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侵权案件

  • 湖南长沙:好多种“名酒”竟出自同一个“窖池”被告人因假冒注册商标罪获刑

    湖南长沙:好多种“名酒”竟出自同一个“窖池”被告人因假冒注册商标罪获刑

    近日,由湖南省长沙市检察院审查起诉,交由天心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雷泽忠涉嫌假冒注册商标案在法院开庭审理,法庭当庭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被告人雷泽忠有期徒刑三年零两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食品伙伴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了解,为加强对知识产权的司法保护,长沙市检察院从2017年开始,对辖区内的知识产权刑事案件进行集中管辖,由专门成立的市检察院知识产权检察局负责具体承办。该案是长沙市对知识产权案件跨区域管辖后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的第一起知识产权刑事案件。 “高档白酒”由低档原浆酒按比例调制而成 2017年,年过五旬的雷泽忠从湖北来到长沙,因年纪较大又仅有小学文化,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雷泽忠从朋友处得到一个制酒“秘方”。 急于发财的雷泽忠决定大干一番事业,将“秘方”转换成钱。于是,雷泽忠开始了建“酒厂”的三部曲:第一步物色厂房,选定了两处城乡结合的民房,分别以每年1.2万元和4800元的价格租了下来,并对外“低调”宣称租房用于存放废旧用品;第二步收购酒瓶、购买商标。雷泽忠从酒店、废品收购站收购大量高档白酒的空酒瓶,同时花费三四万元从网上购买外包装和白酒商标;第三步购买低价位白酒。根据制酒“秘方”的需要,雷泽忠从超市购买绵竹大曲、金六福等原浆酒。 制“酒”的准备工作完成后,雷“厂长”表演真功夫的时候到了,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却是调酒“大师”,以致生产的“白酒”取得了部分经营白酒的老板们的高度信任。雷“厂长”将从超市购买的原浆酒按比例调配成市面上一瓶难求的茅台酒、湘窖酒、酒鬼酒等等,调配好的白酒被贴上商标、灌装入收购的酒瓶、套上外包装,一瓶瓶“高档白酒”就此出炉了。   一箱“茅台”比一瓶茅台还便宜 雷泽忠不仅具有制“酒”的天赋,更是推销“酒”的“天才”。他采取的方针是薄利多销、上门送货,攻占的战场主要是小型商场超市。 承办检察官介绍,雷泽忠“酒厂”生产的各类“高档”酒的“出厂价”是:五粮液每箱600元、茅台每箱1000元至1500元、国窖1573每箱600元、剑南春每箱300元等等。“一箱‘茅台’酒的价格还不如一瓶茅台酒的价格。” 为了打开销路,雷泽忠走街串巷向小型商场超市老板推销自己的“高档白酒”,并承诺有需要可以送货上门。虽然有些商家也怀疑此酒非彼酒,但巨大的价格差,让商家抵挡不了诱惑,以至于雷泽忠有了销售渠道和回头客,生意涉及到长沙城区甚至江西南昌等外省市。雷泽忠在一年时间内通过制“酒”卖“酒”获利十余万元。 2017年年底,赵某在位于长沙市雨花区桂花路的某烟酒商行购买了一批湘窖酒、开口笑酒,购买回公司后,因其老板怀疑是假酒,于是通过湖南湘窖酒业公司进行鉴别,赵某购买的上述白酒系假冒该公司企业商标注册的白酒。之后,赵某报案。 至此,雷泽忠的“制酒”工厂被公之于众,查获时仓库内堆放着“五粮液 ”“贵州茅台”“湘窖”等17种不同品牌的成品高档白酒和一些制作假酒的原料酒,与高档品牌白酒应当配备的生产条件和生产环境完全不匹配。经过清点,成品“高档白酒”共计有1000余瓶,涉案金额在24万元以上。后经鉴定,这些成品“高档白酒”均系假冒生产厂家注册商标的白酒。 16张微信截图背后隐藏“灰色交易” 该案被移送长沙市检察院后,承办检察官发现公安机关移送的案卷中有16张从雷泽忠被扣押的手机上提取的手机微信截图,这些微信截图很可能反映的是雷泽忠销售假酒给各地烟酒超市老板形成的交易信息,但大部分微信截图拍摄得很不清晰、无法查证具体内容,雷泽忠也拒不交代微信截图所指代的内容。 因此,检察机关在退补阶段要求公安机关重新制作清晰的微信截图照片,并据此继续侦查雷泽忠是否还有其他的假酒交易,同时对于微信截图照片上反映的转账记录进行梳理,对于疑似假酒交易转账记录按照微信昵称进行分类整理,并提供给公安机关,引导其积极开展侦查取证工作。 经过补充侦查,公安机关根据微信截图的内容,调取了相关人员的身份信息和转账记录,据此还找到了雷泽忠将酒销售到江西南昌等地经销商的犯罪事实的证据。 检察官提醒,白酒商家进货要通过正规途径,消费者要通过正规门店购买高档白酒,并记得索要发票等购销凭证,遇到价格明显低于市场正常价格的白酒一定要多留些心眼。

    View More

  • 百度胜诉“假德邦”,有效震慑各类商标侵权假冒行为

    百度胜诉“假德邦”,有效震慑各类商标侵权假冒行为

    2018年5月,百度对提供虚假资质蒙混审核的“假德邦”—— 德邦物流服务(深圳)有限公司提起诉讼,2019年8月20日,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百度胜诉,有效的震慑各类商标侵权假冒行为!(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姚科技”,如有侵权请联系) 法院认为,德邦物流服务(深圳)有限公司明知百度平台不允许提供虚假资质,仍伪造德邦物流的授权书和商标注册证书,属违约行为,判决百度胜诉。被告“假德邦”应当向百度支付先行赔付款、维权支出、违约金,共计90658.78元。 当下假冒伪劣、傍名牌行为日渐猖獗,不仅侵害了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损害了品牌方的市场声誉。而这起由平台维权的“假德邦”胜诉,也引发了不少律师探讨。 广东德赛律师事务所叶秀进律师就提出,作为互联网广告平台,在要求广告投放方提供涉诉品牌相关的相关资质证明文件后,百度已尽到审核义务,“假德邦”通过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等造假行为进行推广,在损害真德邦、广大消费者利益同时,也属于合同违约,百度也是直接受害者。 得知“假德邦”事件后,百度先用网民权益保障计划先对用户做了保障,同时通过法律武器进行维权,这不仅是帮用户维权,其实也是帮自己维权。 叶律师提出,这起案件中,“假德邦”借助德邦快递长期经营积累形成的良好市场声誉,谋取非法不当利益,这种行为实质上已经构成商标侵权及不诚信行为。同时,针对商标等知识产权侵权行为赔偿额度较低的情形,2019年4月23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决定》,将第六十三条第一款中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修改为“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第三款中的“三百万元以下”修改为“五百万元以下”,大大提高了商标侵权赔偿额度,有助于减少、遏制商标侵权行为。 “当前我国诚信体系的建设仍需时日。除正向倡导外,加大对假冒伪劣不诚信行为的惩罚力度在当前是十分必要的”。 叶秀进律师最后提到,针对类似商标侵权和不诚信行为,需要社会多方力量拿起法律武器,共同参与治理。如德邦快递可以商标侵权为由起诉“假德邦”,百度以“假德邦”违反与其签订的服务协议有关条款进行维权,广大消费者在发现商标侵权行为自身权益受损时也可向市场监管等行政机关投诉,上述行为均是对“假德邦”们很好的震慑。 据了解,百度还与“真德邦”——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取得联系并达成共识,共同建立长期官方数据验证机制,确保授权合作伙伴官方性和真实有效性,并加强百度搜索结果中对“德邦快递”的品牌保护。而此次案件胜诉获赔的金额,也将全部纳入“网民权益保障计划”的保障资金池中,用于日后对用户进行权益保障。 根据百度的“网民权益保障计划”,网民在使用百度搜索时,登陆百度账号就能参与该计划,当遭遇虚假、欺诈等情况造成实际损失,都可以向百度提供相关证据,申请权益保障。

    View More

  • 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案件宣判,商标侵权获利100万判赔300万

    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案件宣判,商标侵权获利100万判赔300万

    因认为对方生产、销售的同款健身器材侵犯自身注册商标,一家外国企业来华将国内某运动器材有限公司诉至法院。日前,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认定被告侵权获利逾100万元,且其商标侵权行为符合《商标法》关于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要件,判决全额支持原告索赔300万元的诉请。这是上海首例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案件。   签订和解协议后再侵权 原告诉称,公司主要从事运动器材的生产销售、健身课程的推广,拥有多项发明专利,并在中国多个商品和服务类别上注册了涉案商标。通过广泛销售健身器材,以及组织、推广相关的健身培训项目,涉案商标已在中国消费者中具有相当知名度。 去年3月,被告在某展览会上销售使用了涉案商标的同款健身器材。被告还通过微信商城、工厂现场售卖等方式推销。原告认为,被告使用的商标与涉案商标标识完全相同,且商品类别亦与原告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相同,已构成商标侵权。 事实上,早在2012年,被告就曾侵犯原告知识产权,经原告发送警告函后双方签订和解协议,被告承诺不再从事侵权活动。鉴于其重复侵权的情形,原告主张适用三倍惩罚性赔偿,要求赔偿300万元。 被告则辩称,原告在涉案商标注册后未在中国开设专卖店,也未授权代理商销售相应商品,故原告未以营利为目的在中国使用涉案商标,无法与该商标建立唯一对应的关系。     案件适用“惩罚性赔偿” 浦东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涉案商标具有较强的显著性,且经过原告及其合作商家的持续使用和广泛宣传,已经能与原告建立唯一对应的关系。被告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涉案商标相同标识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为查明被告因侵权行为的获利情况,法院责令其提交有关销售数据、财务账册和原始凭证,但其拒绝提交,已构成举证妨碍。法院认为,根据被告微信宣传的内容,足以证明侵权商品的销售量。经认定,被告的侵权获利在101.7万元至139.5万元之间。 同时,新《商标法》规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根据权利人实际损失、侵权人侵权获利、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合理倍数所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 本案中,被告曾因涉嫌侵害原告其他商标及专利权利而被原告警告,后与原告签署和解协议承诺不再从事侵权活动,却又再次被发现实施涉案侵权行为。被告原样仿冒原告的商标和产品,通过线上、线下多种渠道销售,且产品还存在质量问题,其行为符合惩罚性赔偿关于“恶意”和“情节严重”的适用要件,法院最终确定了三倍的惩罚性赔偿比例。因侵权获利的三倍已超过300万元,超过原告主张的赔偿金额,遂判决全额支持原告诉请。

    View More

  • 四川自贡查获假冒阿迪达斯等鞋服商标侵权案件57件

    四川自贡查获假冒阿迪达斯等鞋服商标侵权案件57件

    2019年以来,四川自贡市全面启动2019年知识产权执法“铁拳”行动,印发了《2019年知识产权执法“铁拳”行动方案》,严厉查处商标侵权违法行为、假冒专利违法行为、专利侵权违法行为、地理标志侵权违法行为、特殊标志侵权违法行为。(本文采集转载于澎湃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此次行动,是四川省自贡市市市场监管局(自贡市知识产权局)成立以来的首次知识产权执法专项行动。 为推动“行动”取得实效,自贡市市场监管局还鼓励企业权利人、行业组织、中介机构、社会公众参与执法工作,为执法工作提供案源信息和必要支持;发挥权利人在侵权调查、商品鉴别、信息溯源中的作用,保障权利人知情权;支持行业组织制定行业规范,发挥行业自律和自我维权作用;畅通投诉渠道,公众可及时通过12315热线进行举报投诉。 自行动开展以来“铁拳”执法行动已取得明显成效,全市市场监管(知识产权执法)系统共立案查办商标专利等知识产权违法侵权案件57件,案值30.5万元,罚没款31.9万元。 近日接举报市局知识产权监管科、高新分局在商标权利人的配合下,一举查获涉嫌假冒国际知名品牌“阿迪达斯”运动系列服装310件,假冒阿迪达斯包装袋297个,目前该案尚在进一步调查之中。已查办的典型的有:富顺县市场监管局查处的成都某照明工程有限公司销售侵犯“NVC”注册商标专用权案,罚款10万元,没收侵权灯具388套;高新工商分局查处的自贡市汇东某食品经营部侵犯“五粮液”“五粮春”注册商标专用权案,处罚款8万元,没收侵犯注册商标专“五粮液”18瓶, “五粮春”23瓶;查处侵权“苹果”注册商标专用权案件3件,共计处罚没款1.3万元。

    View More

  • 淘宝店主卖两双鞋赔了六千,只因为侵犯企业商标权被起诉

    淘宝店主卖两双鞋赔了六千,只因为侵犯企业商标权被起诉

    淘宝店主许某的惨痛教训,卖了2双鞋结果却要付出6000元作为商标侵权的赔偿代价。许某因为侵犯泉州企业七波辉(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波辉公司”)的商标专用权而被起诉至泉州中院,法院近日一审判决许某侵权并须作出赔偿。(本文采集转载于泉州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今年4月份,七波辉公司作为原告,将许某及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宝公司”)起诉到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七波辉公司诉称,该公司已有30多年的历史。为维护和提升品牌价值,该公司陆续与旗下关联企业福建省南安市波辉鞋服有限公司签订“七波辉及图”系列商标独占许可使用协议,依法享有第25类等相关注册商标独占使用权,并享有自主维权的权利。许某在淘宝店中销售的鞋上突出使用与七波辉公司享有独占使用权商标近似的标识,引起相关公众对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构成商标侵权。淘宝公司为许某提供了侵权平台,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因此,七波辉公司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许某立即停止侵犯七波辉公司注册商标的行为,赔偿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3万元,判令淘宝公司删除涉诉侵权链接。 对此案,许某未作答辩。淘宝公司则称,淘宝公司作为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的服务商,并非涉诉商品的发布者;淘宝公司在起诉前并不知晓侵权的存在,不存在主观过错;淘宝公司在事前已尽到注意义务,在事后也采取了制止侵权的必要措施。 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显示,许某在淘宝网开设的网店以59元的价格销售涉案的被控侵权运动鞋,商品标题为“男童休闲鞋透气网鞋潮韩版百搭童鞋秋中大童防滑学生儿童运动鞋”,商品显示累计评论9次,交易成功2双。该被控侵权商品链接的商品图片与公证书所载的被控侵权商品一致。该被控侵权商品的鞋上印制有“7-PF”等标识。庭审中,七波辉公司及淘宝公司确定该被控侵权商品的链接已经删除。 据悉,淘宝公司在用户经营时要求用户签订《淘宝平台服务协议》,协议中要求用户不得发布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信息。 经审理查明,法院认为,被控侵权商品对相关标识的使用,构成对七波辉公司享有权利商标的侵害,许某的销售构成侵权行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最终,法院一审判决许某赔偿七波辉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6000元;驳回七波辉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记者黄墩良)

    View More

  • 海阳首例适用认罪认罚制度侵权案宣判-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

    海阳首例适用认罪认罚制度侵权案宣判-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

    近日,海阳市人民检察院对一起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的案件适用认罪认罚制度。(本文采集转载于大河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经查,犯罪嫌疑人高某某自2018年12月以来,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的情况下生产假冒某品牌花生油并销售,销售金额共计55360元。案发后,高某某如实供述罪行,主动退缴全部赃款,认罪态度较好,有自首情节,取得被侵权单位的谅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规定,符合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条件。   海阳市检察院受理后,认真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全面审阅卷宗材料,讯问犯罪嫌疑人,听取被侵权单位和值班律师意见,依法告知了高某某适用认罪认罚可能导致的法律后果,高某某同意适用该制度,与值班律师共同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   该案系海阳市检察院办理的首例适用认罪认罚制度的侵犯知识产权案件。通过落实认罪认罚制度,既依法打击了侵犯知识产权的犯罪行为,最大限度保障了被侵权单位的合法权益,将刑事案件对被侵权单位的影响降至最低;又保障了犯罪嫌疑人的诉讼权利,有效减少社会对抗,得到了案件当事人和值班律师的一致认可和高度好评。

    View More

  •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两公司“宋城”商标侵权一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两公司“宋城”商标侵权一案

    2019年9月6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原告宋城演艺公司诉被告东京艺术公司、一城宋韵公司及微梦创科公司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东京艺术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停止侵害 “宋城”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停止使用并注销涉案“xiaosongcheng.com”域名;并在《中国旅游报》上刊登声明,就本案商标侵权行为为原告宋城演艺公司消除影响。同时,法院未支持原告请求认定涉案“宋城”商标构成驰名商标的主张。(本文采集转载于大河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原告原告诉称,原告是“宋城千古情” 大型歌舞的经营企业,原告及其关联公司以“演艺”为核心竞争力,成功打造了杭州、三亚、丽江、九寨、龙泉山等十大旅游区、三十大主题公园、上百台“千古情”及“演艺秀”,并拥有宋城六间房、宋城中国演艺谷等数十个文化娱乐项目,产业链覆盖旅游休闲、现场娱乐、互联网娱乐,是世界大型的线上和线下演艺企业。 原告拥有“宋城”注册商标专用权,核定使用在第41类演出服务等服务项目上。 原告获得全国第十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等诸多荣誉证据,主张涉案商标经过原告及其关联公司的持续使用和广泛宣传,已经具有很高知名度,在演出服务项目上已经构成驰名商标。 原告主张的被诉侵权行为包括: 被告 1.被告东京艺术公司未经其许可,至少从2013年11月18日至今持续在其经营的河南省开封市“小宋城”文化旅游商区内部及周边,将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或高度近似的标识大肆突出使用,包括餐饮、演出、洗浴、住宿、KTV、商业管理等服务的外景、大巴车、服务台、演出售票处、消费凭据等处,并在室外广告牌、官方网站、新浪微博公众号、微信公众号以及百度网站等处突出使用。 2.被告东京艺术公司未经其许可,擅自注册和使用包含原告商标拼音的域名“xiaosongcheng.com”,并在使用该域名的网站上进行相关宣传和销售。 3.被告一城宋韵公司未经原告许可,在“小宋城”文化旅游商区内,将与原告商标相同或高度近似的标识“小宋城”、 “开封小宋城”等突出使用于演出等服务的广告牌、logo、宣传资料、指引牌、示意图、演出门票等处。 原告请求法院认定其涉案商标构驰名商标,进而对被告在第35类和第42类商业管理、餐饮、洗浴、住宿等服务项目上的使用行为予以禁止,对其涉案商标权予以跨类保护;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东京艺术公司、一城宋韵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停止使用域名“xiaosongcheng.com” 并连带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800万元;判令微梦创科公司对微博网站上发布的涉案侵犯商标权的信息进行删除和屏蔽。 法院一审判决认为 1.在原告指控的经营场所使用商标的行为主体是东京艺术公司,载有“宋城”、“小宋城”或者“开封小宋城”字样的网站、微信公众号、微博等媒体的账号主体皆为东京艺术公司,被告一城宋韵公司主要是经营“千回大宋”舞台剧,其并未实施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2.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另案已认定被告东京艺术公司在经营和宣传中在第35类推销(替他人)、第42类餐饮、洗浴等服务项目上单独或者突出使用“小宋城”、“开封小宋城”等字样的标识,侵害了原告在第35类和第42类服务上的“宋城”商标享有的专用权,故原告在本案中基于基本相同的事实和理由主张涉案商标构成驰名商标,并要求对其予以跨类保护至第35类和第42类服务项目上,该主张属于通过诉讼重复主张权利,法院对原告请求认定涉案商标为驰名商标并对其予以跨类保护的主张不予支持。 3.原告在本案中主张权利的涉案商标核定使用在第41类演出服务上,被告东京艺术公司将“宋城”、“小宋城”或者“开封小宋城”字样实际使用在演出、KTV等服务项目上,鉴于两者在服务的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方面较为接近,故已构成相同或类似服务。被告单独或者突出使用“小宋城”、“开封小宋城”等字样的行为侵犯了原告对涉案商标享有的专用权。 4.东京艺术公司官网域名的主体部分为“xiaosongcheng”,系“小宋城”文字的拼音,与原告涉案商标在读音上相近,容易使相关公众混淆误认,构成侵犯原告涉案商标专用权。5.微梦创科公司于2018年2月8日收到法院送达的涉案起诉材料后,当日对涉案微博账号“开封小宋城”(UID:3506657485)的头像和昵称进行了删除处理。已履行合理注意义务,并无过错,因此微梦创科公司不构成帮助侵权。

    View More

  • 1.6万余双“品牌”运动鞋涉嫌多个商标侵权被查

    1.6万余双“品牌”运动鞋涉嫌多个商标侵权被查

    近日,瑞安市市场监管局稽查大队联合当地公安部门查获了一起涉嫌销售假冒名牌鞋的商标侵权案,现场共查获假冒“NIKE”“NEW BALANCE”“ADIDAS”等品牌的鞋16255双,案值达二三十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浙江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执法人员介绍,根据线索,该大队联合瑞安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执法人员兵分两路,分别对位于仙降街道横街鞋类市场的某商铺和其位于仙降街道金光工业区的某仓库实施突击检查。现场,在当事人何某营业中的商铺里查获了涉嫌假冒“NIKE”注册商标的鞋19双;在其仓库内查获涉嫌假冒“NEW BALANCE ”注册商标的鞋1560双,查获涉嫌假冒“NIKE”注册商标的鞋12348双,查获涉嫌假冒“ADIDAS”注册商标的鞋2328双。 当事人何某对其涉嫌经营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供认不讳,执法人员现场对何某予以控制,并扣押涉嫌假冒的相关物品。目前,该案件已移送公安部门作进一步调查。 如何才能正确辨别真假名牌运动鞋呢?执法人员介绍说,消费者可以通过看鞋面材料、弹力、胶水粘合部位三个方面来进行辨别,正规厂家生产的球鞋通常采用人造皮或超纤PU,所含的纤维密度比真皮要高,韧性和透气性也不错、不易变形,在反复拉伸多次后能够迅速回弹到原来的状态;劣质的仿冒鞋为了降低成本使用化纤鞋带,会越来越松懈且没有弹力感。此外,鞋子的胶水粘合部位如有胶皮、胶点等瑕疵则可能为仿冒品,因为正规厂家遇到这种情况都会作为次品处理。

    View More

  • 九月初道滘镇查获一商标侵权窝点,市值达310万元

    九月初道滘镇查获一商标侵权窝点,市值达310万元

    九月初(9月2)道滘镇近日破获一处侵犯商标权产品黑窝点,其中储放有2122双“MARTENS(马汀博士)”品牌鞋,经商标权利人当场鉴定,所有为假冒侵权产品,货值达310万余元。(本文采集转载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8月30日下午,道滘镇南丫村网格管理人员在进行日常安全巡检时发现,位于滨涌组中街的一出租房屋存在明显异常,该出租房窗子用布带、报刊等杂物挡住,多次敲门无人响应,网格员出于职业敏感性,对该出租房进行仔细查看,发现出租房内堆积着很多物品,疑似假货储放黑窝点,于是立即将有关线索上报道滘市场监管分局。 道滘场监管分局工作人员收到线索检举后,马上赶赴现场开展调查,经监督检查并多方面联系到商标权利人后,基本判断该出租房内储放的“MARTENS”制成品鞋为商标侵权产品,并预估库存产品的货值达到追责刑事责任标准。 为确保案子顺利查处,道滘市场监管分局工作员通知商标权利人当晚从广州赶来事发现场,同时与道滘公安分局领导沟通,派人到当场调查取证跟进,经网格员、市场监管分局及公安的工作人员现场清点核查,该出租房储放的“MARTENS”鞋为2122双,经商标权利人当场鉴定,所有为仿冒侵权商品,货值达310万余元。由于侵权商品货值已达到追责刑事责任标准,道滘市场监管分局当场将该案子移交给了公安分局,由公安分局对该批侵权商品当场进行扣留,并做进一步调查处理。

    View More

  • 中国知识产权成热话题“汇源”商标被侵权案终进入执行阶段

    中国知识产权成热话题“汇源”商标被侵权案终进入执行阶段

    随着第十届中国知识产权年会首次将商标、地理标志等纳入研讨内容的消息引爆网络后,知识产权与商标保护也再次成为社会热议话题。作为列入最高法《2017年中国法院10大知识产权案件和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中“商标侵权纠纷案件”首位的“菏泽汇源罐头食品有限公司与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也再次引发公众关注。当时最高法判处菏泽汇源罐头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菏泽汇源公司”)赔偿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汇源公司”)经济损失10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因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具有典型意义,该案件也成功入选最高法2018年“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保护产权和企业家合法权益典型案例”。 不过令人唏嘘的是,案子赢了执行难,菏泽汇源公司并未在判决期限内交付赔偿金,时隔终审判决近20个月后,该案件还处于执行阶段。 据菏泽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执行局负责执行此案件的承办法官孙玉超介绍,此案的执行案卷刚从最高院转到地方法院,当前已展开执行工作。现已查封菏泽汇源公司名下一宗土地及厂房,正待申请评估拍卖,而关于评估等执行事宜,法院近日刚和北京汇源公司法务人员取得联系,但菏泽汇源公司方面,目前其负责人已不知去向。 案情回顾,北京汇源公司一审终审均胜诉 家喻户晓的“国民果汁”品牌“汇源”,是北京汇源公司在1992年成立之时便申请商标注册的,一直将其作为核心标识使用在水果饮料、果汁等商品上,同时为了更好地保护品牌,北京汇源公司还申请了一百多个与“汇源”相关的商标。经过北京汇源公司的宣传和销售,“汇源”商标于2002年3月12日被国家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汇源"也成为了中国果汁行业第一品牌。 2014年,北京汇源公司因认为菏泽汇源罐头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菏泽汇源公司”)未经其许可授权,擅自大量生产、销售“汇源”罐头商品,并在网站宣传中使用“汇源”商标,在商品外包装、瓶贴、网站中使用“菏泽汇源罐头食品有限公司”企业名称等行为已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给公司(北京汇源公司)造成了严重的声誉损失和经济损失,故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菏泽汇源公司停止侵权行为,赔偿相应经济损失,并消除不利影响。 2015年7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菏泽汇源公司立即停止商标侵权行为、立即停止在其企业名称中使用“汇源”字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北京汇源公司经济损失300万元。菏泽汇源公司、北京汇源公司均不服该判决,向最高院提起上诉。 2017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经过审理作出判决,维持山东高院原判,并认为一审法院酌定赔偿额仅考虑了水果罐头的生产和销售量,而没有考虑菏泽汇源公司还侵权生产冰糖山药罐头和八宝粥等两种侵权产品。最终鉴于菏泽汇源公司主观恶意明显,并在侵权期间获得上亿元的销售利润,为使北京汇源公司受损利益得到补偿,最高人民法院将判赔提高至千万元。 企业应诚信经营,公平竞争 商标是企业形象之一,也是商户信誉的重要体现,凝聚着企业的品牌竞争力和创造力。关于商标侵权事件,近年来时有发生,从经营多年的大品牌到刚成立的小企业,跨度之大令人唏嘘不已。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深化和资源的融合,市场经济环境变得愈加复杂,经济主体间的技术竞争也日趋激烈。为了争夺市场资源,经营者们招数频出,各类侵权现象屡禁不止。但随着知识产权保护越来越受到重视,侵权成本较低而维权成本高、周期长、举证难、赔偿低的维权现状已逐渐改变,这种变化为那些冒用商标的企业,以及专门针对其他经济主体提起商标侵权和字体侵权等知识专利侵权诉讼、以获得巨额和解费用为业的“流氓企业”敲响了警钟。 作为促进市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主体,企业应在生产经营活动中,遵守法律和商业道德,诚信经营、公平竞争,有效促进经济健康、稳定、持续增长。如果企业及个人为了眼前利益,违背商业道德,甚至通过侵犯其他经济主体的各种合法权益来达到盈利目的,那么被侵犯者只有拿起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利,方可遏制此类行为的泛滥。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