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恶意商标申请

The following articles associated with the tag: 恶意商标申请
  • 查处恶意抢注商标行为,不应止于涉疫情商标!

    查处恶意抢注商标行为,不应止于涉疫情商标!

    疫情防控时期,竟然有企业将“雷神山”“火神山”等申请商标注册。4月5日从广州市白云区获悉,白云区市场监管局近期已对几起与疫情相关的恶意申请商标注册行为进行立案调查。(本文采集转载于东方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在当今商品经济社会,抢注商标已经成为商界一种惯性动作,因为抢注了某种商标,就等于抢占了市场先机。比如,一些政治文化等领域的名人,及具有轰动效应的突发事件,其本身就蕴藏着巨大的商业价值和市场前景,因而也必然成为商家抢注商标追逐的目标。比如,“文亮·李”“火神山”“雷神山”等涉及疫情的商标注册申请,多达近千件。然而,连不幸去世的武汉医生李文亮,也成为被抢注的对象,可见,恶意抢注商标行为,已经失去了人性。广州对这种恶意抢注商标行为进行查处,可以说大快人心。 商标作为区分商品来源的标志,一直是商家用以吸引消费者和积累商誉的利器。但现实中,也有商家为了“搭便车”,将明星、电影角色名称等注册为商标。“乔丹”“007”“哈利波特”……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都成了“有心人”的抢注对象。同时,恶意抢注他人商标的、囤积商标待价而沽的、傍名牌的等五花八门,既损害在先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又扰乱公平竞争市场环境,危害巨大。特别是,一些无德商家及个人,恶意抢注“文亮·李”“火神山”“雷神山”“李文亮”等商标,拿疫情当逐利噱头,有违公共道德。 从法律层面上看,恶意抢注商标,与商标法相悖。然而,恶意抢注行为高发,缘于监管门槛太低。既然恶意抢注商标不合法,那么商家是如何抢注成功的?除了拷问无德抢注者之外,我们是否也应该问责一下商标批准和管理者呢?要知道,如今无德甚至违法抢注商标事件频发,比如,“中央一套”成了某避孕套的商标,“鸟巢”“水立方”分别成了男女内裤的“标志”;恶意抢注行为,已经成为违背公共道德、破坏经济秩序、影响社会公平和稳定的一大公害。 事实上,正因为商标批准和管理部门对申请商标门槛太低、把关不严、监管缺位,才导致一些无德甚至违法商标相继出笼,当引起有关部门警醒与反思。2月27日,商标局发文要求严厉打击与疫情相关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比如,“李文亮”“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一批商标注册申请,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驳回。显然,此次商标局对疫情相关的商标注册申请实施管控,就是一种纠偏与反思。特别是,广州对几起与疫情相关的恶意申请商标注册行为进行立案查处,治理和震慑力度更大。 然而,查处恶意抢注行为,不应止于涉疫情商标。首先,必须提高商标申报门槛,并对商标使用情况,实行过程管理;同时,建立恶意注册嫌疑人名单数据库等,实行信息共享,对失信人实施联合惩戒;特别是,针对恶意抢注囤积商标等行为,除了对违法商标进行依法注销之外,还须对涉事企业及个人进行严厉查处。

    View More

  • 抢注李文亮商标被驳背后:名人易被抢,季奈尔60万转售

    抢注李文亮商标被驳背后:名人易被抢,季奈尔60万转售

    有专家表示,商标审查机关应该缩减维权成本,提高打击恶意商标申请的法律操作性;并加大对恶意注册、恶意诉讼行为的处罚力度,提高商标侵权的违法成本,严密防范不法分子的恶意抢注行为。(本文采集转载于网易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疫情中去世的武汉医生李文亮,又无声地戳破一颗脓包。在他去世后,两家公司申请将“李文亮”注册为商标。随着舆论发酵,两家公司公开致歉,并申请撤回。 3月5日,事件有了新的进展,一批“李文亮”商标注册申请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驳回。不只这些,一天前,“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一批商标注册申请也被驳回。 在这背后,是一条蛰伏于知识产权领域甚久的“商标抢注”产业链条。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商标抢注现象很普遍,商标黄牛紧跟热点,抢注成功之后,再以高价出售牟取利益。记者调查发现,与奢侈品牌香奈儿颇为相似的“季奈尔”商标,在中华商标协会会员单位的网站上被公开售卖,要价60万元。 一位长期关注此领域的律师呼吁,可在法律上明确不正当、恶意抢注他人商标将受到怎样的法律制裁,建立诚信监管制度。 “李文亮”“火神山” 等注册申请被驳回,抢注商标业内很普遍 2月28日下午,董源波在朋友圈转发了一则消息,消息名称为“抢注‘李文亮’商标的两家公司发布道歉声明”。董源波是一名商标转让的从业人员,他转发的这则消息引发圈内震动。 2月7日凌晨,李文亮,这名敢言的医生没能挺过来。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官网获悉,在他死去的当天,长沙市福茶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用“李文亮”的名字(包括李文亮和文亮)申请了四个商标,横跨方便食品、医疗器械、医药三个国际分类。后来,另一家名为东莞特雷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也先后提交两个申请,拟分别将“李文亮”注册为医疗器械和服装鞋帽的商标。舆论发酵之后,两家公司致歉,并申请撤回。记者发现,“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也被申请注册为商标。 3月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对于首批63件进入实质审查阶段的与疫情相关的“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已依法作出驳回决定。3月5日,一批“李文亮”商标注册申请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驳回。 这只是商标抢注市场的冰山一角。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说,“在知识产权领域,此类现象十分普遍,已经形成了一条灰色产业链。他们紧盯热点事件,许多名人或许刚刚崭露头角,但名字已经被注册为商标了。” 记者调查发现,名人的名字备受商标抢注行业者的“青睐”。著名篮球运动员KOBE英文大写名字已被注册为商标。中国商标网显示,该商标持有人为潘玉英,申请日期为2004年2月24日。那一年,科比刚刚同奥尼尔“分手”,被外媒炒得火热。 据显示,KOBE被注册分类为第七大类,所覆盖商品、服务为切断机(切带机)、电动除污喷枪、烫平机、电剪。该商标的专用权期限为10年,2016年6月21日至2026年6月20日。截至今年3月2日,记者在中国商标网共检索到58条关于潘玉英的商标信息。 记者调查发现,另一名申请人李玉凤也拟将科比的名字和他与NIKE签约的倒三角logo注册为商标,申请日期为2016年10月12日。该logo设计的初衷为剑鞘,粉丝普遍认为其是科比黑曼巴精神的象征。目前,该商标状态为等待实质性审查。截至3月2日,记者在申请人李玉凤下共检索到116件商标信息。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一名申请人刘桂君拟将“天安门”注册为商标,记者共检索到46条商标信息。不过,这些申请均显示被驳回、不予受理等状态,申请均已失效。记者在刘桂君名下共检索到100件商标信息。值得一提的是,除天安门外,其还拟将“为人民服务”注册为商标,状态为等待实质性审查。 抢注李文亮商标被驳背后:抢注成功高价转售 商标交易:“季奈尔”要价60万元待售。除名人、明星外,大牌企业也被商标黄牛盯上。 “这些商标一起打包,最低60万元转让,含所有费用在内。”日前,董源波发来了消息。此前,记者在一个名为名品商标转让的网络商城上看到一款“季奈尔”商标,通过电话与他取得了联系。 这是一家以商标转让业务为主的知识产权服务交易平台。网站介绍,其归属于浙江名品商标代理有限公司。从资质来看,后者为中华商标协会会员单位。据中华商标协会网站介绍,该协会成立于1994年,是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直属单位,2018年3月与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脱钩,现在业务指导单位为国家知识产权局。 在名品商标转让网精品商标首页一栏,第一条便是 “季奈尔”商标。该商标与知名奢侈品牌香奈儿颇为相似,同样是双C背向而立,不同的是,“季奈尔”商标两端开口处为一个约15度的锐角,商标下方字样为季奈尔及英文字母。品牌塑造一栏宣传语显示,“季奈尔——这个(季)节,你就是那最(耐)人寻味的可人(儿)!”该网站还在商标效果图中放置了同香奈儿商标的对照图。 该商标由图案和图形两个商标组合构成。董源波证实了这一点,“分开注册,然后结合在一起使用。”其中图片商标的申请日期为2016年7月21日,申请人为上海登鼎贸易有限公司,专用权期限为2017年9月14日至2027年9月13日。“季奈尔”文字商标申请日期为2012年12月5日,申请人为皮尔卡丹(法国)服饰有限公司,专用权期限为2014年5月21日至2024年5月20日。二者国际分类均为25,可用于销售服装、成品衣等。 “打大公司擦边球的很多,只要不像李文亮一样引起关注就行。”董源波告诉记者称。 3月4日,董源波再次发来信息,询问购买“季奈尔”商标的情况。几天前,他曾发给记者多个一线品牌的高仿商标。其中一款为著名意大利奢侈品牌宝缇嘉的“高仿”商标。“这款是‘真的’宝缇嘉。”董源波说,这款商标并未用谐音或相近字等对商标进行修改,下方为“BAOTIJIA”的英文大写。 非正常商标申请被重拳打击,仍有人钻法律漏洞 对“火神山”等商标申请作出驳回决定后,国家知识产权局研究制定了疫情防控期间的商标审查标准,依法打击与疫情相关的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下一步,国家知识产权局将继续严格执行商标法及《规范商标注册行为若干规定》,严厉打击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加大对恶意申请商标注册的申请人和代理机构的通报力度,指导地方依法依规开展行政处罚。 事实上,对于商标抢注的行为,国家知识产权局十分重视。2019年11月1日起施行的新修订《商标法》中便加强了对恶意注册的打击力度,在第四条中明确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 长期关注知识产权案件的君合律师事务所赵华峰律师说,商标抢注是一种事实认定行为,若被认定为是对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抢注行为,则将面临被不予核准、无效、撤销的风险。 “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为规范商标注册行为提供了法律基础,但具体如何实施以及实施过程中的可能出现的其他问题还需通过实际操作的检验。”赵华峰说。 商标交易网站上,“傍大牌”的情况并不少见。“我国《商标法》实行的是申请在先原则,商标局在审查商标申请时,一般只审查商标有没有在先申请或者注册,而不会考虑这个商标是不是抢注他人的。因此,抢注成功的概率并不低。”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任战敏解释称。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商标审查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形式审查,另外一种是实质审查。形式审查的内容一般包括对商标申请书和委托书的格式审查,在审查合格后即会下发受理通知书;实质审查的内容一般包括商标申请绝对理由审查(如:是否缺乏显著性、是否违反“禁止注册”规定等)和相关理由审查(即相同或近似商标审查)。在审查符合法律规定后便会被核准初步审定公告进三个月的异议公告期。公告期满无异议的,予以核准注册,发给商标注册证,并予注册公告。 任战敏指出,目前我国《商标法》商标注册保护制度,主要是以 “在先注册”为保护原则,较少考虑商标在先使用者权利的保护。因此,给了不少专门从事恶意抢注他人商标的人钻漏洞的机会。 当发现自己的商标被抢注后该怎么办? 任战敏指出,首先需要准备自己商标在先使用且具有知名度的证据,商标被恶意抢注的证据,在抢注商标的公告期内向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若商标已经注册完成,则可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被抢注商标的无效宣告申请;如果该注册商标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也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另外,在发现自己的商标被抢注了后,在采取上述措施之前,应尽可能快地以自己的名义另行提起一个注册申请。” “可在法律上明确不正当、恶意抢注他人商标将受到怎样的法律制裁。《商标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商标代理机构恶意申请商标注册的,根据情节给予警告、罚款等行政处罚;恶意提起商标诉讼的,由人民法院依法给予处罚。现有法律只是规定了商标代理机构恶意抢注的直接法律后果,对于其他申请人并没有严格的规定。”任战敏说。 赵华峰认为,“商标审查机关应该缩减维权成本,提高打击恶意申请的法律操作性;并加大对恶意注册、恶意诉讼行为的处罚力度,提高商标侵权的违法成本,严密防范不法分子的恶意抢注行为。” “建立诚信监管制度,设立诚信‘黑名单’,如果一旦被认定为恶意抢注在先使用商标行为,列入黑名单内,将影响他以后在社会上的诚信度。”任战敏建议,“加强商标法的宣传普及,提高经营者商标保护意识。如果社会公众能提高商标保护意识,使用时积极注册商标,那些不法分子也就无缝可钻。”

    View More

  • 我国商标注册申请量达712万件,连续17年位居世界第一

    我国商标注册申请量达712万件,连续17年位居世界第一

    北京12月20日电;记者20日从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获悉:2019年前11个月,我国商标注册申请量已达712.1万件。我国累计有效注册商标量达2478万件,平均每4.9个市场主体拥有1个注册商标。 2018年以来,为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优化营商环境,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持续深化商标注册便利化改革,各项改革措施成效显著。 目前,商标注册审查平均周期已大幅缩短至5个月,达到国际较快水平,商标公共服务更加高效便捷。同时,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大力推进“关口前移”,在商标审查和异议阶段严厉打击商标恶意注册行为。2018年以来,在审查、异议和评审环节累计驳回恶意商标申请约13万件。 随着商标改革的深入推进,我国市场主体的商标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显著提升。目前,我国是世界上商标申请量最多的国家,连续17年位居世界第一。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