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侵权案件

  • 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出口货物,金华某出口有限公司被处罚

    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出口货物,金华某出口有限公司被处罚

    (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质量新闻网)上海海关网站发布《上海海关关于金华某出口有限公司出口侵犯 “图形”商标专用权的玩具球等案件行政处罚决定书(沪关知字〔2018〕第187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法》第九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之规定,上海海关决定没收标有“MINIONS及小黄人卡通图形” 标识的玩具纸飞机32000个、玩具球30000个、玩具眼镜框21600个、圆珠笔40000个,并处罚人民币3000元。 当事人委托上海某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于2018年10月27日,以一般贸易方式向海关申报出口日本一批台历等。经查,实际出口货物中,有标有“MINIONS及小黄人卡通图形” 标识的玩具纸飞机32000个、玩具球30000个、玩具眼镜框21600个、圆珠笔40000个,价值合计4292美元。对于上述货物,“图形”商标权利人尤尼维瑟城电影制片厂有限责任公司认为属于商标侵权的货物,并向我关提出采取知识产权保护措施的申请。 经调查,认为当事人出口的上述货物上使用的“MINIONS及小黄人卡通图形” 标识,与权利人注册的“图形”商标构成近似,且事先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的规定,该货物属于侵犯尤尼维瑟城电影制片厂有限责任公司“图形”商标专用权的货物。当事人出口上述货物的行为已构成出口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货物的行为。 以上有海关出口货物报关单证、海关查验记录、权利人权利证明、当事人查问笔录等材料为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法》第九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之规定,我关决定没收上述标有“MINIONS及小黄人卡通图形” 标识的玩具纸飞机32000个、玩具球30000个、玩具眼镜框21600个、圆珠笔40000个,并处罚人民币3000元。

    View More

  • 知名大V敬汉卿名字被恶意商标抢注,商标流氓给知识产权保护抹了黑

    知名大V敬汉卿名字被恶意商标抢注,商标流氓给知识产权保护抹了黑

    用自己的名字竟被某企业警告侵犯商标专用权?8月3日,B站知名UP主敬汉卿发布视频称:跟了自己22年的名字被某某电子公司进行商标注册,对方甚至要求敬汉卿改名,并立刻停止使用此名在各大平台发布作品,否则将采取法律措施。尽管多家平台表示将为其提供法律帮助,更好地维护视频创作者的合法权益,但这场风波导致的流量下滑、粉丝流失等损失,却注定成了难以挽回的事实。 此事件引起了广泛关注。随后,此电子公司又发邮件给敬汉卿:实话告诉你,商标早就转好几手了... ... 如此公然威胁,不禁让旁观者好奇这家公司什么来头。禅师在中国商标网上查询发现,此电子公司名下已有109个已注册商标,大部分都是网红博主的账号名称,最早的申请日期为2017年9月26日。实际上这一百多个注册商标并没有在其实际业务中使用。可以判断,该公司就是靠恶意抢注商标牟利的“商标流氓”。   所谓“恶意抢注商标”,顾名思义,即是一些公司以极低的成本抢先热门商标,再通过收取转让费、授权费来对受害人进行敲诈勒索。鉴于中国的商标注册以“在先申请”为一般原则,一旦商标被抢注,企业或个人想要再拿回来,不得不踏上漫长的诉讼之路。近年来,随着图文、视频等自媒体行业的快速发展,一些“商标流氓”便盯上了网红经济这块肥肉。很多网红缺乏相关知识产权意识,一些公司便利用信息不对称下手抢注,令原使用者措手不及,给网络红人的姓名权、名誉权以及经济利益带来极大损害。

    View More

  • 使用他人在先美术作品申请商标注册,被判复制侵权赔偿六千元整

    使用他人在先美术作品申请商标注册,被判复制侵权赔偿六千元整

    近日,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审结了原告陈某诉被告北京某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侵害作品署名权、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改编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侵权纠纷一案。法院一审判决认定被告公司未经授权,在商标注册申请过程中使用了原告陈某享有著作权的美术作品,侵犯了原告对于涉案作品享有的在先权利即著作权中的复制权,判令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00元及合理开支3000元。 原告陈某起诉称,原告分别于2007年、2007年和2010年创作了三幅图形美术作品,并于2010年6月至8月间在深圳数字作品备案中心对三幅作品进行了备案。被告公司擅自将原告上述三幅美术作品于2012年7月11日分别申请注册了3个商标,侵害了原告对上述三幅作品享有的署名权、复制权等著作权权利。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赔偿原告4.3万元并刊登声明赔礼道歉和消除影响。 被告公司辩称,其与商标代理注册机构签订了合同,申请注册的三枚商标均系商标代理注册公司提供并保证不侵权,且这些商标被告均未使用过。 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陈某系涉案作品的作者,享有著作权利。被告公司申请注册的三个商标分别为涉案图形加上文字组合而成,其使用的三个图形与原告陈某享有著作权的美术作品完全一致,被告公司在注册商标过程中使用了原告陈某享有著作权的美术作品,侵犯了原告对于涉案作品享有的在先权利即著作权中的复制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由于被告公司涉案行为仅为在申请注册商标时将原告陈某的美术作品与其企业字号相结合,该种使用方式客观上无法为美术作品的作者署名,且尚未达到歪曲、篡改以及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新作品的程度,故被告之行为并未侵犯原告享有的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及改编权,且不符合侵犯原告作品发行权、修改权的法定要件,因此对原告主张被告侵犯其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改编权、发行权、修改权的请求不予支持。因原告陈某未提交证据证明被告公司存在主动在互联网上传播涉案作品的行为,故对原告关于被告侵犯其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主张亦不予支持。综上,因被告公司涉案行为并未侵犯原告陈某的著作权人身权利,亦未对原告个人声誉造成负面影响,故对于原告请求判令被告在媒体上刊登声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的诉讼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陈某要求判令被告公司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现无证据证明被告除使用涉案作品注册商标外还存在其他行为,被告亦当庭陈述其从未使用过相关商标,故其实施的复制侵权行为已经结束,不应再承担停止侵权的法律责任。 最终,法院依法适用法定赔偿方式,综合涉案作品的数量、独创性程度、被告侵权的具体情节即被告仅实施了一次侵害原告复制权的行为、被告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酌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00元及合理开支3000元,共计6000元。 目前,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