注册相关信息线索予以核查,并依法处置。 经查,武汉火神山医院开建之初,宁夏一注册申请人认为“火神山”名称有潜在商业价值,希望通过注册该商标获得商业价值。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是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前线医院,于今年2月17日注册成为事业单位,拥有该名号的在先权利。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该商标注册申请人抢先注册与疫情词汇完全一致的文字商标,涉嫌违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和《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的相关规定,构成恶意申请行为。 此案是2019年12月1日《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发布后,宁夏市场监管部门首次依据该规定对商标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也是处理的与疫情相关知识产权侵权违法行为的第一件不良影响商标申请注册案。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