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侵权案件

  • 假冒知名APP注册商标,侵权判罚4万元

    假冒知名APP注册商标,侵权判罚4万元

    2020年,四川自贸区挂牌成立三周年,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向社会各界发布《四川法院自贸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白皮书》,并发布了一批典型案例。(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封面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其中,成都一男子故意假冒注册商标知名APP“花生日记”软件,盗用其名称、形象标志等商标专用权,被法院判决公开道歉和赔偿损失4万元。 据悉,广州一公司开发并发布“花生日记”系列APP软件,该软件在相关应用商店排名靠前且下载量较高。 随后,成都一男子赵某,在手机应用商店上发布“聚省联盟”APP,后将该APP的标识和标志进行更换,将“花生日记”作为软件名称,并使用与“花生日记”APP相同的软件形象标志。 法院认为,花生日记公司的应用软件图标及软件名称属于商品名称标识,赵某未经许可,将原运营软件“聚省联盟”的名称标识改为与“花生日记”APP同样的标识。 因此,导致了相关公众混淆,主观恶意明显,构成擅自使用与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识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因为庭审时涉及侵权的相关应用软件,已经被下架,法院遂判决,赵某应刊载声明以消除影响并赔偿花生日记公司,经济损失40000元。 法官提示说,随着社会经济生活和科学技术的发展,APP软件标识成为移动互联网络发展下一种新型的商业标识。 而在本案中,被告恶意抄袭权利人应用软件页面标识,引流大量用户下载,存在搭便车、造成混淆等主观恶意,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View More

  • New Balance遭商标侵权获赔千万

    New Balance遭商标侵权获赔千万

    数年前,因在韩剧和明星私服穿搭中频频出镜,“New Balance”作为复古跑鞋再度受到消费者追捧,各种假冒注册商标“山寨”品也随之出现。(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其中,“NEW·BARLUN”便因商标、读音、外观设计等与“New Balance”相似而让消费者对两款运动鞋“傻傻分不清”。 为此,新百伦贸易(中国)有限公司(下称“新百伦公司”)以纽巴伦(中国)有限公司(下称“纽巴伦公司”)、“NEW·BARLUN”运动鞋的销售者之一赵某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诉至法院,索赔3000万元。 4月16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下称“上海浦东法院”)对这起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纽巴伦公司除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公开声明消除影响外,还需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00万元及维权合理开支80万元。 “N”字母标识之争 原告新百伦公司诉称,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是美国著名的运动制品生产商,其拥有的“New Balance”品牌运动鞋在中国具有极高知名度和市场占有率。该公司先后在我国申请商标注册了“NewBalance”“NB”“N”字母等系列商标。 “New Balance”运动鞋有一项标志性设计,即在鞋两侧中央位置靠近鞋带处使用大写的英文字母“N”装潢。这一装潢已经与该品牌运动鞋产生紧密联系,成为识别商品来源的首要标识。 经授权,原告在中国非独占使用上述系列商标以及“New Balance”运动鞋特有包装装潢等进行经营活动,且有权单独对相关侵权行为及不正当竞争行为提起诉讼。原告认为,纽巴伦公司大量生产、销售两侧印有“斜杠N标识”的运动鞋,侵犯了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上述有一定影响的商品装潢。被告持续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导致原告产品评价降低,商誉贬损,给原告带来巨大损失。同时,赵某通过经营的店铺对外销售相关商品,亦应承担民事责任。 原告请求法院判决两被告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公开声明消除影响,纽巴伦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3000万元,赵某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50万元且纽巴伦公司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注册商标使用权之争 庭审中,纽巴伦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纽巴伦公司作为第997335号、第4236766号等斜杠N字母注册商标的所有人,依法享有在核准商品类别上使用注册商标的权利,且上述商标现均为合法有效商标,应当依法得到保护。故其在运动鞋上使用注册商标的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此外,原告鞋两侧N字母装潢已于2010年注册为第5942394号注册商标。现原告仍以有一定影响的商品装潢为由,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主张纽巴伦公司使用自身系列注册商标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缺乏请求权基础。 赵某辩称,其店铺商品全部通过正规进货渠道从纽巴伦公司购进,不构成对原告的侵害,原告诉请的50万元赔偿额也没有法律依据。目前,其经营的店铺已停业并注销。 注册商标不得侵害他人在先权益 上海浦东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通过长期宣传和反复使用,足以使相关公众将运动鞋两侧使用N字母装潢的商品与“New Balance”运动鞋相联系,使该装潢具有了识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故原告主张的鞋两侧N字母装潢属于“有一定影响的商品装潢”。从相关宣传报道、司法判决等来看,该装潢在被告第4236766号注册商标申请日之前已经形成“一定影响”。 注册商标专用权经过行政授权程序取得,“有一定影响的商品装潢”系法律因承认其事实上的存在而给予保护的民事权益,两者分属彼此独立的知识产权类型,在构成要件、形成时间、权利客体、保护范围及期限等方面均不同。在被诉行为可能同时造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时,属于请求权竞合,权利人可以明确择一法律关系进行主张。 在处理不同市场主体基于商标或装潢等标识的冲突时应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既要保护在先权益,又要防止市场混淆。在后的标识与他人在先有一定影响的商品装潢构成近似,造成混淆的,即便该标识系注册商标,但因其侵害在先权益违背诚实信用原则,不论其是否已经通过行政程序予以撤销,均不得妨害在先有一定影响的装潢业已形成的市场利益。 新百伦胜诉 作为各自装潢中最主要、最显著的部分,原告、被告使用的两个N标识均是大写英文字母N的视觉效果。在隔离比对的情况下,特别是鞋类商品作为大众消费品,消费者通常施以一般的注意力,两个标识在要素构成、视觉效果方面区别并不明显,其细微差别不足以引起消费者的注意,二者构成近似。 纽巴伦公司作为同业竞争者,在明知原告的鞋两侧N字母装潢具有一定影响的情况下,仍然在其生产的同类商品的相同位置上使用近似标识,其攀附原告商誉、造成市场混淆的主观过错明显,客观上足以导致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 除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消除影响外,纽巴伦公司还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实际损失及纽巴伦公司获利数额均不能确定,但现有证据证明原告的损失超过了法定赔偿数额的上限500万元,法院综合原告鞋两侧N字母装潢知名度较高以及被告不正当竞争行为时间较长、范围较广、主观过错较为明显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为1000万元,并对80万元维权合理开支予以全额支持。 此外,无证据证明赵某在销售过程中存在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主观过错,且其店铺已停止营业并注销。原告要求其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缺乏法律基础也无现实必要,故对于赵某的全部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View More

  • 西门子商标侵权纠纷案二审判罚55万元

    西门子商标侵权纠纷案二审判罚55万元

    近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河北高院)就西门子股份公司、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下统称西门子公司)诉海南西门子世纪电器有限公司(下称海南西门子公司)、唐山市路南洪涛家电经销处(下称洪涛经销处)、浙江日普电气有限公司(下称日普公司)、慈溪飞龙特种制冷设备有限公司(下称飞龙公司)、丁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作出终审判决,判令洪涛经销处停止销售涉案侵权冷柜产品;海南西门子公司、日普公司、飞龙公司停止生产和销售涉案产品,停止在商业活动中使用“西门子世纪”“海南西门子世纪电器有限公司”等字样;海南西门子公司变更企业名称,且不得含有与“西门子”相同或相近的字样;海南西门子公司、日普公司、飞龙公司、丁某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万元,洪涛经销处承担5万元赔偿责任。(本文采集转载于东方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对此,有专家表示,商标使用权人在市场推广运营时应当提前做好防范工作,对于市场上发现的商标侵权行为,应当高度重视,提高维权意识。对于可能引起的商标侵权纠纷,经营者们在提交商标或专利申请时更应当注重独创性、新颖性,不应心存侥幸而恶意地攀附、模仿他人的商标 西门子引发纠纷 据悉,西门子公司拥有第G683480号“西门子”商标、第G637074号“SIEMENS”商标,且“SIEMENS”“西门子”既是商标也是公司字号。海南西门子公司经营范围为家用电器生产加工、销售等,丁某系该公司法人代表。日普公司主营家用电器及配件的制造加工等。飞龙公司主营制冷设备等产品的制造、销售。 西门子公司发现,洪涛经销处销售标有“西门子世纪”和“海南西门子世纪电器有限公司”字样的冷柜,其中冷柜侧面突出使用“西门子世纪”标识。经了解,海南西门子公司授权日普公司销售“SIIXMZ”品牌冷柜,日普公司授权飞龙公司加工生产“SIIXMZ”品牌冷柜,洪涛经销处从日普公司采购“SIIXMZ”冷柜,由飞龙公司向其发货。据此,西门子公司以丁某及上述四公司侵犯其“西门子”商标专用权、相关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诉至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唐山中院),请求法院判令五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其“西门子”商标权、企业名称权及不正当竞争,刊登声明消除影响;海南西门子公司、日普公司、飞龙公司、丁某共同赔偿其经济损失100万元及合理支出6.2万元,洪涛经销处承担30万元赔偿责任。 五被告共同辩称,丁某是第7267867号“SIIXMZ”商标注册权人,且西门子公司自2014年9月就宣布退出家电领域,故未侵犯原告的商标权,亦未构成不正当竞争。 唐山中院经审理认为,“西门子”和“SIEMENS”企业字号及商标在中国具有较高的声誉及市场价值。涉案“SIIXMZ”品牌冷柜,未经原告许可授权,使用了“西门子世纪”字样,并标注海南西门子公司的企业名称,易使相关公众对产品来源产生混淆,侵犯了原告“西门子”商标专用权。此外,海南西门子公司、日普公司、飞龙公司擅自在其生产销售的商品上使用“西门子”字样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丁某虽是第7267867号“SIIXMZ”商标注册权人,但未参与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洪涛经销处提交证据证实销售的涉案产品有合法来源,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据此,唐山中院判决海南西门子公司、日普公司、飞龙公司停止侵犯原告“西门子”商标专用权;海南西门子公司停止在其企业名称、商品装潢及其他商业活动中使用“西门子”字样;海南西门子公司、日普公司、飞龙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10万元。 二审改判55万元 西门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河北高院,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五被告停止侵犯“西门子”商标权及企业名称权,刊登声明消除影响;海南西门子公司、丁某、日普公司、飞龙公司共同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106.2万元,洪涛经销处承担30万元赔偿责任;海南西门子公司变更企业名称,不得含有与“西门子”相同或相近字样。西门子公司上诉称,丁某作为海南西门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明知“西门子”字号具有较高知名度却不避让,侵权故意明显。洪涛经销处作为从事家电产品的批发零售商,应知晓“西门子”品牌和产品,但仍销售标有“西门子世纪”“海南西门子世纪电器有限公司”字样的冰柜,侵犯了“西门子”商标权和企业名称权,无论来源是否合法,都需承担停止侵权的责任。 海南西门子公司、丁某共同答辩称,西门子公司已退出家电领域,且相关证据是对“西门子”品牌的估值,该案仅针对的是冰柜,因此100万元的金额分摊到冰柜产品上认定10万元是合理的。洪涛经销处同意上述答辩意见。日普公司、飞龙公司共同答辩称,西门子公司不生产冰箱类产品,即使该案有侵权行为,也未对西门子公司产生影响。 河北高院经审理认为,丁某2008年注册登记与西门子公司企业字号一致的海南西门子世纪电器有限公司,2009年申请与涉案商标相似的“SIIXMZ”商标,并授权日普公司和飞龙公司进行实际生产、洪涛经销处实际销售涉案产品,海南西门子公司为实施主体,构成共同侵权。此外,“西门子”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丁某作为电器行业的从业者,在与西门子公司未存在合法联系的情况下,以涉案商标“西门子”为企业字号进行注册,成立海南西门子公司,并在委托他人实际生产的涉案侵权产品上,突出使用易引人误解的企业名称,具有误导相关公众、混淆产品来源的主观恶意。洪涛经销处作为涉案被诉侵权产品的销售商,其销售行为也构成侵权。考虑到涉案商标的知名度较高、被诉侵权产品的型号较多、销售区域较广、持续时间较长,具有明显的侵权恶意,一审确定的10万元赔偿数额过低,应予以纠正。综上,河北高院改判洪涛经销处停止销售涉案侵权冷柜产品;海南西门子公司、日普公司、飞龙公司停止生产和销售涉案产品,停止在商业活动中使用“西门子世纪”“海南西门子世纪电器有限公司”等字样;海南西门子公司变更企业名称,不得含有与“西门子”相同或相近的字样;海南西门子公司、丁某、日普公司、飞龙公司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万元,洪涛经销处承担5万元赔偿责任。 目前,社会实践中存在的“傍名牌”“搭便车”“打擦边球”行为,不仅容易误导消费者,而且严重影响了市场经济的公平良性发展。“因此,商标使用权人在市场推广运营时应当提前做好防范工作,对于市场上发现的侵权行为,应当高度重视,提高维权意识,聘请专业的知识产权法律人士及时提起诉讼,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经营者们在提交商标或专利申请时更应当注重独创性、新颖性,不应心存侥幸而恶意地攀附、模仿他人的商标,尤其是同行业的相关商标。企业只有用心经营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不断提高经营中的风险防范意识,才能保证企业的健康运行。”

    View More

  • 建筑工地使用的铝单板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建筑工地使用的铝单板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去年底,都江堰市市场监管局接上海吉祥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举报,称辖区内一建筑装饰工程使用的铝单板系假冒该公司商标、公司名称的产品。执法人员立即到项目现场进行检查,发现有正用于安装使用的和堆放在项目空地上的铝单板若干,在这些铝单板的背面均贴有含“SHJIX吉祥”商标标识和“上海吉祥科技集团”等字样的标签。经上海吉祥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委托人现场认定,这批铝单板为假冒注册商标产品,该局立即展开立案调查。(本文采集转载于环京津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经查,涉案的1400余平方米涉嫌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铝单板系四川某科技有限公司与重庆某铝业公司签订《承揽加工合同》后,重庆某铝业公司按合同约定加工成品后送至工程项目部,由四川某科技有限公司负责验收并交付使用。四川某科技有限公司与重庆某铝业公司签订《承揽加工合同》时,在自己不具备上海吉祥科技的商标授权的情况下,也未对重庆某铝业公司是否具备商标授权进行核实。 都江堰局负责办理此案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涉案产品为特殊的定制产品,无法像普通产品可随意购买;涉案商标在同类产品中具有一定知名度,侵权产品标识与商标持有人产品标识完全一致;当事人作为建筑材料经销商,且购买方指定购买品牌,应该对商标信息更为了解;当事人在案发前虽多次向定制方索要授权信息,但都无果,却未引起警觉而停止合同履行。” 为维护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秩序,保护广大市场参与者的合法权益,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行为,都江堰局最终认定,四川某科技有限公司的上述行为构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三)项列举的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鉴于今年年初疫情对企业复工复产的影响以及当事人的违法经营额已达27万余元等因素,慎重作出给予其51万元行政处罚的决定。

    View More

  • 网红奶茶“茶颜悦色”被诉商标侵权,一审宣判不侵权

    网红奶茶“茶颜悦色”被诉商标侵权,一审宣判不侵权

    “茶颜悦色”奶茶店自2013年12月在湖南长沙开办第一家店至今,已拥有近两百家分店,深受消费者喜爱。随着“茶颜悦色”走红网络,许多来长旅游的人,都会打卡一杯“茶颜悦色”。(本文采集转载于环球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2019年5月,一家与“茶颜悦色”仅一字之差的“茶颜观色”奶茶店在长沙开业。随之而来的,是一场备受关注的知识产权之争。 “茶颜悦色”与“茶颜观色” “茶颜观色”注册商标专用权人广州洛旗公司以长沙“茶颜悦色”商标侵权为由,向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令“茶颜悦色”商标注册人湖南茶悦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及授权使用人等赔偿其各项损失21万元,并在微信公众号、微博、大众点评及美团外卖平台上发表致歉声明,消除不利影响。 4月8日(昨日)下午,岳麓区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并当庭宣判:驳回洛旗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庭审现场 承办法官:郭曙 庭审现场:原被告针锋相对,各执一词 1洛旗公司诉称 2茶悦公司辩称 自2013年以来,“茶颜悦色”经过坚持不懈地推广发展,早已享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且与“茶颜观色”在形、音、义上具有明显差异,商标使用范围亦不相同,消费者不会因此混淆二者。此外,经调查取证发现,“茶颜观色”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是几经转让后,被洛旗公司获得。洛旗公司明知“茶颜悦色”品牌闻名,仍受让取得“茶颜观色”注册商标专用权,并掀起这场商标侵权诉讼,有攀附“茶颜悦色”的意图,存在明显恶意。 茶颜悦色   茶颜观色 审理查明:法官抽丝剥茧,层层比对 1关于茶颜观色 2关于茶颜悦色 法院认为:“茶颜悦色”不构成商标侵权 法院认为,原被告之间有两个争议焦点,即:注册商标“茶颜悦色”在使用过程中,是否侵犯了同为注册商标“茶颜观色”的商标使用权;注册商标“茶颜观色”的取得及使用行为,是否违反诚实信用原则。 1关于焦点一 综上,本案中,注册商标“茶颜悦色”在使用上,既未超出核定使用的范围,亦与注册商标“茶颜观色”不相近似,不易混淆。故“茶颜悦色”不构成商标侵权。 2关于焦点二 综上,洛旗公司作为同行业竞争者,理应知晓“茶颜悦色”的知名度,但其仍受让使用注册商标“茶颜观色”,并以此作为权利商标对注册商标“茶颜悦色”提起商标侵权诉讼,主观恶意明显,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故洛旗公司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法院支持。

    View More

  •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飘安”口罩8000余,上海上海伊美欣商贸公司被查处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飘安”口罩8000余,上海上海伊美欣商贸公司被查处

    近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联合双打行动”典型案例(第十二批)公告,其中包括上海伊美欣商贸有限公司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口罩以及经营不符合强制性标准的医疗器械案”。(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财经,如有侵权请联系) 公告显示,2020年2月2日,上海市松江区市场监管局根据群众举报对上海伊美欣商贸有限公司开展执法检查。经查,上海伊美欣商贸有限公司从任某某处进货并通过“上海伊美欣医疗用品”淘宝店销售假冒注册商标“飘安”口罩8580只,货值金额10770元。 松江区市场监管局联合公安机关查获任某某涉嫌储存假冒伪劣口罩窝点1个,现场查获库余标注“飘安”品牌医用口罩356只。经抽样送检,上述口罩均为假冒“飘安”商标及不符合“医用口罩”标准产品。目前,该案已依法移送公安机关。

    View More

  • 查处恶意抢注商标行为,不应止于涉疫情商标!

    查处恶意抢注商标行为,不应止于涉疫情商标!

    疫情防控时期,竟然有企业将“雷神山”“火神山”等申请商标注册。4月5日从广州市白云区获悉,白云区市场监管局近期已对几起与疫情相关的恶意申请商标注册行为进行立案调查。(本文采集转载于东方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在当今商品经济社会,抢注商标已经成为商界一种惯性动作,因为抢注了某种商标,就等于抢占了市场先机。比如,一些政治文化等领域的名人,及具有轰动效应的突发事件,其本身就蕴藏着巨大的商业价值和市场前景,因而也必然成为商家抢注商标追逐的目标。比如,“文亮·李”“火神山”“雷神山”等涉及疫情的商标注册申请,多达近千件。然而,连不幸去世的武汉医生李文亮,也成为被抢注的对象,可见,恶意抢注商标行为,已经失去了人性。广州对这种恶意抢注商标行为进行查处,可以说大快人心。 商标作为区分商品来源的标志,一直是商家用以吸引消费者和积累商誉的利器。但现实中,也有商家为了“搭便车”,将明星、电影角色名称等注册为商标。“乔丹”“007”“哈利波特”……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都成了“有心人”的抢注对象。同时,恶意抢注他人商标的、囤积商标待价而沽的、傍名牌的等五花八门,既损害在先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又扰乱公平竞争市场环境,危害巨大。特别是,一些无德商家及个人,恶意抢注“文亮·李”“火神山”“雷神山”“李文亮”等商标,拿疫情当逐利噱头,有违公共道德。 从法律层面上看,恶意抢注商标,与商标法相悖。然而,恶意抢注行为高发,缘于监管门槛太低。既然恶意抢注商标不合法,那么商家是如何抢注成功的?除了拷问无德抢注者之外,我们是否也应该问责一下商标批准和管理者呢?要知道,如今无德甚至违法抢注商标事件频发,比如,“中央一套”成了某避孕套的商标,“鸟巢”“水立方”分别成了男女内裤的“标志”;恶意抢注行为,已经成为违背公共道德、破坏经济秩序、影响社会公平和稳定的一大公害。 事实上,正因为商标批准和管理部门对申请商标门槛太低、把关不严、监管缺位,才导致一些无德甚至违法商标相继出笼,当引起有关部门警醒与反思。2月27日,商标局发文要求严厉打击与疫情相关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比如,“李文亮”“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一批商标注册申请,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驳回。显然,此次商标局对疫情相关的商标注册申请实施管控,就是一种纠偏与反思。特别是,广州对几起与疫情相关的恶意申请商标注册行为进行立案查处,治理和震慑力度更大。 然而,查处恶意抢注行为,不应止于涉疫情商标。首先,必须提高商标申报门槛,并对商标使用情况,实行过程管理;同时,建立恶意注册嫌疑人名单数据库等,实行信息共享,对失信人实施联合惩戒;特别是,针对恶意抢注囤积商标等行为,除了对违法商标进行依法注销之外,还须对涉事企业及个人进行严厉查处。

    View More

  • 深圳市蛇口海关查获商标侵权名牌皮具、运动鞋7010件!

    深圳市蛇口海关查获商标侵权名牌皮具、运动鞋7010件!

    近日,经相关商标权利人确认,深圳海关所属蛇口海关此前查获的7010件准备出口的“名牌”皮具、运动鞋均为侵权货物,涉及“LV”、“CHANEL”、“GUCCI”、“NIKE”等品牌商标专用权。值得留意的是,该批货物申报出口,却附有伪造的购物票据、进口货物报关单、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等单证,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本文采集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深圳海关所属蛇口海关关员介绍,今年3月中旬,青岛某企业向深圳蛇口海关申报出口墙纸、手提包等货物一批,海关关员在对该批货物进行现场查验时发现,实际出口货物为标有“LV(图形)”、“COACH(图形)”、“CHANEL”、“GUCCI(图形)”、“adidas及图形”、“NIKE及钩图形”等商标标识的皮具及运动鞋。 关员仔细查验后发现,部分皮具皮质和鞋体质地与正品存在细微差异,伴有轻微刺激性气味,且每项货物均随附了伪造的《海关进口货物报关单》《海关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商品购物发票》等单证。后经相关商标权利人确认,该批货物确属侵权物品。 值得留意的是,海关查获的该批侵权货物包装精美、吊牌完好,原本申报出口的货物,却随附了伪造的购物票据、进口货物报关单、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等单证,存在不法分子准备将货物回流境内的可能性,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总结提醒:进出口企业可通过知识产权海关保护系统、海关12360热线等渠道了解客户企业授权情况,避免进出口货物商标侵权行为。

    View More

  • 陕西汉中市一公司恶意抢注“火神山”“雷神山”商标

    陕西汉中市一公司恶意抢注“火神山”“雷神山”商标

    近日,汉中市市场监管局依法查处一起把“火神山”“雷神山”恶意抢注商标案件。(本文采集转载于腾讯大秦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今年2月10日,汉中永利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通过商标代理机构,在第11类提出了“火神山”“雷神山”两个商标注册申请,准备使用在其新研发的节能炉具产品上。汉中市市场监管局获悉后,立即展开调查,对该公司负责人进行约谈,并责令改正。因该公司已于3月4日主动撤回商标注册申请,未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抢注商标行为尚属初犯,违法情节较轻,且在疫情期间能积极捐款捐物支持抗疫,故依法从轻对其当场处罚1000元。为其代理商标注册的名扬四海国际知识产权(北京)有限公司涉嫌恶意代理抢注商标的案件线索,已依法移送至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商家逐利,当取之有道。想趁疫情蹭一时热度、发不义之财,必定受到法律的严惩。 “火神山”“雷神山”是武汉为抗击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新建的医院名称,在全国乃至世界都具有较大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是全民战“疫”的重要标志,象征着全国人民万众一心抗击疫情的坚定决心。然而,一些人却企图把具有特殊意义的抗疫标志作为商标,用来为自己谋取商业利益,这样的行为既不符合法律规定,也有违公序良俗。 国家知识产权局近日依法驳回了“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李文亮”等百余件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市市场监管局在开展清理排查、查办案件的同时,梳理出二十余项与新冠疫情有关的名称和用语,作为不得注册商标目录在汉中商标受理窗口予以公示,从源头杜绝恶意抢注商标违法行为,切实保护具有特殊意义的抗疫用语和标志专用权,以全力营造风清气正知识产权氛围的实际行动助力“战”疫。 根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和第三十二条的规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违者可根据《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第十二条的规定,给予警告、罚款等行政处罚,“有违法所得的,可以处违法所得三倍最高不超过三万元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可以处一万元以下的罚款。” 对于专业的商标代理机构而言,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委托人申请注册的商标属于以上情形的,仍然恶意代理申请人抢注商标的,依据《商标法》第六十八条第四款和《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第十三条的规定,可能面临最高10万元的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情节严重的,知识产权管理部门可以决定停止受理该商标代理机构办理商标代理业务,予以公告。”

    View More

  • “早产”口罩,牵出疫情期间销售假冒注册商标伪劣口罩大案

    “早产”口罩,牵出疫情期间销售假冒注册商标伪劣口罩大案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第二批8个依法惩处妨害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此次发布的案例聚焦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涉及防疫物资的刑事案件,包括非法经营、销售伪劣产品、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招摇撞骗、诈骗等犯罪。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刑事审判职能,依法从严惩处这些犯罪分子,以儆效尤。(本文采集转载于扬子晚报,如有侵权请联系)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伪劣口罩,金额达24.9万元 刘某某系河南某药业有限公司销售员,王某系河南某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总经理。2020年1月20日,江苏省宿迁市某区人民政府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向宿迁市某医药连锁有限公司股东年某某采购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 1月24日,年某某联系刘某某寻找货源。刘某某从王某处获悉河南省滑县一家庭小作坊生产假冒“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二人商议由王某负责提供货源,销售口罩所得利润双方分成。1月25日,刘某某将王某购买的假冒“飘安”牌口罩30箱计30万只、假冒注册商标“华康”牌口罩24箱计21.6万只,合计54箱51.6万只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以24.9万元销售给年某某。 年某某将上述“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30箱运送至区政府指定的某物流园仓库。1月26日,区政府工作人员发现口罩合格证生产日期为2020年2月6日且口罩质量较差,遂予以封存。同日,某连锁医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袁某将上述24箱“华康”牌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销售给某些单位。后袁某得知上述“飘安”牌口罩质量存在问题,便联系相关单位,收回尚未使用的口罩,并全额退还了收取的口罩款。2月1日,年某某向公安机关报案。 经鉴定,涉案“飘安”牌、“华康”牌口罩均为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涉案“飘安”牌口罩的细菌过滤效率为40.1%至44.15%,涉案“华康”牌口罩的细菌过滤效率为50.3%至53.3%,均不符合产品标注的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的细菌过滤效率要求,且两种口罩的口罩带断裂强力亦不符合质量标准,均为不合格产品。 宿迁市宿豫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刘某某、王某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伪劣口罩,销售金额达24.9万元,其行为均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刘某某、王某在共同犯罪中均系主犯,刘某某作用大于王某。刘某某、王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认罚,且全部退赔被害人经济损失。 据此,法院判处被告人刘某某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6万元;判处被告人王某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4万元。 援鄂医护人员购买口罩、额温枪,被骗货款5800元 2月12日,王某某在微信群内发布销售医用口罩、额温枪等防疫物资的虚假信息。南通市某医院ICU病房护士徐某某接到驰援湖北的工作任务后,为减轻当地防疫物资紧缺的压力,准备自己购买一批医用口罩带到湖北。 徐某某看到王某某发布的销售信息后,便微信联系王某某购买1500只口罩和2只额温枪,并告知王某某自己是医护人员即将驰援湖北,所买的口罩和额温枪是准备带到湖北防疫使用。 王某某骗取徐某某支付口罩订金2500元后,又以需付全款才能发货为由,骗取徐某某支付口罩尾款2900元和额温枪货款400元,共计骗取徐某某5800元。后王某某编造各种理由拖延发货,且不予退款,徐某某遂报案。 南通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王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诈骗罪。王某某明知被害人是驰援湖北的医护人员,购买医用口罩等防疫物资用于湖北疫情防控,仍骗取被害人财物,主观恶性深,社会危害性大,应依法从严惩处。王某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认罚,案发后全部退赔被害人经济损失。 据此,法院判处被告人王某某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