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服装商标注册

服装商标注册是商标使用人取得服装商标专用权的前提和条件,只有经核准注册的服装商标,才受法律保护。服装商标注册原则是确定商标专用权的基本准则,不同的注册原则的选择,是各国立法者在这一个问题中对法律的确定性和法律的公正性二者关系进行权衡的结果。

  • 近10年的商标大战划上句号!梅西终于可用名字MESSI申请品牌商标注册了

    近10年的商标大战划上句号!梅西终于可用名字MESSI申请品牌商标注册了

    2011年,梅西首次将他的姓氏“Messi”申请为商标,用于运动装品牌。然而,“Messi”商标注册申请之路并不顺利。 因为,西班牙一家企业名下注册有“Massi”企业商标注册,是西班牙的著名赛车生产厂商,“MASSI”而且这一商标已经在体育用品、服装鞋帽等领域注册。 该企业认为梅西所提交注册的“Messi”商标与自家的“Massi”商标之间存在近似混淆的风险,于是,双方展开了法律诉讼。 在过去长达9年的时间内,双方为此争夺不休;都各有胜诉,但输的一方也在不断提起上诉。 直到最近,欧盟最高法官关于“Messi”商标争议案做出终审裁决,认为大量的公众会将 Messi 这一商标与梅西这一知名足球运动员联系在一起,Messi 品牌不会造成公众对 Massi 品牌的混淆。 至此,梅西终于赢得了“Messi”商标,也算真正意义上拥有了自己的品牌;可以将自己的名字用于体育服饰和产品了,也可以更有底气的为品牌进行宣传。 而梅西作为足坛收入最高的球员之一,其商业价值不言而喻。这次他的商标注册终于成功了,想必日后能多一条生财之路的梅老板,会愈发的“名利双收”。 不过,更值得一提的是,梅西Messi的中文名“梅西”在中国也被大量注册成商标。小知以“梅西”为关键词检索发现,目前和“梅西”相关的商标有200余件,包括“梅西施”、“梅西”、“梅西卡”、“梅西先生”、“梅西多”等等。 或许你要说,梅西在商标领域的遭遇只是偶发事件,谁能预测到那家已经存在几十年的企业会提出异议呢? 虽然,俗话说“人红是非多”,但是我们把视线放在国内名人圈刘德华、张学友、周杰伦、毛不易等知名人物的姓名也都曾被他人抢注为商标。 在这种大环境下,公众人物最好早日对自己的名称或昵称进行商标防御性注册。如果已经被抢注,可以及时提出商标异议、商标无效等申请,维护自身权益。 梅西申请注册商标的“遭遇”或许不能称之为巧合,超前的商标意识必不可少,严谨的商标布局也尤为重要。因此,注册商标一定要趁早,好商标得之不易,尤其是名人应当提高商标保护意识,事前主动布局,事后积极维权,有效做好自身姓名的商标保护工作,让名人商标真正为名人代言。

    View More

  • 少林寺关联公司发出申明称森马公司擅用“少林功夫”侵犯其商标专用权

    少林寺关联公司发出申明称森马公司擅用“少林功夫”侵犯其商标专用权

    近日, 少林寺关联公司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森马服饰(002563)擅自将“少林功夫”用作服装标签及商品名称,侵犯了少林寺的商标专用权。 企查查APP显示,中国嵩山少林寺名下共有143件商标,在服装鞋帽类商品上持有“少林”、“少林生活”等四件商标。 企查查显示,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12月,注册资本为100万人民币,由现任少林方丈释永信、释永乾及少林寺共同持股,法定代表人为释永福,经营范围中包含少林及少林寺自有无形资产的管理。

    View More

  • 破解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犯罪之刷单辩解

    破解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犯罪之刷单辩解

    案情:2016年7月起,张某夫妇二人在未经某品牌注册商标权利人许可的情况下,通过网络店铺,对外以某品牌同款服装、“高端定制”的广告进行宣传,吸引客户浏览上述网店并下单定制上述假冒注册商标品牌的服装后,交由沈某(裁缝,另案处理)根据订单要求生产假冒注册商标的某品牌服装。张某夫妇通过物流公司将上述沈某所生产的假冒服装加价后发货至客户。2018年10月11日,张某夫妇被抓获,并在现场查获某品牌假冒注册商标的服饰46件。经鉴定,2016年7月至2018年11月期间,张某夫妇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服装1190件,销售金额共计人民币92万余元,现场查获的46件假冒品牌服装,价值人民币4万余元。二人被抓获到案后,分别被当地人民法院以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5万元;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 评析:本案争议焦点在于被告人在审查起诉阶段和庭审阶段均提出50%以上的交易数额系刷单的辩解,辩解通过快递发货的交易记录都是虚假的,只有发一家快递公司的交易记录是真实的,故犯罪数额未达92万余元。 公诉人庭前针对辩解补充证据材料,反驳被告人的辩解,法官完全采纳公诉人的指控意见。 第一,庭前针对性补充材料,夯实证据基础。(1)对张某等二人提审阐述如实供述和虚假供述所分别可能导致的法律后果,晓以利害关系,要求其客观如实供述犯罪事实;(2)收集张某所称的虚假交易记录的客户名单明细,并“注明”证据来源;(3)将张某提供的客户名单与公安机关提供的相关买家的证人进行比对,查证客户名单中是否有真实买家的存在;(4)根据某快递公司收费高,而其余快递公司收费相对较低的不同情况,调取快递与真实买家的印证情况;(5)从两名被告人与接受定制需求的裁缝的资金往来账目核实,结合每件服装的平均定制价格判断真实定制服装的数量。 第二,庭审中有理、有节分析证据情况,阐明公诉理由。首先,公诉人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向法庭宣读并出示了相关证人(买家)证言、扣押物品清单、微信照片截屏等书证、鉴定意见等证据,并经法庭质证,确属客观、真实、有效,充分证明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具体有:(1)两名被告人有过相当明确的有罪供述,且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证实他们参与犯罪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2)公安机关依法查获的微信、淘宝交易记录等书证以及证人张某某和20名买家的证人证言,进一步证实了两名被告人参与定制假冒品牌服装的具体犯罪的方式、经过;(3)被假冒公司提供的商标注册证明、书面证明明确证实了被告人系未经商标所有权人许可擅自假冒生产的事实;(4)有关审计报告清楚地证实了被告人假冒注册商标犯罪涉案的金额。以上证据已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足以证实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其次,在法庭调查中,被告人张某辩解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中有50%以上属于刷单,其妻子表示不知道刷单的事。公诉人认为,刷单的辩解没有根据,显然站不住脚。具体答辩如下:(1)张某辩解通过3家快递公司发货的交易记录都是虚假的交易记录,并提供相关客户名单,但无法说明该客户名单的来源和出处,证据的合法性不能得到证实,不予采信;(2)从所谓刷单名单中查证的记录来看,其中的所谓虚假交易中的名单中有9人系真实交易,已有相关该9位买家的证人证言和交易凭证相印证。这与张某辩解相矛盾;(3)从运费的给付情况看,已查证的买家中王某等4人购买服装运费均由买家支付各5元,这与张某辩解的真实交易均为发另一家快递公司相矛盾;(4)从抽样调查效力看,相关买家刘某等20人的证言证实从张某处购买到了假冒某品牌注册商标服装(购买金额累计2万余元),这20名买受人分布在全国各地,具有一定的抽样调查效力;(5)从张某银行账户与沈某银行账户的交易往来情况看,2016年10月至2018年2月间张某向沈某支付金额为77万余元,均为支付定制服装的价款。按照张某供述的从裁缝处的进价与网店店铺售价比例约为1∶2来计算,售出的服装价款应在155万元左右。从常理推断,刷屏的辩解不可信。

    View More

  • 小作坊假冒注册商标,一女子涉嫌侵犯商标权被判刑

    小作坊假冒注册商标,一女子涉嫌侵犯商标权被判刑

    见网上某品牌衣服好卖,一女子便在家假冒注册商标“生产”该品牌衣服,并在网店出售牟利。日前,乐清法院宣判一起假冒注册商标案,判决刘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5000元。(本文采集转载于温州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网上进来的名牌衣服原来是假货 2019年6月份,永嘉县郑某准备通过网络进些衣服售卖。他在网上找到一家卖韩国“哈吉斯”品牌的衣服店,看这家店内的销量蛮好,就下单花了1230元买了10件样品。到货后,郑某觉得衣服的质量还行,就准备多进一些准备售卖。 2019年7月16日,郑某又在原先购买的那家网店内买了332件“哈吉斯”品牌的服饰,经过还价以后这些衣服的总价格是50840元。 当郑某把衣服屯在办公室准备售卖的时候,一天,他朋友看到这批衣服没吊牌,提醒郑某,小心衣服是假冒的,如果卖假货,会被处罚的,建议他到“哈吉斯”专卖店验货。 郑某心想这些衣服进价是一二百元了,而且卖家说是正品,他就信了。经朋友提醒,他还是将衣服拿到“哈吉斯”专卖店验货。经验货,这些衣服都是假的。 郑某向警方报了案。很快,警方抓获了犯罪嫌疑人。   “名牌”衣服系套牌出自小作坊 犯罪嫌疑人刘某是大连人,她在阿里巴巴经营店名为“大连普湾新区异国精品服装批发商行”的网店。 2018年冬天开始,她发现“哈吉斯”牌子衣服挺好卖的,于是她就把“哈吉斯”牌子衣服不同类型的图片放到自己的网店上,如果有人下单购买,她便到网上其他店内购买转卖,但是她觉得这样利润太低了。于是,刘某便在网上找英文的“哈吉斯”(HAZZYS)的领标,然后,买一些其他领标的衣服,换上“哈吉斯”(HAZZYS)领标,或者在网上找一些净版的衣服,就是简单的没修饰的白色的衣服,再自己贴一些图片上去。量大的时候,她就委托小生产作坊生产衣服,然后贴上领标,就当“哈吉斯”的牌子的衣服直接卖掉。 2019年8月22日,公安机关在刘某家中查获832件未销售的“哈吉斯”品牌服饰。经核实,家中查获的服饰价值达84000元以上。   侵犯商标权被判刑又处罚金 经商标许可人认定,被告人刘某出售给郑某的332件及其家中查获的832件“哈吉斯”品牌服饰均为假冒“哈吉斯”品牌的产品。 乐清法院查明,HAZZYS系注册商标,注册号为第3463206号,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长外套、短裤、短外衣、松紧带束腰的女衫、T恤衫等。商标注册人为株式会社乐奉,有效期至2025年2月13日。株式会社乐奉许可上海迪睿服饰有限公司使用,使用期限为2015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 乐清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某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5000元。

    View More

  • MLGB商标被宣告无效入选北京知识产权保护十大案例

    MLGB商标被宣告无效入选北京知识产权保护十大案例

    4月21日,北京市高院举办北京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新闻发布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民三庭庭长杨柏勇通报了2019年度北京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例,“MLGB”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案作为典型案例之一入选。(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悉,第8954893号“MLGB”由上海俊客贸易有限公司(简称俊客公司)于2010年12月15日申请商标注册,于2011年12月28日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25类服装、婚纱等商品上。 2015年10月9日,姚某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提起诉争商标无效宣告申请,认为诉争商标容易让人想到不文明用语,有害社会主义道德风尚,具有不良影响。 2016年11月9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被诉裁定认定:社会公众容易将“MLGB”认知为不文明用语,依照2001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裁定: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俊客公司不服,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被诉裁定,并由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一审法院合议庭多数意见认为,诉争商标具有不良影响,判决驳回俊客公司的诉讼请求。俊客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应从判断主体、判断时间、含义的判断标准以及举证责任四个方面考虑诉争商标是否具有“其他不良影响”。 在网络环境中已经存在特定群体对“MLGB”指代为具有不良影响含义的情况下,结合俊客公司在申请诉争商标时,还申请了“caonima”等商标的情形,认定诉争商标的注册违反了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据此,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作为商标禁止使用、禁止注册的绝对理由之一,因该条款本身规定过于概括、抽象,在具体适用中存在一定分歧。诉争商标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网络环境中出现的消极用语进入商标注册领域的现状。 北京高院认为,二审法院充分考虑了该条款的立法目的、宗旨以及历史演变,提炼梳理了该条款中“其他不良影响”具体适用中的四个考量因素,认定诉争商标本身含义消极、格调不高,具有不良影响。二审法院的审理思路为此类案件法律适用的统一提供了有益借鉴,并通过本案的审理充分发挥了司法对主流文化意识传承和积极价值观引导的职能作用。

    View More

  • 费德勒告别耐克两年后,重新拥有“RF”商标使用权

    费德勒告别耐克两年后,重新拥有“RF”商标使用权

    “RF是我名字的首字母,他们是我的,我希望RF的标识会在某个时候回到我的身边,”两年前,费德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对带有自己名字含义商标回归的渴望。(本文采集转载于网易号 ,如有侵权请联系) 如今,梦想成真,“RF”回到了费德勒的身边。 2018年,在与耐克的长期合作协议到期后,网球球星费德勒没有选择续约,而是投向日本服装品牌优衣库的怀抱。 双方签订为期10年,价值超过3亿美元的巨额合同。 不过,“肥约”背后亦有遗憾——费德勒同名品牌“RF”的商标权归耐克所有。这意味着,即使在费德勒离开耐克后,耐克仍拥有特许经营权,有权利出售其剩余的含有“RF”商标的服装。 从法律角度看,“RF”最初是由耐克公司注册,后者是商标所有者,其使用类别包括服装和鞋类。 因此,在没有任何商业协议允许的情况下,无论是费德勒还是优衣库都不能使用RF商标,即使这个商标是费德勒名字的缩写。 但在去年,耐克已停止销售所有“RF”商标的商品。现如今,根据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的一份文件,费德勒在今年2月份已经从耐克手中收回他的“RF”商标,但没有披露更多的细节。 “ RF”商标的所有权,现在属于费德勒的Tenro AG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负责管理费德勒的房地产权益和知识产权。 虽然之前“RF”商标使用受限制,但费德勒与前赞助商耐克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从1994年签下第一份合约到2018年终止,双方维持了长达24年的合作关系。 自从离开耐克并与优衣库签约后,费德勒在比赛中也一直穿着耐克球鞋,双方坚称保持友好关系。 目前,优衣库尚未透露未来是否会使用“RF”标识。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的网球场上,费德勒将可以毫无顾忌地和自己的同名商标“RF”一起出现。 “RF”的回归,正如费德勒所言,“这将是一个很酷的事情。”

    View More

  • 安踏申请“要疯”商标注册,被三连拒

    安踏申请“要疯”商标注册,被三连拒

    安踏申请“要疯”商标注册,被三连拒,提出商标申请被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驳回,上诉至国家知识产权局再次被驳回,再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被驳回(本文采集转载于凤凰网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近期作出的安踏(中国)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以下简称“判决书”),维持安踏“要疯”商标被驳回原审判决,维持原因是该商标“易使相关公众联想到消极的精神状态,进而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要疯”这个商标虽然被驳回,但安踏公司仍然在使用中,其官方商城“要疯”系列产品正在销售中。记者还注意到,在“要疯”商标申请遇挫的同时,安踏转而申请“要风”商标,目前该商标在等待实质审查中。 据判决书,2019年3月,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驳回安踏公司“要疯”商标的申请,驳回原因为“要疯”商标构成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情形。 记者注意到,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要求,“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安踏公司不服商标评审委员会的驳回决定,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要疯”作为商标使用,其直观含义与不健康的精神状态相关,会对社会产生消极、负面影响。故诉争商标申请注册已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之情形,驳回安踏公司的诉讼请求。 之后安踏公司再以“要疯”商标积累了一定的知名度和商誉,起到了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已具备可注册性等为由,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原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要疯”由汉字“要疯”构成,其中“疯”的字面含义为“神经错乱;精神失常;轻狂,不稳重;没有约束的玩耍”。“要疯”作为商标使用,易使相关公众联想到消极的精神状态,进而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 因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要疯”商标属于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之情形,终审驳回安踏公司上诉。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安踏公司此次申请“要疯”商标,指定使用商品有三大类,分别为(第18类,类似群1801-1802;1804-1806):动物皮;背包;马具配件等;(第28类、类似群2802;2804-2805;2807;2809;2811):玩具;运动用球;锻炼身体器械等;服装;外套;童装;T恤衫;婴儿全套衫;游泳衣;运动鞋;鞋;手套(服装);围巾。

    View More

  • 嘉兴查获两起涉嫌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案

    嘉兴查获两起涉嫌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案

    雷人的“雷碧”,搞笑的“脉劫”,豪气的“豪牛”......在利益的驱动下,一些企业打起了擦边球,抱起了名牌、大牌的大腿。无论是名字、商标还是外观设计上,都想蹭一蹭名牌的热度。 平湖竟然也有企业做起了违法买卖。比如下图的两张注册商标,没有一点眼力真的很难分辨,“UNIQLO”与“QNLQLO”就相差一个字母,这就是平湖市市场监管局查获的使用近似“优衣库”商标案。 近日,平湖市市场监管局在“双随机”检查中查获两起涉嫌假冒注册商标专用权案,涉案品牌羽绒服近3000件。 11月11日,平湖市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在辖区某企业仓库内发现大批使用近似“优衣库”吊牌和商标的羽绒服,执法人员立即展开调查。 由于当事人无法提供该批服装的商标专用权授权材料,执法人员当场扣押了近3000件使用近似“优衣库”商标的羽绒服,扣押现场羽绒乱飞如絮,现该案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涉嫌侵犯“THE NORTH FACE”商标专用权案 10月29日下午,市场监管执法人员对位于平湖市广陈镇的一家服装厂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该企业四楼生产车间内有18名员工正在从事服装加工,其中有一批正在加工的服装左胸前、后背、主唛均标有“THE NORTH FACE”商标标识。 现场,执法人员要求当事人提供生产加工该批服装的授权委托书等相关文件,该服装厂的老板王某现场无法提供。 由于涉嫌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执法人员对上述服装予以扣押处理。经过清点,现场查获涉嫌侵犯“THE NORTH FACE”商标专用权的羽绒服成品53件,半成品298件。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 市场监管部门也提醒消费者,购买商品时,一定要擦亮双眼,仔细辨别,千万别买了“傍名牌”的相似商品,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损失。同时,市场监管部门也会加强监管,严惩不法行为,切实营造放心消费环境。

    View More

  • 绝大部分企业还不知道服装行业还需注册这些类别!

    绝大部分企业还不知道服装行业还需注册这些类别!

    作为互联网电商平台第一大品类,服装行业发展势头不容小觑,然而竞争激烈,商品同质化严重,如何在红海市场中杀出一条血路,“品牌化”是绕不开的话题。绝大部分企业还不知道服装行业还需申请这类别服饰商标注册! 服装行业发展迅猛 近两年,随着“新零售”升级,我国服装行业发展稳定,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1-6月,服装行业规模以上(年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及以上)企业13636家,累计实现营业收入7615.83亿元,同比增长2.15%,利润总额382.45亿元。 如今,95后、00后成为了新生消费主力军,他们对服装的消费观念、意识以及方式都发生了变化。 品牌意识凸现,流行趋势导向作用增强 如今消费者在选择服装时更加注重品牌和流行趋势,服装需求出现了追求高品质的倾向,消费者受品牌理念和流行趋势的影响进一步增强。 据《2018年服装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男装行业男装品牌企业优势明显;女装子行业中多渠道、多品牌的女装品牌抗风险能力普遍更强,而童装行业受益于二胎政策利好,市场急速扩张,童装需求加大,市场发展空间广阔;运动休闲服饰也处于快速发展期,年增长率保持在30%左右。 网络零售规模逐年增长 从销售渠道来看,我国服装网络零售市场的有效发展迅猛, 2011年我国服装网络零售额约为1934亿元,2017年增长至4447亿元,年均增长率达到14.9%,远远超过服装零售额增速, 2018年我国服装网络零售额达到5114亿元,成为互联网电商平台第一大品类,此外,朋友圈微商也十分活跃,纷纷代理销售各类服装品牌。 服装行业如何保护品牌? 那么,服装行业发展如此迅速、进入门槛相对较低,消费者又越来越重视品牌,企业应该如何申请服装商标注册,打造自己的品牌呢? 首先是注册核心商标,再者就是防御商标。 企业应该首先注册第25类-服装鞋帽袜类,使用在商品,包装物等上面,这是服装行业的核心类别,是服装企业都必须申请的类别。 此外,企业从事服装生产需要注册以下类别: 第9类-防辐射、防弹衣、防火用等救护类服装(此类含太阳镜) 第10类-拘束衣、矫形鞋、紧身胸衣等矫形类服装; 第16类-服装吊牌等; 第23类-纱丝线,纺织用纱 ; 第24类-纺织布料,包括织物和家用织物覆盖物等; 第40类-服装制作,包括布料剪裁、裘皮加工、服装修改、刺绣等; 第42类-服装设计,尤其适合于独立设计师等小众品牌 企业如果从事服装销售需要注册一下类别: 第35类-利于开展广告、市场营销等商业行为; 第14类-首饰配饰,包括首饰、衬衫袖扣、领带饰针、领带夹等; 第26类-花边钮扣刺绣品,包含服饰花边,刺绣品,纽扣,饰针等 第18类-皮草皮具箱包等; 第37类-衣服、皮革的修补、保护、洗涤服务; 店铺如果需要电商直播,需申请:第38类-电信、通讯服务; 企业如果从事服装租赁业务,需要注册第45类-晚礼服出租、服装出租,提供服饰服务等 如果企业要发布时尚刊物,需注册:第16类-印刷期刊、杂志等;第41类-书籍出版、提供在线电子出版物等; 需要提醒的是,企业注册商标时需与企业生产和销售内容结合,如:生产优雅女装的,需重视首饰搭配,那么第14类首饰搭配和第26类服饰装饰更重要。 商标申请注意事项 申请前:仔细查询,尽早注册 如今知识产权越来越受到大家的重视,商标注册量也越来越多,很多好听的名字可能都被注册了,建议企业在注册前仔细查询,排除近似商标,避免被驳回,另外,早注册早保护,拥有好名字的企业一定要早日注册。 使用时:正确使用,关注市场 商标注册成功后,企业需要按照法律规定,正确使用商标,不可自行改变注册商标,更不能假冒注册商标,这些违法行为可能会对他人的注册商标造成侵权,要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另外,企业也需要加强商标监测,及时对近似商标提出异议,遇到侵权,要及时进行维权,禁止他人未经许可擅自使用自己的注册商标。

    View More

  • 海宁警方破获特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

    海宁警方破获特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

    昨天(10月15日)下午,来自海宁市安正时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员工正在清点一批女装。这批货正是经侦大队民警日前远赴广东打掉二伙售假窝点后,扣押回来的假冒注册商标的伪劣服装,整整52个款式、1148件! 本土知名服装品牌被假冒注册商标 今年4月,海宁警方在对安正时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敦奴联合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进行日常走访中了解到,近期企业发现某电商平台上有一些店铺在售卖其名下“玖姿”、“敦奴”品牌的服装,这些店铺涉嫌售假。 了解到这一信息后,民警立即到电商平台上搜索了相关信息,发现有很多店铺,的确上架了很多“仿冒”品牌的衣服,甚至在商品名称里,堂而皇之地写着“专柜正品”、“女装正品国内代购”、“2019夏新款女装”以及商品编号等字样,从图片上看,和正品没什么区别,但是售价仅为正品的三折,甚至更便宜。 接收到这些信息后,海宁警方一方面向电商平台申诉,要求关闭这些售假的店铺,一方面对售假店铺进行梳理。 并从其出售的服装中购买了7件来进行鉴定,结果显示:均为假冒的玖姿产品。 5个人6家店近500万销售额 这些仿冒品牌的衣服,到底存在怎样的一条“产业链”,源头在哪里呢? 海宁警方重点针对坐标位于广东省广州市的6家店铺进行了侦查,通过调取近两年的店铺销售记录显示,6家店铺中销售额高的有数百万元。 而调查店铺注册过程中所使用的身份信息、手机号码,民警发现全是虚假信息,甚至在调取了一些物流信息后发现,店铺发货、退货地址都是一单一个样,这为侦查工作带来了较大的难度。经过一段时间的专案经营,有5名嫌疑对象渐渐浮出了水面,且该5人均落脚在广东省广州市。 今年9月24日,警方赶赴广州,对该售假团伙进行收网。然而在广州市花都区,警觉的嫌疑人闻风而逃,留下一屋子还没来得及处理的假冒服装和配件,正是网上在售的仿夏季女装,一件件用透明包装袋装好,边上还有成堆的吊牌、领标和透明包装袋。 警方判断,嫌疑人就是在这间百来平方的租房里,将这些吊牌、领标挂到假冒伪劣衣服上,再装进品牌包装袋,伪装成正品出售。 民警还注意到,地上散落着一些已经打包好的快递包裹,有些是要寄出去的,有些是退货回来的。这一切与此前民警侦查中获取到的情况一致,侦查方向完全正确,嫌疑人肯定就躲在不远处。 9月27日,民警在广州市白云区分别擒获了徐文某、徐新某、徐贵某三名嫌疑人,三人均为湖南耒阳籍人。 三人交代道:原本他们就是在网上做服装生意的,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发现服装市场某些“档口”可提供品牌服装、吊牌等全套品牌标识,于是他们就试着上架了这些假冒伪劣的品牌服装,并打着“内部折扣”“代购”的幌子,让买家相信这些是正品,大概每件衣服可以赚几十到一百元不等。他们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但是利润太诱人,于是不惜铤而走险。 目前,该三人因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已被海宁警方刑事拘留。对于另外两名嫌疑对象,以及嫌疑人交代到的上家“档口”相关情况,警方还在全力追查中。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