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侵权案件

  • 深圳市蛇口海关查获商标侵权名牌皮具、运动鞋7010件!

    深圳市蛇口海关查获商标侵权名牌皮具、运动鞋7010件!

    近日,经相关商标权利人确认,深圳海关所属蛇口海关此前查获的7010件准备出口的“名牌”皮具、运动鞋均为侵权货物,涉及“LV”、“CHANEL”、“GUCCI”、“NIKE”等品牌商标专用权。值得留意的是,该批货物申报出口,却附有伪造的购物票据、进口货物报关单、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等单证,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本文采集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深圳海关所属蛇口海关关员介绍,今年3月中旬,青岛某企业向深圳蛇口海关申报出口墙纸、手提包等货物一批,海关关员在对该批货物进行现场查验时发现,实际出口货物为标有“LV(图形)”、“COACH(图形)”、“CHANEL”、“GUCCI(图形)”、“adidas及图形”、“NIKE及钩图形”等商标标识的皮具及运动鞋。 关员仔细查验后发现,部分皮具皮质和鞋体质地与正品存在细微差异,伴有轻微刺激性气味,且每项货物均随附了伪造的《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海关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商品购物发票》等单证。后经相关商标权利人确认,该批货物确属侵权物品。 值得留意的是,海关查获的该批侵权货物包装精美、吊牌完好,原本申报出口的货物,却随附了伪造的购物票据、进口货物报关单、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等单证,存在不法分子准备将货物回流境内的可能性,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总结提醒:进出口企业可通过知识产权海关保护系统、海关12360热线等渠道了解客户企业授权情况,避免进出口货物商标侵权行为。

    View More

  • 陕西汉中市一公司恶意抢注“火神山”“雷神山”商标

    陕西汉中市一公司恶意抢注“火神山”“雷神山”商标

    近日,汉中市市场监管局依法查处一起把“火神山”“雷神山”恶意抢注商标案件。(本文采集转载于腾讯大秦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今年2月10日,汉中永利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通过商标代理机构,在第11类提出了“火神山”“雷神山”两个商标注册申请,准备使用在其新研发的节能炉具产品上。汉中市市场监管局获悉后,立即展开调查,对该公司负责人进行约谈,并责令改正。因该公司已于3月4日主动撤回商标注册申请,未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抢注商标行为尚属初犯,违法情节较轻,且在疫情期间能积极捐款捐物支持抗疫,故依法从轻对其当场处罚1000元。为其代理商标注册的名扬四海国际知识产权(北京)有限公司涉嫌恶意代理抢注商标的案件线索,已依法移送至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商家逐利,当取之有道。想趁疫情蹭一时热度、发不义之财,必定受到法律的严惩。 “火神山”“雷神山”是武汉为抗击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新建的医院名称,在全国乃至世界都具有较大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是全民战“疫”的重要标志,象征着全国人民万众一心抗击疫情的坚定决心。然而,一些人却企图把具有特殊意义的抗疫标志作为商标,用来为自己谋取商业利益,这样的行为既不符合法律规定,也有违公序良俗。 国家知识产权局近日依法驳回了“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李文亮”等百余件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市市场监管局在开展清理排查、查办案件的同时,梳理出二十余项与新冠疫情有关的名称和用语,作为不得注册商标目录在汉中商标受理窗口予以公示,从源头杜绝恶意抢注商标违法行为,切实保护具有特殊意义的抗疫用语和标志专用权,以全力营造风清气正知识产权氛围的实际行动助力“战”疫。 根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和第三十二条的规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违者可根据《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第十二条的规定,给予警告、罚款等行政处罚,“有违法所得的,可以处违法所得三倍最高不超过三万元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可以处一万元以下的罚款。” 对于专业的商标代理机构而言,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委托人申请注册的商标属于以上情形的,仍然恶意代理申请人抢注商标的,依据《商标法》第六十八条第四款和《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第十三条的规定,可能面临最高10万元的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情节严重的,知识产权管理部门可以决定停止受理该商标代理机构办理商标代理业务,予以公告。”

    View More

  • “早产”口罩,牵出疫情期间销售假冒注册商标伪劣口罩大案

    “早产”口罩,牵出疫情期间销售假冒注册商标伪劣口罩大案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第二批8个依法惩处妨害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此次发布的案例聚焦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涉及防疫物资的刑事案件,包括非法经营、销售伪劣产品、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招摇撞骗、诈骗等犯罪。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刑事审判职能,依法从严惩处这些犯罪分子,以儆效尤。(本文采集转载于扬子晚报,如有侵权请联系)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伪劣口罩,金额达24.9万元 刘某某系河南某药业有限公司销售员,王某系河南某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总经理。2020年1月20日,江苏省宿迁市某区人民政府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向宿迁市某医药连锁有限公司股东年某某采购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 1月24日,年某某联系刘某某寻找货源。刘某某从王某处获悉河南省滑县一家庭小作坊生产假冒“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二人商议由王某负责提供货源,销售口罩所得利润双方分成。1月25日,刘某某将王某购买的假冒“飘安”牌口罩30箱计30万只、假冒注册商标“华康”牌口罩24箱计21.6万只,合计54箱51.6万只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以24.9万元销售给年某某。 年某某将上述“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30箱运送至区政府指定的某物流园仓库。1月26日,区政府工作人员发现口罩合格证生产日期为2020年2月6日且口罩质量较差,遂予以封存。同日,某连锁医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袁某将上述24箱“华康”牌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销售给某些单位。后袁某得知上述“飘安”牌口罩质量存在问题,便联系相关单位,收回尚未使用的口罩,并全额退还了收取的口罩款。2月1日,年某某向公安机关报案。 经鉴定,涉案“飘安”牌、“华康”牌口罩均为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涉案“飘安”牌口罩的细菌过滤效率为40.1%至44.15%,涉案“华康”牌口罩的细菌过滤效率为50.3%至53.3%,均不符合产品标注的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的细菌过滤效率要求,且两种口罩的口罩带断裂强力亦不符合质量标准,均为不合格产品。 宿迁市宿豫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刘某某、王某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伪劣口罩,销售金额达24.9万元,其行为均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刘某某、王某在共同犯罪中均系主犯,刘某某作用大于王某。刘某某、王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认罚,且全部退赔被害人经济损失。 据此,法院判处被告人刘某某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6万元;判处被告人王某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4万元。 援鄂医护人员购买口罩、额温枪,被骗货款5800元 2月12日,王某某在微信群内发布销售医用口罩、额温枪等防疫物资的虚假信息。南通市某医院ICU病房护士徐某某接到驰援湖北的工作任务后,为减轻当地防疫物资紧缺的压力,准备自己购买一批医用口罩带到湖北。 徐某某看到王某某发布的销售信息后,便微信联系王某某购买1500只口罩和2只额温枪,并告知王某某自己是医护人员即将驰援湖北,所买的口罩和额温枪是准备带到湖北防疫使用。 王某某骗取徐某某支付口罩订金2500元后,又以需付全款才能发货为由,骗取徐某某支付口罩尾款2900元和额温枪货款400元,共计骗取徐某某5800元。后王某某编造各种理由拖延发货,且不予退款,徐某某遂报案。 南通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王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诈骗罪。王某某明知被害人是驰援湖北的医护人员,购买医用口罩等防疫物资用于湖北疫情防控,仍骗取被害人财物,主观恶性深,社会危害性大,应依法从严惩处。王某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认罚,案发后全部退赔被害人经济损失。 据此,法院判处被告人王某某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

    View More

  • 女子假冒注册商标生产“某某碎碎冰”获刑1年!

    女子假冒注册商标生产“某某碎碎冰”获刑1年!

    为牟利,女子竟假冒注册商标生产不合格产品,终被判刑。近日,湖南省汨罗市人民法院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被告人付某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岳阳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8年5月至7月期间,被告人付某在未取得营业执照、食品生产许可证,未获得商标权利人许可的情况下,从他人购入生产设备及外包装材料后,在其位于汨罗市某镇的民房中生产某品牌碎冰冰果味饮料。同年7月10日,汨罗市食品药品工商质量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将该生产厂房当场查获,现场查封碎冰冰成品471件、半成品230件,共计价值人民币100490元。9月18日,被告人付某接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汨罗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投案。 另查明,经岳阳市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鉴定,涉案假冒注册商标的碎冰冰所检糖精钠项目结果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的要求。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付某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告人付某认罪认罚,且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对其从轻处罚。综上,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View More

  • 抢注商标来索赔?看!“恶意抢注”梦碎在先使用抗辩

    抢注商标来索赔?看!“恶意抢注”梦碎在先使用抗辩

    说起“恶意抢注商标”,一些人为了蹭知名度,当嗅到一丝丝有利可图的味道时,他们的脑袋里立刻跳出一个想法:先下手为强!有时候,抢注商标和在先使用的标识,就像六耳猕猴和孙悟空,傻傻分不清楚。(本文采集转载于澎湃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绘图:王建海 而在今天分享的案件中,被告恩倍科微公司也是遭遇了抢注商标者的诉讼。为对抗原告的恶意抢注行为,被告主张在先使用抗辩。案情如何?且听浦法君为你细细道来。 先让我们来熟悉一下法律条文《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九条 …… 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他人已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先于商标注册人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该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但可以要求其附加适当区别标识。 案情介绍 原告拓野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恩倍科微公司 被告富士通电子元器件(上海)有限公司 第一步原告“注册”商标 2015年12月18日,原告拓野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香港。原告成立后,未在香港实际开展经营活动。 2015年12月31日,原告向我国商标局申请注册第18766213 号“Ambitmicro”商标。2017年2月7日,该商标获准注册。同年5月到2018年1月,原告陆续在第9类集成电路、半导体器件等商品上申请注册“ambit micro”商标、“Amarmor”商标、“Amfilm”商标和“ambip micro”商标等。 值得注意的是,原告的网站(www.ambitmicro.cn)上,“公司新闻”栏目中均系与原告无任何关系的新闻,网站上展示了Microsoft Windows、戴尔、索尼等大量产品,标注的价格均为0。很奇怪是不是? 第二步原告向被告发出警告 2017年5月31日,原告向被告在大陆地区的经销商发送《警告函》,称其构成商标侵权行为。 2017年9月18日,原告向被告恩倍科微公司发送《警告函》。 第三步原告一纸诉状将被告告上法庭 原告向浦东法院提出诉讼请求: 1.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原告第18766213号“Ambitmicro”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2.被告恩倍科微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8万元、律师费1.5万元及差旅费5000元; 3.被告上海富士通公司对前述38万元赔偿金额中的5万元承担连带责任。 重拳出击被告主张在先使用抗辩 被告认为, “Ambiq Micro”是被告在先使用的商标及商号,在原告申请涉案商标注册前,上述标识已在集成电路产品及其他半导体器件等商品上使用且有一定影响,原告无权禁止其使用行为。原告对涉案商标的注册系恶意抢注。 被告公司及权利情况 2010年1月20日被告恩倍科微公司成立于美国(AMBIQ MICRO, INC.)。 2012年8月19日被告恩倍科微公司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请注册“AMBIQ MICRO”商标。 2013年4月30日该商标在美国获准注册。该商标还于2017年7月17日在香港,2018年1月29日在澳门,2018年2月1日和4月1日在我国台湾地区获准注册。 2014年起恩倍科微公司在中国通过经销商富士通(上海)公司销售其产品。 2017年6月18日开始通过子公司恩倍科(深圳)电子有限公司负责在中国的经营活动。 2017年7月和9月恩倍科微公司向我国商标局申请注册第9类商品上的“AMBIQ MICRO”商标和第26294638号“ambiQ”商标。 激烈的争论开始 被告恩倍科微公司的商标先用权抗辩是否成立? 先复习一下商标先用权抗辩成立的条件: (1)被控行为系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 (2)被告具有使用在先的客观事实; (3)被告在先使用的商标有一定影响。 法官如何判案 1.原告注册商标并不具有真实使用意图 被诉侵权产品系科技密集型产品,原告系自然人成立的一人公司,并不具备该行业的相应技术能力,但其在公司成立当月即申请注册涉案商标,商标获准注册后三个月即开始明确针对恩倍科微公司的多个经销商发送侵权警告函并向监管部门投诉。 原告成立后未在香港进行任何经营。同时,原告所称的宣传该商品的网站内容也存在明显的不合理之处。据此可以认定,原告申请注册涉案商标时并不具有真实的使用意图,也未对该商标进行真实的使用,法院认定原告的行为明显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其相关权利主张不应得到法律的保护和支持。 2.被告主张的商标在先使用抗辩权成立 恩倍科微公司使用被诉侵权标识的时间先于原告申请注册“Ambitmicro”商标之日。商标先用权抗辩中的在先使用,应是在中国市场的使用。2014年1月开始,恩倍科微公司通过经销商在中国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先于原告申请注册“Ambitmicro”商标之日。 恩倍科微公司在先使用的被诉侵权标识在2015年12月31日前已在中国市场具有一定影响。关于认定“有一定影响”时应考虑的因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在先使用人举证证明其在先商标有一定的持续使用时间、区域、销售量或者广告宣传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有一定影响。 根据查明的事实 从销售时间、区域来看,恩倍科微公司自2014年1月开始在中国市场通过数个经销商销售被诉侵权产品,至原告申请注册“Ambitmicro”商标时,已持续使用两年,销售的地域范围涵盖多个省级行政区。 从销售量来看,现有证据证明,仅深圳擎鼎公司一个销售商在短短四个月内进口被诉侵权产品的金额即达35万美元,其余数个经销商与恩倍科微公司之间亦存在关于被诉侵权产品的交易。 从宣传及报道情况来看,恩倍科微公司通过其公司官网、经销商网站及相应论坛对该品牌进行宣传,在业内期刊及网络平台均有一定的媒体报道量。根据以上事实,可以认定恩倍科微公司在先使用的被诉侵权标识在半导体、集成电路行业已经有一定影响。 恩倍科微公司的商标先用权抗辩成立。 综上,法院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该案已生效。 判决后,美国恩倍科微公司送来“司法文明见微知著,科学公平倍感正义”的锦旗,并在感谢信中写道:该案判决体现了中国司法对国际和国内权利主体平等保护的态度,增强了外国公司在华投资和生产经营的信心,树立了中国法官公正司法和专业严谨的职业形象。 划重点! 对原告抢注商标不具有真实使用意图,也未进行真实使用,明显违反诚实信用原则,而被告提出在先使用抗辩的,应合理降低被告未注册商标“有一定影响”的证明标准。若在先使用人有一定证据证明其有真实的使用行为,且一定范围的消费者能够据此识别来源,即满足“一定影响”要求。要避免因过重的举证责任和过高的证明标准轻易否定其在未注册商标上积累的商誉。 本案是司法能动适用法律,通过合理审查商标在先使用抗辩以规制商标恶意抢注的典型案例。该判决体现的裁判规则有利于打击违背诚信的商标恶意抢注行为,通过证据规格上的比例协调,彰显了知识产权的严格保护,体现了中国司法对国际和国内权利主体平等保护的态度,增强了外国公司在华投资和生产经营的信心。

    View More

  • 合肥步行街两家店销售涉嫌假冒“耐克”商标专用权商品被查

    合肥步行街两家店销售涉嫌假冒“耐克”商标专用权商品被查

    3月31日下午,庐阳区市场监管局稽查大队在合肥市市场监管局执法稽查处指导下开展打假专项行动,查处违法经营主体两处,查扣涉嫌侵犯“阿迪达斯”、“耐克”商标专用权商品113件,涉案货值约3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网易号,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庐阳区市场监管局稽查大队负责人介绍,今年以来,庐阳区市场监管局按照市局的统一部署,已先后开展12次“双打”专项行动,在全区范围内对服装、鞋帽、烟酒等重点商品进行重点布控,严厉打击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和商标侵权行为。“今年以来,稽查大队已立案查处此类案件13件,查获侵权商品5200余件,罚款50.6万元。同时有2起案件案值较大涉嫌犯罪被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当事人刑事责任” 下一步,庐阳市场监管局将继续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全力推动知识产权运用、保护、管理和服务水平再上新台阶,为庐阳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良好的营商环境和有力的法治保障。

    View More

  • 恶意抢注“钟南山壮功酒”,商标注册灰产几时休

    恶意抢注“钟南山壮功酒”,商标注册灰产几时休

    有分析人士预测,2019年至2020年,中国商业性的商标注册申请这方面将接近饱和,接下来将会有一起接着一起的商标纷争案进入公众的视野。(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酿酒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几天前,刚刚报道过贵州一家酒业公司与腾讯关于“王者荣耀”的商标纷争,在业内引发了一场关于知识产权的热潮。 近日,又有一起骇人听闻的事件发生,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疫情以来,已经出现多起蹭热度的五粮商标注册申请。“零号病人”“瑞德西韦”、“李 文亮”、“方舱”等在疫情中备受关注的词语以及其近似词语纷纷中招,继“火神山”、“雷山山”后,“钟南山”也躺枪,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中国商标网上查询发现,“钟南山壮功酒”、“钟南山凉茶”均已被申请,此外,凡是和疫情相关的热词,几乎无一幸免,打“擦边球”的更是大有人在,甚至某些具有一定影响力的酒企业热衷于此事。 不久前,“火神山”“雷神山”等涉疫情商标被恶意抢注,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关于依法驳回“火神山”等63件与疫情相关具有不良影响商标的通告》,对恶意抢注做法予以警告,相关部门对涉事企业处以10万元以下的罚款。已经有恶意注册商标的公司撤回相关商标申请并向公众致歉。 恶意抢注商标的灰色产业链很早就有,但接下来的几年可能会是一个爆发期。他们干的是“空手套白狼”的生意。他们的套路往往以皮包公司和知识产权代理机构相互配合为主,大多抢注者并不想实际使用商标,而是趁权利人没有及时申请只时事先抢注,将商标资源囤积起来待价而沽,随后高价转让或发起侵权诉讼获利,更有甚者直接掠夺别人的品牌建设成果。 抢注一个商标成本非常低,记者了解到,从很多“商标注册代理人”那里,只需要花五百元就可以注册一个某一类目的商标。如果时机得当,转手卖出,一进一出就能获利上万元甚至数十万元。恶意抢注行为,危害正常市场秩序,不仅浪费有限的商标资源,更对权利人的正当权益造成侵害。 在此次疫情中,恶意抢注涉疫商标,更是触及了人心的底线,让大家的情感受到伤害。按照2019年新修订的《商标法》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针对此次疫情,国家知识产权局专门下发了《疫情防控相关商标审查指导意见》,明确与疫情相关人员姓名、含疫情病毒名或疾病名的相关标志、疫情相关药品标志、防护产品相关标志及其他疫情相关标志等商标的审查指导意见,依法从严从快打击与疫情相关的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

    View More

  • 火神山、雷神山被抢注,山西查处8件与疫情相关的恶意抢注商标行为

    火神山、雷神山被抢注,山西查处8件与疫情相关的恶意抢注商标行为

    3月29日记者从山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知识产权运用促进处获悉,近日山西查处8件与疫情相关的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新闻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火神山”“雷神山”等与疫情相关的商标注册申请,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日前,山西省市场监管局先后收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执法稽查局、国家知识产权局转办的涉及太原、晋城两地的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信息,引起高度重视,立即责成相关处室以及申请人、代理机构所在地的市场监管局迅速依法查处。 据介绍,此次涉及山西的共3家知识产权代理机构,8件与疫情相关的非正常商标申请,包括1件“吹哨人”、3件“火神山”、3件“雷神山”、1件“李文亮”。山西省市场监管局派执法人员对重点地区进行了督导查处;各地执法人员根据疫情防控实际,主动采取面谈和电话等形式分别对申请人、代理机构进行约谈,明确指出其违法行为和对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切实维护知识产权领域良好环境。 截至目前,被约谈申请人和代理机构都已主动撤回涉及疫情相关的商标代理注册。对于申请人和代理人存在的违法行为,相关市场监管局正在依程序进行查处中。 下一步,山西省市场监管局将组建“山西省网络办案平台”,继续加大对全省知识产权代理机构事中事后监管力度,严厉打击违反商标禁用条款等违法行为,营造弘扬正气、诚信守法、公平有序的知识产权服务业市场环境。

    View More

  • “一案三查”绍兴“三字诀”查处恶意注册涉疫商标案

    “一案三查”绍兴“三字诀”查处恶意注册涉疫商标案

    近日,绍兴市市场监管局对在疫情期间申请“李文亮”注册商标的申请人杨某芳、代理注册的绍兴某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及直接责任人员陈某刚均作出了行政处罚,分别处以2000元、20000元、10000的罚款。该案通过“一案三查”的方式,有效地凸显了商标注册的导向性监管与行政执法的深度融合,起到了良好的社会效应,在全国尚属首例。(本文采集转载于绍兴市知识产权局 ,如有侵权请联系) 一是在监管执法上,突出一个“快”字。3月3日,绍兴市市场监管局获悉,绍兴某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为商标申请人杨某芳代理了“李文亮”的商标注册申请。4日,市局商标广告处与综合行政执法队开展“联合作战、组团行动”,对相关经营场所进行突击检查,现场对相关责任人开展行政约谈,进行核查处置,要求其立刻撤回申请。下午,代理机构迅速撤回了商标注册申请。5日,绍兴市局对涉嫌恶意注册“李文亮”商标的申请人、代理机构及直接责任人员分别立案调查。3月26日,即对相关当事人作出了行政处罚。从立案到处罚仅用时21天。 二是在查处力度上,突出一个“严”字。李文亮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去世。在其牺牲后,全社会舆论高度关注,在全国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案件的几位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这些情况,仍将其姓名作为商标申请,易造成重大社会不良影响。尽管后续当事人撤回了申请,但产生的负面影响仍在一定范围存在。鉴于此,绍兴市局给三方当事人均作出了警告和罚款的行政处罚,以儆效尤。 三是在处罚对象上,突出一个“全”字。本案“一案三查”,疫情期间在国内尚数首例。一查商标申请人,二查商标代理机构,三查代理机构责任人员,实现调查对象全覆盖,处罚对象全覆盖。达到了处罚一起,震慑一片的效果。

    View More

  • “抖音”商标被侵权获赔200万,含惩罚性赔偿150万!

    “抖音”商标被侵权获赔200万,含惩罚性赔偿150万!

    杭州互联网法院26日对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等与杭州某抖商公司等就“抖音”商标侵权案及不正当竞争商标侵权纠纷进行公开宣判,判决杭州某抖商公司等就商标侵权行为赔偿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150万元,就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等50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搜狐 ,如有侵权请联系) 2018年12月17日,杭州某抖商公司在杭州市江干区举办“抖商万人联盟启动大会”,会场宣传中多处使用注册商标“抖音”商标,涉嫌虚假宣传。如在大会宣传资料中显示,邀请“神秘嘉宾”为“抖音总部高管助阵”,会议安排宣称有“抖音总部大咖分享”,会议中宣称为“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抖音”“今日头条”“小火山”企业认证地区授权代理商。 此外,某科技公司、杨某某还通过公众号“真某棒”、个人微博、个人QQ号等擅自使用“抖音”涉案商标,同步进行虚假宣传。 法院审理认为,该案中被控商标侵权行为及不正当竞争行为持续时间较长,从2018年12月17日涉案“抖商大会”擅自使用涉案商标进行虚假宣传活动,直至2020年3月13日侵权公证日止,部分涉案侵权行为仍在持续。 同时“抖音”文字商标为中国驰名商标,品牌价值较高。根据原告提交“抖音”和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抖音联名卡活动的相关证据证明,抖音商标在单项商业活动中被授权许可使用费高达1940万元。 “综合考量上述因素,依法规范行使法律赋予的自由裁量权,该案在确定赔偿数额时体现了一定的惩罚性。”案件审判长、杭州互联网法院互联网审判第二庭副庭长叶胜男表示,该案中相关公司、个人在多平台多角度进行商标侵权虚假宣传等行为,且恶意重复侵权,侵权时间持续较久,应当承担惩罚性因素的赔偿代价。 记者了解到,新修订的《商标法》中明文规定了惩罚性赔偿条款,不仅是对权利人的补偿,也是对故意加害人的惩罚。叶胜男认为,对于恶意侵权行为判以高额赔付不仅是为了制止侵权行为发生,也是为解决长期以来知识产权侵权违法成本低、赔偿不足的问题,以此遏制侵权行为继续发生。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