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侵权案件

  • “王力宏”商标也遭到了抢注!

    “王力宏”商标也遭到了抢注!

    明星名被当作商标抢注 明星名被商标抢注毛不易不是第一人,此前杨幂、黄渤、周冬雨、林志玲等都曾遇到过。近日媒体报道:“王力宏”商标也遭到了抢注! 中国商标网数据显示,目前共有9件“王力宏”商标,经查询,这9件商标均不属于歌手王力宏本人。 最早的“王力宏”商标是2004年5月8日,一位名为王力宏(不是歌手王力宏,歌手王力宏国籍是美国,以下商标申请人地址为云南)的自然人申请的,目前分别核准使用在第5类、第30类。 2008年,原香港好味道国际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曾申请了多个关于“王力宏”的商标,其国际分类包括啤酒饮料、方便食品、日化用品等。目前商标状态均显示为“等待实质审查”。该公司后更名为香港李连杰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目前已宣告解散。 这个公司不仅申请了“王力宏”商标,还是申请了“李连杰”、“刘德华”、“张柏芝”、“黄晓明”等商标,目前商标也是均处于“等待实质审查”阶段。 2015年3月,深圳市安东尼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也申请了“王力宏”的商标,其国际分类为“教育娱乐”,目前商标状态亦显示为“商标无效”。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公司名下共有商标71件,99%都是关于名人的! 而且像“李晨微”、“杨幂微”、“刘亦菲”、“王菲”等商标都已申请成功! 企查查数据显示,法人名下还有一家公司名为“深圳聚陈安之徐鹤宁马云贸易有限公司”。 这些企业大佬千防万防,但还是,防不胜防啊! 最新一件“王力宏”商标是贵州杜酱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11月申请的“王力宏”商标,其国际分类为“33-酒”,涉及的商品/服务包括白酒、果酒、葡萄酒、米酒等。目前商标状态为等待实质审查。 企查查数据显示,贵州杜酱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1月,注册资本1688万。该公司名下共有商标294件,近期还申请了唐大师、薛大师、朱大师、戴大师等多个商标。 明星艺名到底能不能作为商标使用?针对这一备受争议的话题,最高人民法院2017年7月11日发布的一则司法解释给出了答案:“当事人以其笔名、艺名、译名等特定名称主张姓名权,该特定名称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与该自然人建立了稳定的对应关系,相关公众以其指代该自然人的,人民法院予以支援。” 最后笔者只想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好好的申请个商标,难道它不香吗?

    View More

  • “撞脸”喜茶商标被宣告无效,商家起诉国知局

    “撞脸”喜茶商标被宣告无效,商家起诉国知局

    网红奶茶品牌“喜茶”注册有“HEYTEA”系列商标,而一家咖啡公司随后注册了“HEY”图形商标(简称争议商标),核准使用在餐厅、咖啡馆等服务上。“喜茶”方认为该商标构成侵权,国家知识产权局经审查对争议商标宣告无效。咖啡公司不服,起诉至法院,7月15日,本案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线上开庭审理。(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北京日报客户端”,如有侵权请联系) “喜茶”的经营方为深圳美西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美西西公司),其自2014年起陆续注册了“HEYTEA”、“HEYCHA”等多枚商标,核定使用在餐厅、茶馆等服务上。 而2017年7月,广州创业咖啡有限公司(简称创业咖啡公司)为“HEY”申请图形商标注册,核准使用在餐厅、咖啡馆等服务上,2018年7月获准注册。这枚商标以字母“HEY”为主体,字母上绘有多个或坐或卧的人物。 巧合的是,美西西公司称,喜茶品牌在2017年也曾创作过一幅与争议商标相同风格的“HEYTEA”插画,对比“HEY”三个字母的图形部分,两作品极为相似。美西西公司认为争议商标的注册侵犯了其公司的商标权及在先著作权,于是对争议商标提起了无效宣告申请。 国家知识产权局经审查认为,美西西公司没有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其享有“HEYTEA”插画的在先著作权,但争议商标与“HEYTEA”系列商标在文字构成、呼叫及含义等方面相近,构成近似标识。由于争议商标与喜茶商标都核定使用在餐厅等服务上,属于相同或类似服务,容易使相关公众对服务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应认定构成近似商标,于是对争议商标裁定予以无效宣告。 创业咖啡公司不服国知局裁定,起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今天,本案通过北京云法庭进行了线上审理。 “我们两家公司都在广东。”美西西公司认为,作为“老乡”,创业咖啡公司应当知晓喜茶品牌所有拥有的在先权利,其注册商标的行为有明显攀附的恶意。 但创业咖啡公司表示,字母组合“HEY”只是争议商标的创作要素之一,且已经进行了艺术化的处理,与喜茶系列商标具有明显差异。这枚商标获准注册后,实际使用中,并没有发生损害他人合法权益或造成消费者混淆误认的情形,故请求法院判令国知局重作裁定。

    View More

  • 宝山警方破获特大假冒注册商标案 查获冒牌打火机2万只涉案价值3000万

    宝山警方破获特大假冒注册商标案 查获冒牌打火机2万只涉案价值3000万

    日前上海宝山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生产销售某知名品牌假冒注册商标打火机案,涉案价值达3000余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新民晚报”,如有侵权请联系) 2020年4月,某知名品牌打火机品牌方前往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经侦支队报案称,他们在上海、江苏、广东等地市场上发现大量假冒其品牌的打火机。接报后,宝山警方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经过一个多月的缜密侦查,掌握到这是一个产销一体的假冒商标犯罪团伙。犯罪嫌疑人江某在广东中山生产窝点内制造假冒品牌打火机,再通过快递发货至江苏徐州的袁某,再由袁某通过互联网向全国各地大量出售。 在充分掌握该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后,2020年5月28日,宝山警方出动精干警力,在广东、江苏开展集中收网行动,捣毁生产、销售假冒该知名品牌打火机窝点2处,抓获犯罪嫌疑人江某、袁某等5人,现场查获假冒该知名品牌打火机配件万余件,生产设备,成品打火机2万只,涉案金额达3000万元,成功破获该起特大假冒注册商标案。 经查,江某原先在广东中山某家品牌打火机的工厂工作,掌握了打火机制作流程和工艺,后来就有了自己做假冒注册商标品牌打火机的想法。2017年6月份开始,江某购买了生产打火机的设备及原材料,找他人加工做出了某知名品牌商标的模具,并聘请了梁某等人开始了制假行为。起初,江某自己去网上寻找买家,销量并不大,2018年江某从网上结识了需求量比较大的江苏徐州的袁某、马某夫妻二人,从而他们建立起了长期的供销关系。袁某、马某将从江某购得假冒品牌商标打火机,进价每只十几元至二十元不等,通过激光刻录机加工成市面上流行的款式,再以每只三十元至五十元的价钱通过互联网大肆销售。 犯罪嫌疑人江某、袁某等人到案后,对自己犯罪行为供认不讳,目前犯罪嫌疑人江某、袁某、梁某等4人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已被宝山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马某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现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View More

  • 广州越秀警方摧毁一个非法制造、销售假冒注册商标标识和品牌食品的犯罪网络

    广州越秀警方摧毁一个非法制造、销售假冒注册商标标识和品牌食品的犯罪网络

    今年以来,广州越秀警方积极推进“飓风2020”专项行动,持续加强食药环犯罪的打击力度,以涉民生违法犯罪为重点打击对象,保障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近期,越秀警方摧毁一个从非法制造、销售假冒注册商标标识到假冒品牌食品的犯罪网络,打掉2个作案窝点,抓获7名涉案人员,查获用于制造假冒注册商标器材8套,以及假冒品牌商品、包装袋、涉案电脑及单据等一批。(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广州公安”,如有侵权请联系) 杂牌味精换“新衣” 摇身一变成名牌 去年底,越秀区公安分局食药环侦大队接到市民举报,称在白云区某批发市场购买到的某品牌味精,怀疑是假货。接到举报后,民警委托相关部门进行鉴定,确认举报人提供的味精样品确为假冒商品。对此,越秀警方成立专案组,立案展开侦查。 经过深入调查和取证,警方掌握了以林某为首制造假冒商品的证据。1月8日,办案民警在白云区某工业园和某食品综合批发市场,现场抓获林某(男,32岁)等5人,查获假冒某品牌味精成品以及假冒外包装配件一批。 据林某交代,自己从事食品批发生意,因嫌赚钱不多,遂想到将一些不知名便宜的味精更换成知名品牌味精销售,从中牟取非法利润。经查,自2019年5月份以来,林某冒用他人身份信息,在白云区先后租下厂房和宿舍,雇请其弟等人,将不知名味精拆开包装倒入胶桶内,加入白糖、盐等拌匀,再分装到有假冒某品牌味精标识的包装袋里,然后将生产的成品对外销售。 打掉非法制造假冒注册商标标识窝点 办案民警从林某团伙制造假冒商品使用的外包装入手,经过深挖扩线,发现一个以宁某(男,27岁)为首的非法制造、销售假冒注册商标标识团伙。6月18日,收网时机成熟,越秀警方出动警力,在佛山市南海区某包装材料有限公司现场抓获宁某等2名嫌疑人,现场查获用于制造假冒某品牌味精的包装袋模具8套、假冒包装袋一大批,以及涉案电脑及单据等物品一批。 经查,宁某等人在没有取得注册商标持有人的委托、许可或授权的情况下,非法为林某等人制造假冒某品牌味精包装袋约80万个,非法获利32万元。 目前,经越秀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犯罪嫌疑人林某等5人已被越秀警方依法执行逮捕,犯罪嫌疑人宁某等2人已被越秀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假冒注册商标的食品侵犯了他人合法权益,还可能引发公共食品安全事件,越秀警方将依法严厉打击食品领域的制假售假行为,维护和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越秀警方并提醒广大消费者,一定要向正规的超市和商家购买食品,一旦怀疑买到假冒商品,可通过12315消费者热线投诉,发现制假售假线索,及时向公安部门举报。

    View More

  • 宁夏抢注“火神山”商标者被罚万元

    宁夏抢注“火神山”商标者被罚万元

    近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市场监督管理厅对一商标注册申请人在疫情期间抢注“火神山”商标案,作出罚款1万元的行政处罚。(本文采集转载于宁夏日报,如有侵权请联系) 今年3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函,要求自治区市场监管厅对一涉嫌恶意申请商标注册相关信息线索予以核查,并依法处置。 经查,武汉火神山医院开建之初,宁夏一注册申请人认为“火神山”名称有潜在商业价值,希望通过注册该商标获得商业价值。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是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前线医院,于今年2月17日注册成为事业单位,拥有该名号的在先权利。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该商标注册申请人抢先注册与疫情词汇完全一致的文字商标,涉嫌违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和《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的相关规定,构成恶意申请行为。 此案是2019年12月1日《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发布后,宁夏市场监管部门首次依据该规定对商标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也是处理的与疫情相关知识产权侵权违法行为的第一件不良影响商标申请注册案。

    View More

  • 侵犯注册商标罚8.05万元!山东公布第五批食品药品安全违法典

    侵犯注册商标罚8.05万元!山东公布第五批食品药品安全违法典

    7月5日,山东省市场监管局向社会公布第五批食品药品安全违法典型案例。 威海市马长全未取得食品经营许可销售侵犯牛栏山注册商标白酒案。威海乳山市市场监管局根据举报对当事人马长全经营的仓库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当事人涉嫌销售侵犯牛栏山注册商标的白酒。经北京顺鑫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牛栏山酒厂授权委托人现场鉴定,待售的白酒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2020年5月,乳山市市场监管局对马长全做出行政处罚:没收侵犯牛栏山白酒商标注册360瓶,罚没款8.05万元。 德州市朱秀华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当事人朱秀华在德州乐陵市农宅内,用工业松香加热的方式对生猪头、猪蹄进行脱毛,并将加工后的猪肉产品对外销售。乐陵市人民法院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处朱秀华有期徒刑六个月。2020年6月,乐陵市市场监管局对当事人朱秀华做出行政处罚:终身不得从事食品生产经营管理工作,也不得担任食品生产经营企业食品安全管理人员。 利津县博汇升食品中心经营标签含有虚假内容食品案。东营市利津县市场监管局对利津县博汇升食品中心进行执法检查,发现该食品中心经营的香酥花生仁外包装标签含有虚假内容,构成了经营标签含有虚假内容食品的行为。2020年5月,利津县市场监管局对利津县博汇升食品中心作出行政处罚:罚没款3.0036万元。 据了解,日前,山东省市场监管局出台《关于在食品药品执法办案中落实“四个最严”要求若干问题的意见》,要求全省各级市场监管部门坚定不移落实“四个最严”,坚决打击各类食品药品违法行为,加大典型案件曝光,以敢于担当尽责、严格监管执法的实际行动,向全社会释放市场监管部门有案必查、查案必严的强烈信号。各地各级市场监管部门按照《意见》要求,强化食品药品安全监管,对违法行为坚持“零容忍”,做到露头就打、重拳出击、绝不手软,从严从快从重查处违法案件。 山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提醒广大消费者,发现食品药品安全相关违法行为,请拨打当地12345热线进行举报,市场监管部门将依法依规及时查处。

    View More

  • “徐福记”一审胜诉 “聖福記”商标被判无效

    “徐福记”一审胜诉 “聖福記”商标被判无效

    提到“徐福记”也许大家并不陌生,但说到“聖福記”呢?7月1日记者获悉,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审结了一件因“聖福記及图” 商标而引发的商标无效宣告行政纠纷,法院一审认定原告圣福记公司所注册的 “聖福記及图”商标(下称诉争商标)不足以与徐福记公司的在先八枚引证商标相区分,从而判决驳回了其诉讼请求。(本文采集转载于网易,如有侵权请联系) 徐福记公司于1992年在中国创立,1994年“徐福记”品牌注册诞生,在新年糖界、喜糖界、休闲糖果界都有着一席之地。近几年,徐福记公司曾先后对“黄福记”商标、“圣福记”多次提出商标无效宣告。此案的诉争商标即是圣福记公司申请的,核定使用在第29类“鱼制食品、水果罐头、蛋、加工过的坚果”商品上,亦被徐福记公司提起了商标无效宣告请求。 2018年3月21日,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裁定,对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圣福记公司不服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诉争商标由汉字“聖福記”及图构成,引证商标一、二由汉字“徐福記”构成,引证商标三至八由汉字“徐福記”及图构成。诉争商标与八引证商标在文字构成、呼叫、整体视觉效果上较为相近,若共同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或者认为商品来源之间存在特定联系。 北京知产法院认为,圣福记公司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使用已达到与八引证商标相区分,相关公众不会混淆误认的程度。故诉争商标与八引证商标分别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规定。 此外,商标审查遵循个案审查原则,其他商标获准注册的情况,不能成为本案诉争商标亦应获准注册的依据。 据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圣福记公司的诉讼请求。

    View More

  • “王者荣耀”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案一审有果

    “王者荣耀”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案一审有果

    王者荣耀商标无效宣告一审结果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腾讯起诉贵州一酒业公司盗用腾讯公司旗下《王者荣耀》该款游戏名字,申请“王者荣耀”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贵州问渠成裕酒业有限公司(下称贵州酒业公司)申请注册的“王者荣耀”商标(下称诉争商标)损害了原告就游戏作品名称“王者荣耀”享有的在先权益,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判决撤销被诉裁定并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裁定。 2015年11月19日,贵州酒业公司申请注册第18379954号诉争商标,指定使用在第33类烈酒(饮料)、烧酒等商品上。2018年6月,腾讯公司对诉争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经审查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但两个商标核定使用类别区别较大,未构成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故对贵州酒业公司的注册商标予以维持。 腾讯公司不服该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法院经审理认为,《王者荣耀》游戏在上线之初就已获得较高的搜索点击量和广泛的关注度,取得了较高的知名度,并且,《王者荣耀》与其他品牌合作开发了多种饮料等周边产品,“王者荣耀” 作品名称的知名度所及的范围能够及于日常生活领域。因此,“王者荣耀”可以作为作品名称在先权益予以保护。《王者荣耀》游戏的上线日期早于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日,而且游戏上线之初就获得较高知名度,贵州酒业公司申请注册诉争商标时对游戏理应知晓。此外,其还申请注册了多个带有“王者荣耀”“王者”或“荣耀”字样的商标,由此可以看出,其申请注册诉争商标具有主观恶意。贵州酒业公司在销售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时必定借用了在先作品名称“王者荣耀”所形成的市场声誉或不当损害了其商业利益,使相关公众对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来源与在先作品名称的所有人产生混淆误认,从而挤占了在先作品名称所有人基于该在先作品名称而享有的市场优势地位和交易机会。目前,该案仍在上诉期内。 王者荣耀商标侵权案件相关资讯请移步: 【腾讯状告国家知识产权局胜诉,法院撤销贵州酒业“王者荣耀”商标】 【 “王者荣耀”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案】 【“王者荣耀”被抢注成酒商标,背后产业链有多黑?】

    View More

  • OPPO诉两公司侵犯商标权及虚假宣传,一审胜诉获赔100万元

    OPPO诉两公司侵犯商标权及虚假宣传,一审胜诉获赔100万元

    记者从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获悉,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下称“OPPO公司”)与佛山市顺德区中美丽臣电器有限公司(下称“中美丽臣公司”)、中山市中超橡塑制品有限公司(下称“中超公司”)商标权及虚假宣传纠纷案已审理终结。(本文采集转载于网易“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如有侵权请联系) 最终,法院判决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原告OPPO公司第4571222号“OPPO”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被告中美丽臣公司于十日内消除库存产品上的侵权标识;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100万元。中美丽臣公司不服判决,已提起上诉。 据法院介绍,合议庭在该案中确定了注册商标未规范使用的,不能对抗在后的中国驰名商标权的裁判规则,较好解决了原告驰名商标与被告注册商标之间的权利冲突,具有较强典型性和指导性。同时该案判决认定OPPO商标是智能手机上的驰名商标,确认和保护了原告的驰名商标权,为省内驰名商标的培育和发展提供了有力司法保障。 案由:OPPO诉两公司侵犯商标权及虚假宣传 前段时间,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OPPO公司与中美丽臣公司、中超公司商标权及虚假宣传纠纷案。 OPPO公司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出诉讼请求称,第4571222号“OPPO”注册商标是智能手机上的驰名商标,中美丽臣公司在智能热水器产品及宣传中使用“OPPO”商标,侵害了其驰名商标权;中美丽臣公司使用“泉天下力邀OPPO跨界联合”、“更多年轻人选择的热水器”等广告语,还使用了与OPPO品牌主色调相同的绿色作为招商邀请函背景颜色,容易误导相关公众,构成虚假宣传。此外,中超公司许可中美丽臣公司使用被诉商标,并约定从中分享利益,构成共同侵权。 判决书显示,第4571222号注册商标是“OPPO”,原注册人是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注册有效期限自2008年4月28日经续展至2028年4月27日,核定使用在第9类手提电话、数字音乐播放器等商品上。2018年6月12日,该商标注册人变更为OPPO公司。 2012年12月31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国家商标局)(2012)商标异字第70163号裁定书认定,原告上述OPPO商标在第9类“手提电话、数字音乐播放器”商品上为驰名商标。 OPPO公司提交的OPPO手机维权裁判文书显示,OPPO公司多次对假冒其涉案OPPO商标的行为进行刑事举报和民事起诉,相关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相关被告被判决停止侵权和赔偿损失。 美丽臣公司辩称,中超公司是第4837942号和第22579303号“OPPO”商标的注册人,其核定使用商品包括沐浴用设备和淋浴热水器。公司系经中超公司许可在热水器产品上使用这两个被诉商标是合法的,未侵害原告涉案商标权等。 中超公司亦辩称,被诉商标是该公司的注册商标,未侵害原告涉案商标权。此外,公司与被告中美丽臣公司仅是商标许可关系,未参与被诉产品的制造销售,双方约定的利益分配只是公司收取的商标许可使用费。 两被告均认为,OPPO公司经销证明是案外人出具的证明,真实性难以确认;OPPO公司提交的其他证据,不足以证明其OPPO商标知名度,且距今时间较长,不能证明该商标现在的知名程度。 争议焦点:原告驰名商标与被告注册商标之间的权利冲突 该案的第一个争议焦点为,OPPO公司主张被告侵害其第4571222号“OPPO”驰名商标权。被告则抗辩其是对第4837942号、第22579303号及第16431780号“OPPO”商标的规范使用,不构成侵权。 首先,原告第4571222号商标是否构成驰名商标?法院认为,原告提交的国家商标局认驰记录、财务审计报告、纳税情况、行业协会推荐证明、销售发票、广告费专项审计报告、广告合同及发票、荣誉证书、国家图书馆检索报告等证据,真实合法,相互印证,足以构成证明原告涉案OPPO商标驰名的基本证据。所以,该院认定原告第4571222号商标在被诉行为发生时已经驰名。 被告是否规范使用第4837942号商标及是否构成侵权? 法院认为,注册商标的使用应当规范,其中要求注册商标应当在核定的商品上使用。换言之,如果注册商标超出核定商品使用,哪怕是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也不符合规范的要求。 本案中,第4837942号商标核定的商品是浴室装置、沐浴用设备、抽水马桶和龙头。被告主张沐浴用设备包括热水器,故其是规范使用,而原告则主张两者只是类似商品,故被告不是规范使用。 法院认为,热水器与沐浴用设备的功能用途有交集,但并非相同。以相关公众一般认识综合判断,两者可以构成类似商品,但不构成相同商品。被告虽提交多份证据支持其主张,但这些证据恰恰只能证明热水器与沐浴用设备的功能用途存在交集,属类似商品,不能证明两者是相同关系。故被告主张依据不足,不能成立。被告超出核定商品使用第4837942号商标,不符合规范使用的要求。由于被告未规范使用该商标,故其以该商标申请前原告涉案商标尚未驰名为由,主张不构成商标侵权,显然缺乏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本案中,第9类手机与第11类热水器虽然不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但如上所述,智能手机已经成为当今社会人们的生活必需品,热水器也是生活必需品,故作为两者消费者的相关公众基本上是重合的。而且,被诉产品在宣传中反复强调其智能性。故在被诉热水器上使用与原告涉案驰名商标相同的商标,足以使相关公众认为两者存在相当程度联系。该行为减弱了原告涉案驰名商标的显著性,不正当地利用了该驰名商标的市场声誉,因而侵害了该驰名商标权。 最后,被告是否规范使用第22579303号、第16431780号商标及是否构成侵权? 法院认为,第22579303号及第16431780号商标核定商品均包括淋浴热水器,故被告在被诉热水器上使用这两个商标,符合规范使用的要求。本案中,原告在法定期限内申请宣告这两个商标无效,且已被商评委支持,无效理由之一就是其侵害了原告在先的涉案驰名商标权。所以,本案不属于两种例外情形。同理,被告在被诉热水器上使用这两个商标,足以使相关公众认为其与原告涉案驰名商标存在相当程度联系,进而侵害了原告涉案驰名商标权。 因此,法院认为,被告中美丽臣公司在被诉热水器及该产品宣传中均使用了OPPO商标,无疑是侵权主体。被告中超公司明知其第4837942号商标在热水器等商品上的申请被驳回后才得以注册,仍然将该商标许可被告中美丽臣公司在热水器上使用,客观上促使侵权行为发生,主观上具有明显恶意,构成共同侵权。而且,被告中超公司不仅许可他人使用OPPO商标,还在自己网站对OPPO热水器产品进行了展示和招商加盟宣传。综上,两被告共同侵害了原告涉案驰名商标权。 法院判决:OPPO公司胜诉获赔100万元 除了上述关于被告是否规范使用商标以及是否构成侵权的争议,该案还有另外两个争议焦点。 首先,根据商标法第四十八条,商标性使用包括将商标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广告宣传。本案中,被告中美丽臣公司被诉的完整广告语是“泉天下力邀OPPO跨界联合,打造更多年轻人选择的智能热水器”和“OPPO更多年轻人选择的智能热水器”。无论哪一句,都明确使用了OPPO商标,且明确该商标使用在热水器上。所以,这两句广告语实质是对OPPO进行商标性使用的广告宣传,其性质与将该商标直接标注在热水器产品上并无区别。 由于该院已经认定被告构成商标侵权,故被告应负的责任当然包括停止在广告宣传中使用OPPO商标。在此情况下,原告同时主张被告构成虚假宣传,要求其停止使用被诉的广告语,已经没有必要。另外,原告自己也主张绿色是其OPPO品牌的主色调。换言之,与OPPO品牌分离的绿色并非其主张的权益。故在被告应负停止使用OPPO商标责任的情况下,原告诉请被告停止使用绿色,既没有依据,也没有必要。综上,该院驳回原告关于虚假宣传的主张。 其次,两被告共同侵害了原告涉案驰名商标权,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虽然该院于2018年8月23日向被告中美丽臣公司送达行为保全裁定,责令该被告立即停止被诉行为。但该被告置若罔闻,仍于2018年8月25日召开了OPPO智能热水器的品牌发布暨新品见面会。另外,原告于2019年3月14日登录被告中超公司网站,也发现有OPPO热水器产品展示和招商加盟宣传。由此可见,两被告并未在该院行为保全后停止被诉行为,持续侵权的可能性极大。原告诉请两被告立即停止商标侵权行为,具有必要性和合理性,该院予以支持。 需要再次强调的是,判决两被告立即停止商标侵权行为,当然包括停止在产品宣传中使用OPPO商标。关于销毁库存或待销售侵权产品的诉请,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中超公司有库存侵权产品。被告中美丽臣公司已经生产出侵权产品,且有产品发布和招商行为,理应有库存,但该院认为判决该被告消除产品上的侵权标识即可实现原告该诉请目的。关于登报消除影响的诉请,尚无足够证据证明两被告行为给原告造成相当的不良影响,故该院对该诉请不予支持。 综上,法院判决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原告OPPO公司第4571222号“OPPO”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被告中美丽臣电器于十日内消除库存产品上的侵权标识;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OPPO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100万元;驳回原告OPPO公司其他诉讼请求。中美丽臣公司不服判决,已提起上诉。

    View More

  • 腾讯状告国家知识产权局胜诉,法院撤销贵州酒业“王者荣耀”商标

    腾讯状告国家知识产权局胜诉,法院撤销贵州酒业“王者荣耀”商标

    不知大家可还曾记得今天年初,腾讯公司起诉贵州一酒业公司,起诉理由是该公司盗用腾讯公司旗下《王者荣耀》该款游戏名字,侵犯了腾讯公司著作权。于是腾讯公司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对该公司的“王者荣耀”注册商标给予注销处理。(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经典游戏录”,如有侵权请联系) 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这不构成商标侵权,虽然两个“王者荣耀”商标相似,但贵州酒业公司的“王者荣耀”商标指定使用的是“果酒”等商品,而腾讯公司的“王者荣耀”指定使用的是“电子出版物”等商品,在销售场所与对象等方面区别较大,而且“王者荣耀”为汉体,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所以未构成侵权。 本来该事件到这里就结束了,可腾讯作为“南山必胜客”,必定不肯忍气吞声,于是腾讯再次向法院起诉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状告的同时腾讯公司坚持认为贵州酒业抢注商标谋取不正当的商业利益,请求法院撤销贵州酒业“王者荣耀”商标,并判令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裁定。 就在腾讯公司的坚持不懈之下,法院一审结果出来了,法院判定贵州酒业注册“王者荣耀”商标损害了腾讯公司的权利,并且判令国家知识产权局撤销被诉裁定并重新作出裁定。 腾讯王者荣耀起诉事件移步:“王者荣耀”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案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