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侵权案件

  • 八年商标之争,胜诉乔丹体育“山寨”帽子仍难摘

    八年商标之争,胜诉乔丹体育“山寨”帽子仍难摘

    10月27日,有消息称,中国运动品牌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乔丹体育)将参加中国国际时装周。不过,记者发现,虽然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判决乔丹体育的企业注册商标并未损害国际球星迈克尔·乔丹的肖像权,但对于乔丹体育来说,其想摘掉“山寨”帽子仍不太容易,品牌升级之路也面临诸多困难。(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东方财富快讯”,如有侵权请联系) “美国乔丹”与“中国乔丹”的拉锯战 今年10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审结乔丹商标争议案,判决乔丹体育商标并未损害迈克尔·乔丹肖像权。最高人民法院认为,乔丹体育的商标没有体现迈克尔·乔丹个人特征,不具有可识别性,不构成损害肖像权。 乔丹体育于1991年注册“丹桥”商标,2000年将企业名称改为乔丹体育。2012年,迈克尔·乔丹起诉乔丹体育侵犯其姓名权,请求注销其多项商标。围绕乔丹商标是否侵权,双方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 2012年2月,迈克尔·乔丹以“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其姓名权”为由起诉乔丹体育。他对外表示,采取这一行动的目的是保护本人所拥有的姓名权及品牌,并不是钱的问题。我国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在2012年3月和10月两次驳回迈克尔·乔丹的商标撤销申请,明确表达了“乔丹”并非Michael Jordan的姓名,乔丹体育注册使用“乔丹”商标不侵犯其姓名权的立场。 2015年,迈克尔·乔丹向我国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宣判,撤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争议裁定。今年10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审结乔丹公司商标争议案,判决其商标并未损害乔丹肖像权。 官司阻碍乔丹体育品牌升级 据媒体报道,今年是乔丹体育进行首次公开募股的关键时间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官方网站信息,今年4月,乔丹体育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的申请已通过初审。据悉,目前乔丹体育处于正常的排队状态,若进展顺利,乔丹体育有望在今年底或2020年初进入A股市场。 其实早在2011年11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便首次通过了乔丹体育递交的上市申请。彼时业内一度认为,乔丹体育很有可能击败安踏和李宁,成为中国第一家登陆国内A股市场的运动用品企业。然而,乔丹体育被迈克尔·乔丹的一纸诉状挡住了上市之路。 根据我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规定,发行人上市必须满足“不存在重大偿债风险,不存在影响持续经营的担保、诉讼以及仲裁等重大或有事项”的条件。显然,当时的乔丹体育不满足上述条件。2014年11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也明确表示:“乔丹体育存在重大未决诉讼,我会将在相关受限因素消除后,按程序推进后续工作。” 在乔丹体育陷入商标纠纷的这段时间内,安踏、特步、361°等国内运动品牌母公司相继成功上市。 服装行业专家李亚辉向记者表示,虽然这次判决解除了乔丹体育上市的一大障碍,但耽误了企业不少时间。目前,乔丹体育面临一个两难的境地。如果继续使用“乔丹”的汉字标志难免让消费者认为这是“山寨”品牌,可如果完全放弃则意味着需要重新打造新的标志,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他认为,这个争了八年的标志对乔丹体育未来的品牌升级没有过多帮助,可谓“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记者在向消费者了解情况的过程中发现,一部分消费者分不清Air Jordan 和乔丹体育的区别,另一部分消费者可以分清两者的区别,但多数认为乔丹体育是个山寨品牌,不会购买该品牌产品。 目前,很多家乔丹体育专卖店突出“QDSPORTS”标志,弱化“乔丹”汉字标志。 记者试图联系乔丹体育公关部,就是否会完全改变乔丹体育的标志以及未来发展方向等问题了解情况,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李亚辉认为,目前我国的体育产业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政府和企业均在发力体育消费。乔丹体育做出改变不仅是想要消除“山寨”印象,更重要的是在新的风口下把握发展机会。

    View More

  • 芝华仕商标侵权拒不赔偿!已被列入“老赖”名单

    芝华仕商标侵权拒不赔偿!已被列入“老赖”名单

    芝华仕商标侵权拒不赔偿!已被列入“老赖”名单!芝华仕曾有一款线上产品使用“晓梦”商标,目前已下线!(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财经,如有侵权请联系) 随着消费升级的到来,市场上不断涌现出了一些设计独特、商标形象独特的产品。但由此也频频出现了知名企业复制、模仿他人商标的乱象。 事件回顾 线上两款沙发产品使用“晓梦”商标被判侵权 近日,记者接到读者王女士的投诉电话,称敏华品牌管理(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敏华”)侵犯了其“晓梦”商标专用权。 据了解,上诉人(原告)周某表示敏华在线上销售的一款与其同类别的产品,在宝贝名称中完整再现了涉案注册商标“晓梦”,并在商品展示页面中突出使用与“晓梦”相同的文字,构成了商标侵权。 周某的委托代理人去年3月向公证处展示了某电商平台上“芝华仕官方旗舰店”在售的两款商品。 其中一款名为“芝华仕爱蒙双人床婚床乳胶床垫卧室成套家具”的商品展示页面中有一页使用了较大艺术字体展示的“晓梦”二字;另一款商品名为“芝华仕爱蒙主卧现代简约软床布艺双人床踏踏米床”的商品展示页面中使用了较大艺术字体展示的“晓梦”二字。 一审中,敏华对该事件做出了相关辩驳。敏华认为,使用“晓梦”系传达一种意境,寓意更好入眠,应属于正当使用,不构成商标性使用。法院认为,敏华的抗辩意见有一定合理性,因此驳回了周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随后,周某因不服一审判决,特向法院提出上诉。二审中,虽周某、敏华等涉案人员均未向法院提交新的证据,但经法院分析认为,敏华在涉案店铺商品展示页面的图片中使用的“晓梦”标识字体较大,较其下方的其他字样要大许多,超出了对产品特性说明的合理使用范围。 关于敏华提出其在商品展示页面使用“晓梦”二字系传达“庄生晓梦迷蝴蝶”之意境的抗辩,法院认为,其并未完整引用诗句,仅凭“晓梦”二字不足以认定系描述性使用。其次,敏华在商品宝贝名称一栏中使用的“晓梦”二字,即将“晓梦”与敏华公司的该产品相对应,导致消费者在购买过程中势必会将“晓梦”与该产品相联系。 5月13日,经过一审、二审,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定敏华应立即停止对“晓梦”注册商标侵权行为,并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100000元。 最新进展 逾期数月拒不赔偿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如今,距离终审判决已经过去了2个多月,据读者王女士表示,自案件判决生效至今,敏华公司并未对其进行经济赔偿。据悉,目前敏华品牌管理(天津)有限公司已于今年8月1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失信被执行人,是指被执行人具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俗称“老赖”。 据了解,敏华品牌管理(天津)有限公司系由敏华家具制造(惠州)有限公司独资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23日,注册资本5亿元,经营范围包括家具的研发、批发兼零售等。且其“芝华仕”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不具备没有能力履行义务的条件。 业内声音 侵权事件频出不要只做口头“维权卫士” 事实上,除了商标侵权纠纷,抄袭等家居行业内的敏感纠纷事件,对敏华来说,似乎也是屡见不鲜。 在今年9月的第44届中国(上海)国际家具博览会上,顾家家居(36.390, -0.13, -0.36%)股份有限公司就曾投诉指控敏华控股全资子公司重庆嘉年名华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参展的一款芝华仕沙发侵犯其专利,随后,律师口头回复敏华被投诉沙发与顾家专利沙发外观差别甚微,敏华已同意将被投诉的产品撤出展厅。这似乎从侧面意味着,敏华默认了抄袭的事实。 据顾家家居相关法务负责人表示,不单是此次展会中产品的抄袭行为,芝华仕在线下门店也存在多款产品涉嫌侵权抄袭的行为,顾家方面已采取实际行动,进行起诉,希望通过法律渠道,保护其知识产权。 实际上,芝华仕头等舱沙发、五星床垫等,在行业内拥有一定知名度。“作为家居行业的知名品牌,应该成为行业发展的标杆和榜样,其品牌的一举一动,代表的不仅是品牌的形象,更是行业的形象。”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任何企业都有义务,也有责任从自身做好示范,不要只做口头上的“维权卫士”,屡屡用所谓的专利保护来炒作博取眼球,实质上却成为一个抄袭者,于己无益,更会对行业发展带来创伤。

    View More

  • 重庆警方破获一假冒注册商标非法经营案 长城、美孚等品牌均中招

    重庆警方破获一假冒注册商标非法经营案 长城、美孚等品牌均中招

    10月22日9时36分讯(记者 张勇)你以为买到了品牌,也许别人卖给你的仅仅是冒牌!近日,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成功侦破了一起假冒注册商标非法经营案,当场查获抽油泵2台,假冒长城、美孚、壳牌等品牌各类品种成品油(润滑油、液压油等)400余桶,待装空桶1000余个及伪造商标防伪码若干,涉案金额共计15万余元。 2019年4月,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接到群众举报,称看到市场上有长城润滑油的假冒注册商标伪劣产品售卖。接到报警后,民警立即展开侦查行动。经过近一个月的摸排蹲守,警方发现了一个活动在九龙坡区九州汽摩城及附近租赁屋的专业制假售假犯罪团伙,并很快锁定张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 侦查过程中,民警发现,该团伙为躲避追查,逃脱法律的制裁,购买原油、加工灌装、贴标封盖、运输出售等一系列制假流程均由4人亲自操作,十分注意隐蔽,这给警方的侦查行动带来了不小的困难。 由于前期准备工作充足,9月5日上午,民警在该团伙位于九龙坡区某偏僻乡镇的生产窝点、库房,当场将4名犯罪嫌疑人抓获。 据犯罪嫌疑人张某交代,2018年6月,他们以非法渠道购进油泵、原油、油桶、防伪码等设备原料,并按照正品油规格自行灌装封盖贴标,最后以每桶油含量多少,按80至2600元低于市场均价的单价冒充正品在市场进行销售,非法获利。 目前,张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该案件的成功破获,有力打击了市场上一批制假、贩假的违法商家的气焰,为继续深入贯彻落实《服务民营经济发展30条》《服务民营经济发展新10条》,以及辖区企业健康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

    View More

  • “锦江之星”诉“美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

    “锦江之星”诉“美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

    10月22日上午消息,北京海淀法院发布案件快报,《“锦江之星”诉“美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因认为对方未经许可在经营的酒店内外将“锦江之星”商标相近似的文字及图形作为店面名称使用,并将其注册为企业名称,锦江之星旅馆有限公司将南阳市宛城区锦海之星智选酒店及网络宣传平台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被告立即停止商标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 目前,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在快报中,锦江之星旅店称,其是“锦江之星”商标的独占使用权人,“锦江之星”商标为中国驰名商标。经过多年的投入和经营,“锦江之星”相关标志已经成为了公司的核心无形资产,具有非常高的知名度和品牌价值。后经调查发现,锦海之星智选酒店未经合法许可,在其经营的酒店内外将与“锦江之星”注册商标相近似的文字及图形作为其店面名称使用,并将其注册为企业名称。 该行为造成了消费者误将锦海之星智选酒店与“锦江之星”混作一团,给锦海之星智选酒店带来不菲收益。锦海之星智选酒店的侵权行为侵害了锦江之星旅店的商标权,其将“锦海之星”注册为其企业名称误导消费者认为其是锦江之星旅店的直营或加盟酒店,其行为具有不正当竞争性。 同时,锦海之星智选酒店在美团网及其他网络平台上宣传推广侵犯“锦江之星”商标权的服务,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未尽到合理审查义务,属于共同侵权行为。

    View More

  • 温岭公安破获特大制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件!涉案价值达3000余万元。

    温岭公安破获特大制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件!涉案价值达3000余万元。

    为牟取暴利,一家三口在100多平方米的商住楼里,大肆包装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河一工”品牌钻头,不但自己销售,还批发给河北等地的客户。温岭警方全力攻坚、深挖细查,于10月17日在泽国、河北任丘两地集中收网,先后抓获5名嫌疑人,查获假冒注册商标钻头7.2万支,涉案价值达3000余万元。 温岭、河北两地统一行动 捣毁犯罪团伙 2019年9月,温岭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在办案过程中获取一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件线索,便立即组织力量开展前期侦查。经初步调查,浙江省温岭市泽国机电五金城永君钻头商行李某君伙同陈某琴、李某琪等人大量生产销售假冒全国驰名商标“河一工”品牌钻头。 经查,李某君从温岭市孙某春处购进无商标裸钻头,在泽国镇窝点内加工、包装,通过各大物流企业向全国各地发货。经专案组初步估算,总涉案金额高达3000余万元,案件涉及浙江、河北、山东、福建等4个省市。 10月17日14时许,市公安局会同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任丘市公安局等单位,分别在温岭、任丘开展统一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李某君及其妻子陈某琴、女儿李某琪。同时,专案组在任丘市华通量刃具经销处抓获销售假名牌钻头的王某俊父子,并将他们从河北押解回温岭。 造假点藏在100多平方米的商住楼里 同时,专案组在河北省任丘市华通量刃具经销处抓获销售假名牌钻头的王某俊父子,已于今日从河北押解回温岭。经初步审查,李某君交代三人各有分工,自已负责对外批发, 妻子负责在店里售假, 女儿则在100多平米的商住楼里包装假冒名牌的钻头。 经查,该李某君从温岭市孙某春处购进无商标裸钻头,在泽国镇窝点内进行加工、包装,通过各大物流向全国各地发货。经专案组初步估算,总涉案金额高达3000余万元,案件涉及浙江、河北、山东、福建等4个省市。 当天,警方在温岭泽国五金城、泽国凰庭苑以及河北省任丘市华通量刃具经销处等地,查获假冒河南一工钻业有限公司“河一工”牌105种不同规格的钻头7.2万多支,仅扣押物品价值达2000余万元。 目前,因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犯罪嫌疑人李某君、陈某琴、李某琪、王某俊、王某超已被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View More

  • 八年商标拉锯战落幕,乔丹体育上市再近一步,错过最好窗口期如何追赶?

    八年商标拉锯战落幕,乔丹体育上市再近一步,错过最好窗口期如何追赶?

    搁浅八年后,随着商标侵权案的胜诉,乔丹体育离上市又近了一步。10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审结乔丹公司商标争议案,判决其商标并未损害乔丹肖像权,最高法认为商标没有体现乔丹个人特征,不具有可识别性,不构成损害肖像权。但这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已经让乔丹体育付出了8年前错失“A股体育用品第一股”的深刻代价。(本文采集转载于华夏时报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八年商标拉锯战落下帷幕 在本次最高院对于肖像权终审之前,早在2018年,最高院已对相关肖像权侵权案作出过裁决。最高法(2015)知行字第275号裁决文书显示,虽然乔丹体育的商标与迈克尔·乔丹运动形象的身体轮廓的镜像基本一致,但该标识仅仅是黑色剪影,除了身体轮廓外,其中并未包含任何与迈克尔·乔丹有关的个人特征。因此迈克尔·乔丹不享有乔丹体育商标的肖像权。 此次关于肖像权的终审结果给正处于IPO阶段的乔丹体育带来更多的筹码。2019年4月,乔丹体育在上交所主板的上市申请已通过初审,继2011年之后再度完成“过会”。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乔丹体育处于正常的排队状态,若进展顺利,过会后约6个月会拿到证监会批文,然后券商将启动发行流程。这意味着,乔丹体育有望在2019年底或2020年初登陆A股市场。 不过,另一方面,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今年6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乔丹体育上诉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案件进行判决,乔丹体育败诉。法院认为“乔丹”商标使用在相关商品上,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该商标标识的商品与著名篮球运动员迈克尔乔丹存在代言、许可等特定联系,从而对商品的来源、品质等特点产生错误认识。因此乔丹体育不享有商标权。 对于乔丹体育对判决结果的看法和目前经营状况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拨打了乔丹体育公司官方电话咨询,但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由于需要实名转接,因此无法接受采访。 实际上,虽然商标纠纷案持续了八年,但在目前即将上市的阶段,乔丹体育的态度也有所缓和。2019年8月,乔丹体育品牌高级总监林佑勳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未来,我们要走一个专业化正规化的品牌经营道路,正正当当,不暧昧,不去打擦边球。” 官司的胜利并不代表着撕掉“山寨”的标签,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重塑任重道远。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华夏时报》记者介绍,中国本土企业与品牌在发展初期,傍名企、名牌、名人等现象非常普遍,商标注册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确实能够被擦边球,很多品牌也得到快速关注与快速成长;但随着全球化的推进,这类打擦边球的傍名人行为不受国家和全球规则所认同,对于知识产权的重视也已成为主流,品牌之路还是需要走自己的路。 再次过会仍面临挑战 与安踏、李宁等国产运动品牌一样,乔丹体育也创建于福建晋江,1984年成立时,原本只是一个日用品加工厂,2000年才更名为“乔丹体育”。也正是在这一年,美国的迈克尔·乔丹声名远扬,成为篮球乃至体育界最具影响力的球员之一。 改名后,乔丹体育迎来了高速增长时期。据招股书披露,2008至2011年,公司全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1.58亿元、23.16亿元、29.27亿元和17.04亿元。2011年前后正处于运动品牌上市潮阶段,在安踏、特步、361度、匹克接连登陆资本市场后,乔丹体育在2011年底正式向证监会提交IPO招股书申报稿,11月25日获得过会。 就在获得证监会批文前,迈克尔·乔丹的一纸诉状让乔丹体育的上市之路停摆。今年4月,乔丹体育再次通过过会审查。根据目前披露的招股书,乔丹体育拟登陆上交所主板,预计发行股数为1.125亿股,预计募资12.11亿元,资金将用于生产基地扩建和直营店等项目建设。 “过会并不代表就能够上市,摆脱乔丹官司是利好的一面,既使能够如愿上市,但企业最好的发展窗口期已经丧失,本土运动品牌第一集团军已经形成,乔丹企图再跻身其中挑战不小。”程伟雄分析道。 放眼全行业,如今国产品牌安踏体育的年营收已突破人民币240亿元。在全球运动用品行业仅次于耐克和阿迪达斯,位居第三名。李宁也实现营收破百亿的目标。特步和361度的年营收体量也突破人民币50亿元,稳居本土品牌二线行列。 基于品牌发展的考量,乔丹体育也在这些年中作出了改变。调整商标,将部分店铺形象“乔丹体育”字样缩小,加上“QDSPORTS”或“BREYOUND YOURSELF”等全新字样;赞助赛事,频频赞助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第十三届天津全运会等,利用赛事平台传递品牌形象。 成功上市只是乔丹体育面临的第一个槛,未来的经营和发展仍充满着变数。在程伟雄看来,乔丹的差距不仅仅和安踏拉开差距,和本土已经上市的运动品牌的差距都在拉大,“其他品牌IPO有足够资本做品牌转型、渠道重塑、组织再造、供应链改革、多品牌发展,而乔丹在这几年花费不少精力在官司上,在业务推进上受影响是必然的。”

    View More

  • 广州侦破假冒国际名牌商标案,涉案金额高达六百万元

    广州侦破假冒国际名牌商标案,涉案金额高达六百万元

    记者18日从广州警方获悉,广州番禺警方日前破获一宗假冒注册商标案,抓获涉案人员4名,涉案金额高达600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中国新闻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广州番禺警方日前接到民众举报,称在该区沙湾镇、大石街有几个制造销售假冒国际品牌的窝点。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专案组民警发现,沙湾镇和大石街的三家工厂有重大作案嫌疑。沙湾这家工厂白天正常营业,但门窗紧闭,里面传出机器的轰鸣声,而大石街这两家工厂外围则有人望风。 通过调查,办案民警了解到,沙湾这个工厂虽然其貌不扬,实际上内里大有乾坤,工厂内生产假冒名牌手表、戒指的包装盒、说明书以及配件,而且数量巨大。随着调查的深入,民警获悉,该工厂只是制假团伙的其中一个窝点,还有两个窝点分布在大石街,分别负责接单、采购、下单定制和销售环节。 随后,广州番禺警方开展收网行动,多个抓捕小组分赴沙湾镇和大石街,一举抓获何某(男,26岁)、高某(男,30岁)等4名犯罪嫌疑人,同时在现场各仓库缴获假冒国际品牌的包装盒约12万件、手表约3400块、戒指约3600枚及表带1.2万条等物品,价值约600万元人民币。 经警方审讯,何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对制假、售假的商标侵权行为供认不讳。目前,何某等4人已被番禺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完)

    View More

  • 海宁警方破获特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

    海宁警方破获特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

    昨天(10月15日)下午,来自海宁市安正时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员工正在清点一批女装。这批货正是经侦大队民警日前远赴广东打掉二伙售假窝点后,扣押回来的假冒注册商标的伪劣服装,整整52个款式、1148件! 本土知名服装品牌被假冒注册商标 今年4月,海宁警方在对安正时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敦奴联合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进行日常走访中了解到,近期企业发现某电商平台上有一些店铺在售卖其名下“玖姿”、“敦奴”品牌的服装,这些店铺涉嫌售假。 了解到这一信息后,民警立即到电商平台上搜索了相关信息,发现有很多店铺,的确上架了很多“仿冒”品牌的衣服,甚至在商品名称里,堂而皇之地写着“专柜正品”、“女装正品国内代购”、“2019夏新款女装”以及商品编号等字样,从图片上看,和正品没什么区别,但是售价仅为正品的三折,甚至更便宜。 接收到这些信息后,海宁警方一方面向电商平台申诉,要求关闭这些售假的店铺,一方面对售假店铺进行梳理。 并从其出售的服装中购买了7件来进行鉴定,结果显示:均为假冒的玖姿产品。 5个人6家店近500万销售额 这些仿冒品牌的衣服,到底存在怎样的一条“产业链”,源头在哪里呢? 海宁警方重点针对坐标位于广东省广州市的6家店铺进行了侦查,通过调取近两年的店铺销售记录显示,6家店铺中销售额高的有数百万元。 而调查店铺注册过程中所使用的身份信息、手机号码,民警发现全是虚假信息,甚至在调取了一些物流信息后发现,店铺发货、退货地址都是一单一个样,这为侦查工作带来了较大的难度。经过一段时间的专案经营,有5名嫌疑对象渐渐浮出了水面,且该5人均落脚在广东省广州市。 今年9月24日,警方赶赴广州,对该售假团伙进行收网。然而在广州市花都区,警觉的嫌疑人闻风而逃,留下一屋子还没来得及处理的假冒服装和配件,正是网上在售的仿夏季女装,一件件用透明包装袋装好,边上还有成堆的吊牌、领标和透明包装袋。 警方判断,嫌疑人就是在这间百来平方的租房里,将这些吊牌、领标挂到假冒伪劣衣服上,再装进品牌包装袋,伪装成正品出售。 民警还注意到,地上散落着一些已经打包好的快递包裹,有些是要寄出去的,有些是退货回来的。这一切与此前民警侦查中获取到的情况一致,侦查方向完全正确,嫌疑人肯定就躲在不远处。 9月27日,民警在广州市白云区分别擒获了徐文某、徐新某、徐贵某三名嫌疑人,三人均为湖南耒阳籍人。 三人交代道:原本他们就是在网上做服装生意的,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发现服装市场某些“档口”可提供品牌服装、吊牌等全套品牌标识,于是他们就试着上架了这些假冒伪劣的品牌服装,并打着“内部折扣”“代购”的幌子,让买家相信这些是正品,大概每件衣服可以赚几十到一百元不等。他们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但是利润太诱人,于是不惜铤而走险。 目前,该三人因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已被海宁警方刑事拘留。对于另外两名嫌疑对象,以及嫌疑人交代到的上家“档口”相关情况,警方还在全力追查中。

    View More

  • HARBOR HOUSE以法律手段维护品牌商标权与专利权,坚决打假、绝不纵容!

    HARBOR HOUSE以法律手段维护品牌商标权与专利权,坚决打假、绝不纵容!

    近期经HarborHouse举报,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随即对该案立案侦查。调查发现,简尚家具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宣传并销售“HARBOR HOUSE”品牌的家具。警方现场查获涉案家具价值约一百余万元,已在其门店及仓库内扣押上百件贴有“HARBOR HOUSE”品牌商标的仿冒产品。经Harbor House确认,该批家具非Harbor House官方授权销售,系假冒注册商标的伪劣产品。目前,四名涉案嫌疑人,已先后被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 截止发稿前,该案媒体报道已获得包括浙江卫视、都市快报、浙江城市之声、钱江视频、新浪浙江等当地主流媒体;人民法制网、中国经济网、央广网、青年时报等权威媒体;以及腾讯视频、优酷、bilibili等主流视频平台的转载与传播。 坚决打假、绝不纵容,HARBOR HOUSE以法律手段维护品牌商标权与专利权 HARBOR HOUSE以1916年建立的美国加州HARBOR HOUSE Inn为灵感创建,2008年正式进入中国并申请商标注册,以American Casual Living为核心品牌价值。从创立至今,始终坚持以“原创设计”作为品牌承诺之一,对于山寨贴牌、假冒伪劣等一切粗制滥造的商标侵权行为,都坚决以法律手段维护品牌的正当权益。

    View More

  • 湖南长沙市警方查获假冒注册商标标识69万余件

    湖南长沙市警方查获假冒注册商标标识69万余件

    12日上午,长沙市公安局通报了该局侦破的两起侵犯知识产权案件。 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打印设备已成为人们日常工作生活必不可少的部分。硒鼓是一种更换率较高的打印耗材,在某些不法分子眼中,它成为了谋取巨额利益的“肥肉”。(本文采集转载于湖南日报,如有侵权请联系) 10月12日,记者从湖南省长沙市公安局获悉,9月11日,长沙市公安局知识产权犯罪侦查支队(以下简称知侦支队)、长沙县公安局联合广州警方在长沙、岳阳、娄底、广州四地同时收网,成功打掉一个在娄底下单、岳阳生产、长沙中转、广州销售的制售假冒注册商标的犯罪团伙,抓获8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捣毁一个假冒国际知名品牌“惠普”“佳能”商标的制假工厂,查封一个储存假商标仓库,共计查获假冒注册商标标识69万余件,货值约2553万元。  查获假冒“惠普”“佳能”商标标识69万余件 据长沙市天心公安分局副局长曹鹏飞介绍,今年7月,长沙市公安局知侦支队接到某北京知识产权代理公司报案称,在长沙某物流点出现大量假冒“惠普”商标,生产点疑似在岳阳。接到报案后,知侦支队立即开始初查工作。 办案民警发现,彭某1经常驾驶一台面包车在此物流点出现,利用不透明包装将货物发往省外。通过科学运用多种侦查手段,民警逐渐摸清了该司机的发货规律,进而顺藤摸瓜,发现这些货物都是由岳阳某印刷厂生产的。虽然该司机采取了伪装措施,妄图逃避打击,但以这样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司机”为线索,民警逐渐发现其背后的一个特大制售假冒注册商标的犯罪团伙。 由于案情重大,长沙市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成立了以长沙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韦树恒为组长,由知侦支队、长沙县公安局联合组成的“7·10”专案组,并迅速向湖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汇报相关情况。 锁定运货司机和生产窝点后,专案组民警数次前往该窝点开展侦查,该窝点保卫措施严密,厂区空旷难以接近。与此同时,另一组民警前往省外开展调查,但由于该团伙反侦查意识较强,省外工作同样遇到较大困难。 随着侦查的推进,幕后下单人雷某某、彭某2进入了民警的视野。原来,雷某某早年在广州打工期间认识了彭某2,知道彭某2手中有需要假商标的客户资源。2018年下半年,雷某某找到彭某2声称自己有合作的印刷厂可以印制“惠普”“佳能”商标。双方一拍即合,在没有获得商标权利人授权的情况下,协商好价格和供货方式后开始大肆制造假冒惠普、佳能公司注册商标。于是彭某2不断搜集假商标订单,汇总后向雷某某要货。雷某某通过岳阳某印刷厂老板叶某某大肆制造假冒“惠普”“佳能”公司商标,并安排司机彭某1去该印刷厂提货,经由长沙发物流到省外。彭某2在广州某地设立了存放假商标的仓库,并雇佣专人负责假商标收发货业务。 鉴于案情复杂,团伙人员众多且涉及省内省外多地,民警一方面先后多次前往全国多地出差,从调取回来的几十万条海量信息中细心研判,从看似孤立的信息中,抽丝剥茧提取出有价值的部分,在人员关系和资金往来上找到了案件突破口。另一方面,专案组多次向湖南省公安厅、长沙市公安局汇报,并通过侦查作战平台进一步打开突破口。 在突破口明确之后,专案组出差前往岳阳、娄底、广州、深圳四地实地侦查,进行针对性摸排,连续奋战两个月,成功固定大量证据,将该团伙的下单、生产、销售、运输等环节分工一一查清,为案件收网打下坚实的基础。 收网时机成熟后,在长沙市公安局的统一指挥下,知侦支队、长沙县公安局抽调60多名警力,于9月11日在长沙、岳阳、娄底三地同时收网,由广州警方对彭某2存放假商标的广州某仓库进行收网。 在收网的关键时刻,雷某某突然由娄底前往外地,由于雷某某具备较强的反侦查意识,他的这一举动给收网工作增加了极大的困难。为了不错过收网时机,专案组采取雷霆措施,成功抓获以雷某某为首的共8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其中刑拘4人,扣押印刷假商标的模板15块(俗称“印刷菲林”),查获假冒“惠普”商标64万余件,假冒“佳能”商标5万余件,货值约2553万元。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