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侵权案件

  • 青岛破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 估计价值破千万元

    青岛破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 估计价值破千万元

    近几年来,在打击知识产权犯罪领域,以维护企业合法权益和人民群众健康安全为重点,以常态化高压打击和数据化情报导侦为抓手,打击侵权假冒犯罪工作取得了良好成效。(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中国山东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2019年9月29日晚,经请示前方指挥部同意,经侦支队会同特警支队、平度分局组织警力100余人统一行动,破获9.29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一举捣毁6个制造、储存窝点,抓获10名犯罪嫌疑人(刑拘9人、取保候审1人),查获假冒阿迪达斯、耐克、北面、巴宝莉、MCM、CK、冠军、阿玛尼、斐乐等15个知名商标品牌服装、鞋帽数万件,初步估计价值上千万元。 秋冬整治攻势时间紧、任务重,为打好平度打假第一战役,2019年9月25日,经侦支队会同阿里巴巴特战队组织研判专班,通过青岛知识产权刑事保护平台数据库碰撞比对,梳理发现一涉及平度在互联网上开设网站销售假冒知名品牌的线索,通过专班三天三夜的数据分析研判,厘清一个特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犯罪团伙,涉及阿迪达斯、耐克、北面、巴宝莉、MCM、CK、冠军、阿玛尼、斐乐等15个知名商标,其每日的销售量达到400余单,通过内外网的交叉碰撞分析,确定了两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身份以及售假的发货地址。 根据大数据研判确定的人员和售假发货地址等信息,侦查员采取最原始的跟踪、守候方式,通过4组侦查员2天48小时的不间断的工作,确定犯罪团伙的人员组成结构,生活、工作习惯以及存放货物的6个制造、储存窝点,为最终打击奠定坚实的基础。 9月29日晚,经请示前方指挥部同意,经侦支队组织警力17人,平度经侦大队10人,特警支队30人,市局宣传处4人,平度网警1人、派出所17人,协警23人。9月30日凌晨展开收网行动,现场分工明确,抓捕组、审讯组、警戒组、取证组、宣传组各司其职,相互配合,一举捣毁加工、仓储和销售窝点6处,查获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的服装、鞋帽达数万余件,抓获犯罪嫌疑人10人全部采取强制措施。

    View More

  • “驰名商标”受法律认可 TATA胜诉侵权案

    “驰名商标”受法律认可 TATA胜诉侵权案

    “TATA橱柜”是不是“TATA木门”多元化的延伸品牌?TATA木门的回答是:NO!为了让这个回答令人信服并受到法律保护,TATA木门发起了一场诉讼,指控打出“TATA橱柜”名号的哈尔滨市呼兰区宝业装饰材料商店侵权。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诀认定“TATA木门已属驰名商标”,TATA木门针对“TATA橱柜”的商标侵权案获得胜诉。(本文采集转载于东方财富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2019年10月8日,TATA木门副总经理张岩拿着法院判决书对记者表示:“TATA这个驰名商标不是某个机构评定的,而是法院判决认定的,未经TATA木门授权许可,擅自使用TATA商标者,构成商标侵权行为,这样的司法认定,增强了我们商标维权的信心。”   TATA木门被判“驰名商标” “驰名商标”并不新鲜,但被人民法院判定为“驰名商标”的却十分罕见,TATA木门就是这样一个特例。 2019年10月8日,张岩向记者出示的一份判决书中这样描述“TATA木门”:“根据使用北京闼闼公司涉案第3647006号‘TATA’、第9242066号‘TATA木门’注册商标的商品的市场份额、销售区域、利税,涉案注册商标的持续使用时间,涉案注册商标的宣传方式、持续时间、程度、资金投入和地域范围,涉案注册商标享有的市场声誉等事实,认定在被诉侵犯商标权行为发生时,北京闼闼公司涉案第3647006号‘TATA’、第9242066号‘TATA木门’注册商标在中国境内已为相关公众广为知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的商标驰名条件,已属驰名商标。”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驰名商标”是指经过有权机关(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或人民法院)依照法律程序认定为“驰名商标”的商标。 在这份判决书中,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于TATA木门“驰名商标”的认定,正是依据其中提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当事人主张商标驰名的,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提供下列证据,证明被诉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行为发生时,其商标已属驰名:(一)使用该商标的商品的市场份额、销售区域、利税等;(二)该商标的持续使用时间;(三)该商标的宣传或者促销活动的方式、持续时间、程度、资金投入和地域范围;(四)该商标曾被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的记录;(五)该商标享有的市场声誉;(六)证明该商标已属驰名的其他事实。” “法院根据TATA木门提供的充足证据,判定TATA木门已属驰名商标,一场涉及侵犯TATA木门商标权的维权案,以TATA木门的完胜而宣告终结。”张岩兴奋地向记者表示。   “TATA橱柜”商标被判侵权 TATA木门的商标维权,针对的是TATA橱柜。 最初发现市场上出现“TATA橱柜”是在2017年11月。TATA木门品牌方北京闼闼同创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ATA公司”)注意到,在TATA木门入驻的哈尔滨某家居卖场中另有一家门店,店名上赫然写着“TATA橱柜全屋定制”的字样,店内陈列的主要产品为橱柜、玄关柜及衣柜,半成品材料上均印有“TATA”、“TATA全屋定制”的标贴。 同样带着TATA字样,“TATA橱柜”是“TATA木门”多元化的延伸品牌吗?TATA木门的回答是:NO! 经调查,该店铺的经营者为刘某,与TATA木门并无任何瓜葛。然而,刘某及他名下的TATA橱柜也并非无证经营。资料显示,自2016年起,刘某在第20类“家具”等商品上先后申请了“TATA”、“TATA橱柜衣柜”、“TATA全屋定制”商标,其中第19054373号“TATA”商标于2017年3月7日在“家具、橱柜”等商品上获准注册。 “TATA木门根本没有做橱柜,但这个‘TATA橱柜’却让人自然而然地与TATA木门联系在一起,认为是TATA木门的延伸品牌,对TATA木门的品牌和经营都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因此TATA公司采取了坚决维权的态度。”张岩表示,经过资料收集和证据保全,TATA公司于2018年4月27日向国家商标局针对第19054373号“TATA”商标提起了无效宣告请求,同年10月向黑龙江省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侵权诉讼,要求其停止使用“TATA”商标等侵权行为。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在TATA木门被法院判定为“驰名商标”的同时,刘某及哈尔滨市呼兰区宝业装饰材料商店被判定“应立即停止生产、销售、宣传推广使用带有‘TATA’、‘TATA橱柜’、‘TATA全屋定制’等标识的商品,赔偿TATA木门经济损失50万元,并在《生活报》上刊登消除影响的启事”。  打击商标恶意注册 TATA木门通过法律途径让TATA橱柜的侵权行为得到制止,对于司空见惯的商标恶意注册是一次有力的打击。 调查发现,刘某除了注册“TATA”商标以外,还申请了“圣象集成吊顶”、“箭牌集成吊顶”等知名家居品牌作为商标,恶意注册后傍名牌的意图十分明显。 对于认定的商标侵权行为,侵权方不仅不能再使用这个商标,而且可能面临经济处罚。近期家居行业几起成功的维权案就是典型例证:2018年7月23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美克家居起诉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做出判决,东莞雅思家具有限公司、徐州美克马丁家具有限公司及苏州相城经济开发区雷克蒙顿家具经营部共需赔偿美克家居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304万元;2019年4月8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梦天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诉“江山梦天”商标侵权案件尘埃落定,“浙江梦凯家居有限公司”及“姜开亮”因侵犯“梦天”商标被判罚208.58万元;2019年6月,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宣判,湖南雅努斯家居有限公司、湖南新传工贸有限公司等侵犯了索菲亚家居股份有限公司的商标权,并向其赔偿经济损失800万元。 在人民法院宣判TATA木门为“驰名商标”之后,刘某不仅不能再使用TATA商标进行运营,而且面临经济处罚。“即使是使用注册商标,也有可能构成商标侵权。”集佳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知识产权顾问陈静表示,TATA木门维权成功更大的意义在于,让已经注册、涉及侵权的商标也无处遁形,“现在‘TATA橱柜’商标已被无偿转让至TATA木门旗下,这将使恶意注册商标的生存空间变得更加困难”。 对于TATA木门来说,打掉了TATA橱柜并不等于从此TATA商标在市场上获得了一片净土,但无论谁想通过恶意注册TATA商标谋利,都得不到法律保护,正如张岩所说,“TATA公司将坚决打击傍名牌现象,维护品牌权益,与侵权商标战斗到底”。

    View More

  • 浙江嵊州一家著名企业商标被冒用,公安经侦大队雷霆出击

    浙江嵊州一家著名企业商标被冒用,公安经侦大队雷霆出击

    近日,浙江双鸟机械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带了一份特殊的“谢礼”登门嵊州市公安局——一面印有“护企先锋、金盾卫士”的锦旗。原来,今年7月,嵊州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破获了一起假冒注册商标案,为该公司挽回了25万元的经济损失,维护了公司的名誉和形象。(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浙江新闻” ,如有侵权请联系) 从去年开始,浙江双鸟机械有限公司意外发现自己公司的注册商标在山西长治、河南长垣一带被人冒用,其生产销售的劣质手拉葫芦(起重机)不仅给公司的形象产生了恶劣的影响,同时,也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为此,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民警上门,事情有了转机…… 今年的国际消费者权益日,经侦大队民警到嵊州市各企业开展上门走访,了解到了浙江双鸟机械有限公司其企业商标侵权一事,在领导的安排下,经侦大队成立专案组对该案进行立案侦查。 在侦破的初期阶段,民警发现案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由于案发地点在外地,且涉及到多个省份,给前期取证以及确定造假地点和人员都增添了一定的难度。 而且,假冒的双鸟牌手拉葫芦大部分都被销往上市公司及大型国企,随后通过这些公司流入各个矿区,每个假冒的双鸟比正规的都要轻十公斤,并且链条接口没有焊接点或者接点松垮,存在着重大的安全隐患。一旦在矿井中发生事故,将会造成重大人员伤亡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民警在取证过程中,有部分企业不是很配合,这也无疑让取证变得难上加难。 最终,经过大家3个多月的调查取证,并多次对企业负责人进行心理疏导,踩点跟踪以及相关公司人员的资金流、信息流的调查和梳理。经过各相关警种配合,摸清了一条由河南省长垣县某公司生产假冒双鸟商标的手拉葫芦,交由山西省长治市某经销商销售给山西省部分煤矿企业的完整犯罪链条。 根据专案组查到的线索,经侦大队民警分赴河南及山西两地开展抓捕,于7月11日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分别在各自的生产企业和销售商店抓获犯罪嫌疑人徐某和杨某,并在现场查扣一批账本、电脑、手机等。 “在2018年10月份到2019年5月期间,都是由该起重设备公司控制人徐某负责生产假冒双鸟商标的手拉葫芦,再经过杨某不定时不定量销往山西省部分煤矿企业,”办案民警介绍到,“双鸟商标是国家注册商标,徐某和杨某在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的情况下,造假售假,已经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另外,据徐某交代,因为大部分企业在招标时会指定要使用质量第一的双鸟手拉葫芦,而正规双鸟手拉葫芦售价为假冒双鸟手拉葫芦的三倍,所以犯罪嫌疑人通过贴牌的方式假冒双鸟手拉葫芦来获取暴利。据悉,徐某获利23万元,杨某获利25万元,同时徐某还生产浙江双鸽、浙江五一、上海沪工等全国著名品牌的葫芦进行销售。 目前,犯罪嫌疑人徐某和杨某已被检察机关依法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View More

  • 侵犯商标权,不仅被罚204.1万还要改企业名!

    侵犯商标权,不仅被罚204.1万还要改企业名!

    近期,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审结了一起商标侵权案件,判决赔偿共计204.1万!(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财经,如有侵权请联系) 原告中国建筑(5.470, 0.02, 0.37%)股份有限公司诉称:中建环球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侵害其驰名商标“中建”商标,并且有不正当地竞争! 据了解,中国建筑公司是第5640152号、第895891号“中建”商标的合法权利人! 而被告中建环球公司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在企业名称、公司网站、宣传语、办公场所使用其原告的“中建”商标,侵犯其商标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 同时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还指出其他几点: 中建环球注册使用包含“中建”的企业名称,从事投资管理、资产管理、房地产等业务,误导公众认为其与原告存在投资或控股等关联关系,属于“搭便车”“傍名牌”,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中建环球未经许可在其官方网站显著位置、办公大厦命名上使用与原告“中建”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和文字,侵害了原告的商标的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 中建环球公司在介绍其董事长马亚军时,表述其与中建集团有关系,事实上,其与中建系统并无任何关联,该表述构成虚假宣传。 同时,中国建筑公司请求法院确认原告两枚“中建”商标为驰名商标! 据此,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请求法院判令中建环球公司立即停止商标侵权,并停止以下的行为: 1、立即停止侵权; 2、停止在企业名称中使用与该驰名商标相同的“中建”商标; 3、停止在其官方网站及办公场所等经营场所使用与涉案“中建”商标相同或相近似的标识与文字; 4、停止在其官方网站上的虚假宣传,并在媒体上发表声明消除影响。 5、赔偿原告中国建筑公司两案经济损失和合理支出共计200余万元。 这起案件,在法院审理中,虽然中建环球公司提出异议,但侵权行为较为明显,经法院审理一审判决基本支持原告的请求! 判决结果如下: 1、被告中建环球公司变更现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不得包含“中建”字样; 2、立即停止在其官方网站使用与“中建”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志; 3、立即停止在其官方网站使用构成虚假宣传的内容; 4、在相关平台刊载声明以消除影响; 5、两案共赔偿原告中国建筑公司经济损失和合理支出204.1万元。

    View More

  • 张家界马蜂窝公司商标侵权被判赔十余万

    张家界马蜂窝公司商标侵权被判赔十余万

    北京马蜂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将张家界马蜂窝旅游服务有限公司告上法院,索赔20万元。9月8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通报该起案件的判决结果。北京朝阳法院经审理认为后者侵犯商标权,判令其赔偿北京马蜂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10.8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新闻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判决书显示,北京马蜂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起诉称,该公司经营的“马蜂窝旅行网”是旅游社交网站及自由行旅游产品交易平台,自2006年上线运营,用户用量持续攀高。2016年,该公司经核准取得“马蜂窝自由行”文字注册商标和图形注册商标。张家界马蜂窝旅游服务有限公司长期在旅游服务行业开展经营活动,并于2015年9月开办了名为“张家界马蜂窝自由行”的网站。该公司未经北京马蜂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许可,在网站首页左上方使用了“马蜂窝自由行”标识,与后者使用相同的商标,因此认为张家界马蜂窝旅游服务有限公司侵犯商标权,遂起诉索赔。 庭审中,张家界马蜂窝旅游服务有限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交书面答辩状。北京马蜂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陈述称,其发现张家界马蜂窝旅游服务有限公司的侵权行为后,便在2018年向电信运营商投诉,“张家界马蜂窝自由行”网站于2018年年底被屏蔽。 经原告递交证据,北京朝阳法院认定,北京马蜂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拥有“马蜂窝自由行”的商标权利。法院认为,本案中,张家界马蜂窝旅游服务有限公司在其主办的“张家界马蜂窝自由行”网站中,在网页顶部及网页弹出的窗口中突出使用及“马蜂窝自由行”组合标识,属于商标性使用。该标识系北京马蜂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享有的相同商标,易使相关公司对北京马蜂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涉案商标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应承担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 关于赔偿数额,法院认为,因北京马蜂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就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利益等事实予以主张并举证,法院综合涉案商标知名度和影响力、张家界马蜂窝旅游服务有限公司的主观过错、涉案侵害商标权行为的情节和性质、涉案侵权行为给北京马蜂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造成的损失及不良影响等因素酌情确定,遂做出上述判决。

    View More

  • 小鹿茶首批门店即将开业却深陷泥沼,商标被抢注、山寨店频现

    小鹿茶首批门店即将开业却深陷泥沼,商标被抢注、山寨店频现

    近日,记者获悉,瑞幸咖啡旗下独立茶饮品牌“小鹿茶”的首批门店将在十一假期开业。据了解,小鹿茶品牌宣布独立之后,即遭遇了山寨风波,在网上搜索“小鹿茶”或者“小鹿茶加盟”均会弹出众多加盟网站,加盟费用在数万到几十万元不等。而瑞幸咖啡在独立“小鹿茶”时宣称不会收取合伙人加盟费。(本文采集转载于腾讯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鹿角巷、答案茶、鲍师傅等网红品牌此前都曾深受山寨困扰,部分品牌还因山寨店“遍地开花”,影响了直营店的经营。同为新式茶饮品牌,喜茶、奈雪的茶前期也遭遇了同样的困扰,再加上“小鹿茶”的部分类别曾被商标抢注,进一步凸显出行业乱像。 大量山寨“小鹿茶”加盟混淆视听 9月3日,瑞幸咖啡宣布“小鹿茶”品牌独立运营,同时首创新零售运营合伙人模式,不收取加盟费,在门店获得盈利后,再进行利润分成。此外,在城市分布上,小鹿茶将侧重二三四线城市,与瑞幸咖啡门店形成互补。 记者了解到,目前除了瑞幸咖啡的官方网站提供加盟渠道,网络上还充斥着各种各样样的加盟网站,使人真假难辨。在搜索引擎上输入“小鹿茶”、“小鹿茶加盟”可以弹出大量的搜索结果,大部分都声称可以加盟,并列出了数万到几十万元不等的加盟费用。而仔细甄别,号称品牌唯一官网的网站,留下的联系方式是一个手机号码;所谓的“小鹿茶”加盟,最后品牌的名字却不是这三个字,打起了擦边球。 瑞幸咖啡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在官网和微博上发布了关于假冒商标非法招商加盟的官方声明,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记者注意到,这些山寨加盟网站普遍直接搬运了该品牌官网图片,关于公司的介绍也极为相似,咋眼一看确实容易混淆。 一家加盟网站的工作人员透露,目前除了小鹿茶,他们还在推广和招商其他国内一二线品牌,并且在关于加盟费的问题上直截了当的表示:“品牌商标注册下来,不要加盟商的加盟费可能吗?”从这些加盟网站的共同点来看,都抓住了这一惯性思维,来说服有意加盟者相信自己才是正规的加盟网站。 尽管拥有“小鹿茶”品牌的瑞幸咖啡已经公布了部分山寨网站的网址和图片,但实际上远远不止其公布的数量。而麻烦不止是泛滥的山寨加盟网站,在中国商标网上查看到,“小鹿茶”的第43类食品商标注册已经有人申请了瑞幸咖啡类别。 考验新零售合伙人模式是否可行 对于网红品牌而言,这一困扰可以说是共同的。喜茶、奈雪的茶前期也花费了大量精力进行打假,而鹿角巷、答案茶则因大量存在的山寨店,品牌影响力被削弱。尤其是鲍师傅,在山寨现象鼎盛时,全国有上千家山寨店,而直营店只有几十家,商标维权官司持续了数年之久。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记者:“出现这样普遍的山寨加盟现象,源于中国企业整体上的商标保护意识仍然欠缺,在创立初期未在顶层设计上去规避风险。但随着企业商标保护意识的觉醒,国家法律法规的完善,这一现象应该会得到进一步遏制。建议有关部门加大对山寨的处罚力度,从而改善整个生态圈的环境。” 而对于“小鹿茶”而言,山寨加盟线下频现无疑进一步考验了其运营模式。在瑞幸咖啡尚未盈利的情况下,就跨界新式茶饮,并借助于不收取加盟费的新零售运营合伙人模式,来迅速下沉低线级城市。对于这一模式是否能够实现可持续发展,外界尚有质疑之声。 对此,朱丹蓬认为,小鹿茶的加盟模式有一定创新。“既然可以推行出来,肯定有一个长期论证和研判的过程。行业中普遍存在的高加盟费门槛,其实是一大痛点,而小鹿茶的模式不收取加盟费,至少规避了一部分经营上的风险,保证了双方的权益。” 据悉,“小鹿茶”的首批门店将在十一假期开业,但具体的门店布局瑞幸方面并未透露。这一新型模式能否顺利在低线级城市推行,并为加盟者带来可观的盈利,还有待时间的检验和市场观察。

    View More

  • “营销奇葩说”侵犯“奇葩说”商标专用权!爱奇艺一审获赔66万

    “营销奇葩说”侵犯“奇葩说”商标专用权!爱奇艺一审获赔66万

    据北京知产法院报道,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上诉人北京雪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案件。(本文采集转载于站长之家 ,如有侵权请联系) 北京知产法院认为,雪领公司将“营销奇葩说”使用在与涉案“奇葩说”商标核定使用服务同一种或类似的服务上,容易导致相关公众混淆、误认,构成商标侵权,故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数据显示 ,爱奇艺公司在第 41 类的培训、提供在线电子出版物(非下载)、提供在线录像(非下载)、电视文娱节目、娱乐等服务上享有“奇葩说”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爱奇艺公司一审诉称:雪领公司在官网、微博、微信公众号中使用“营销奇葩说”等六项行为,侵害了其“奇葩说”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请求法院判令雪领公司停止商标侵权行为、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 200 万元及合理支出 66500 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定雪领公司构成侵权,并判决其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偿爱奇艺公司经济损失 60 万元及合理支出 66500 元。

    View More

  • 负债率远超同行,长阳科技研发投入低且深陷专利涉诉纠纷

    负债率远超同行,长阳科技研发投入低且深陷专利涉诉纠纷

    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日前发布公告,宁波长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阳科技”)将于9月26日接受上市委审核。(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中国网财经” ,如有侵权请联系) 此次科创板上市,长阳科技拟发行不超过7064.22万股,计划募集52937万元资金,其中,54%将用于年产9000万平方米的BOPET高端反射型功能膜项目。长阳科技此次IPO的保荐机构为华安证券。 公开资料显示,长阳科技是一家高分子功能膜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有反射膜、背板基膜、光学基膜等多种高性能功能膜,产品广泛应用于液晶显示、半导体照明、新能源、半导体柔性电路板等领域。 2016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长阳科技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8037.74万元、46746.02万元、69103.99万元和37541.24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674.4万元、2532.36万元、8887.54万元和5703.07万元。 长阳科技业绩的增长离不开韩国三星。记者注意到,韩国三星成为长阳科技客户后,大大增加了公司功能膜片材的销售,使得功能膜片材销售金额从17.16万元增至2018年的7816.98万元,销售收入占比从0.05%增至11.67%,而该产品的毛利率从74.36%降至23.37%。对此,长阳科技给出的解释是2017年获得韩国三星直接供货认证后,公司功能膜片材供货量大幅上升,毛利率降低至稳定状态。 长阳科技的招股书还显示,公司出口销售占比较高,报告期内享受的出口退税额分别为1032.22万元、930.37万元、1452.37万元和342.96万元。同期,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755.15万元、698.05万元、1074.10万元和768.67万元,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28.24%、27.57%和12.09%和13.48%,占当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的比例分别为7.75%、119.04%、6.55%和9.40%。 长阳科技表示,如果未来国家出口退税政策调整或出口退税率下降、政府补助金额发生较大变动,将会其经营成果产生一定影响。 资产负债率远超行业平均值 2016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长阳科技资产总额分别为100866.25万元、114896.94万元、131741.43万元和130078.01万元;资产负债总额分别为81911.08万元、62591.67万元、70526.17万元和63156.53万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1.21%、54.48%、53.53%和48.55%,而同期同行业的平均值分别为25.05%、28.7%、31.96%和33.54%。 同期,长阳科技流动比率分别为0.56、1.65、1.27和1.26;速动比率分别为0.47、1.44、1.31和1.08;利息保障倍数分别为1.63、2.13、5.78和7.27。长阳科技表示,上述三项指标均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水平相差较大的主要原因是:一、同行业公司均为国内上市公司,融资渠道及资本实力均显著强于本公司,而公司融资渠道相对单一,主要通过债务融资方式满足资金需求。二、同行业上市公司在业务构成、产品结构及应用领域、业务规模等方面均存在一定差异,使得同行业上市公司之间在上述指标方面差异较大。三、裕兴股份的各项指标极大地提升了同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 不光负债率高,长阳科技的财务费用率也高于同行。2016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公司财务费用分别为3102.44万元、2761.84万元、1939.46万元和1064.19万元;财务费用率分别为8.16、5.91、2.81和2.83,而同期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值分别为0.13、0.12、0.37和1.34。对此,长阳科技指出,公司为非上市公司,生产经营所需资金除来自于自身积累外,主要依靠银行借款,因此,财务费用率总体普遍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 据了解,2016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长阳科技长期借款余额分别为14645.82万元、27845.82万元、15245.82万元和7945.82万元;利息费用为3094.03万元、2523.64万元、2113.65万元和1052.65万元。 此外,长阳科技还面临资产被大量抵押和质押带来的持续经营能力风险。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被抵押的固定资产账面价值为47614.14万元,占固定资产账面价值82.56%,被抵押的无形资产账面价值为8111.20万元,占无形资产账面价值93.44%,被质押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3092.63万元,占应收账款账面价值12.97%。 长阳科技指出,公司上述被抵押和质押的资产主要是土地、厂房、机器设备和应收账款,是公司生产经营必不可少的资产。若公司不能及时、足额偿还上述到期债务,将面临银行等抵押权人依法对资产进行限制或处置的风险,此外,若公司不能妥善、合理安排资金,将面临因偿还上述债务导致公司流动性不足风险,上述情况会对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带来不利影响。 研发费用率低于行业均值 与同行业相比,长阳科技还有一个指标的表现略显落后,即研发费用率。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长阳科技研发费用分别为1045.32万元、2157.76万元、2737.43万元和1361.4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75、4.62、3.96和3.63%,而同行的研发费用率均值分别为5.22%、5.96%、5.64%和5.31%。 对此,长阳科技解释称,公司为非上市公司,创立时间短、资金实力有限,有限的资金需要兼顾研发和生产的平衡。未来随着公司盈利能力的大幅提升,公司将不断增加研发投入,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将大幅上升,达到并超过同行业上市公司水平。 北京商报在报道中指出,长阳科技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仅为3.8%。而科创板对上市企业在研发投入上明确规定了财务指标,其中包括“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不低于15%”。不难看出,长阳科技当前的研发投入占比距离15%相差较远。对此,长阳科技表示“公司作为非上市的新材料生产型企业,在资金较为有限的情况下需要兼顾技术研发和生产经营的平衡。” 除了研发费用率低以外,长阳科技还存在专利涉诉风险。 据披露,2017年5月和8月,日本东丽以公司侵犯了其拥有ZL201180005983.2号发明专利权和ZL200580038463.6号发明专利权为由,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停止侵犯其发明专利权的行为,并支付侵权赔偿金550万元和2060万元。 虽然,在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告“发明专利权”无效后,深圳中院驳回日本东丽的起诉,但随后,日本东丽方面因不服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又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将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告上法庭,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2019年6月13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经驳回日本东丽关于撤销国家知识产权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第34983号无效宣告审查决定的诉讼请求;7月3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出具了(2018)京73行初3835号《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的第34623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并要求重新作出决定。国家知识产权局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的判决,已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公司作为原审第三人也已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长阳科技指出,若公司关于ZL201180005983.2号专利败诉,根据日本东丽2017年5月20日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的关于ZL201180005983.2号专利民事起诉状,日本东丽提出侵权赔偿金以及其他费用共计550万元,该赔偿金额占公司2018年度销售收入的比例为0.80%。同时,按2019年上半年公司销售DJX300P产品产生的收入、毛利情况预计,若公司因败诉而停止生产、销售涉诉产品将减少当年的收入和毛利金额分别为1496.28万元和746.74万元。 二股东代持被上交所问询 长阳科技备受业内关注的,还有其股东代持情况。6月21日,上交所网站披露了长阳科技首轮问询函回复,股东代持成为上交所关注的重点,7月29日披露的第二轮回复显示,上交所再次对该问题进行了问询。上交所要求长阳科技说明,公司第二大股东陶春风在2017年8月起开始直接持有发行人股份的情况下,继续设置股份代持的原因;陶春风、黄歆元、蒋林波三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黄歆元、蒋林波代陶春风受让取得发行人股份时,陶春风与出让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结合受让价格说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长阳科技回复表示,2017年6月份以前,陶春风通过长阳控股间接持有公司股份。此后陶春风计划通过受让长阳控股持有的公司股份形式实现自然人直接持股,考虑到其个人实际控制或拥有公司较多,不愿意其个人名下直接持有较多的公司股份。因此,在2017年6月至11月期间,陶春风先后通过其控制的宁波立德腾达燃料能源有限公司、宁波利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及其公司员工的账户转账给蒋林波和黄歆元,由上述二人代陶春风通过新三板交易系统购入公司股票,合计股份数为1700万股,所受让的股份来源于陶春风及其一致行动人所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 蒋林波系陶春风外甥女的配偶,并在陶春风控制的宁波长鸿任职,除上述情形外,陶春风、黄歆元、蒋林波三人不存在其他关联关系。出让方为陶春风及其一致行动人控制的企业,与陶春风存在关联关系。 黄歆元、蒋林波代陶春风受让公司股份的转让均价分别为6.58元/股和7.44元/股,系参照公司最近一次增资的价格(6.80元/股)以及同期公司股票的成交价格,因此,不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形。 今年年1月1日,陶春风将委托黄歆元、蒋林波代持的股份进行了还原,消除了股份代持情形。 此外,长阳科技股权的频繁转让也被上交所问询。2010年11月,发起人长阳控股全资设立长阳科技前身长阳有限,2016年1月及2017年8月至12月期间,长阳控股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退出。报告期内,长阳科技控股股东金亚东进行多次股权转让。上交所要求公司就此事说明原因。 长阳科技回复称,报告期内,公司控股股东金亚东进行了多次股权转让,主要原因是:除对公司的投资外,金亚东未投资或拥有其他开展实质运营的经营实体。金亚东自2010年创立长阳有限后,为改善公司经营状况,将主要精力投入到公司的生产运营和技术创新中,全面负责发行人的采购、生产、销售、技术研发等工作。随着公司新产品的不断研发成功、生产工艺趋于稳定成熟,公司生产经营逐渐好转并进入良性运转。在此期间,金亚东除从公司获取薪酬外无其他资金和收入来源,为满足其改善家庭生活及对外投资的资金需求,金亚东转让了部分公司股权。

    View More

  • 意大利莱卡滤水壶侵害上海企业发明专利权,判赔款100万元

    意大利莱卡滤水壶侵害上海企业发明专利权,判赔款100万元

    因进口、销售莱卡滤水壶侵害上海企业发明专利权,沃尔玛华东百货有限公司被上海一科技公司告上法庭,法院一审判决沃尔玛华东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文转载来源百家号“澎湃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涉案滤水壶。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供图 日前,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知产法院)审结原告上海聚蓝水处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蓝公司)与被告沃尔玛华东百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尔玛华东公司)、莱卡健康科技(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卡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被告莱卡公司立即停止对原告聚蓝公司享有的名称为“滤芯分离式直饮水壶”发明专利权的侵害,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100万元,被告沃尔玛华东公司对其中的1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超市销售滤水壶引发侵权诉讼 新闻记者从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获悉,原告“聚蓝公司”拥有专利名称为“滤芯分离式直饮水壶”的发明专利。原告从被告沃尔玛华东公司处购得“莱卡LAICA” 5000SERIES-J51型滤水壶,该产品外包装上显示“生产企业:莱卡股份公司”“原产国:意大利”,被告莱卡公司确认该产品系由其进口。 庭审现场。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供图 原告认为,上述产品的技术特征落入了原告专利权利要求1、2、3、4、7、8的保护范围,被告沃尔玛华东公司未经原告许可擅自销售、许诺销售该产品,被告莱卡公司实施了进口、销售和许诺销售行为,两被告均构成专利侵权。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两被告停止侵权,被告沃尔玛华东公司、莱卡公司共同连带赔偿原告含合理开支在内的经济损失人民币200万元。 被告莱卡公司辩称,其进口、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未落入原告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且实施的是现有技术,故没有侵犯原告的发明专利权。 被告沃尔玛华东公司辩称,被诉侵权商品有正规进货渠道,其作为销售商,有合法来源,不构成侵权。 庭审现场。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供图 法院认定沃尔玛已知销售产品侵犯他人专利权 上海知产法院审理后认为,将被诉侵权滤水壶的技术特征与原告主张保护之权利要求记载的技术特征进行比对,虽然被诉侵权滤水壶的上下两个滤芯的卡接方式与涉案专利从属权利要求4记载的技术特征不同,但被诉侵权滤水壶技术方案包含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3、7、8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相同或等同的技术特征,已落入专利权利要求1-3、7、8的保护范围。在被告莱卡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被诉技术方案采用的是现有技术的情况下,该被告未经原告许可,进口、销售并许诺销售“莱卡LAICA” 5000SERIES-J51型滤水壶的行为构成对原告享有的发明专利权的侵害,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涉案滤水壶。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供图 尽管被告沃尔玛华东公司已提供证据证明被诉侵权滤水壶系由被告莱卡公司供货,但在其收到的起诉状中已载明涉案专利权的基本信息、被诉侵权产品的基本情况、侵权比对结果等内容的情况下,应当推定此时被告沃尔玛华东公司已知道销售的是涉嫌侵犯他人专利权的产品,故就其未在合理时间内对侵权产品采取下架处理的行为应而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审理中,被告莱卡公司确认该涉案产品出口到中国的数量为25000余件,自原告起诉后,已有3500-4000件退回供货方,且退货数量还在增加。上海知产法院又查明,在莱卡公司网站“销售网点”栏目的“线上”频道中罗列了“天猫”“京东”“淘宝”“央视商城”“当当”“苏宁易购”“亚马逊”等11个平台,“线下”频道罗列了位于全国各地的实体店共230家,其中包括由被告沃尔玛华东公司经营的“上海山姆会员店”。 上海知产法院认为,由于本案难以确定原告的实际损失或者两被告的侵权获利,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专利权的类型、被告莱卡公司确认的进口和退货数量、被告莱卡公司官网上罗列的线上平台和线下门店数量、被告沃尔玛华东公司提交之证据证明的进货数量等因素,酌情确定两被告应承担的包含合理开支在内的赔偿数额,据此作出一审判决。 被告莱卡公司立即停止对原告聚蓝公司享有的名称为“滤芯分离式直饮水壶”发明专利权的侵害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100万元,被告沃尔玛华东公司对其中的1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View More

  • 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公安捣毁一处假冒注册商标窝点

    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公安捣毁一处假冒注册商标窝点

    为有效打击侵犯知识产权违法犯罪行为,广东省清远市公安局清城分局经侦大队积极贯彻落实“飓风2019”专项行动工作要求,并于近日联合石角派出所成功捣毁一个存储假冒知名品牌的电风扇窝点。(本文转载来源法制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前段时间,清城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在工作中发现清城区石角镇有一个疑似假冒注册商标窝点,随即联合石角派出所对该窝点展开调查。经调查,该窝点囤积了大量假冒知名品牌的电风扇,且可能于近期运出对外销售后转移窝点。 为尽快打掉该涉案窝点,避免假冒商品流入市场,办案民警待抓捕时机成熟,迅速出击直捣窝点,现场抓获叶某、莫某两名犯罪嫌疑人,并查获疑似假冒“美的”品牌成品电风扇1000多台和半成品一批,价值17万余元。 经讯问,犯罪嫌疑人叶某、莫某两人对其假冒注册商标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清城公安分局已依法对两名犯罪嫌疑人处以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