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侵权案件

  • 温岭公安破获特大制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件!涉案价值达3000余万元。

    温岭公安破获特大制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件!涉案价值达3000余万元。

    为牟取暴利,一家三口在100多平方米的商住楼里,大肆包装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河一工”品牌钻头,不但自己销售,还批发给河北等地的客户。温岭警方全力攻坚、深挖细查,于10月17日在泽国、河北任丘两地集中收网,先后抓获5名嫌疑人,查获假冒注册商标钻头7.2万支,涉案价值达3000余万元。 温岭、河北两地统一行动 捣毁犯罪团伙 2019年9月,温岭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在办案过程中获取一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件线索,便立即组织力量开展前期侦查。经初步调查,浙江省温岭市泽国机电五金城永君钻头商行李某君伙同陈某琴、李某琪等人大量生产销售假冒全国驰名商标“河一工”品牌钻头。 经查,李某君从温岭市孙某春处购进无商标裸钻头,在泽国镇窝点内加工、包装,通过各大物流企业向全国各地发货。经专案组初步估算,总涉案金额高达3000余万元,案件涉及浙江、河北、山东、福建等4个省市。 10月17日14时许,市公安局会同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任丘市公安局等单位,分别在温岭、任丘开展统一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李某君及其妻子陈某琴、女儿李某琪。同时,专案组在任丘市华通量刃具经销处抓获销售假名牌钻头的王某俊父子,并将他们从河北押解回温岭。 造假点藏在100多平方米的商住楼里 同时,专案组在河北省任丘市华通量刃具经销处抓获销售假名牌钻头的王某俊父子,已于今日从河北押解回温岭。经初步审查,李某君交代三人各有分工,自已负责对外批发, 妻子负责在店里售假, 女儿则在100多平米的商住楼里包装假冒名牌的钻头。 经查,该李某君从温岭市孙某春处购进无商标裸钻头,在泽国镇窝点内进行加工、包装,通过各大物流向全国各地发货。经专案组初步估算,总涉案金额高达3000余万元,案件涉及浙江、河北、山东、福建等4个省市。 当天,警方在温岭泽国五金城、泽国凰庭苑以及河北省任丘市华通量刃具经销处等地,查获假冒河南一工钻业有限公司“河一工”牌105种不同规格的钻头7.2万多支,仅扣押物品价值达2000余万元。 目前,因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犯罪嫌疑人李某君、陈某琴、李某琪、王某俊、王某超已被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View More

  • 八年商标拉锯战落幕,乔丹体育上市再近一步,错过最好窗口期如何追赶?

    八年商标拉锯战落幕,乔丹体育上市再近一步,错过最好窗口期如何追赶?

    搁浅八年后,随着商标侵权案的胜诉,乔丹体育离上市又近了一步。10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审结乔丹公司商标争议案,判决其商标并未损害乔丹肖像权,最高法认为商标没有体现乔丹个人特征,不具有可识别性,不构成损害肖像权。但这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已经让乔丹体育付出了8年前错失“A股体育用品第一股”的深刻代价。(本文采集转载于华夏时报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八年商标拉锯战落下帷幕 在本次最高院对于肖像权终审之前,早在2018年,最高院已对相关肖像权侵权案作出过裁决。最高法(2015)知行字第275号裁决文书显示,虽然乔丹体育的商标与迈克尔·乔丹运动形象的身体轮廓的镜像基本一致,但该标识仅仅是黑色剪影,除了身体轮廓外,其中并未包含任何与迈克尔·乔丹有关的个人特征。因此迈克尔·乔丹不享有乔丹体育商标的肖像权。 此次关于肖像权的终审结果给正处于IPO阶段的乔丹体育带来更多的筹码。2019年4月,乔丹体育在上交所主板的上市申请已通过初审,继2011年之后再度完成“过会”。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乔丹体育处于正常的排队状态,若进展顺利,过会后约6个月会拿到证监会批文,然后券商将启动发行流程。这意味着,乔丹体育有望在2019年底或2020年初登陆A股市场。 不过,另一方面,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今年6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乔丹体育上诉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案件进行判决,乔丹体育败诉。法院认为“乔丹”商标使用在相关商品上,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该商标标识的商品与著名篮球运动员迈克尔乔丹存在代言、许可等特定联系,从而对商品的来源、品质等特点产生错误认识。因此乔丹体育不享有商标权。 对于乔丹体育对判决结果的看法和目前经营状况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拨打了乔丹体育公司官方电话咨询,但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由于需要实名转接,因此无法接受采访。 实际上,虽然商标纠纷案持续了八年,但在目前即将上市的阶段,乔丹体育的态度也有所缓和。2019年8月,乔丹体育品牌高级总监林佑勳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未来,我们要走一个专业化正规化的品牌经营道路,正正当当,不暧昧,不去打擦边球。” 官司的胜利并不代表着撕掉“山寨”的标签,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重塑任重道远。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华夏时报》记者介绍,中国本土企业与品牌在发展初期,傍名企、名牌、名人等现象非常普遍,商标注册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确实能够被擦边球,很多品牌也得到快速关注与快速成长;但随着全球化的推进,这类打擦边球的傍名人行为不受国家和全球规则所认同,对于知识产权的重视也已成为主流,品牌之路还是需要走自己的路。 再次过会仍面临挑战 与安踏、李宁等国产运动品牌一样,乔丹体育也创建于福建晋江,1984年成立时,原本只是一个日用品加工厂,2000年才更名为“乔丹体育”。也正是在这一年,美国的迈克尔·乔丹声名远扬,成为篮球乃至体育界最具影响力的球员之一。 改名后,乔丹体育迎来了高速增长时期。据招股书披露,2008至2011年,公司全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1.58亿元、23.16亿元、29.27亿元和17.04亿元。2011年前后正处于运动品牌上市潮阶段,在安踏、特步、361度、匹克接连登陆资本市场后,乔丹体育在2011年底正式向证监会提交IPO招股书申报稿,11月25日获得过会。 就在获得证监会批文前,迈克尔·乔丹的一纸诉状让乔丹体育的上市之路停摆。今年4月,乔丹体育再次通过过会审查。根据目前披露的招股书,乔丹体育拟登陆上交所主板,预计发行股数为1.125亿股,预计募资12.11亿元,资金将用于生产基地扩建和直营店等项目建设。 “过会并不代表就能够上市,摆脱乔丹官司是利好的一面,既使能够如愿上市,但企业最好的发展窗口期已经丧失,本土运动品牌第一集团军已经形成,乔丹企图再跻身其中挑战不小。”程伟雄分析道。 放眼全行业,如今国产品牌安踏体育的年营收已突破人民币240亿元。在全球运动用品行业仅次于耐克和阿迪达斯,位居第三名。李宁也实现营收破百亿的目标。特步和361度的年营收体量也突破人民币50亿元,稳居本土品牌二线行列。 基于品牌发展的考量,乔丹体育也在这些年中作出了改变。调整商标,将部分店铺形象“乔丹体育”字样缩小,加上“QDSPORTS”或“BREYOUND YOURSELF”等全新字样;赞助赛事,频频赞助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第十三届天津全运会等,利用赛事平台传递品牌形象。 成功上市只是乔丹体育面临的第一个槛,未来的经营和发展仍充满着变数。在程伟雄看来,乔丹的差距不仅仅和安踏拉开差距,和本土已经上市的运动品牌的差距都在拉大,“其他品牌IPO有足够资本做品牌转型、渠道重塑、组织再造、供应链改革、多品牌发展,而乔丹在这几年花费不少精力在官司上,在业务推进上受影响是必然的。”

    View More

  • 广州侦破假冒国际名牌商标案,涉案金额高达六百万元

    广州侦破假冒国际名牌商标案,涉案金额高达六百万元

    记者18日从广州警方获悉,广州番禺警方日前破获一宗假冒注册商标案,抓获涉案人员4名,涉案金额高达600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中国新闻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广州番禺警方日前接到民众举报,称在该区沙湾镇、大石街有几个制造销售假冒国际品牌的窝点。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专案组民警发现,沙湾镇和大石街的三家工厂有重大作案嫌疑。沙湾这家工厂白天正常营业,但门窗紧闭,里面传出机器的轰鸣声,而大石街这两家工厂外围则有人望风。 通过调查,办案民警了解到,沙湾这个工厂虽然其貌不扬,实际上内里大有乾坤,工厂内生产假冒名牌手表、戒指的包装盒、说明书以及配件,而且数量巨大。随着调查的深入,民警获悉,该工厂只是制假团伙的其中一个窝点,还有两个窝点分布在大石街,分别负责接单、采购、下单定制和销售环节。 随后,广州番禺警方开展收网行动,多个抓捕小组分赴沙湾镇和大石街,一举抓获何某(男,26岁)、高某(男,30岁)等4名犯罪嫌疑人,同时在现场各仓库缴获假冒国际品牌的包装盒约12万件、手表约3400块、戒指约3600枚及表带1.2万条等物品,价值约600万元人民币。 经警方审讯,何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对制假、售假的商标侵权行为供认不讳。目前,何某等4人已被番禺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完)

    View More

  • 海宁警方破获特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

    海宁警方破获特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

    昨天(10月15日)下午,来自海宁市安正时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员工正在清点一批女装。这批货正是经侦大队民警日前远赴广东打掉二伙售假窝点后,扣押回来的假冒注册商标的伪劣服装,整整52个款式、1148件! 本土知名服装品牌被假冒注册商标 今年4月,海宁警方在对安正时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敦奴联合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进行日常走访中了解到,近期企业发现某电商平台上有一些店铺在售卖其名下“玖姿”、“敦奴”品牌的服装,这些店铺涉嫌售假。 了解到这一信息后,民警立即到电商平台上搜索了相关信息,发现有很多店铺,的确上架了很多“仿冒”品牌的衣服,甚至在商品名称里,堂而皇之地写着“专柜正品”、“女装正品国内代购”、“2019夏新款女装”以及商品编号等字样,从图片上看,和正品没什么区别,但是售价仅为正品的三折,甚至更便宜。 接收到这些信息后,海宁警方一方面向电商平台申诉,要求关闭这些售假的店铺,一方面对售假店铺进行梳理。 并从其出售的服装中购买了7件来进行鉴定,结果显示:均为假冒的玖姿产品。 5个人6家店近500万销售额 这些仿冒品牌的衣服,到底存在怎样的一条“产业链”,源头在哪里呢? 海宁警方重点针对坐标位于广东省广州市的6家店铺进行了侦查,通过调取近两年的店铺销售记录显示,6家店铺中销售额高的有数百万元。 而调查店铺注册过程中所使用的身份信息、手机号码,民警发现全是虚假信息,甚至在调取了一些物流信息后发现,店铺发货、退货地址都是一单一个样,这为侦查工作带来了较大的难度。经过一段时间的专案经营,有5名嫌疑对象渐渐浮出了水面,且该5人均落脚在广东省广州市。 今年9月24日,警方赶赴广州,对该售假团伙进行收网。然而在广州市花都区,警觉的嫌疑人闻风而逃,留下一屋子还没来得及处理的假冒服装和配件,正是网上在售的仿夏季女装,一件件用透明包装袋装好,边上还有成堆的吊牌、领标和透明包装袋。 警方判断,嫌疑人就是在这间百来平方的租房里,将这些吊牌、领标挂到假冒伪劣衣服上,再装进品牌包装袋,伪装成正品出售。 民警还注意到,地上散落着一些已经打包好的快递包裹,有些是要寄出去的,有些是退货回来的。这一切与此前民警侦查中获取到的情况一致,侦查方向完全正确,嫌疑人肯定就躲在不远处。 9月27日,民警在广州市白云区分别擒获了徐文某、徐新某、徐贵某三名嫌疑人,三人均为湖南耒阳籍人。 三人交代道:原本他们就是在网上做服装生意的,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发现服装市场某些“档口”可提供品牌服装、吊牌等全套品牌标识,于是他们就试着上架了这些假冒伪劣的品牌服装,并打着“内部折扣”“代购”的幌子,让买家相信这些是正品,大概每件衣服可以赚几十到一百元不等。他们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但是利润太诱人,于是不惜铤而走险。 目前,该三人因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已被海宁警方刑事拘留。对于另外两名嫌疑对象,以及嫌疑人交代到的上家“档口”相关情况,警方还在全力追查中。

    View More

  • HARBOR HOUSE以法律手段维护品牌商标权与专利权,坚决打假、绝不纵容!

    HARBOR HOUSE以法律手段维护品牌商标权与专利权,坚决打假、绝不纵容!

    近期经HarborHouse举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随即对该案立案侦查。调查发现,简尚家具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宣传并销售“HARBOR HOUSE”品牌的家具。警方现场查获涉案家具价值约一百余万元,已在其门店及仓库内扣押上百件贴有“HARBOR HOUSE”品牌商标的仿冒产品。经Harbor House确认,该批家具非Harbor House官方授权销售,系假冒注册商标的伪劣产品。目前,四名涉案嫌疑人,已先后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 截止发稿前,该案媒体报道已获得包括浙江卫视、都市快报、浙江城市之声、钱江视频、新浪浙江等当地主流媒体;人民法制网、中国经济网、央广网、青年时报等权威媒体;以及腾讯视频、优酷、bilibili等主流视频平台的转载与传播。 坚决打假、绝不纵容,HARBOR HOUSE以法律手段维护品牌商标权与专利权 HARBOR HOUSE以1916年建立的美国加州HARBOR HOUSE Inn为灵感创建,2008年正式进入中国并申请商标注册,以American Casual Living为核心品牌价值。从创立至今,始终坚持以“原创设计”作为品牌承诺之一,对于山寨贴牌、假冒伪劣等一切粗制滥造的商标侵权行为,都坚决以法律手段维护品牌的正当权益。

    View More

  • 湖南长沙市警方查获假冒注册商标标识69万余件

    湖南长沙市警方查获假冒注册商标标识69万余件

    12日上午,长沙市公安局通报了该局侦破的两起侵犯知识产权案件。 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打印设备已成为人们日常工作生活必不可少的部分。硒鼓是一种更换率较高的打印耗材,在某些不法分子眼中,它成为了谋取巨额利益的“肥肉”。(本文采集转载于湖南日报,如有侵权请联系) 10月12日,记者从湖南省长沙市公安局获悉,9月11日,长沙市公安局知识产权犯罪侦查支队(以下简称知侦支队)、长沙县公安局联合广州警方在长沙、岳阳、娄底、广州四地同时收网,成功打掉一个在娄底下单、岳阳生产、长沙中转、广州销售的制售假冒注册商标的犯罪团伙,抓获8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捣毁一个假冒国际知名品牌“惠普”“佳能”商标的制假工厂,查封一个储存假商标仓库,共计查获假冒注册商标标识69万余件,货值约2553万元。  查获假冒“惠普”“佳能”商标标识69万余件 据长沙市天心公安分局副局长曹鹏飞介绍,今年7月,长沙市公安局知侦支队接到某北京知识产权代理公司报案称,在长沙某物流点出现大量假冒“惠普”商标,生产点疑似在岳阳。接到报案后,知侦支队立即开始初查工作。 办案民警发现,彭某1经常驾驶一台面包车在此物流点出现,利用不透明包装将货物发往省外。通过科学运用多种侦查手段,民警逐渐摸清了该司机的发货规律,进而顺藤摸瓜,发现这些货物都是由岳阳某印刷厂生产的。虽然该司机采取了伪装措施,妄图逃避打击,但以这样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司机”为线索,民警逐渐发现其背后的一个特大制售假冒注册商标的犯罪团伙。 由于案情重大,长沙市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成立了以长沙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韦树恒为组长,由知侦支队、长沙县公安局联合组成的“7·10”专案组,并迅速向湖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汇报相关情况。 锁定运货司机和生产窝点后,专案组民警数次前往该窝点开展侦查,该窝点保卫措施严密,厂区空旷难以接近。与此同时,另一组民警前往省外开展调查,但由于该团伙反侦查意识较强,省外工作同样遇到较大困难。 随着侦查的推进,幕后下单人雷某某、彭某2进入了民警的视野。原来,雷某某早年在广州打工期间认识了彭某2,知道彭某2手中有需要假商标的客户资源。2018年下半年,雷某某找到彭某2声称自己有合作的印刷厂可以印制“惠普”“佳能”商标。双方一拍即合,在没有获得商标权利人授权的情况下,协商好价格和供货方式后开始大肆制造假冒惠普、佳能公司注册商标。于是彭某2不断搜集假商标订单,汇总后向雷某某要货。雷某某通过岳阳某印刷厂老板叶某某大肆制造假冒“惠普”“佳能”公司商标,并安排司机彭某1去该印刷厂提货,经由长沙发物流到省外。彭某2在广州某地设立了存放假商标的仓库,并雇佣专人负责假商标收发货业务。 鉴于案情复杂,团伙人员众多且涉及省内省外多地,民警一方面先后多次前往全国多地出差,从调取回来的几十万条海量信息中细心研判,从看似孤立的信息中,抽丝剥茧提取出有价值的部分,在人员关系和资金往来上找到了案件突破口。另一方面,专案组多次向湖南省公安厅、长沙市公安局汇报,并通过侦查作战平台进一步打开突破口。 在突破口明确之后,专案组出差前往岳阳、娄底、广州、深圳四地实地侦查,进行针对性摸排,连续奋战两个月,成功固定大量证据,将该团伙的下单、生产、销售、运输等环节分工一一查清,为案件收网打下坚实的基础。 收网时机成熟后,在长沙市公安局的统一指挥下,知侦支队、长沙县公安局抽调60多名警力,于9月11日在长沙、岳阳、娄底三地同时收网,由广州警方对彭某2存放假商标的广州某仓库进行收网。 在收网的关键时刻,雷某某突然由娄底前往外地,由于雷某某具备较强的反侦查意识,他的这一举动给收网工作增加了极大的困难。为了不错过收网时机,专案组采取雷霆措施,成功抓获以雷某某为首的共8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其中刑拘4人,扣押印刷假商标的模板15块(俗称“印刷菲林”),查获假冒“惠普”商标64万余件,假冒“佳能”商标5万余件,货值约2553万元。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View More

  • 青岛破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 估计价值破千万元

    青岛破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 估计价值破千万元

    近几年来,在打击知识产权犯罪领域,以维护企业合法权益和人民群众健康安全为重点,以常态化高压打击和数据化情报导侦为抓手,打击侵权假冒犯罪工作取得了良好成效。(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中国山东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2019年9月29日晚,经请示前方指挥部同意,经侦支队会同特警支队、平度分局组织警力100余人统一行动,破获9.29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一举捣毁6个制造、储存窝点,抓获10名犯罪嫌疑人(刑拘9人、取保候审1人),查获假冒阿迪达斯、耐克、北面、巴宝莉、MCM、CK、冠军、阿玛尼、斐乐等15个知名商标品牌服装、鞋帽数万件,初步估计价值上千万元。 秋冬整治攻势时间紧、任务重,为打好平度打假第一战役,2019年9月25日,经侦支队会同阿里巴巴特战队组织研判专班,通过青岛知识产权刑事保护平台数据库碰撞比对,梳理发现一涉及平度在互联网上开设网站销售假冒知名品牌的线索,通过专班三天三夜的数据分析研判,厘清一个特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犯罪团伙,涉及阿迪达斯、耐克、北面、巴宝莉、MCM、CK、冠军、阿玛尼、斐乐等15个知名商标,其每日的销售量达到400余单,通过内外网的交叉碰撞分析,确定了两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身份以及售假的发货地址。 根据大数据研判确定的人员和售假发货地址等信息,侦查员采取最原始的跟踪、守候方式,通过4组侦查员2天48小时的不间断的工作,确定犯罪团伙的人员组成结构,生活、工作习惯以及存放货物的6个制造、储存窝点,为最终打击奠定坚实的基础。 9月29日晚,经请示前方指挥部同意,经侦支队组织警力17人,平度经侦大队10人,特警支队30人,市局宣传处4人,平度网警1人、派出所17人,协警23人。9月30日凌晨展开收网行动,现场分工明确,抓捕组、审讯组、警戒组、取证组、宣传组各司其职,相互配合,一举捣毁加工、仓储和销售窝点6处,查获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的服装、鞋帽达数万余件,抓获犯罪嫌疑人10人全部采取强制措施。

    View More

  • “驰名商标”受法律认可 TATA胜诉侵权案

    “驰名商标”受法律认可 TATA胜诉侵权案

    “TATA橱柜”是不是“TATA木门”多元化的延伸品牌?TATA木门的回答是:NO!为了让这个回答令人信服并受到法律保护,TATA木门发起了一场诉讼,指控打出“TATA橱柜”名号的哈尔滨市呼兰区宝业装饰材料商店侵权。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诀认定“TATA木门已属驰名商标”,TATA木门针对“TATA橱柜”的商标侵权案获得胜诉。(本文采集转载于东方财富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2019年10月8日,TATA木门副总经理张岩拿着法院判决书对记者表示:“TATA这个驰名商标不是某个机构评定的,而是法院判决认定的,未经TATA木门授权许可,擅自使用TATA商标者,构成商标侵权行为,这样的司法认定,增强了我们商标维权的信心。”   TATA木门被判“驰名商标” “驰名商标”并不新鲜,但被人民法院判定为“驰名商标”的却十分罕见,TATA木门就是这样一个特例。 2019年10月8日,张岩向记者出示的一份判决书中这样描述“TATA木门”:“根据使用北京闼闼公司涉案第3647006号‘TATA’、第9242066号‘TATA木门’注册商标的商品的市场份额、销售区域、利税,涉案注册商标的持续使用时间,涉案注册商标的宣传方式、持续时间、程度、资金投入和地域范围,涉案注册商标享有的市场声誉等事实,认定在被诉侵犯商标权行为发生时,北京闼闼公司涉案第3647006号‘TATA’、第9242066号‘TATA木门’注册商标在中国境内已为相关公众广为知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的商标驰名条件,已属驰名商标。”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驰名商标”是指经过有权机关(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或人民法院)依照法律程序认定为“驰名商标”的商标。 在这份判决书中,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于TATA木门“驰名商标”的认定,正是依据其中提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当事人主张商标驰名的,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提供下列证据,证明被诉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行为发生时,其商标已属驰名:(一)使用该商标的商品的市场份额、销售区域、利税等;(二)该商标的持续使用时间;(三)该商标的宣传或者促销活动的方式、持续时间、程度、资金投入和地域范围;(四)该商标曾被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的记录;(五)该商标享有的市场声誉;(六)证明该商标已属驰名的其他事实。” “法院根据TATA木门提供的充足证据,判定TATA木门已属驰名商标,一场涉及侵犯TATA木门商标权的维权案,以TATA木门的完胜而宣告终结。”张岩兴奋地向记者表示。   “TATA橱柜”商标被判侵权 TATA木门的商标维权,针对的是TATA橱柜。 最初发现市场上出现“TATA橱柜”是在2017年11月。TATA木门品牌方北京闼闼同创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ATA公司”)注意到,在TATA木门入驻的哈尔滨某家居卖场中另有一家门店,店名上赫然写着“TATA橱柜全屋定制”的字样,店内陈列的主要产品为橱柜、玄关柜及衣柜,半成品材料上均印有“TATA”、“TATA全屋定制”的标贴。 同样带着TATA字样,“TATA橱柜”是“TATA木门”多元化的延伸品牌吗?TATA木门的回答是:NO! 经调查,该店铺的经营者为刘某,与TATA木门并无任何瓜葛。然而,刘某及他名下的TATA橱柜也并非无证经营。资料显示,自2016年起,刘某在第20类“家具”等商品上先后申请了“TATA”、“TATA橱柜衣柜”、“TATA全屋定制”商标,其中第19054373号“TATA”商标于2017年3月7日在“家具、橱柜”等商品上获准注册。 “TATA木门根本没有做橱柜,但这个‘TATA橱柜’却让人自然而然地与TATA木门联系在一起,认为是TATA木门的延伸品牌,对TATA木门的品牌和经营都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因此TATA公司采取了坚决维权的态度。”张岩表示,经过资料收集和证据保全,TATA公司于2018年4月27日向国家商标局针对第19054373号“TATA”商标提起了无效宣告请求,同年10月向黑龙江省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侵权诉讼,要求其停止使用“TATA”商标等侵权行为。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在TATA木门被法院判定为“驰名商标”的同时,刘某及哈尔滨市呼兰区宝业装饰材料商店被判定“应立即停止生产、销售、宣传推广使用带有‘TATA’、‘TATA橱柜’、‘TATA全屋定制’等标识的商品,赔偿TATA木门经济损失50万元,并在《生活报》上刊登消除影响的启事”。  打击商标恶意注册 TATA木门通过法律途径让TATA橱柜的侵权行为得到制止,对于司空见惯的商标恶意注册是一次有力的打击。 调查发现,刘某除了注册“TATA”商标以外,还申请了“圣象集成吊顶”、“箭牌集成吊顶”等知名家居品牌作为商标,恶意注册后傍名牌的意图十分明显。 对于认定的商标侵权行为,侵权方不仅不能再使用这个商标,而且可能面临经济处罚。近期家居行业几起成功的维权案就是典型例证:2018年7月23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美克家居起诉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做出判决,东莞雅思家具有限公司、徐州美克马丁家具有限公司及苏州相城经济开发区雷克蒙顿家具经营部共需赔偿美克家居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304万元;2019年4月8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梦天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诉“江山梦天”商标侵权案件尘埃落定,“浙江梦凯家居有限公司”及“姜开亮”因侵犯“梦天”商标被判罚208.58万元;2019年6月,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宣判,湖南雅努斯家居有限公司、湖南新传工贸有限公司等侵犯了索菲亚家居股份有限公司的商标权,并向其赔偿经济损失800万元。 在人民法院宣判TATA木门为“驰名商标”之后,刘某不仅不能再使用TATA商标进行运营,而且面临经济处罚。“即使是使用注册商标,也有可能构成商标侵权。”集佳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知识产权顾问陈静表示,TATA木门维权成功更大的意义在于,让已经注册、涉及侵权的商标也无处遁形,“现在‘TATA橱柜’商标已被无偿转让至TATA木门旗下,这将使恶意注册商标的生存空间变得更加困难”。 对于TATA木门来说,打掉了TATA橱柜并不等于从此TATA商标在市场上获得了一片净土,但无论谁想通过恶意注册TATA商标谋利,都得不到法律保护,正如张岩所说,“TATA公司将坚决打击傍名牌现象,维护品牌权益,与侵权商标战斗到底”。

    View More

  • 浙江嵊州一家著名企业商标被冒用,公安经侦大队雷霆出击

    浙江嵊州一家著名企业商标被冒用,公安经侦大队雷霆出击

    近日,浙江双鸟机械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带了一份特殊的“谢礼”登门嵊州市公安局——一面印有“护企先锋、金盾卫士”的锦旗。原来,今年7月,嵊州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破获了一起假冒注册商标案,为该公司挽回了25万元的经济损失,维护了公司的名誉和形象。(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浙江新闻” ,如有侵权请联系) 从去年开始,浙江双鸟机械有限公司意外发现自己公司的注册商标在山西长治、河南长垣一带被人冒用,其生产销售的劣质手拉葫芦(起重机)不仅给公司的形象产生了恶劣的影响,同时,也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为此,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民警上门,事情有了转机…… 今年的国际消费者权益日,经侦大队民警到嵊州市各企业开展上门走访,了解到了浙江双鸟机械有限公司其企业商标侵权一事,在领导的安排下,经侦大队成立专案组对该案进行立案侦查。 在侦破的初期阶段,民警发现案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由于案发地点在外地,且涉及到多个省份,给前期取证以及确定造假地点和人员都增添了一定的难度。 而且,假冒的双鸟牌手拉葫芦大部分都被销往上市公司及大型国企,随后通过这些公司流入各个矿区,每个假冒的双鸟比正规的都要轻十公斤,并且链条接口没有焊接点或者接点松垮,存在着重大的安全隐患。一旦在矿井中发生事故,将会造成重大人员伤亡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民警在取证过程中,有部分企业不是很配合,这也无疑让取证变得难上加难。 最终,经过大家3个多月的调查取证,并多次对企业负责人进行心理疏导,踩点跟踪以及相关公司人员的资金流、信息流的调查和梳理。经过各相关警种配合,摸清了一条由河南省长垣县某公司生产假冒双鸟商标的手拉葫芦,交由山西省长治市某经销商销售给山西省部分煤矿企业的完整犯罪链条。 根据专案组查到的线索,经侦大队民警分赴河南及山西两地开展抓捕,于7月11日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分别在各自的生产企业和销售商店抓获犯罪嫌疑人徐某和杨某,并在现场查扣一批账本、电脑、手机等。 “在2018年10月份到2019年5月期间,都是由该起重设备公司控制人徐某负责生产假冒双鸟商标的手拉葫芦,再经过杨某不定时不定量销往山西省部分煤矿企业,”办案民警介绍到,“双鸟商标是国家注册商标,徐某和杨某在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的情况下,造假售假,已经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另外,据徐某交代,因为大部分企业在招标时会指定要使用质量第一的双鸟手拉葫芦,而正规双鸟手拉葫芦售价为假冒双鸟手拉葫芦的三倍,所以犯罪嫌疑人通过贴牌的方式假冒双鸟手拉葫芦来获取暴利。据悉,徐某获利23万元,杨某获利25万元,同时徐某还生产浙江双鸽、浙江五一、上海沪工等全国著名品牌的葫芦进行销售。 目前,犯罪嫌疑人徐某和杨某已被检察机关依法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View More

  • 侵犯商标权,不仅被罚204.1万还要改企业名!

    侵犯商标权,不仅被罚204.1万还要改企业名!

    近期,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审结了一起商标侵权案件,判决赔偿共计204.1万!(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财经,如有侵权请联系) 原告中国建筑(5.470, 0.02, 0.37%)股份有限公司诉称:中建环球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侵害其驰名商标“中建”商标,并且有不正当地竞争! 据了解,中国建筑公司是第5640152号、第895891号“中建”商标的合法权利人! 而被告中建环球公司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在企业名称、公司网站、宣传语、办公场所使用其原告的“中建”商标,侵犯其商标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 同时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还指出其他几点: 中建环球注册使用包含“中建”的企业名称,从事投资管理、资产管理、房地产等业务,误导公众认为其与原告存在投资或控股等关联关系,属于“搭便车”“傍名牌”,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中建环球未经许可在其官方网站显著位置、办公大厦命名上使用与原告“中建”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和文字,侵害了原告的商标的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 中建环球公司在介绍其董事长马亚军时,表述其与中建集团有关系,事实上,其与中建系统并无任何关联,该表述构成虚假宣传。 同时,中国建筑公司请求法院确认原告两枚“中建”商标为驰名商标! 据此,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请求法院判令中建环球公司立即停止商标侵权,并停止以下的行为: 1、立即停止侵权; 2、停止在企业名称中使用与该驰名商标相同的“中建”商标; 3、停止在其官方网站及办公场所等经营场所使用与涉案“中建”商标相同或相近似的标识与文字; 4、停止在其官方网站上的虚假宣传,并在媒体上发表声明消除影响。 5、赔偿原告中国建筑公司两案经济损失和合理支出共计200余万元。 这起案件,在法院审理中,虽然中建环球公司提出异议,但侵权行为较为明显,经法院审理一审判决基本支持原告的请求! 判决结果如下: 1、被告中建环球公司变更现企业名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不得包含“中建”字样; 2、立即停止在其官方网站使用与“中建”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志; 3、立即停止在其官方网站使用构成虚假宣传的内容; 4、在相关平台刊载声明以消除影响; 5、两案共赔偿原告中国建筑公司经济损失和合理支出204.1万元。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