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侵权案件

  • 中国驰名商标JOMOO九牧遭商标侵权,福建山东两地检察联手保护

    中国驰名商标JOMOO九牧遭商标侵权,福建山东两地检察联手保护

    “原告赢了!这是2019年跨省保护产权的一个新亮点。”记者近日采访获悉,福建省南安市检察院联手山东检察机关保护品牌产品获得赞誉。(本文采集转载于澎湃新闻“ 福建检察”,如有侵权请联系) 原告福建九牧厨卫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九牧公司),旗下品牌“JOMOO九牧”是“中国驰名商标”。2018年,广东省佛山市某建材有限公司(下称建材公司)擅自注册与九牧公司商标近似的企业名称,突出使用有关标识,生产、经销卫浴侵权产品。潮州市某陶瓷有限公司(下称陶瓷公司)明知建材产品属于侵权产品,仍代其加工。2019年1月,九牧公司在侵权所在地的山东省泰安市对侵权企业和仿冒产品经销商提起诉讼。然而,诉讼时间跨度长、成本高、取证难度大等问题却让维权团队头疼不已。南安市检察院驻企工作室了解情况后,迅速指派检察官深入企业,协助制定维权方案,引入知识产权保护领域专家团队,全面梳理取证重点难点,为企业维权助力。 2019年4月,南安市检察院迎来泰安市岱岳区检察院考察团,双方签订了共建协议。考察团走访当地民营企业时,九牧公司向考察团倾诉了侵权纠纷引发的烦恼。 岱岳区检察院返程后组建专班及时跟进,在异地取证、政策咨询等方面为企业排忧解难;就诉讼进展情况适时与企业联系,还派员旁听庭审。 2019年12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被告建材公司、陶瓷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原告“九牧”等注册商标的产品,并停止使用“九牧”等文字及标识;判令被告赔偿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1000万元,并判令建材公司唯一股东谢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品牌维权难,跨域维权更难。两省检察机关协作,把企业维权揪心事办成了护企暖心事。”九牧公司法务部负责人由衷地说。 中国驰名商标被仿冒

    View More

  • 小作坊假冒注册商标,一女子涉嫌侵犯商标权被判刑

    小作坊假冒注册商标,一女子涉嫌侵犯商标权被判刑

    见网上某品牌衣服好卖,一女子便在家假冒注册商标“生产”该品牌衣服,并在网店出售牟利。日前,乐清法院宣判一起假冒注册商标案,判决刘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5000元。(本文采集转载于温州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网上进来的名牌衣服原来是假货 2019年6月份,永嘉县郑某准备通过网络进些衣服售卖。他在网上找到一家卖韩国“哈吉斯”品牌的衣服店,看这家店内的销量蛮好,就下单花了1230元买了10件样品。到货后,郑某觉得衣服的质量还行,就准备多进一些准备售卖。 2019年7月16日,郑某又在原先购买的那家网店内买了332件“哈吉斯”品牌的服饰,经过还价以后这些衣服的总价格是50840元。 当郑某把衣服屯在办公室准备售卖的时候,一天,他朋友看到这批衣服没吊牌,提醒郑某,小心衣服是假冒的,如果卖假货,会被处罚的,建议他到“哈吉斯”专卖店验货。 郑某心想这些衣服进价是一二百元了,而且卖家说是正品,他就信了。经朋友提醒,他还是将衣服拿到“哈吉斯”专卖店验货。经验货,这些衣服都是假的。 郑某向警方报了案。很快,警方抓获了犯罪嫌疑人。   “名牌”衣服系套牌出自小作坊 犯罪嫌疑人刘某是大连人,她在阿里巴巴经营店名为“大连普湾新区异国精品服装批发商行”的网店。 2018年冬天开始,她发现“哈吉斯”牌子衣服挺好卖的,于是她就把“哈吉斯”牌子衣服不同类型的图片放到自己的网店上,如果有人下单购买,她便到网上其他店内购买转卖,但是她觉得这样利润太低了。于是,刘某便在网上找英文的“哈吉斯”(HAZZYS)的领标,然后,买一些其他领标的衣服,换上“哈吉斯”(HAZZYS)领标,或者在网上找一些净版的衣服,就是简单的没修饰的白色的衣服,再自己贴一些图片上去。量大的时候,她就委托小生产作坊生产衣服,然后贴上领标,就当“哈吉斯”的牌子的衣服直接卖掉。 2019年8月22日,公安机关在刘某家中查获832件未销售的“哈吉斯”品牌服饰。经核实,家中查获的服饰价值达84000元以上。   侵犯商标权被判刑又处罚金 经商标许可人认定,被告人刘某出售给郑某的332件及其家中查获的832件“哈吉斯”品牌服饰均为假冒“哈吉斯”品牌的产品。 乐清法院查明,HAZZYS系注册商标,注册号为第3463206号,核定使用商品(第25类):长外套、短裤、短外衣、松紧带束腰的女衫、T恤衫等。商标注册人为株式会社乐奉,有效期至2025年2月13日。株式会社乐奉许可上海迪睿服饰有限公司使用,使用期限为2015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 乐清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某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5000元。

    View More

  • 未经授权使用知名奶茶店商标,被判赔偿2.8万元

    未经授权使用知名奶茶店商标,被判赔偿2.8万元

    近期,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件,被告某奶茶店因将“1點點”注册商标标识使用在门面招牌、奶茶杯身,侵犯了“1點點”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判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2.8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东方财富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1點點”奶茶店在国内奶茶饮品市场有广泛影响。近期,该商标专用权人生根公司向新会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新会某奶茶店未经授权许可,在外卖平台宣传网页上大量使用与其相同的商标,造成公众的混淆,严重损害了其商标专用权,要求该奶茶店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等共4.08万元。 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告辩称,其经案外人丁某许可,使用“垚燚1點點”商标,而并非“1點點”注册商标,因此并没有实施侵害生根公司商标权的故意和事实。 法院审理认为,涉案注册商标“1點點”核定使用的服务项目与被控侵权服务项目属于相同的服务类别,被告某奶茶店将“1點點”注册商标标识使用在门面招牌、奶茶杯身以及外卖宣传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该行为属于商标的使用行为。 此外,被告某奶茶店虽在案外人丁某的授权下,使用“垚燚1點點”商标,但在其经营过程中,有意淡化“垚燚”的指示功能,强调“1點點”标识,容易使群众对其与原告的服务来源产生混淆或误认,因此法院认为被告的服务与原告的服务存在关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被告的行为侵犯了“1點點”注册商标专用权。 法院综合考虑被告的侵权行为性质、侵权情况、主观过错和涉案商标的知名度等及原告的维权支出,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2.8万元。 法官提醒,经营者应当规范使用商标,做到诚信守法经营。未经许可在相同或类似商品或服务上直接使用他人商标,导致消费者可能产生混淆的行为即构成对他人商标权的直接侵权。消费者在日常消费过程中也要注意识别,不让“傍名牌”的经营者有可趁之机。

    View More

  • 沪海关3月以来查处1.4万余个口罩 侵犯3M等商标专用权

    沪海关3月以来查处1.4万余个口罩 侵犯3M等商标专用权

    近日举行的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海关副关长柳波透露,3月以来上海海关已累计查处1.4万余个商标侵权口罩。(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上海港是全球第一大港,怎么做到既要通关快又要拦截准?疫情期间,上海海关打击侵权的力度如何呢? 上海海关是全国业务量最大的直属海关,进出口集装箱、报关单、税收、检验检疫等主要工作量均约占全国海关1/4。近年来,上海海关结合上海口岸贸易特点,开发建设上海跨境贸易大数据管理平台,强化监管、优化服务。2019年,上海海关将海运和寄递渠道作为打击侵权的重点渠道,将药品、汽车零配件等关系民生健康安全的商品作为打击侵权的重点商品,先后查处了一批侵权案件。 疫情发生后,上海海关梳理、分析防疫物资类商品存在的侵权风险,依托跨境贸易大数据平台,在确保合法防疫物资快速通关的同时,精准拦截侵权高风险货物。3月12日,上海海关立案调查全国海关首起进口侵权口罩案。截至目前,已累计查扣侵犯“3M”等商标专用权口罩1.4万余个。下阶段,上海海关还将持续加强对进出口侵权行为的打击力度,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作出更大的贡献。

    View More

  • 热干面商标“蔡林记”引争议

    热干面商标“蔡林记”引争议

    4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社会与法频道联合举办了第9期(总第17期)“现在开庭”全媒体直播,聚焦一起关于武汉热干面品牌“蔡林记”与“蔡明纬 蔡林记创始人及图”的商标侵权纠纷案件。光明网、中国青年网、快手等40余家媒体进行实时直播,近1500万网友在线观看。(本文采集转载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介绍,在武汉“蔡林记”是一家以热干面为经营特色的老字号小吃面馆。据说,热干面是蔡明纬先生在上世纪40年代初发明的,他也是“蔡林记”的创始人。由于历史原因,蔡氏本人没有申请注册“蔡林记”商标,而是由蔡林记热干面馆申请商标注册了“蔡林记”。 后来,蔡林记热干面馆改制为武汉蔡林记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蔡林记商贸公司),“蔡林记”商标也随之过户给蔡林记商贸公司持有。同时,蔡明纬之子蔡汉文参股设立了湖北鼎金耀餐饮服务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鼎金耀餐饮公司)。 2015年,鼎金耀餐饮公司申请注册了三枚“蔡明纬 蔡林记创始人及图”商标,分别核定使用在第30类“面条、谷粉制食品”商品和第40类“面粉加工”、第35类“广告”等服务上。蔡林记商贸公司于2018年6月27日对上述三枚诉争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 国家知识产权局经过审理认为,三枚诉争商标与蔡林记商贸公司在先注册的“蔡林记”等商标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和服务上的近似商标,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的规定,据此,裁定对三枚诉争商标无效宣告。 鼎金耀餐饮公司不服上述行政裁决,遂向北京知产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鼎金耀餐饮公司提出了两点主要理由:一是原告公司的诉争商标与第三人蔡林记商贸公司在先申请注册的“蔡林记”商标在文字、发音、含义、图形构成、构成要素、显著识别主体等方面均存在明显差异,不易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的混淆,不构成近似商标。 二是原告公司是由蔡明纬之子蔡汉文先生创立的,“蔡林记创始人及其传承人”有权在商标中表明身份。经过原告公司的长期使用,诉争商标中“蔡明纬”具有极高的显著性,并取得了较高知名度和影响力,已经与原告形成一一对应关系,具有显著识别性和区分性。综上,鼎金耀餐饮公司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诉裁定,并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裁定。 法院受理后,依法通知蔡林记商贸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4月24日上午,北京知产法院采用线上开庭的方式,对上述案件进行了审理。合议庭经过审理认为:三案的诉争商标均由文字“蔡明纬”、“蔡林记创始人”及图形三部分要素构成,各引证商标均包含文字“蔡林记”。一方面,诉争商标的主要识读部分“蔡林记创始人”完整包含了各引证商标的文字部分“蔡林记”;另一方面,从文字含义上理解,诉争商标的主要识读部分“蔡林记创始人”易被理解为“蔡林记”的最初创办者。同时,根据在案证据,引证商标“蔡林记”经第三人持续使用、宣传,在热干面商品上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对于相关公众而言,“蔡林记”商标与第三人已经形成较为固定的联系。在此情况下,诉争商标的文字内容极易使相关公众认为其所标识的商品或服务来源于第三人或者其提供者与第三人之间存在特定联系,从而产生混淆误认。因此,被告关于三案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分别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的结论正确。原告关于其股东蔡汉文系蔡明纬之子因而有权使用含有“蔡林记”文字商标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最终,法院一审判决:原告三案的诉讼请求均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驳回原告鼎金耀餐饮公司的诉讼请求。

    View More

  • 涉“阿那亚”商标侵权纠纷案,海淀法院开庭审理

    涉“阿那亚”商标侵权纠纷案,海淀法院开庭审理

    因认为昌黎县汐岸海景酒店(以下简称汐岸酒店)、北京趣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趣拿公司)在酒店名称中使用“汐岸 阿那亚店”字样,侵害了“阿那亚”文字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阿那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那亚公司)将二被告诉至法院。近日,海淀法院采用“北京云法庭”网上庭审系统开庭审理了涉“阿那亚”商标侵权纠纷案。(本文采集转载于澎湃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原告诉称:酒店使用,阿那亚标识属侵权 原告阿那亚公司诉称,阿那亚社区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是备受追捧的度假胜地。阿那亚公司享有的第16545248号“阿那亚”商标已经具有极高的知名度。2019年6月,阿那亚公司发现汐岸酒店经营的“黄金海岸汐岸海景酒店”在其店面招牌中使用“汐岸 阿那亚店”的被诉标识,同时在去哪儿等网站中使用“黄金海岸汐岸海景酒店(北戴河阿那亚店)”的标识,侵害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趣拿公司作为“去哪儿”网站的经营者,未尽到相应的注意义务,与汐岸酒店共同侵害了阿那亚公司的商标权,故诉至法院,要求汐岸酒店消除影响,二被告共同赔偿经济损失150万元及合理开支165632元。 酒店辩称:系为标识地理位置 汐岸酒店辩称,其使用“阿那亚店”的目的是为了标识地理位置,不构成商标意义上的使用;汐岸酒店使用“阿那亚店”标识与阿那亚公司使用涉案商标的方式完全不同,且汐岸酒店提供住宿服务,涉案商标的核定使用服务类别为饭店,二者的服务类别既不相同也不相似,不会导致消费者混淆误认;汐岸酒店使用“阿那亚店”标识的时间较短,不会对阿那亚公司造成损失,亦没有获利。综上,不同意阿那亚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趣拿公司辩称其仅为网络服务提供者,与汐岸酒店没有任何合作关系;去哪儿网上的涉案信息系汐岸酒店自行发布;趣拿公司在收到起诉状后立即对涉案信息进行下线处理,尽到了注意义务。 庭审中,在合议庭主持下,原被告围绕被诉行为的使用方式是否为商标意义上的使用、被诉行为是否容易造成消费者的混淆、经济损失赔偿数额的计算依据和计算方法等争议焦点充分发表意见。案件事实得到了全面展示,庭审高效、有序进行。 本案涉及河北省秦皇岛市的知名度假品牌“阿那亚”,是“阿那亚”商标权利人首次通过诉讼保护其商标专用权的维权案件,具有较高的社会关注度。由于房地产行业的特殊性,已经注册为商标的不动产楼盘名称存在被作为地理标识使用的情况,故被诉行为的使用方式是商标意义上的使用,还是地理标识意义上的描述性使用成为本案的核心争议焦点。本案在世界知识产权日期间开展庭审活动,对于加强知识产权普法宣传、提高权利人的权利保护意识起到了促进作用。

    View More

  • 因售卖葡萄酒涉嫌商标侵权被告上法庭

    因售卖葡萄酒涉嫌商标侵权被告上法庭

    在世界知识产权日到来之际,4月24日,成都市郫都区法院审结一起商标侵权案件。郫都区某超市因售卖与长城牌葡萄酒商标近似的葡萄酒,被法院认定为该商铺侵害了长城牌葡萄酒的商标专用权,酌情确定该商铺赔偿长城牌葡萄酒所属中粮公司合理开支金额6000元,并应停止销售侵权商品。(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封面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2019年7月31日,中粮公司代理人与四川省成都市律政公证处公证员到达成都市郫都区一“某超市超市”店铺。两人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在这里购买了“橡木桶陈酿干红葡萄酒”的商品一件。 该“橡木桶陈酿干红葡萄酒”酒瓶瓶贴正中的图案由5个烽火台以及向右边延伸出部分城墙,烽火台及城墙周围有树木丛林等组成的图案。 据了解,中粮公司此前曾取得了以下两个商标,且均在商标有效期内。商标如图: 第70855号商标 第1474477号商标 法院审理认为,中粮公司为以上两个注册商标的商标权人,上述商标现均处于有效状态,中粮公司的合法权益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法官介绍,本案中,中粮公司主张“橡木桶陈酿干红葡萄酒”标贴上的图文侵害了其以上两个商标。通过比对可知:第70855号商标系由“长城牌”文字、长城图案、“greatwall”文字组合而成,第1474477号商标蜿蜒于树丛中的由近及远四段长城城墙和四个烽火台组成。而“橡木桶陈酿干红葡萄酒”上使用的图案有烽火台、城墙、树丛。 因此,法院认为,虽“橡木桶陈酿干红葡萄酒”上使用的图案与第70855号、第1474477号商标在具体图样上不同,但考虑到第70855号商标知名度较高,且其中最为显著的识别性要素为长城,而“橡木桶陈酿干红葡萄酒”上也使用了长城。 “橡木桶陈酿干红葡萄酒”的标识使用了与第70855号、第1474477号商标相近的构图要素,在构图上也风格亦相同,以一般消费者的注意力为标准,进行隔离比对,“橡木桶陈酿干红葡萄酒”上使用的标识容易造成消费者误认为其来源于中粮公司或与中粮公司有关联性,故法院认为二者构成近似。 综上,某店铺销售“橡木桶陈酿干红葡萄酒”商品的行为,侵害了中粮公司第70855号、第1474477号商标专用权。法院判决,该店铺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侵害原告中粮集团有限公司第70855号、第1474477号商标专用权的“橡木桶陈酿干红葡萄酒”。综合考虑侵权行为性质、涉案商标知名度,以及中粮公司所支付的维权合理开支等情节,酌情确定该店铺赔偿中粮公司共计6000元。

    View More

  • 三人小作坊假冒注册商标造“每日坚果”卖了310万获刑

    三人小作坊假冒注册商标造“每日坚果”卖了310万获刑

    近年来,以独立小包装为主的混合类“每日坚果”备受消费者青睐,青岛沃隆作为市场占有量较大的品牌之一,成为了不少不法分子竞相造假牟利的对象。(本文采集转载于青岛新闻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2018年5月至2019年1月,刘某红、刘某云夫妻二人租赁湖南省冷水江市定基坳村的房屋作为生产车间,组织工人生产大量每日坚果产品。在未取得“沃隆”商标专用权持有人青岛沃隆食品有限公司所持使用许可的情况下,刘某红委托王某某制造印刷有“沃隆”字样的内袋、纸盒等包装材料进行交易,金额超过50万元。半年多时间里,刘某红、刘某云通过自己或亲友注册微信、支付宝账户,以微信、淘宝为销售平台向消费者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沃隆坚果产品,销售数额共计310余万元。 2019年9月29日,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刘某红、刘某云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告人王某某涉嫌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向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于同年11月19日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刘某红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刘某云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王某某犯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对该三人处以相应的罚金。一审判决后,三人均未上诉,判决现已生效。 对于本案下游购买者众多,无法逐人取证的问题,检察机关在批捕阶段就引导公安机关将刘某红、刘某云所设立的淘宝网店的后台详细信息全部提取,并固定为合法的电子证据,最终认定交易18989笔,销售数额2796968元,从而避免了因下游购买者客观无法查证,导致打击犯罪不利的情况发生。 在审查批捕阶段,检察机关会同公安机关对犯罪分子的微信、支付宝的交易记录进行了全面梳理取证,研判是否存在上下游犯罪问题,很快便锁定了上游商标标识制造商王某某和下游大宗经销商陈某某等人,有效遏制了此类犯罪的蔓延,避免打而不尽。目前,陈某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一案正在办理过程中。 办案过程中,检察机关办案人与沃隆公司多次沟通,沃隆公司代表表示,这些假冒产品大都通过微信、淘宝等网络途径对外销售,源头均为省外,公司自行维权难度大、成本高、效果差,迫切需要司法机关依法打击侵权行为。本案的成功破获办理,有效维护了青岛本地实体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对犯罪分子形成了震慑。

    View More

  • 北京海关查处一起特殊性质的侵权案件

    北京海关查处一起特殊性质的侵权案件

    近日,北京海关公布一起特殊性质的商标侵权案件:今年1月,北京海关对某企业进口X射线球管侵权案做出行政处罚,没收查获的侵权X射线球管并对当事企业处以罚款。(本文采集转载于经济日报,如有侵权请联系) “这是北京海关近年来查获的首起进口医疗器械侵权案件。”北京海关综合业务处知识产权科副科长孙华介绍说,去年11月,北京海关所属顺义海关对1台进口X射线球管实施查验时,发现实际货物带有“TOSHIBA”标识,但设备标签与正品存在差异。经鉴定,知识产权权利人东芝公司确认该产品不是其生产或授权生产的产品,侵犯了“TOSHIBA”商标专用权。 “ 近年来,个别侵权人企图用报关单迷惑消费者,给假冒产品披上正规渠道进口的外衣。与出口商品相比较,进口侵权商品对权利人的影响更直接,对国内市场公平竞争秩序的破坏也更严重。”北京海关综合业务处负责人表示,对于可能危害群众切身利益的假冒产品,海关一经认定侵权一律从重处罚,严厉打击不尊重知识产权、无视群众健康的不法行为。 据来自北京海关的数据显示,2019年,北京海关在进口渠道查获侵权商品案件同比增长300%,扣留进口商标侵权行为商品6800余件,案值人民币286万余元。北京海关全年共查获72起侵犯知识产权案件,涉及侵权商品2211批次、17.6万余件。 “这些案件的查获,体现了海关严厉打击进出口商标侵权行为、净化消费市场的决心。”北京海关副关长高瑞峰表示,该关将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海关保护,严厉打击进出口侵权商品违法行为,为北京市高质量发展营造一流的营商环境和创新环境。

    View More

  • 广东高院对欧普诉欧普特商标侵权纠纷案再审宣判

    广东高院对欧普诉欧普特商标侵权纠纷案再审宣判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4月22日对欧普照明股份有限公司诉广州市华升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商标侵权纠纷再审案公开宣判,华升公司因恶意侵犯欧普公司商标权,被判赔偿300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中国日报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欧普”诉“欧普特” 为何两次败诉? 2016年8月,欧普公司发现,华升公司在阿里巴巴等电商平台销售带有欧普特字样标识的灯类产品,严重侵害了自己的商标权,遂将其诉至法庭,请求判令对方立即停止在灯类产品上使用“欧普特”商标,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人民币300万元。 一、二审法院均认为,华升公司的商标与欧普公司的注册商标不构成近似,以一般消费者的注意力足以区分两者,故而华升公司不构成商标侵权,驳回欧普公司全部诉讼请求。欧普公司不服判决,向广东高院申请再审。 一字之差 商标侵权到底该如何认定? 广东高院再审查明,欧普公司生产的欧普牌灯饰灯具先后被省和国家质量技术监督管理部门认定为“广东省名牌产品”“中国名牌产品”,其注册商标先后被认定为“广东省著名商标”“中国驰名商标”。欧普注册的商标具有了较强的显著性和较高的知名度。 法院认为,华升公司在台灯、小夜灯等灯类产品中使用的商标虽然与欧普注册商标有所不同,但对应的文字“欧普”在文字构成、呼叫等方面相近,对应的英文“OUPUTE”与“OPPLE”在字母组成、呼叫等方面相近,也与欧普公司的“欧普”商标的读音相似,从而使其与欧普公司的涉案商标构成近似商标。在欧普公司的涉案商标具有较强的显著性和较高知名度的情况下,华升公司仍然将近似商标使用在同一种商品上,极易使消费者认为商品具有相同的来源或者其来源之间具有密切的联系,容易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损害欧普公司的商业利益。遂认定华升公司侵犯欧普公司商标专用权,判令华升公司停止商标侵权行为。 为何判定300万惩罚性赔偿? 值得关注的是,本案对华升公司适用了惩罚性赔偿。 广东高院审理查明,早在2011年10月,“欧普特” “OPTE 欧普特”商标在灯类商品上被申请注册,因与“欧普”商标近似被国家商标局驳回。华升公司明知“欧普特”商标不能用在灯类商品上,仍然将“欧普特”商标注册在其他类商品上,然后跨类别地使用于灯类商品,在网上购物平台等大量销售,且销售的产品还因生产质量不合格被行政处罚,给欧普公司的商业信誉带来负面评价。 根据中国商标法规定,对于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且情节严重的侵权行为,可以使用惩罚性赔偿。法院认为,华升公司作为同一行业的经营者,在明知欧普公司及其商标所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的情况下,仍故意模仿、使用多个与欧普公司驰名商标近似的商标,大量生产、销售侵权产品,且产品质量不合格,其侵犯欧普公司商标权的主观恶意明显,情节严重,应当适用惩罚性赔偿。法院按照涉案商标的许可使用费、侵权人的持续侵权时间确定赔偿基数,并按照上述认定数额的三倍,结合权利人的诉讼请求,适用“惩罚性赔偿”判令华升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300万元。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