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侵权案件

  • ”房似锦、徐姑姑”被注册,热播剧《安家》遭商标抢注

    ”房似锦、徐姑姑”被注册,热播剧《安家》遭商标抢注

    最近很火的一部电视剧《安家》赚足了许多观众的欢笑和眼泪,这部收视率和热度双高的电视剧,就当下人们所面临的买房中的各种问题充分表现了出来,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 此同时,这部剧中的许多热词也被人抢注了商标 1. 《安家》中多词被注册商标 《安家》这部剧是改编自日剧《买房子的人》,由演技口碑俱佳的孙俪和罗晋饰演剧中两位主角。 其中女主房似锦是一位房产公司的金牌销售,号称在她手下没有卖不出去的房子。 也正如她说的那样,在剧中房似锦三个月内成交了跑道房、严叔的房子、凶宅、地下十七层、知否小姐、老洋房6单,其中地下十七层、老洋房的成交价都过亿。 果然,“房似锦”这个名字就和房子的交易一样,前程似锦。 而房似锦所在的房产公司“安家天下”也是赚的盆满钵满。 由于这部剧的热播,许多房产公司也希望将剧中的人名和店铺名注册成商标。 首先,我们来剔除“安家”这一商标被抢注的问题。 国家商标局官网查询,与“安家”有关的商标多达871项,其中最早申请的是在1993年,由济南的一家水泥厂注册,这也说明了“安家”是个人们常用的名词,注册为商标可能与《安家》电视剧没关系。 但是,虽然“安家”商标的注册于电视剧可能没关系,其他商标如“安家天下”、“安家房产”、“安家似锦”、“安家公寓”、“安家家居”等,就和这部剧脱不了关系了。 因为《安家》电视剧虽然在2020年2月才开始播出,但在2019年5月已经开始在网络上大规模宣传了,而“安家天下”等与这部剧直接有关的商标注册则是在2019年5月以后。 除了“安家”这个房产中介公司以外外,剧中人物名字也没能幸免。其中“房似锦”可以查到21件商标。 女主角房似锦的名字被抢注,男主角徐文昌的名字也没能幸免,只不过大家注册的都是他的一个外号“徐姑姑”,因为比起徐文昌,徐姑姑这个外号好记又广为流传。 2. 影视公司未做好商标布局 相比民间公司和个人加紧抢注《安家》相关商标的行为,《安家》电视剧的出品方却表现得兴致缺缺。 耀客传媒、企鹅影视和橙子映像三个出品方竟然都没有注册“安家”商标,真是令人惊讶,别的不说,企鹅影视在腾讯旗下,腾讯公司可是出了名的重视知识产权。 然而,目前已经传出《安家》第二部要开拍的消息,但影视商标注册没有跟上,后续很可能会面临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其实,每一部热播剧都逃不过商标抢注的结果,正如前几天我们说的“横豪”等商标。如果出品方对知识产权方面不做处理,后期再进行维权相当麻烦。 那么影视相关出品方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商标申请策略呢? 1、基本商标,提前申请 在电视电影上映之前,就应该将其中主要的信息注册商标,比如影视剧名称、主要角色姓名、核心道具场所等元素。 2、实时跟进,后续热点 如果说剧名、主要角色注册商标是在电视电影播出之前做出的防御性手段,那么后续一定要时时跟进,因为出品方无法确认这部剧热度到底会有多高。 观众有时会自发创造出很多衍生梗,或发现很多编剧、导演都未曾预料到的亮点,这个时候需要及时跟进,提交相关商标注册申请。 3、权衡产出,全面覆盖。 对于一些热度增长极快的影视剧作品,就需要权衡投入产出,适当情形下全面覆盖作品元素。 比如去年票房大卖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两周票房即破30亿。而影视发行方此时就做出了正确的回应,在20天内申请了超过1800件《哪吒》相关商标,几乎涵盖了其中所有元素,连抢注者都无从下手。 总之,影视剧作品的元素被抢注已经是常态,影视出品方一定要提早尽可能全面的做好商标布局,从源头上减免商标抢注;并且做好商标市场监测,合理维护自己的权益。

    View More

  • “王者荣耀”被抢注成酒商标,背后产业链有多黑?

    “王者荣耀”被抢注成酒商标,背后产业链有多黑?

    今天,你“开黑”了吗?宅家不能出门的日子里手游异常火爆“王者荣耀”就是其中一款“王者荣耀”被抢注成酒商标,背后产业链有多黑?(本文采集转载于网易 ,如有侵权请联系) 近日,“王者荣耀”竟然遭“偷塔”成功被贵州一酒业公司申请商标注册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王者荣耀”被抢注成酒商标,背后产业链有多 事件回顾 早在2018年6月19日的时候,腾讯就对贵州问渠成裕酒业有限公司注册的“王者荣耀”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 腾讯方认为,2015年10月份腾讯推出了王者荣耀这款游戏,推出后大受欢迎,具有较高知名度,腾讯对游戏享有著作权。 “王者荣耀”被抢注成酒商标,背后产业链有多且腾讯在2015年10月就申请注册了“王者荣耀”商标,指定使用在“电子出版物(可下载)”等商品上,而贵州问渠成裕酒业有限公司在2015年11月份才申请了王者荣耀商标,明显是商标侵权行为。 国家知识产权局:王者荣耀作为酒水商标,和腾讯王者荣耀游戏两个领域并不冲突。同时,“王者荣耀”为普通印刷体汉字,不能独立表达作品的思想和情感,不属于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受保护作品。 腾讯又称,王者荣耀游戏并非仅仅在电子游戏领域,还和麦当劳、可口可乐等食品行业有过合作,如果王者荣耀酒水商标大肆使用,那会让用户认为王者荣耀酒水和腾讯有关。 王者荣耀 x 麦当劳 王者荣耀 x 雪碧 更让腾讯不能忍的是,问渠成裕公司还申请了一系列包含“王者荣耀”文字的商标,如“王者荣耀归来”“王者荣光”“荣耀之王”“王者荣耀1+1”等商标。 国家知识产权局: 酒水商标并不具备夸大或者欺骗性质,因此还是维持商标的支持。腾讯方对这个结果自然是不满的,于是起诉国家知识产权局,要求对该商标的注册问题重新作出裁定。 商标抢注,以小博大的产业链 可能有人会好奇,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要抢注商标呢?俗话说的好,“无利不起早”。 给大家举个例子,还记得去年被抢注商标的b站up主敬汉卿吗?一个拥有千万粉丝级别的新媒体人,却被一家注册成本为20元的公司发送律师函警告,不能再使用“敬汉卿”这个名字了,因为敬汉卿被对方的公司抢先把敬汉卿注册商标。 其实但凡有点名气和潜力的自媒体或品牌都极容易受到这样的困扰,有些“有心人”专门搜罗他们还未注册的商标进行批量注册。 比如申请下来一些自媒体的名称之后,反手就向平台举报,用手里注册下来的商标进行投诉称自己被侵权,要求对方下架账号。 一般碰到这种情况走法律程序的话费时费力又费钱,最终还不一定能告赢,像腾讯这种大公司,官司打了两年多,最终都有被驳回的几率,更别说一些小公司或者个人了,所以这也使得很多被抢注了的自媒体或品牌则会选择破财免灾。 据专业人士介绍,抢注一个商标,只需要成本费600元左右,但如果以此来敲诈勒索,那么获得的利润可就不知道是多少了。付出少,回报高,多年来抢注商标这一灰色产业链早已形成。 而且除了这种方式,倒卖商标也是牟利的一大手段。因原创短视频走红的papi酱就也曾陷入到商标抢注风波当中,当时售卖者刘先生将“papi酱”的近似商标放在58同城上进行拍卖,还试图与papi酱的公司谈价格。 刘先生表示:“此次他申请下来的38类(网络通讯等)与41类(文娱节目制作等)都是自媒体运营的核心项目,两个类目“打包”要价180万元,单买一个类目要价100万元。这个知名度摆在这了,肯定是贵点的,不可能跟普通商标一样价格。” 还有注册下来之后自己使用,名正言顺赚着别人品牌红利的。比如新百伦和纽巴伦,哪个是正品,时常让人们难以辨别。大家也别急着辨别了,因为……其实真正的New Balance根本就没有中文名。

    View More

  • 商标侵权案纠葛四年落幕,西安饮食终审败诉

    商标侵权案纠葛四年落幕,西安饮食终审败诉

    这是一场与酒中仙李太白“沾边”的商标侵权纠纷官司,也是一场实力悬殊的博弈。博弈的双方,一边是拥有11家“中华老字号”品牌的上市公司——西安饮食,另一边是注册资本仅3万元的小微企业——西安卫尔康安市场营销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卫尔康安公司)。(本文采集转载于凤凰财经,如有侵权请联系) 本无瓜葛的两家企业对簿公堂,是因一款“玉浮梁”稠酒商标。戏剧性的是,整整纠葛四年后,西安饮食竟然败下阵来,最终向对方赔了约30万元。 期间,两家企业将“商标使用在先”这一法律规定解读地淋漓尽致。剧情不断反转,可谓是一部教科书级别的知识产权保护案例。 而今纠纷落幕,回头再看这些年双方的“拉锯战”,别有意味。 恩怨如何结下? 对簿公堂的导火索,要从2008年说起。 彼时,成立仅1年之久的卫尔康安公司,向相关部门提出“玉浮梁”商标注册申请。2010年4月,注册事宜尘埃落定,该商标被核定使用在果酒、米酒、黄酒等第33类商品上。 “玉浮梁”究竟为何物? 卫尔康安公司负责人步华明称:“‘玉浮梁’三个字最早出现在宋朝初年的古籍《清异录》中,原话是‘旧闻李太白好饮玉浮梁’。” 拥有丰富历史文化底蕴的名称,虽说等了两年,但好歹拿到了商标注册证。 蹊跷的是,某天,步华明发现市场上有同名产品。“2013年,我偶然去西安饭庄吃饭,发现他们也有‘玉浮梁’稠酒。事后,我们便给西安饮食发了律师函,请他们停止侵权。” “当时的考虑很简单,并没有想和上市公司打官司。它们在西安是很有名气的大公司,稠酒做得非常好,我们希望可以合作,共同把‘玉浮梁’稠酒产业做好,让大家都知道李太白爱喝的酒是‘玉浮梁’。”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3年时间,波折不少。 2016年,卫尔康安公司将西安饮食诉诸法庭。 起诉理由包括,对方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还将“玉浮粱”及“玉浮梁”交替使用在其三款稠酒产品上,并由其下属子公司负责生产,下辖8家店铺自2011年便开始销售等。面对如此大的“罪名”,西安饮食辩称:早在2001年,旗下西安饭庄在对外发布的广告宣传页中,便使用“玉浮梁”作为其自酿稠酒的名称进行宣传。 为何西安饮食敢如此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早就开始使用该名称呢? 这是因为法律上有个“商标在先使用权”规定。简单来说,就是王某先注册商标,李某没有注册商标,但是却先于王某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商标,还产生了一定影响。在此情况下,李某可以继续在原先范围内使用该商标。当然,这则法律条文的目的是为了平衡利益冲突,保护公平的市场秩序。 剧情大反转 双方各说各有理,寻求西安中院主持公道。 西安中院认为,西安饮食生产和销售的“玉浮梁”稠酒,明显标注了“西安饭庄”字样,再加之西安饭庄在本地的影响力,不会造成公众混淆、误认。 另外,西安饮食对该商标的使用还构成了在先使用。 第一场法庭对决,西安饮食胜诉。一审判决后,卫尔康安公司不服,上诉至陕西高院。 到了2019年,陕西高院的判决终于下达。 结果出乎意料——西安饮食败诉,并被要求立即停止侵害卫尔康安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向卫尔康安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共计约30万元。 判决有理有据。首先,西安饮食未能证明其对“玉浮梁”商标的使用产生一定影响力,稠酒的销量很大程度是由于西安饭庄的良好商誉,所以在先使用抗辩不成立。 其次,该产品在网上兜售,已经超出合理使用的原有范围。最后,西安饮食在类似商品上使用“玉浮梁”及“玉浮粱”,存在主观故意,构成侵权。 剧情神奇反转,西安饮食无法接受,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结果很快见分晓。3月21日,西安饮食发布公告,最高人民法院驳回其再审申请。耗时四年的商标纠纷案,就此落下帷幕。 不过,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西安饮食抑或于2001年使用过“玉浮梁”名称,未能保存相关证据也就罢了,为何竟也没有及时申请商标注册?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消息,到了2014年,西安饮食这才想起注册商标,却被商标局“无情”驳回。此时距离卫尔康安公司拿下“玉浮梁”商标,已有四年之久。作为拥有多个“中华老字号”的上市公司,西安饮食理应具有更高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和水平,为何却败给一家刚刚起步的小微企业? 西安饮食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这个项目诉讼时间较长,并不了解过往的过程,所以没办法作出说明…… 商标战屡见不鲜 陕西餐饮界的“龙头”,因为商标侵权跌入舆论漩涡,说起来总觉得费解。不过,商场如战场,稍有大意,阴沟里翻船也未可知。 正如陕西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所说: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并不因企业大小而有所区分。因为知识产权涵盖范围非常广,涉及商标类别多样,会存在因疏忽大意而导致未能及时注册商标的情况。 好在,吃一堑长一智。2015年,即西安饮食注册“玉浮梁”商标申请被驳回的第二年,其与陕西工商行政管理局签订了《注册商标专用权保护合作协议》。 此举意在“加大商标品牌保护力度,扩大商标保护范围,与业务紧密相关的商标注册类别进行注册保护,防止他人在其他领域抢注商标。” 其实,商标纠纷并不鲜见。其中,既有中小企业侵犯上市公司在先权利的,也有上市公司未能及时申请商标导致被动侵权的。 北京律师事务所近期发布了一组数据,2019年度,在陕西省范围内,以案由“商标权权属、侵权纠纷”为检索条件,检索结果为960余件。数量如此庞大,一方面说明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断在加强,另一方面也显示商标侵权时有发生。 关键时刻,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才是正解。

    View More

  • 深圳某公司申请“抖音爆款”商标注册被驳回,起诉国知局!

    深圳某公司申请“抖音爆款”商标注册被驳回,起诉国知局!

    当下,短视频平台产出了很多在全网传播的“爆款”视频。一公司则借用了短视频软件抖音的热度,申请注册“抖音爆款”商标,但该商标注册申请被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公司不服诉至法院。3月23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通过云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抖音爆款”商标注册驳回复审行政纠纷案。(本文采集转载于环京津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定位于年轻人的音乐短视频社交软件抖音,自2016年9月上线以来,一路发展升级,目前已经成为最受欢迎的音乐短视频之一。随着抖音的火爆,一些爆款短视频内容也频频曝出,比如洗脑神曲、好玩物件、有趣好物以及火锅配料等等,网上还有各类关于如何打造抖音爆款的干货。 “抖音爆款”通常被认为是对抖音上面爆款内容(包括音乐、视频、手指舞、商品等等)的统称,但是深圳一家公司却提交了“抖音爆款”商标申请。 据查询,深圳市易湘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湘瑞公司)于2018年7月31日提交了“抖音爆款”商标,指定使用于第9类的“便携式计算机; 鼠标(计算机外围设备); 移动电话; 眼镜; 望远镜; 无线电设备; 扬声器音箱; 遥控装置; 电池充电器; 计算机存储装置”商品上。 2019年4月25日,商标局以与在先申请的“抖音”商标构成商标近似为由对“抖音爆款”商标予以驳回。易湘瑞公司不死心,提出驳回复审申请,并称“抖音爆款”经宣传使用已具有一定的知名度,请求予以初步审定。 2019年10月21日,商标局复审认为,“抖音爆款”与北京字节跳动公司在先注册的多个“抖音”商标构成近似,驳回了商标复审。易湘瑞公司不服裁定,将国家知识产权局告上法庭。 2020年3月23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了该案件。 原告易湘瑞公司公司称,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存在明显区别,未构成近似商标;诉争商标经过原告大量宣传使用,已获得可与各引证商标相区分的显著性,相关公众不会造成混淆误认;各引证商标可以共存,按照行政审查标准一致性原则,诉争商标亦应当予以注册。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辩称,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原告诉讼请求和理由不能成立。 庭审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就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是否构成近似商标展开辩论。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View More

  • 想蹭热度被“打脸” ,五家公司假冒注册商标被严惩

    想蹭热度被“打脸” ,五家公司假冒注册商标被严惩

    最近,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依法审结了5起涉及他人仿冒“纽威”注册商标及不正当竞争的案件。在该系列原告均为苏州纽威阀门股份有限公司的案件中,被告广东纽威、南京纽威、西安纽威等多家公司被判立即停止侵权、登报消除影响、变更企业名称,同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6万元至25万元不等。(本文采集转载于江苏经济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 苏州纽威阀门股份有限公司总部位于苏州高新(5.170, 0.05, 0.98%)区,是一家知名上市公司,该公司的“纽威”字号及商标先后获得了“江苏省名牌产品”“江苏省著名商标”“中国驰名商标”等称号,在阀门行业具有较高知名度。 经调查发现,全国各地有多家涉嫌仿冒苏州纽威公司字号及商标的企业,并且上述企业在取名时,往往在“纽威”前冠以更大的行政区域名称或省会城市名称,比如广东纽威阀门有限公司、南京纽威流体控制设备有限公司、西安纽威阀门有限公司、沈阳纽威流体设备公司、纽威智能(北京)阀门公司等,并通过线下及线上的方式,突出使用“纽威”两字销售阀门产品,容易使消费者产生混淆误认。 虎丘法院立案受理后,依法公开庭审并迅速审结。法院认定,苏州纽威公司的“纽威”商标和字号在阀门行业已具有较高知名度,并为阀门产品的消费者所熟知,苏州纽威公司就“纽威”标识所享有的商标权和企业名称权依法受我国《商标法》及《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被告的涉案行为构成商标侵权行为。最终,法院依法判决上述5名被告立即停止侵权、登报消除影响、变更企业名称,同时赔偿原告纽威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6万元至25万元不等。

    View More

  • 淄博一企业无生产资质,84消毒液贴上商标就卖!

    淄博一企业无生产资质,84消毒液贴上商标就卖!

    疫情发生以来,84消毒液一度成了紧俏产品。面对商机,有不法分子非法生产消毒液母液假冒注册商标销售。近日,齐都公安局在临淄破获一起案件,查获消毒液母液10余吨。(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微博 ,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齐都公安局西区分局的民警介绍,今年2月下旬,他们在对辖区复工复产企业开展现场巡查时,发现位于临淄的一家企业院内存有大量次氯酸钠溶液(84消毒液母液),而该公司生产经营范围并不涉及这种危险化学品。经查,该公司在无相关许可资质的情况下,非法生产次氯酸钠类消毒液达10余吨,冠以省内某企业商标品牌进行成品罐装、出库销售,涉嫌假冒注册商标,非法获利1.8万余元。 目前,齐都公安局西区分局已将案件依法移送临淄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View More

  • 潍坊高新区乐买超市售侵“大宝”商标专用权产品

    潍坊高新区乐买超市售侵“大宝”商标专用权产品

    近日,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主动公开潍坊高新区乐买超市销售侵犯“大宝”商标专用权的化妆品案。(本文采集转载于闪电新闻 ,如有侵权请联系) 案件来源、调查经过及采取行政强制措施的情况: 2019年12月17日,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接投诉对潍坊高新区乐买超市进行检查,发现店内经营的大宝SOD蜜(纸盒装,包装标示生产企业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卫生许可证号:(1995)卫妆准字01-XK-0003号 生产许可证号:XK16-1080032,批号20220120A,生产地址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中路12号)产品标签不符合规范,现场不能提供有效的产品检验证明等材料。 经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协查证实,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大宝SOD蜜(纸盒装)产品最后一批次限期使用日期为20170406,该公司已于2014年4月10日启用新包装(无纸盒)及新的批号打印方式,潍坊高新区乐买超市经营的大宝SOD蜜产品(纸盒装,包装标示生产企业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卫生许可证号:(1995)卫妆准字01-XK-0003号 生产许可证号:XK16-1080032,批号20220120A,生产地址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中路12号)信息与上述不符,非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该公司出具企业资质、情况说明及商标注册信息等资料。 经调查,2019年11月,潍坊高新区乐买超市从一供货人处共购进该批次大宝SOD蜜8盒,未留存供货人及相关产品资质材料,产品进价5元/盒,售价8元/盒,截至案发,共售出产品2盒,剩余6盒,该批次产品货值共计64元。 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大宝”为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注册商标,商标注册证为第12182717号,商标是持有人独占使用。经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协查证实,当事人经营的“大宝”SOD蜜非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当事人销售的“大宝”SOD蜜与商标持有人的产品属同一种商品,且当事人销售的产品上商标的文字构成、图形外观及其排列组合均与商标持有人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的“大宝”SOD蜜相同,使商标、装潢在整体视觉上无差别,已经起到混淆消费者的效果。认定当事人经营的“大宝”SOD蜜为侵犯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商标专用权的产品。 当事人销售侵犯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持有的“大宝”商标专用权商品,其行为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条第二款“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时,认定侵权行为成立的,责令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没收、销毁侵权商品和主要用于制造侵权商品、伪造注册商标标识的工具,违法经营额五万元以上的,可以处违法经营额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经营额或者违法经营额不足五万元的,可以处二十五万元以下的罚款。对五年内实施两次以上商标侵权行为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应当从重处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销售。”;参照《山东省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裁量基准(试行)》第六章商标监督管理第一百九十三条“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根据裁量标准:1、没有违法经营额或者违法经营额不足五万元的,可以处二十五万元以下的罚款:【轻微】没有违法经营额或者违法经营额三万元以下的,没收侵权商品和主要用于制造侵权商品、伪造注册商标标识的工具,可以处三万元以下的罚款。鉴于当事人初次违法,违法经营额64元,违法所得仅6元,并积极配合调查,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符合裁量标准轻微情形。建议对当事人行政处罚如下: 1、没收侵犯“大宝”商标专用权化妆品6盒; 2、罚款1000元,上缴国库。

    View More

  • 浙江义乌审结一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口罩案

    浙江义乌审结一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口罩案

    3月13日,浙江省义乌市人民法院采取远程视频庭审方式,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一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防护口罩案,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毛某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4万元;被告人邵某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2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网易号 ,如有侵权请联系) 1月24日,被告人邵某从王某(另案处理)处以人民币1万元的价格购得一次性口罩1万个,在明知上述口罩不符合质量标准的情况下,以人民币1.5万元的价格销售给被害人周某。1月25日,被告人邵某从田某(另案处理)处分两次以15万元的价格采购了2万个假冒第6246533号注册商标的3M防护口罩,在明知上述口罩系假冒注册商标且为劣质商品的情况下,以人民币17.5万元的价格将上述口罩卖给被告人毛某。被告人毛某在明知这些口罩系假冒注册商标且为劣质商品的情况下,又以20万元的价格将上述口罩卖给下家。经明尼达矿业制造(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检验,上述3M牌口罩非3M公司生产或委托他人生产的产品,检验结果为假冒产品。经检验机构检验,上述3M牌口罩和一次性口罩均不符合防护口罩的标准要求。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邵某、毛某在销售商品过程中,以假充真,其行为已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告人邵某、毛某在销售口罩的过程中,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而予以销售,销售金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六条,按处罚较重的罪名即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处罚。根据被告人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View More

  • 天津市和平区检察院依法对涉疫情假冒注册商标案提起公诉

    天津市和平区检察院依法对涉疫情假冒注册商标案提起公诉

    3月15日,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对被告人苗某忠、苗某彬提起公诉。据了解,该案是天津市首例提起公诉的涉疫情侵犯知识产权案。(本文采集转载于澎湃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案件事实:2018年至2020年间,被告人苗某忠在无营业执照、未经注册商标授权的情况下,自行购置生产设备及原材料,在河北省廊坊市文安县其本人家中,假冒注册商标制造“明星同款”口罩,并外销获利。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被告人苗某忠先后将其制造的口罩向本市及河北省内多名个体经营者销售,非法经营数额共计人民币10万余元。期间,被告人苗某忠之子苗某彬明知其生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口罩,仍为其提供包装、封箱、装运等帮助。经鉴定,涉案口罩并非该日本公司生产;属于假冒该日本公司注册商标的产品。经检验,涉案口罩不符合呼吸防护用品的相关国家标准。 和平区人民检察院在审查起诉该案期间,依法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权利义务告知;通过外地检察机关协作配合保证了辩护人异地阅卷,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使用远程视频讯问系统讯问了犯罪嫌疑人;通过远程视频讯问系统及电话连线方式,由辩护人向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讲解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法律后果;认罪认罚具结过程进行了全程录音录像,充分保障了犯罪嫌疑人的各项合法权利。 二名犯罪嫌疑人均表示自愿认罪认罚,对检察机关认定的事实、证据、量刑建议均表示认可,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 3月15日,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对被告人苗某忠、苗某彬提起公诉。

    View More

  • 广州9家专利商标代理机构涉嫌恶意抢注商标遭立案

    广州9家专利商标代理机构涉嫌恶意抢注商标遭立案

    恶意抢注“雷神山”“钟南山”等商标?须依法从严从快查处!昨日,记者从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获悉,广州9家专利商标代理机构,由于代理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而涉嫌违法被立案调查。(本文采集转载于广州日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悉, 针对近期出现的违规代理、恶意抢注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商标的苗头和倾向,广州市市场监管局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转办的代理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线索,加大对全市代理机构的监管排查力度,制定并下发案件查办指引,迅速组织各区市场监管局开展专项行动,依法紧急叫停违规代理、恶意抢注等相关商标行为。 据广州市市场监管局知识产权保护处负责人介绍,“非正常申请”现象是专利、商标代理行业整治的“顽疾”,疫情期间个别不良企业申请“火神山”“雷神山”等商标,既损害社会公众利益,更容易造成重大的不良社会影响。 经核查,这9家专利商标代理机构接受申请人委托,受理社会公众高度关注的“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李文亮”“吹哨人”等36件“非正常申请”商标注册申请,广州市市场监管部门第一时间紧急约谈这些商标代理机构,责令其立即整改并告知申请人主动撤回相关商标申请。 据悉,截至媒体记者发稿前,上述9家专利商标代理机构因涉嫌违反《商标法》等法律法规,均被立案调查。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