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侵权案件

  • 广州9家专利商标代理机构涉嫌恶意抢注商标遭立案

    广州9家专利商标代理机构涉嫌恶意抢注商标遭立案

    恶意抢注“雷神山”“钟南山”等商标?须依法从严从快查处!昨日,记者从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获悉,广州9家专利商标代理机构,由于代理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而涉嫌违法被立案调查。(本文采集转载于广州日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悉, 针对近期出现的违规代理、恶意抢注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商标的苗头和倾向,广州市市场监管局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转办的代理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线索,加大对全市代理机构的监管排查力度,制定并下发案件查办指引,迅速组织各区市场监管局开展专项行动,依法紧急叫停违规代理、恶意抢注等相关商标行为。 据广州市市场监管局知识产权保护处负责人介绍,“非正常申请”现象是专利、商标代理行业整治的“顽疾”,疫情期间个别不良企业申请“火神山”“雷神山”等商标,既损害社会公众利益,更容易造成重大的不良社会影响。 经核查,这9家专利商标代理机构接受申请人委托,受理社会公众高度关注的“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李文亮”“吹哨人”等36件“非正常申请”商标注册申请,广州市市场监管部门第一时间紧急约谈这些商标代理机构,责令其立即整改并告知申请人主动撤回相关商标申请。 据悉,截至媒体记者发稿前,上述9家专利商标代理机构因涉嫌违反《商标法》等法律法规,均被立案调查。

    View More

  • 恶意把“火神山”“雷神山”等申请商标注册, 北京一公司被高限处罚10万元

    恶意把“火神山”“雷神山”等申请商标注册, 北京一公司被高限处罚10万元

    北京某某某某国际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受广州和湖北两家公司委托,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雷神山”、“火神山”的商标共计10件。因代理恶意申请注册“火神山”、“雷神山”商标,这家代理公司被处以最高额度10万元罚款。记者了解到,此案为打击代理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的全国第一案。(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新闻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3月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通告,对“火神山”等63件与疫情相关具有不良影响的商标注册申请作出驳回决定。经朝阳区市场监管局核查,北京某某某某国际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于2020年2月3日至2月13日,受广州懿姿美容美发用品有限公司、劳恩斯建材实业湖北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委托,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雷神山”、“火神山”的商标共计10件。 执法部门认为,“火神山”、“雷神山”是武汉火神山医院、武汉雷神山医院的名称,具有较大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承载着全国人民对疫情感染人员早日康复的美好祝愿。两家医院以外的申请人,申请“火神山”、“雷神山”商标,损害了社会公众利益,造成了重大不良社会影响。在疫情防控期间,代理公司知道上述情况,仍接受两位申请人代理注册申请,其行为构成代理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朝阳区市场监管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一、给予警告;二、对当事人处以10万元罚款。

    View More

  • 防疫期商家欲把人名或词汇申请商标注册!深圳整治14件恶意抢注商标

    防疫期商家欲把人名或词汇申请商标注册!深圳整治14件恶意抢注商标

    “钟南山凉茶”、“新冠消毒”、“李文亮”、“火神山”……疫情期间,深圳市个别商家试图将这些广为人知的人名或词汇申请商标注册。媒体记者从市市场监督局了解到,该局对深圳市14件此类恶意商标注册申请第一时间依法集中要求撤回。(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 ,如有侵权请联系) 为优化市场营商规范,抵制对社会产生不良影响的疫情相关商标注册,3月3日起,市市场监管局即开始严厉打击相关申请行为,经严格筛查,这14件涉疫情相关商标注册申请包含“火神山”、“雷神山”、“新冠”、“钟南山”等注册名,共涉及7个申请人,通过深圳市7家商标代理机构进行申请。 筛查后2日内,执法人员完成对相关申请人的严肃约谈,约谈中,对申请人说明《商标法》、《规范商标注册申请行为若干规定》的相关法规,责令其立即整改不当行为,并主动撤回申请。同时,严肃约谈商标代理机构,要求其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不得进行具有不良影响的商标注册申请及代理申请,对已提出的申请,要切实整改,努力消除不良社会影响。 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将进一步加大对易产生不良影响的疫情相关商标注册申请的排查和管控力度,将依法从严从快查处非正常商标申请行为,强化指导相关行业自律,优化营商环境,倡导维护诚实信用的商业道德。

    View More

  • 网点店主擅自使用“华为”商标被判赔偿10000元

    网点店主擅自使用“华为”商标被判赔偿10000元

    3月12日,媒体记者从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今日,雅安中院顺利调解一起侵犯华为公司商标专用权的案件。(本文采集转载于封面新闻 ,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了解,被告王某某未经允许,擅自在其网店内突出使用了“华为”字样,并且所出售充电器上突出使用了标识。 在主观上具有攀附华为公司在通讯行业的知名度的故意,侵犯了该公司的第14203958号注册商标、第7892618号“华为”注册商标专用权。 因王某某长期在外务工,原住址已变更无法联系。 于是,承办法官多次实地了解才通过村组人员联系上其家人,可王某某却以法院工作人员是“诈骗”人员为由,消极应诉。 由于王某某的网店在本案开庭审理前既已关闭,且涉案金额较小。 由于正处疫情期间,承办法官通过电话、微信详细地明法析理后,王某某认识到自身行为的危害性,表示愿意承担责任。 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由王某某一次性给付华为公司赔偿费10000元,并在停止售卖使用华为商标标识的产品。 承办法官表示,商标是一种使用在商品上的标识,主要功能在于使相关公众通过商标区分不同商品或服务的来源,避免相关公众对不同来源商品或服务产生混淆、误认。 本案中,王某某未经华为公司许可,在网店售卖带有华为标识的充电器,已经构成了对华为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考虑到案件的具体情况,法官组织双方进行了调解并最终达成调解协议,妥善处理了该起纠纷。

    View More

  • 抢注李文亮商标被驳背后:名人易被抢,季奈尔60万转售

    抢注李文亮商标被驳背后:名人易被抢,季奈尔60万转售

    有专家表示,商标审查机关应该缩减维权成本,提高打击恶意商标申请的法律操作性;并加大对恶意注册、恶意诉讼行为的处罚力度,提高商标侵权的违法成本,严密防范不法分子的恶意抢注行为。(本文采集转载于网易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疫情中去世的武汉医生李文亮,又无声地戳破一颗脓包。在他去世后,两家公司申请将“李文亮”注册为商标。随着舆论发酵,两家公司公开致歉,并申请撤回。 3月5日,事件有了新的进展,一批“李文亮”商标注册申请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驳回。不只这些,一天前,“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一批商标注册申请也被驳回。 在这背后,是一条蛰伏于知识产权领域甚久的“商标抢注”产业链条。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商标抢注现象很普遍,商标黄牛紧跟热点,抢注成功之后,再以高价出售牟取利益。记者调查发现,与奢侈品牌香奈儿颇为相似的“季奈尔”商标,在中华商标协会会员单位的网站上被公开售卖,要价60万元。 一位长期关注此领域的律师呼吁,可在法律上明确不正当、恶意抢注他人商标将受到怎样的法律制裁,建立诚信监管制度。 “李文亮”“火神山” 等注册申请被驳回,抢注商标业内很普遍 2月28日下午,董源波在朋友圈转发了一则消息,消息名称为“抢注‘李文亮’商标的两家公司发布道歉声明”。董源波是一名商标转让的从业人员,他转发的这则消息引发圈内震动。 2月7日凌晨,李文亮,这名敢言的医生没能挺过来。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官网获悉,在他死去的当天,长沙市福茶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用“李文亮”的名字(包括李文亮和文亮)申请了四个商标,横跨方便食品、医疗器械、医药三个国际分类。后来,另一家名为东莞特雷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也先后提交两个申请,拟分别将“李文亮”注册为医疗器械和服装鞋帽的商标。舆论发酵之后,两家公司致歉,并申请撤回。记者发现,“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也被申请注册为商标。 3月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对于首批63件进入实质审查阶段的与疫情相关的“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已依法作出驳回决定。3月5日,一批“李文亮”商标注册申请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驳回。 这只是商标抢注市场的冰山一角。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说,“在知识产权领域,此类现象十分普遍,已经形成了一条灰色产业链。他们紧盯热点事件,许多名人或许刚刚崭露头角,但名字已经被注册为商标了。” 记者调查发现,名人的名字备受商标抢注行业者的“青睐”。著名篮球运动员KOBE英文大写名字已被注册为商标。中国商标网显示,该商标持有人为潘玉英,申请日期为2004年2月24日。那一年,科比刚刚同奥尼尔“分手”,被外媒炒得火热。 据显示,KOBE被注册分类为第七大类,所覆盖商品、服务为切断机(切带机)、电动除污喷枪、烫平机、电剪。该商标的专用权期限为10年,2016年6月21日至2026年6月20日。截至今年3月2日,记者在中国商标网共检索到58条关于潘玉英的商标信息。 记者调查发现,另一名申请人李玉凤也拟将科比的名字和他与NIKE签约的倒三角logo注册为商标,申请日期为2016年10月12日。该logo设计的初衷为剑鞘,粉丝普遍认为其是科比黑曼巴精神的象征。目前,该商标状态为等待实质性审查。截至3月2日,记者在申请人李玉凤下共检索到116件商标信息。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一名申请人刘桂君拟将“天安门”注册为商标,记者共检索到46条商标信息。不过,这些申请均显示被驳回、不予受理等状态,申请均已失效。记者在刘桂君名下共检索到100件商标信息。值得一提的是,除天安门外,其还拟将“为人民服务”注册为商标,状态为等待实质性审查。 抢注李文亮商标被驳背后:抢注成功高价转售 商标交易:“季奈尔”要价60万元待售。除名人、明星外,大牌企业也被商标黄牛盯上。 “这些商标一起打包,最低60万元转让,含所有费用在内。”日前,董源波发来了消息。此前,记者在一个名为名品商标转让的网络商城上看到一款“季奈尔”商标,通过电话与他取得了联系。 这是一家以商标转让业务为主的知识产权服务交易平台。网站介绍,其归属于浙江名品商标代理有限公司。从资质来看,后者为中华商标协会会员单位。据中华商标协会网站介绍,该协会成立于1994年,是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直属单位,2018年3月与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脱钩,现在业务指导单位为国家知识产权局。 在名品商标转让网精品商标首页一栏,第一条便是 “季奈尔”商标。该商标与知名奢侈品牌香奈儿颇为相似,同样是双C背向而立,不同的是,“季奈尔”商标两端开口处为一个约15度的锐角,商标下方字样为季奈尔及英文字母。品牌塑造一栏宣传语显示,“季奈尔——这个(季)节,你就是那最(耐)人寻味的可人(儿)!”该网站还在商标效果图中放置了同香奈儿商标的对照图。 该商标由图案和图形两个商标组合构成。董源波证实了这一点,“分开注册,然后结合在一起使用。”其中图片商标的申请日期为2016年7月21日,申请人为上海登鼎贸易有限公司,专用权期限为2017年9月14日至2027年9月13日。“季奈尔”文字商标申请日期为2012年12月5日,申请人为皮尔卡丹(法国)服饰有限公司,专用权期限为2014年5月21日至2024年5月20日。二者国际分类均为25,可用于销售服装、成品衣等。 “打大公司擦边球的很多,只要不像李文亮一样引起关注就行。”董源波告诉记者称。 3月4日,董源波再次发来信息,询问购买“季奈尔”商标的情况。几天前,他曾发给记者多个一线品牌的高仿商标。其中一款为著名意大利奢侈品牌宝缇嘉的“高仿”商标。“这款是‘真的’宝缇嘉。”董源波说,这款商标并未用谐音或相近字等对商标进行修改,下方为“BAOTIJIA”的英文大写。 非正常商标申请被重拳打击,仍有人钻法律漏洞 对“火神山”等商标申请作出驳回决定后,国家知识产权局研究制定了疫情防控期间的商标审查标准,依法打击与疫情相关的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下一步,国家知识产权局将继续严格执行商标法及《规范商标注册行为若干规定》,严厉打击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加大对恶意申请商标注册的申请人和代理机构的通报力度,指导地方依法依规开展行政处罚。 事实上,对于商标抢注的行为,国家知识产权局十分重视。2019年11月1日起施行的新修订《商标法》中便加强了对恶意注册的打击力度,在第四条中明确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 长期关注知识产权案件的君合律师事务所赵华峰律师说,商标抢注是一种事实认定行为,若被认定为是对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抢注行为,则将面临被不予核准、无效、撤销的风险。 “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为规范商标注册行为提供了法律基础,但具体如何实施以及实施过程中的可能出现的其他问题还需通过实际操作的检验。”赵华峰说。 商标交易网站上,“傍大牌”的情况并不少见。“我国《商标法》实行的是申请在先原则,商标局在审查商标申请时,一般只审查商标有没有在先申请或者注册,而不会考虑这个商标是不是抢注他人的。因此,抢注成功的概率并不低。”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任战敏解释称。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商标审查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形式审查,另外一种是实质审查。形式审查的内容一般包括对商标申请书和委托书的格式审查,在审查合格后即会下发受理通知书;实质审查的内容一般包括商标申请绝对理由审查(如:是否缺乏显著性、是否违反“禁止注册”规定等)和相关理由审查(即相同或近似商标审查)。在审查符合法律规定后便会被核准初步审定公告进三个月的异议公告期。公告期满无异议的,予以核准注册,发给商标注册证,并予注册公告。 任战敏指出,目前我国《商标法》商标注册保护制度,主要是以 “在先注册”为保护原则,较少考虑商标在先使用者权利的保护。因此,给了不少专门从事恶意抢注他人商标的人钻漏洞的机会。 当发现自己的商标被抢注后该怎么办? 任战敏指出,首先需要准备自己商标在先使用且具有知名度的证据,商标被恶意抢注的证据,在抢注商标的公告期内向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若商标已经注册完成,则可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被抢注商标的无效宣告申请;如果该注册商标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也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另外,在发现自己的商标被抢注了后,在采取上述措施之前,应尽可能快地以自己的名义另行提起一个注册申请。” “可在法律上明确不正当、恶意抢注他人商标将受到怎样的法律制裁。《商标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商标代理机构恶意申请商标注册的,根据情节给予警告、罚款等行政处罚;恶意提起商标诉讼的,由人民法院依法给予处罚。现有法律只是规定了商标代理机构恶意抢注的直接法律后果,对于其他申请人并没有严格的规定。”任战敏说。 赵华峰认为,“商标审查机关应该缩减维权成本,提高打击恶意申请的法律操作性;并加大对恶意注册、恶意诉讼行为的处罚力度,提高商标侵权的违法成本,严密防范不法分子的恶意抢注行为。” “建立诚信监管制度,设立诚信‘黑名单’,如果一旦被认定为恶意抢注在先使用商标行为,列入黑名单内,将影响他以后在社会上的诚信度。”任战敏建议,“加强商标法的宣传普及,提高经营者商标保护意识。如果社会公众能提高商标保护意识,使用时积极注册商标,那些不法分子也就无缝可钻。”

    View More

  • “钟南山”等商标注册被驳,人名能被注册成商标吗?

    “钟南山”等商标注册被驳,人名能被注册成商标吗?

    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钟南山”等63件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引发关注,“钟南山”为什么不能被他人注册为商标?人名能被注册成商标吗?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亚运村法庭法官助理徐川涵对此进行了解读。 “姓名权属于人格权,但也包含经济利益,名人姓名尤为突出。”徐川涵指出,公众人物的姓名和公众人物自身的商业价值联系紧密,社会公众极容易将商品和该公众人物联系起来。若公众人物的姓名可以被随便注册为商标,将会产生“搭便车”的竞争行为,扰乱市场正常秩序。徐川涵说“首先说明,公众人物本人或经其授权后,以公众人物姓名注册商标不在讨论范围内。比如李宁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李宁体育(上海)有限公司早在多类商品上注册‘李宁’商标,董明珠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将‘董明珠’、‘董明珠的店’注册为商标,林志玲亦将自己的姓名注册为商标。” 徐川涵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条规定了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几种情形,并未明确人名是否可以作为商标,但在其第一款第(八)项明确“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商标标志或者其构成要素可能对我国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其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其他不良影响”。将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领域公众人物姓名等申请注册商标,属于前款所指的“其他不良影响”。 徐川涵介绍,能否以公众人物的姓名注册商标还需结合实际情况具体考虑,比如“钟南山”院士的姓名就是在特定的时间节点和社会环境下,不仅具备了高辨识度,还应列入“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领域”范围,属于禁注的范围,商标局认为其注册为商标易产生不良影响是比较妥当的。 对于普通人的姓名,徐川涵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八条规定:任何能够将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商品与他人的商品区别开的标志,包括文字、图形、字母、数字、三维标志、颜色组合和声音等,以及上述要素的组合,均可以作为商标申请注册。普通人姓名作为文字的一种,自然是可以被注册为商标的,但若姓名文字属于《商标法》规定的不能被注册为商标的标识,则需具体审查整体是否违反禁注条款。

    View More

  • 假冒注册商标“3M”销售口罩,4人被判刑!

    假冒注册商标“3M”销售口罩,4人被判刑!

    截至3月3日,全国检察机关共介入侦查引导取证涉疫情刑事犯罪6428件8595人;受理审查逮捕1806件2174人,审查批准逮捕1546件1826人;受理审查起诉1286件1580人,审查提起公诉962件1144人。近日,最高检发布第四批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纯属信息转载,绝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联系) 一、依法惩治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犯罪 案例1:出售三无口罩获利7万元被判2年8个月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浙江仙居的方某某为牟取非法利益,从江苏苏州批量采购了白色二层、三层口罩,在明知该口罩属于“三无”劣质产品的情况下,在网上及线下向柯某某、蒋某某等人进行销售。自1月25日至2月5日,共销售25万余只口罩,金额24万元左右,非法获利7万余元。 涉案“三无”劣质口罩 2月5日,经检验机构检测,该批口罩的过滤效率不符合国家标准的相关要求,系不合格产品。 2月6日,仙居县公安局对方某某以涉嫌销售伪劣产品罪立案侦查,仙居县检察院介入侦查,提出了补充相关证据意见。10日,仙居县公安局提请批准逮捕,仙居县检察院同日作出批捕决定。12日,仙居县公安局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次日,仙居县检察院对被告人方某某以销售伪劣产品罪提起公诉,并依法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14日,仙居县法院适用速裁程序开庭审理,采纳了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方某某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并处罚金35万元,依法追缴违法所得53700元,依法予以没收扣押口罩。 案例2:倒卖不合格消毒液批捕! 1月25日,湖北孝感人杨某见当地疫情比较严重、防疫物资紧缺,遂与桂某商议做防疫物资生意——由桂某负责组织货源,由杨某负责销售。27日,桂某托亲戚从河北石家庄市购买了30700公斤“卫蓝”牌84消毒液,并于31日运至孝感。 当天,杨某与桂某在收货时发现该批84消毒液是“冀蓝”牌,与事先约定的品牌、生产厂家及产品合格证书均不一致,且接收的消毒液没有粘贴商标,而是将商标标识与货物分开搁放,商标上也看不到应有的“消准”字样。 桂某和杨某明知上述情况,仍将其中6000公斤消毒液销售给孝感市孝南区两个镇的防疫指挥部,将24000公斤销售给药商刘某,销售金额共计14.8万元。药商刘某于当天销售给孝感市某区防疫指挥部10000公斤,销售给孝感某药店10450公斤。2月1日,该药店10450公斤消毒液被孝感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查获并被扣押。 查封现场 经鉴定,该批消毒液中氯含量不达标,不符合国家标准要求,属于不合格产品。孝感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该案涉嫌犯罪,于2月5日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同时抄送检察机关。 孝感市检察院及时派员提前介入侦查,了解案件及证据情况,对证据收集、固定、完善及取证方向提出引导意见。经公安机关提请逮捕,2月20日,孝感市检察院对桂某、杨某以销售伪劣产品罪作出批捕决定。 案例3:生产劣质口罩被抓疫情当前,取保候审 1月21日至27日,犯罪嫌疑人姜某某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将其2009年创办的浙江兰溪某工艺品厂生产的堆放在仓库的不合格口罩冒充合格产品,通过微信朋友圈推销,卖给多家药店,销售金额10万余元。 经检验机构检测,其销售的口罩过滤效率不符合标准要求,为不合格产品。兰溪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月2日将案件线索移送至公安机关,兰溪市公安局于当日立案侦查。后兰溪市公安局提请批捕姜某某,市检察院对其作出批捕决定。 犯罪嫌疑人姜某某被逮捕后,兰溪市某劳保用品厂以姜某某系该企业实际控制人,负责企业日常生产经营为由,向兰溪市检察院请求对其变更强制措施。检察机关立即指派检察官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一是到市场监督管理局等主管部门对该劳保用品厂口罩项目情况进行调查。经核实,该厂于2020年2月14日注册成立,主要生产民用一次性口罩和儿童口罩;二是对该劳保用品厂进行实地走访,调查核实该厂生产经营情况和姜某某的职责作用;三是提审姜某某,核实相关情况,并确认其认罪悔罪态度。最终核实该劳保用品厂是该市仅有的具备儿童口罩生产能力的企业。姜某某作为企业实际控制人掌握生产设备和原材料进购渠道,企业后续扩大生产所需的设备与原材料短缺问题亟待姜某某联系解决,若持续羁押,将影响企业扩大生产,从而影响市防疫物资供应。 综合调查核实的相关情况,检察机关依据《人民检察院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规定(试行)》第十八条第十二项规定,认为犯罪嫌疑人姜某某没有继续羁押的必要性,于2月20日向公安机关提出变更强制措施建议,当日姜某某被取保候审。2月24日,检察机关对企业进行回访,该劳保用品厂已搬进新的厂房,新购买的机器设备也已投入使用,扩大了生产规模,对当地防疫物资供应起到了积极保障作用。 检察机关深入企业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 【相关法律法规】 刑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生产者、销售者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销售金额在五万元以上的,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在疫情防控期间,生产、销售伪劣的防治、防护用品、物资,符合刑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定罪处罚。 二、依法惩治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犯罪 案例4:销售过期口罩提起公诉! 1月29日,被告人纪某某得知新冠肺炎疫情在一些地区呈扩散、蔓延势头,感到医用口罩市场需求量巨大,遂通过网络联系到某旅游用品厂,以0.5元一只的价格购买了9600只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并于当晚销售完毕。 此后,纪某某看到销售口罩利润可观,明知该厂另有6万只口罩已过期,仍以0.1元一只的价格全部购入。为掩盖口罩已过期的事实,1月30日凌晨,纪某某将上述口罩存放于自己所经营的健身游泳馆内,销毁标注有生产日期及有效期的合格证。1月30日至31日,纪某某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布销售信息,以一只0.5元至2元不等的价格将上述口罩出售给被害人曹某等人,得款55100元。 经检验机构检验,涉案口罩的细菌过滤效率不符合相关规定标准的要求,系不合格产品。江苏扬州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对纪某某以销售伪劣产品罪立案,并于2月1日对其取保候审。 检察机关介入侦查后,引导公安机关对涉案口罩的性质、功能用途、销售口罩时的主观故意等方面强化证据收集,确定了涉案口罩系医用器械,且销售时纪某某主观故意明确,根据两高两部《意见》,建议公安机关变更涉案罪名。 2月22日,公安机关以纪某某涉嫌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移送审查起诉。检察机关依法保障被告人诉讼权利,听取了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意见,被告人认罪认罚并同意适用速裁程序。2月24日,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以被告人纪某某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提起公诉,目前案件正在法院审理中。 检察官提讯犯罪嫌疑人纪某某 【相关法律法规】 在疫情防控期间,生产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用口罩、护目镜、防护服等医用器材,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的规定,以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定罪处罚。本罪中的医用器材包括医疗器械和医用卫生材料。 三、依法惩治生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犯罪 案例5:假冒“3M”商标卖口罩4人被判刑! 被告人程某某系江苏南京某药业公司医药代表。1月底,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需要,市面口罩紧缺,被告人程某某、朱某商议购进口罩向药店加价销售以牟利。1月21日,两名被告人联系南京个体经营户丁某某、张某某,购入“3M”牌口罩5.16万只,并获悉口罩系仿制。经查,上述口罩系徐某某经营的家庭小作坊生产的劣质仿冒“3M”口罩。 涉案假冒伪劣“3M”口罩 1月22日,被告人程某某在微信群内发布消息称,有一批3M公司为疫情防控连夜赶制的口罩,可向各个药店供货。22日晚至23日凌晨,程某某在其就职的药业公司,以人民币30.9万余元的价格将上述劣质口罩销售给二十余家药店,并提供了虚假的检验报告。经鉴定,上述标有“3M”注册商标的口罩为侵犯“3M”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且过滤效率不符合质量标准。 程某某谎称口罩有气味是因为“3M”赶工生产所致 1月29日,南京市雨花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接群众举报,将线索移送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该分局在2天内抓获了涉嫌销售伪劣口罩的程某某、朱某等4人,并予以刑事拘留。南京市雨花台区检察院于当日接到公安机关案情通报后,立即通过视频会议系统远程提前介入案件,从案件定性、证据收集固定、追查口罩源头等方面提出侦查取证建议。 2月5日,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将该案提请批准逮捕,同日雨花台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并提出了进一步侦查意见。20日,雨花台分局将该案移送审查起诉,雨花台区检察院受案后,听取了辩护人以及被害单位的意见,并依法讯问了四被告人,检察机关经审查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追究四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并于21日提起公诉。 南京市雨花台区法院于3月2日远程开庭审理了本案,并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被告人程某某、朱某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罚金人民币16万元;判处被告人丁某某有期徒刑九个月,罚金人民币6万元;判处被告人张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罚金人民币6万元。 3月2日,案件通过远程视频系统开庭审理 【相关法律法规】 疫情防控期间,生产、销售伪劣的防治、防护产品、物资,符合刑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定罪处罚;生产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用口罩、护目镜、防护服等医用器材,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以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定罪处罚。同时,根据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数额较大的,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定罪处罚。 四、依法惩治涉哄抬物价的非法经营犯罪 案例6:10倍天价销售防疫用品批捕! 犯罪嫌疑人张某、贾某系天津市某大药房连锁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苏某、王某分别系该公司下属药店的店长。1月21日,张某、贾某决定提高公司下属药店所售疫情防护用品、药品的价格,趁疫情防控之机牟取暴利,并通知各店长执行。随后,该公司下属7家药店,大幅提高20余种疫情防护用品、药品的价格并对公众销售,其中将进价12元的口罩提价至128元,将疫情发生前售价2元的84消毒液提价至38元。从1月21日至27日6天时间内,非法经营额达100余万元,严重扰乱了当地的防疫秩序。 1月27日,天津市公安局津南分局接到津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线索后立案侦查,并于次日将犯罪嫌疑人张某等人抓获归案,并对犯罪嫌疑人张某、贾某、苏某、王某等4人刑事拘留。公安机关立案后,津南区检察院第一时间介入侦查,先后四次与公安机关召开联席会议,建议公安机关及时固定涉案公司下属药店口罩、消毒液等物品的销售记录、出库单等证据,并对各药店销售情况进行审计,引导公安机关全面收集涉案证据。 检察官提讯犯罪嫌疑人 2月24日,天津市公安局津南分局对张某、贾某、苏某、王某等四人提请批准逮捕。津南区检察院通过网络远程提讯系统讯问了四名犯罪嫌疑人。经审查,张某等4人违反国家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哄抬物价、牟取暴利,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非法经营数额达一百余万元。当日,天津市津南区检察院决定对张某等4人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批准逮捕。 【相关法律法规】 在疫情防控期间,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物资或基本民生物品的价格牟取暴利,构成犯罪的,应当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同时,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也要准确把握刑事政策,统筹考虑稳定市场秩序与恢复市场活力,为复工复产提供司法保障。

    View More

  • 变压器销售涉嫌以假充真侵犯注册商标

    变压器销售涉嫌以假充真侵犯注册商标

    1月15日从芜湖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获悉,芜湖一公司购买安装的两台变压器涉嫌以假充真、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被移送公安部门立案查处。(本文采集转载于芜湖新闻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该局接到投诉举报后,对该公司进行检查,发现该公司变压器房在用变压器一台标称为芜湖金牛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型号SCB10-1250/10、出厂序号13-080157、生产日期为2013年5月,由安徽名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安装销售。芜湖金牛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称,该序号变压器公司从未生产过。因安徽名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不属于芜湖管辖,执法人员已将案件线索移送至宣城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另一台标称为芜湖金牛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型号为SCB11-1250/10、出厂序号17-20168、生产日期为2017年5月的变压器,由芜湖鑫晟电力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安装销售。芜湖金牛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出具了产品鉴定证明,证明上述两台变压器涉嫌假冒并侵犯该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 执法人员对芜湖鑫晟电力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进行调查,该公司表明该台变压器的采购、安装统一打包由该公司负责,变压器是从个人处购买。根据购买公司的工程预算书中表明,芜湖鑫晟电力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该台变压器单价为118000元。 因销售以假充真的伪劣产品销售金额达5万元以上、侵犯注册驰名商标专用权非法经营数额在5万元以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相关规定,移送公安部门立案查处。记者 李贾

    View More

  • 擅用“天娱”商标,中视天娱一审被判侵权

    擅用“天娱”商标,中视天娱一审被判侵权

    近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下称海淀法院)就原告上海天娱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天娱公司)与被告中视天娱国际传媒文化(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中视天娱公司)侵犯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中视天娱公司侵犯了上海天娱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判决中视天娱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变更企业名称,并承担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的责任。(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知识产权资讯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上海天娱公司诉称,其于2004年8月13日提交了第4219296号“天娛傳媒及图”商标(下称涉案商标)的注册申请,后于2008年1月14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41类“电影制作、节目制作、娱乐、演出”等服务上。上海天娱公司发现,中视天娱公司在其运营的中视天娱传媒网、搜狐号“中视天娱传媒”上突出使用“中视天娱传媒”及与涉案商标近似的标识,并有大量虚假宣传的内容,侵犯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并构成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同时,中视天娱公司擅自将涉案商标中的显著性中文部分“天娱”作为其企业名称中的字号进行工商登记和使用,导致公众混淆,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中视天娱公司辩称,其依法享有第32690495号“中视天娱”商标,使用行为没有主观恶意,且其使用的标识与涉案商标不构成近似,不构成商标侵权;对公司业绩的正常宣传不构成虚假宣传;其企业名称经过合法登记,不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海淀法院经审理认为,首先,中视天娱公司经营的业务及其使用行为所涉领域包括演艺、娱乐、大型文体活动策划、娱乐节目制作等,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相同,且其使用的标识与涉案商标在文字的字形、字母、图形的构图及颜色、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等均构成近似,其突出使用的“中视天娱传媒”亦包含了涉案商标显著性较强的文字部分“天娱传媒”,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和误认,侵犯了上海天娱公司的涉案商标权。其次,涉案商标具有一定知名度,中视天娱公司作为同业经营者,在后将涉案商标显著性较强的“天娱”注册为其企业名称的字号,容易引起误认和混淆,构成不正当竞争。再次,中视天娱公司将上海天娱公司参与制作的张杰演唱会、超级女声、快乐男声作为其公司的业绩进行宣传,并将大量非签约艺人列为公司旗下艺人,构成虚假宣传。据此,海淀法院作出如上判决。 目前,中视天娱公司已提起上诉。

    View More

  • 白酒包装不当使用名人题词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

    白酒包装不当使用名人题词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

    由于名人题词内容与权利人的在先文字商标存在近似,生产商在产品上和商业宣传中对该题词进行突出使用,客观上易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可以认定构成商标侵权行为及不正当竞争。文化名人为某类产品或商业经营主体所作的题词仅仅属于特定个体的用户体验,不代表产品的实际情况,生产商对题词进行突出的商业使用并不属于商标法所规定的描述性正当使用。 案情 原告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茅台酒公司)系“茅台”文字商标权利人。被告贵州海航怀酒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海航公司)在其生产的白酒产品的外包装上突出标注“赤水河畔二茅台”字样和“同宗同源、一脉相承”字样,并且在其官方网站上进行了上述使用。该白酒产品由被告厦门市万事鑫进出品有限公司(下称万事鑫公司)监制并代理经销,被告泰斯科商业(厦门)有限公司(下称泰斯科公司)负责具体销售。原告起诉认为三被告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要求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被告则辩称1988年相声大师侯宝林先生为海航公司的前身贵州怀酒厂题词“赤水河畔二茅台”,且茅台为地名,故被告的使用属于正当使用。 裁判结果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被诉侵权产品在包装盒正面突出标注“赤水河畔二茅台”字样,容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构成对原告“茅台”商标的侵害。被诉侵权产品包装上标注“同宗同源、一脉相承”以及被告在网站上使用“赤水河畔二茅台”字样属于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构成不正当竞争。遂判令三被告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责任。 海航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