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侵权案件

  •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两公司“宋城”商标侵权一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两公司“宋城”商标侵权一案

    2019年9月6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原告宋城演艺公司诉被告东京艺术公司、一城宋韵公司及微梦创科公司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东京艺术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停止侵害 “宋城”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停止使用并注销涉案“xiaosongcheng.com”域名;并在《中国旅游报》上刊登声明,就本案商标侵权行为为原告宋城演艺公司消除影响。同时,法院未支持原告请求认定涉案“宋城”商标构成驰名商标的主张。(本文采集转载于大河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原告原告诉称,原告是“宋城千古情” 大型歌舞的经营企业,原告及其关联公司以“演艺”为核心竞争力,成功打造了杭州、三亚、丽江、九寨、龙泉山等十大旅游区、三十大主题公园、上百台“千古情”及“演艺秀”,并拥有宋城六间房、宋城中国演艺谷等数十个文化娱乐项目,产业链覆盖旅游休闲、现场娱乐、互联网娱乐,是世界大型的线上和线下演艺企业。 原告拥有“宋城”注册商标专用权,核定使用在第41类演出服务等服务项目上。 原告获得全国第十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等诸多荣誉证据,主张涉案商标经过原告及其关联公司的持续使用和广泛宣传,已经具有很高知名度,在演出服务项目上已经构成驰名商标。 原告主张的被诉侵权行为包括: 被告 1.被告东京艺术公司未经其许可,至少从2013年11月18日至今持续在其经营的河南省开封市“小宋城”文化旅游商区内部及周边,将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或高度近似的标识大肆突出使用,包括餐饮、演出、洗浴、住宿、KTV、商业管理等服务的外景、大巴车、服务台、演出售票处、消费凭据等处,并在室外广告牌、官方网站、新浪微博公众号、微信公众号以及百度网站等处突出使用。 2.被告东京艺术公司未经其许可,擅自注册和使用包含原告商标拼音的域名“xiaosongcheng.com”,并在使用该域名的网站上进行相关宣传和销售。 3.被告一城宋韵公司未经原告许可,在“小宋城”文化旅游商区内,将与原告商标相同或高度近似的标识“小宋城”、 “开封小宋城”等突出使用于演出等服务的广告牌、logo、宣传资料、指引牌、示意图、演出门票等处。 原告请求法院认定其涉案商标构驰名商标,进而对被告在第35类和第42类商业管理、餐饮、洗浴、住宿等服务项目上的使用行为予以禁止,对其涉案商标权予以跨类保护;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东京艺术公司、一城宋韵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停止使用域名“xiaosongcheng.com” 并连带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800万元;判令微梦创科公司对微博网站上发布的涉案侵犯商标权的信息进行删除和屏蔽。 法院一审判决认为 1.在原告指控的经营场所使用商标的行为主体是东京艺术公司,载有“宋城”、“小宋城”或者“开封小宋城”字样的网站、微信公众号、微博等媒体的账号主体皆为东京艺术公司,被告一城宋韵公司主要是经营“千回大宋”舞台剧,其并未实施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2.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另案已认定被告东京艺术公司在经营和宣传中在第35类推销(替他人)、第42类餐饮、洗浴等服务项目上单独或者突出使用“小宋城”、“开封小宋城”等字样的标识,侵害了原告在第35类和第42类服务上的“宋城”商标享有的专用权,故原告在本案中基于基本相同的事实和理由主张涉案商标构成驰名商标,并要求对其予以跨类保护至第35类和第42类服务项目上,该主张属于通过诉讼重复主张权利,法院对原告请求认定涉案商标为驰名商标并对其予以跨类保护的主张不予支持。 3.原告在本案中主张权利的涉案商标核定使用在第41类演出服务上,被告东京艺术公司将“宋城”、“小宋城”或者“开封小宋城”字样实际使用在演出、KTV等服务项目上,鉴于两者在服务的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方面较为接近,故已构成相同或类似服务。被告单独或者突出使用“小宋城”、“开封小宋城”等字样的行为侵犯了原告对涉案商标享有的专用权。 4.东京艺术公司官网域名的主体部分为“xiaosongcheng”,系“小宋城”文字的拼音,与原告涉案商标在读音上相近,容易使相关公众混淆误认,构成侵犯原告涉案商标专用权。5.微梦创科公司于2018年2月8日收到法院送达的涉案起诉材料后,当日对涉案微博账号“开封小宋城”(UID:3506657485)的头像和昵称进行了删除处理。已履行合理注意义务,并无过错,因此微梦创科公司不构成帮助侵权。

    View More

  • 1.6万余双“品牌”运动鞋涉嫌多个商标侵权被查

    1.6万余双“品牌”运动鞋涉嫌多个商标侵权被查

    近日,瑞安市市场监管局稽查大队联合当地公安部门查获了一起涉嫌销售假冒名牌鞋的商标侵权案,现场共查获假冒“NIKE”“NEW BALANCE”“ADIDAS”等品牌的鞋16255双,案值达二三十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浙江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执法人员介绍,根据线索,该大队联合瑞安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执法人员兵分两路,分别对位于仙降街道横街鞋类市场的某商铺和其位于仙降街道金光工业区的某仓库实施突击检查。现场,在当事人何某营业中的商铺里查获了涉嫌假冒“NIKE”注册商标的鞋19双;在其仓库内查获涉嫌假冒“NEW BALANCE ”注册商标的鞋1560双,查获涉嫌假冒“NIKE”注册商标的鞋12348双,查获涉嫌假冒“ADIDAS”注册商标的鞋2328双。 当事人何某对其涉嫌经营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供认不讳,执法人员现场对何某予以控制,并扣押涉嫌假冒的相关物品。目前,该案件已移送公安部门作进一步调查。 如何才能正确辨别真假名牌运动鞋呢?执法人员介绍说,消费者可以通过看鞋面材料、弹力、胶水粘合部位三个方面来进行辨别,正规厂家生产的球鞋通常采用人造皮或超纤PU,所含的纤维密度比真皮要高,韧性和透气性也不错、不易变形,在反复拉伸多次后能够迅速回弹到原来的状态;劣质的仿冒鞋为了降低成本使用化纤鞋带,会越来越松懈且没有弹力感。此外,鞋子的胶水粘合部位如有胶皮、胶点等瑕疵则可能为仿冒品,因为正规厂家遇到这种情况都会作为次品处理。

    View More

  • 九月初道滘镇查获一商标侵权窝点,市值达310万元

    九月初道滘镇查获一商标侵权窝点,市值达310万元

    九月初(9月2)道滘镇近日破获一处侵犯商标权产品黑窝点,其中储放有2122双“MARTENS(马汀博士)”品牌鞋,经商标权利人当场鉴定,所有为假冒侵权产品,货值达310万余元。(本文采集转载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8月30日下午,道滘镇南丫村网格管理人员在进行日常安全巡检时发现,位于滨涌组中街的一出租房屋存在明显异常,该出租房窗子用布带、报刊等杂物挡住,多次敲门无人响应,网格员出于职业敏感性,对该出租房进行仔细查看,发现出租房内堆积着很多物品,疑似假货储放黑窝点,于是立即将有关线索上报道滘市场监管分局。 道滘场监管分局工作人员收到线索检举后,马上赶赴现场开展调查,经监督检查并多方面联系到商标权利人后,基本判断该出租房内储放的“MARTENS”制成品鞋为商标侵权产品,并预估库存产品的货值达到追责刑事责任标准。 为确保案子顺利查处,道滘市场监管分局工作员通知商标权利人当晚从广州赶来事发现场,同时与道滘公安分局领导沟通,派人到当场调查取证跟进,经网格员、市场监管分局及公安的工作人员现场清点核查,该出租房储放的“MARTENS”鞋为2122双,经商标权利人当场鉴定,所有为仿冒侵权商品,货值达310万余元。由于侵权商品货值已达到追责刑事责任标准,道滘市场监管分局当场将该案子移交给了公安分局,由公安分局对该批侵权商品当场进行扣留,并做进一步调查处理。

    View More

  • 中国知识产权成热话题“汇源”商标被侵权案终进入执行阶段

    中国知识产权成热话题“汇源”商标被侵权案终进入执行阶段

    随着第十届中国知识产权年会首次将商标、地理标志等纳入研讨内容的消息引爆网络后,知识产权与商标保护也再次成为社会热议话题。作为列入最高法《2017年中国法院10大知识产权案件和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中“商标侵权纠纷案件”首位的“菏泽汇源罐头食品有限公司与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也再次引发公众关注。当时最高法判处菏泽汇源罐头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菏泽汇源公司”)赔偿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汇源公司”)经济损失10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因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具有典型意义,该案件也成功入选最高法2018年“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保护产权和企业家合法权益典型案例”。 不过令人唏嘘的是,案子赢了执行难,菏泽汇源公司并未在判决期限内交付赔偿金,时隔终审判决近20个月后,该案件还处于执行阶段。 据菏泽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执行局负责执行此案件的承办法官孙玉超介绍,此案的执行案卷刚从最高院转到地方法院,当前已展开执行工作。现已查封菏泽汇源公司名下一宗土地及厂房,正待申请评估拍卖,而关于评估等执行事宜,法院近日刚和北京汇源公司法务人员取得联系,但菏泽汇源公司方面,目前其负责人已不知去向。 案情回顾,北京汇源公司一审终审均胜诉 家喻户晓的“国民果汁”品牌“汇源”,是北京汇源公司在1992年成立之时便申请商标注册的,一直将其作为核心标识使用在水果饮料、果汁等商品上,同时为了更好地保护品牌,北京汇源公司还申请了一百多个与“汇源”相关的商标。经过北京汇源公司的宣传和销售,“汇源”商标于2002年3月12日被国家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汇源"也成为了中国果汁行业第一品牌。 2014年,北京汇源公司因认为菏泽汇源罐头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菏泽汇源公司”)未经其许可授权,擅自大量生产、销售“汇源”罐头商品,并在网站宣传中使用“汇源”商标,在商品外包装、瓶贴、网站中使用“菏泽汇源罐头食品有限公司”企业名称等行为已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给公司(北京汇源公司)造成了严重的声誉损失和经济损失,故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菏泽汇源公司停止侵权行为,赔偿相应经济损失,并消除不利影响。 2015年7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菏泽汇源公司立即停止商标侵权行为、立即停止在其企业名称中使用“汇源”字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北京汇源公司经济损失300万元。菏泽汇源公司、北京汇源公司均不服该判决,向最高院提起上诉。 2017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经过审理作出判决,维持山东高院原判,并认为一审法院酌定赔偿额仅考虑了水果罐头的生产和销售量,而没有考虑菏泽汇源公司还侵权生产冰糖山药罐头和八宝粥等两种侵权产品。最终鉴于菏泽汇源公司主观恶意明显,并在侵权期间获得上亿元的销售利润,为使北京汇源公司受损利益得到补偿,最高人民法院将判赔提高至千万元。 企业应诚信经营,公平竞争 商标是企业形象之一,也是商户信誉的重要体现,凝聚着企业的品牌竞争力和创造力。关于商标侵权事件,近年来时有发生,从经营多年的大品牌到刚成立的小企业,跨度之大令人唏嘘不已。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深化和资源的融合,市场经济环境变得愈加复杂,经济主体间的技术竞争也日趋激烈。为了争夺市场资源,经营者们招数频出,各类侵权现象屡禁不止。但随着知识产权保护越来越受到重视,侵权成本较低而维权成本高、周期长、举证难、赔偿低的维权现状已逐渐改变,这种变化为那些冒用商标的企业,以及专门针对其他经济主体提起商标侵权和字体侵权等知识专利侵权诉讼、以获得巨额和解费用为业的“流氓企业”敲响了警钟。 作为促进市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主体,企业应在生产经营活动中,遵守法律和商业道德,诚信经营、公平竞争,有效促进经济健康、稳定、持续增长。如果企业及个人为了眼前利益,违背商业道德,甚至通过侵犯其他经济主体的各种合法权益来达到盈利目的,那么被侵犯者只有拿起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利,方可遏制此类行为的泛滥。

    View More

  • 苍南连查两起商标侵权案,“贵州茅台”说明书都是假的

    苍南连查两起商标侵权案,“贵州茅台”说明书都是假的

    茅台酒是我国的传统特产酒。与苏格兰威士忌、法国科涅克白兰地相媲美的世界三大蒸馏名酒之一,同时是中国三大中国名酒“茅五剑”之一,距今800多年的历史。 茅台酒不但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其口感也深得中国人的钟爱。也正是因为如此,茅台酒成为了企业商标侵权的主要目标。 前不久,苍南市监部门连查两起商标侵权要案,其中一起就与贵州茅台相关。 市监部门巡查中发觉,位于龙港镇泰和路某厂正在生产加工“茅台酒”说明书。该厂经营规模并不大,设备简陋。凭借多年的工作经验和职业敏感性,执法人员怀疑该厂并非茅台酒厂的授权生产商,推断现场可能存在制假行为。随后,执法人员在现场扣留涉嫌侵权的“茅台酒”说明书19520份,每份4本,总共78080本,并经商标注册所有人鉴定为侵权物品。 这近8万本假的“茅台酒”使用说明还是很令人震撼的,但对于贵州茅台而言,这只是她们被商标侵权的一部分。 早期宜宾警察在北京市通州区侦破了“宋某等人特大假冒注册商标案”,取得成功捣毁制售假酒犯罪团伙8个,抓捕涉案人员31人,涉案金额1.1亿余元。 据统计,自2013至今,来自河南固始县的宋某、闫某贤、张某峰几人伙同老乡、同村亲属十数人到北京市通州区执行卖假售假犯罪活动,她们分工密切,把收回来的酒瓶堆积在洗手间,清理后再次装上兑水的茅台,包装好卖出。用几十块成本就能仿造出市面一瓶售价几百上千元的知名白酒,获利高达数十倍。 从假酒到如今的假说明书,贵州茅台被侵权纠纷的“故事”肯定还会再上演,心疼茅台!

    View More

  • 有人偷偷抢注了好多“乔碧萝”,果然是人红是非多啊!

    有人偷偷抢注了好多“乔碧萝”,果然是人红是非多啊!

    前些日子,直播圈发生了一场闹剧,美丽女主播乔碧萝殿下在连麦中意外露脸,上演了一出“萝莉变大妈”的戏码 很多网友吓得吃不下饭,还有人调侃她是“乔奶奶”,更神奇的是,露脸后的乔碧萝关注度更高,72小时内涨粉20倍,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主播变成网络红人,甚至还火到了海外,登上BBC、逗笑面瘫导演北野武…… 面对广大网友的吐槽,乔碧萝发自拍辩解,坚称她是90后不堪网上的言论,和喷子互怼,怼完连麦女主播怼斗鱼,各种自证清白被直播圈封杀后,她还一直活跃在微博上。 近日,乔碧萝发微博透露,“乔碧萝”、 “乔碧萝殿下” 被恶意抢注商标,她将提出异议,予以申诉,没想到乔奶奶还挺懂得维权的,当前输入“乔碧萝”三个字会发现,确实有54件商标注册申请。 其中“乔碧萝殿下”共有6件,这些商标都是在今年7-8月份被注册的,最早一件是核准使用在服装领域的第25类“乔碧萝殿下“商标,商标注册于7月30日,正好是乔碧萝走红的那几天! 大量的“乔碧萝”商标在一个叫“黄玉剑”的人名下,少数掌握在企业和其他个体手中,看来大家就算再怎么不喜欢乔奶奶的颜,对于和她有关的商标还是很感兴趣的 如今市面上流行什么,相应的商标也会备受关注。不光是乔碧萝,很多自媒体、网红主播的商标也都遭到商标抢注,比如B站很火的UP主“敬汉卿”(商标侵权纠纷事件)、斗鱼和虎牙的多位主播,如旭旭宝宝、呆妹、二珂…… 遇到商标抢注,不要慌!禅师建议大家通过提出异议、申请无效宣告等方式维权。当然禅师更提倡大家与其事后维权,不如事先保护。各位务必要提高商标保护意识,个人就提前进行个人商标注册、企业就申请企业商标注册,从源头上避免此类事件发生。

    View More

  • 杭州亚组委知识产权遭侵犯!侵权方下架召回相关书籍

    杭州亚组委知识产权遭侵犯!侵权方下架召回相关书籍

    中新网杭州8月27日电(张斌)27日,杭州亚组委发布消息表示,近期有未经授权使用亚奥理事会有关标志及杭州亚运会相关元素的书籍在网上公开售卖涉及版权侵权,经杭州亚组委采取一系列维权措施,侵权方声明将下架召回相关书籍。(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新闻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悉,上述侵权书本名为《相约2022:杭州旅游行业迎亚运读本》,由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2018年11月印刷发行。 杭州亚组委介绍,事发后,杭州亚组委法律事务部迅速行动,依据国家知识产权保护相关法律法规,采取一系列维权措施,经调查取证、发送律师函、电话等方式,要求该书立即下架,停止侵权,并尽快消除影响。 据介绍,日前,该书出版社已停止关于该书的一切营销活动,同时正式复函作出解释说明,并公开刊登声明,消除影响。 杭州亚组委称,随着杭州亚运会赛事临近,将立足亚运会知识产权全方位保护,对相关侵权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积极作为、依法维权,全面保障杭州亚组委各项合法权益。(完)

    View More

  • 韵达花式抢注“某东”商标!京东和韵达杠上了!

    韵达花式抢注“某东”商标!京东和韵达杠上了!

    (本文采集转载于新媒体快讯,如有侵权请联系)为了防止关键词,有些自媒体会为一些品牌名字打上码,比如淘宝变成某宝,拼多多变成了拼夕夕。 虽然京东和韵达都有物流这一业务,但是两者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区分,那两者怎么会杠上了呢?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因就在于韵达的44件“某东”商标注册申请...... 44件“某东”商标 韵达快递品牌创立于1999年8月,总部位于中国上海,是一家集快递、物流、电子商务配送和仓储服务为一体的全国网络型品牌快递企业。 2016年1月8日,韵达向商标局申请了44件“某东”商标,除了第30类没有申请,其他的类别都没有落下。这批商标在2016年11月13日获初审公告。 因为这些商标,敏感的京东可不干,在2017年2月13日,一口气对这些商标提起异议。不过并未成功,韵达的44件商标还是在2018年2月14日成功注册了。 面对异议失败,京东也并未妥协。 京东再上诉 2018年7月6日,京东再次提起上诉,对这批商标提起无效宣告请求。 根据刘强东所述:京东是由其第一个女朋友的名字和其名字组成。由此可知,“东”字对于京东来说的重要性! 京东认为 1、“某东”商标与其已注册对应类别的“京东”商标构成近似; 2、“某东”商标与“京东”字号近似,损害申请人的在先字号权; 3、“某东”是广大消费者及媒体在某种特定场合下,对其的一种避嫌式的间接称谓,同样的称谓还有“某宝”,指代“淘宝”电商平台。 韵达则向商标局申请了44个类别的“某东”商标,一定程度上有搭便车的嫌疑,同时,韵达还注册了“某宝”商标,其行为有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扰乱现有的商标注册秩序。 商评委认为 “某东”和“某宝”虽然在文字构成、呼叫、视觉上与京东、淘宝相近,但整体含义区分不明显,在同一类别的商品或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或服务来源产生混淆误认。 京东的举证虽并未完全通过,但不影响“某东”商标被无效宣告。 据悉,截至目前为止,京东已经成功无效了34件“某东”商标,仍旧有10件“某东”商标还存在! “某宝”商标呢? 京东对“某东”商标出手了,那“某宝”商标如何了呢? 淘宝似乎至今还未对韵达的“某宝”商标下手,根据中国商标网查询显示,韵达注册的29件“某宝”商标已于2017年2月14日成功注册。 按照京东的说法,“某宝”与淘宝是挂钩的,在自媒体人眼中,因为词汇不方便,所以某宝等于淘宝。 京东对“某东”商标的举动,淘宝一定也知晓,为什么淘宝并未对“某宝”提起无效宣告呢? 韵达又为何要注册“某东”、“某宝”商标呢? 商标作为知识产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企业的灵魂所在,是企业品牌的象征。 而市场激烈的竞争,使得一些商家企图不劳而获,想出千奇百怪的招式“傍名牌”蹭热度,以谋取不法利益,这也就导致市场上的商标侵权、近似案件频发。 虽然韵达此举可能并非是为了谋取不法利益,但是对于市场上频发的商标侵权、蹭热度的行为,企业还是要提高警惕。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不仅仅损害了商标专用权人的利益,更是损害了广大消费者的利益。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以次充好,对企业来说不只是一般的违法行为,更是缺乏诚信的态度,更甚者是侵犯知识产权的犯罪行为。 若是企业或者个人发现侵权他人商标、假冒注册商标等侵权行为,一定要及时维权或者举报。 无论如何,企业想要稳步向上发展,凭侵犯他人注册商标肯定行不通的,还是需要拥有独属于自己品牌的商标,用心经营,才有望拥有一片坦途。

    View More

  • 吴京肖像权被无良医院侵犯,“仅需7天,重回年轻态做最猛的战狼”

    吴京肖像权被无良医院侵犯,“仅需7天,重回年轻态做最猛的战狼”

    吴京肖像权被无良医院侵犯 (本文采集转载于光明网,如有侵权请联系)云南昆明街头散发的刊物中竟出现演员吴京“代言”的男科疾病广告。 吴京认为发行该刊物的公司侵犯其肖像权和名誉权,遂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损失30.5万元。2019年8月23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审理此侵权案件。 吴京方表示,吴京是中国大陆知名导演、演员,1994年获得全国武术比赛精英赛枪术、对练冠军。 2013年其自导自演军事题材电影《战狼》,后凭借该电影获得多个奖项。其肖像已经具有了较高的商业代言价值。 2018年7月,吴京方发现昆明某医院在其主办发行、刊印和散发的《云南男人》刊物中擅自使用吴京的肖像,并配以“仅需7天,重回年轻态做最猛的战狼”等广告语。另在该刊物内有大量其他男性疾病广告,此外还有该医院的联系电话、QQ咨询、官方网站、地址等,商业目的明显。 吴京方认为,此种侵权行为极易使读者误认为他接受过类似的男科治疗,或双方存在合作关系,然而这与事实严重不符,极易使刊物的读者对吴京产生否定性评价。该医院严重侵犯了吴京的肖像权和名誉权。 故要求医院立即停止发放带有吴京肖像的《云南男人》刊物,并回收销毁所有带有吴京肖像的《云南男人》刊物,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吴京经济损失20万元、精神损害赔偿金10万元、维权合理开支5000元,共计30.5万元。 吴京的代理律师出席了侵权纠纷庭审,而昆明某医院并未到庭。 吴京方表示,在昆明大街小巷、车站、商场、医院周边等地都发现存在散发这种广告的情况,他们在火车站发现并收集了10余本。吴京方当庭提供了相关刊物、网络信息等证据。 吴京方明确表示,吴京与昆明某医院没有任何合作,也未授权其使用吴京的照片。 吴京方坚持认为,昆明某医院未经吴京许可而带有商业目的擅用其肖像,属于侵犯其肖像权的行为。同时此种侵权行为极易导致吴京社会评价的降低,同时侵犯了吴京的名誉权。故该医院依法应承担侵犯肖像权及名誉权的民事责任。此案未当庭宣判。

    View More

  • 武汉汤包店歇业通知成“网红”,却陷入商标侵权纠纷!

    武汉汤包店歇业通知成“网红”,却陷入商标侵权纠纷!

    汤包店因歇业通知成“网红” (本文采集转载于网易娱乐)武汉“燕语堂”汤包店的老板刘先生,曾专门前往天津和南京学习小笼包和汤包制作手艺,随后取了20多个名字作为备选,注册营业执照的时候发现有些名字别人已经注册了。 后来想到“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句诗。就定了“燕语堂”,希望包子能让每一户人家都能品尝到。 而今年5月份,刘先生将其在武汉的“燕语堂”汤包店关门,贴了一张歇业通知称,独生女儿面临高考,决定暂停营业二个月,回去陪考。 汤包店随着这张告示走红网络,数千万网友围观、评论、点赞,表示被这份歇业通知背后的父女情感动,不少食客慕名而来。 “网红”老板遭遇新麻烦 按道理来说,走红不是好事吗?有更多的人知道这家汤包店,生意也就会更上一层楼。但是俗话说得好“人红是非多”。 刘先生称,自走红之后,一直有人给他打电话,自称是商标注册代理公司,询问他是否要将“燕语堂”注册成商标。但是当时的刘先生认为自己经营的不过是一家小店,还没有规范化,没有必要那么麻烦的去申请商标注册,便没有理会。 直到8月15日,刘先生和妻子陪同女儿一起千里赴京,把女儿送入北大校园。就在出发前一天接到的一通电话,让他一路上心里犯嘀咕。一个自称是律师的人打电话,说刘先生的店名“燕语堂”侵犯了山东一家公司的商标,让他三天之内改名字,不然就要发律师函起诉。 “燕语堂”商标 刘先生通过朋友,在网上查询了一下,确实有一家山东的公司注册了“燕语堂”商标,而且是在今年7月份成功注册的。 根据中国商标网查询显示,山东济南确实有一家公司分别在2011年和2018年注册了第43类“燕语堂”商标。 根据商标的详细情况,我们可以看到,2011年注册的商标,曾在2012年核准注册,但是目前被无效宣告了,商标处于失效状态。而2018年注册的商标则在2019年7月21日核准注册了,专用权期限至2029年7月20日。   商标与商号的纠纷 商标所有者与字号经营者侵权纠纷很常见,具体处理结果却不一定相同,具体要考量双方商标和字号实际使用情况。就比如“宁波好太太”与“广东好太太”,“北京爱奇艺”与“台州爱奇艺”,“大宝化妆品公司”与“大宝日化厂”…… 驰名商标被其他经营者以同样的字号经营,驰名商标对此进行索赔的情况公众比较熟知。还有一种情况,如果该商标在部分城市经营,在一定区域知名度很广,其他城市的小规模经营者虽然通过注册营业执照取得了字号,但在经营过程中容易让消费者对两者产生混淆,商标所有者进行被侵权举证后,有权要求停止商标侵权行为,停止使用字号。 在我国,企业名称登记与商标注册由不同的部门进行管理,程序上也存在较大差别,导致难以做到信息互通、资源共享。我国现行的管理制度仍然没有打破这种壁垒和条块的分割状态,两种权利产生冲突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有律师表示,近些年,有些企业会注册多个商标并不实际经营,然后向众多使用了同样字眼字号的经营者索赔谋利,对这种情况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并不鼓励,并且有相关法律限制这种行为。根据知识产权方面相关法律,如果商标所有者3年内没有实际经营使用这个商标,任何人都可以向国家商标局申请对该商标作无效处理。 根据上述律师所言,如果考虑到在济南,“燕语堂”商标具有一定的知名度,那么刘先生的“燕语堂”极大可能会被考虑到侵权问题!但如果济南公司三年都没有使用商标,那么刘先生可以考虑申请商标三年无效的申请,并且随后可以将这枚商标注册下来! 所以从“燕语堂”商标而言,可以证明一点,一枚好名字的商标确实受人欢迎!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