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侵权案件

  • 兰州市市场监管部门查获一起涉嫌商标侵权案件

    兰州市市场监管部门查获一起涉嫌商标侵权案件

    12月16日讯 据兰州日报报道12月15日,媒体记者从市市场监管综合执法队城关队了解到,该队联合城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特殊食品股、东岗食药所和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铁路西村派出所在雁滩查处一起涉嫌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及商标侵权案件。 据了解,该商标侵权案件货值约7万元,现场查获各类知名白酒外包装材料、瓶盖、打码器等工具,涉及五粮液、茅台、剑南春、金徽、滨河等多个品牌。目前,该案件已移交公安部门进一步调查。

    View More

  • 新疆一家餐饮公司被指侵犯海尔商标,判罚20万

    新疆一家餐饮公司被指侵犯海尔商标,判罚20万

    中国裁判文书网日前披露海尔集团公司、青岛海尔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被告新疆海尔巴格餐饮股份有限公司、青岛海尔巴格餐饮有限公司侵犯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两位被告停止使用“海尔巴格”字样,同时赔偿两原告共计20万元人民币。 判决书显示,被告新疆海尔巴格网站图片以及宣传册图片中显示的其经营的多个餐厅门头上突出使用了“海尔巴格”字样,法院认为该行为对原告海尔投资公司第4534758号“海尔”商标的突出使用,构成对该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此外且被告青岛海尔巴格实际经营场所与原告关联企业海尔洲际酒店仅一路之隔,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其为原告海尔投资公司所开设或者与其有关联关系,造成混淆,构成对“海尔”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 两被告辩称“海尔巴格”商标已在多个领域被核准注册,早在1999年被告就开始将翻译成海尔巴格使用,2005年乌鲁木齐市工商局核准海尔巴格企业名称,被告大部分经营场所以维吾尔文作为品牌,不存在对海尔企业字号的侵权,带有“海尔”二字的企业名称、注册商标非常多,工商部门的核准行为可以说明海尔巴格中带有海尔二字不侵权。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新疆海尔巴格法定代表人注册的第3938228号“”加“艾尔巴格”文字加“HARAMBAG”字母组合商标中的汉语为“艾尔巴格”并非“海尔巴格”,虽然乌鲁木齐市民族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出具的证明显示两词对应维语一致,但是商标权人对其商标的使用应当以其在国家商标局注册核准为限,不能随意扩大其中汉语部分的使用范围。 2018年4月,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被告新疆海尔巴格餐饮公司立即停止在其经营活动中突出使用“海尔巴格”字样,赔偿原告青岛海尔投资公司经济损失10万元;被告青岛海尔巴格餐饮公司十日内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企业名称变更,同时赔偿原告两原告经济损失各5万元。(完)

    View More

  • “鲍师傅”商标侵权纠纷再起,二侵权者被判赔6.5万元

    “鲍师傅”商标侵权纠纷再起,二侵权者被判赔6.5万元

    近日,北京市东城法院对一起因“鲍师傅”引发商标侵权纠纷案件进行宣判。北京鲍才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起诉北京佳文佳乐商贸有限公司、北京西贡雨小吃店在其经营的店铺使用了“鲍师傅”文字,侵犯了原告对“鲍师傅”商标享有的专用权。法院一审判决二被告行为构成侵权,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等共计6.5万元。 北京鲍才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诉称,其通过受让获得了第12484211号“鲍师傅”商标专用权,并在北京、天津、上海、杭州、南京、合肥、武汉、成都等多地开设了“鲍师傅”糕点店,在店面招牌、产品标牌及包装袋上均使用了“鲍师傅”商标。 而二被告佳文佳乐公司、西贡雨小吃店销售的糕点制品与原告产品相似,并且在店铺的门头、柜台、包装袋上均使用了“鲍师傅”文字,该标识与原告商标相同。原告认为,二被告的上述行为足以造成消费者的混淆和误认,侵犯了原告涉案商标专用权,要求二被告赔偿30余万元。 该案中的二被告,认为自己使用的商标,与原告“鲍师傅”无关,而是来源于另一个注册商标。庭审中,二被告答辩称,其使用的“鲍师傅”文字是对第17899096号注册商标文字部分的合理使用。并称原告的“鲍师傅”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为第33类糕点等,而二被告从事的是糕点现场制作销售,提供的是餐饮服务,故是在第17899096号商标核定使用的第43类餐饮服务范围内合理使用的“鲍师傅”文字,不构成对原告商标的侵权。 第17899096号注册商标 法院经审理认为,二被告经营的店铺所销售的糕点类商品属于第12484211号“鲍师傅”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被控侵权的“鲍师傅”文字与涉案商标在文字、读音、含义、排列方式上一致,仅在字体上存在细微差别,属于近似标识,该种使用方式容易导致消费者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经营者之间具有许可使用、关联企业等特定联系,构成对原告“鲍师傅”商标专用权的侵犯。 第12484211号注册商标 综上,法院认为二被告的行为容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侵犯了原告对第12484211号“鲍师傅”商标在第30类商品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法院一审判决,佳文佳乐公司、西贡雨小吃店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6.5万元。

    View More

  • 微店使用“饿了么”商标经营头盔冲锋衣,被判侵权赔15万元

    微店使用“饿了么”商标经营头盔冲锋衣,被判侵权赔15万元

    “饿了么”公司把一家微店告上了法院。这家微店陈列着一堆使用“饿了么”注册商标的头盔、餐箱、冲锋衣等商品,并宣传“本店主营饿了么部分物料,为大家方便购买低价物料提供服务” 。(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澎湃新闻” ,如有侵权请联系) 有媒体记者从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获悉,近日,该院审结了上诉人邓某和被上诉人拉扎斯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扎斯公司)侵害注册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维持一审法院要求邓某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及合理开支57300元的判决。 未经授权开微店引发诉讼 拉扎斯公司成立于2011年9月,打造了“饿了么”平台并注册了“饿了么”等商标。 2017年3月,邓某担任法定代表人的蓝迅公司与拉扎斯公司签订代理协议,约定拉扎斯公司授权蓝迅公司使用“饿了么”品牌在相应地区经营“饿了么”旗下网上订餐和配送服务,合作期限1年。该协议还约定蓝迅公司下属骑手需满足规定的着装标准,骑手物资必须从饿了么官方途径购买。 但是在购买骑手物资的过程中,邓某认为拉扎斯公司供货太少且太贵,于是他就通过其他渠道购买,由于价格实惠,邓某还推荐给其他城市代理商。久而久之,生意越做越大,其他代理商都来找邓某购买,邓某就开设了名为“饿店(饿了么物资专营)”的微店。 2018年6月,拉扎斯公司发现涉案微店销售使用拉扎斯公司注册商标的头盔、餐箱、冲锋衣等商品。 拉扎斯公司认为,邓某的上述行为侵犯其注册商标专有权,且该行为还构成擅自使用拉扎斯公司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及服务装潢的不正当竞争,故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邓某赔偿其经济损失30万元及合理支出6万元。 邓某辩称,由于拉扎斯公司并没有提供物资给代理商,既不利于代理商扩大经营,也限制了拉扎斯公司自身规模的发展。其行为满足了代理商的实际需求,也扩大了“饿了么”代理平台的影响力,更促进自己代理注册骑手的扩展,故其行为不仅未对拉扎斯公司造成损失,反而给拉扎斯公司带来了很大的经济利益,都是为了把“饿了么”做得更好。 法院: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邓某使用“饿店(饿了么物资专营)”微店名称的行为属于在类似服务上使用与拉扎斯公司“饿了么”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容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构成商标侵权行为。 邓某销售的涉案商品与拉扎斯公司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不构成类似商品和服务,并不构成商标侵权,但其销售的头盔、餐箱等部分商品上使用了与拉扎斯公司生产、销售的骑手装备相同的装潢,其明知上述商品未经拉扎斯公司授权仍购入后大量销售,属于帮助相应生产者实施擅自使用拉扎斯公司有一定影响的商品装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应与相应生产者承担连带责任。据此,判决邓某赔偿拉扎斯公司经济损失10万元及合理开支57300元。 邓某不服一审判决,向上海知产法院提出上诉。 邓某上诉称,其销售涉案商品的行为符合客观需要,对拉扎斯公司没有造成任何损失,也没有给拉扎斯公司造成不利影响,还扩大了“饿了么”平台的影响力,请求法院改判驳回被上诉人所有诉讼请求。 上海知产法院审理后认为,邓某开设的微店使用“饿店(饿了么物资专营店)”名称的行为,侵犯了拉扎斯公司涉案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邓某销售的部分涉案商品属于擅自使用拉扎斯公司有一定影响的商品装潢的商品,邓某作为该部分侵权商品的销售者,明知该部分商品系未经拉扎斯公司授权生产,仍购入后大量销售,属于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依法应与侵权商品的生产者承担连带责任。 一审法院在已查明邓某开设的微店中“饿了么”相应商品的销售额共计120余万元,其中侵权商品的销售金额共计78万余元的情况下,综合考虑拉扎斯公司商标、商品装潢的知名度、邓某销售侵权商品的价格及利润、邓某的侵权主观故意等因素,判决邓某承担的赔偿损失数额并无不当。 因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View More

  • 铜陵中院当庭宣判一起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件

    铜陵中院当庭宣判一起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件

    近日,铜陵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一起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件,并当庭宣判。(本文采集转载于凤凰网安徽综合,如有侵权请联系) 原告某食品公司是巴比馒头注册商标的权利人。2018年12月份,原告某食品公司发现某早点店(经营范围为餐饮服务)的店铺门头上突出使用“芭比馒头”字样、娃娃图形和“Babi Mantou”标识,原告某食品公司认为该早点店的行为侵犯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遂向铜陵中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停止侵权并拆除销毁店铺门头招牌,赔偿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5万元。 通过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并经合议庭评议,法院认为,被告某早点店在未经授权许可情况下,在其店铺门头上突出使用与案涉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志、图形,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应承担立即停止使用并拆除销毁与案涉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店面招牌及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由于某食品公司未举证证明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情况及侵权期间,也未提供委托代理合同及律师费发票,法院综合考虑该早点店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过错程度、经营规模及某食品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发生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情确定被告某早点店赔偿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计2000元,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被告负担。

    View More

  • 两“太太”商标起争议对簿公堂

    两“太太”商标起争议对簿公堂

    “爱她就送她太太美容口服液!”“太太口服液”这句广告语早已家喻户晓。不久前,因“太太”商标引发的商标侵权诉讼,二审有了结果。(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科技,如有侵权请联系) 近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就健康元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健康元公司)、深圳太太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太太药业)起诉常州开古茶叶有限公司(下称开古公司)、广州博济康之选医药连锁有限公司中大分公司(下称博济康之选中大分店)等侵犯商标权上诉案作出二审判决,认定开古公司在其生产销售的“太太秀秀茶”和“太太樱花五行茶”等产品上使用“太太”文字标识和商标的行为侵犯了健康元公司和太太药业享有的“太太”注册商标专用权,需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200万元,同时驳回开古公司的上诉,维持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下称海珠法院)的一审判决。 因涉案产品和商标在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该案引起业界较大关注。 纠纷引发诉讼 2005年6月,健康元公司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下称原商标局)申请注册了第3520962号“太太”图形商标(下称权利商标),被核准使用在第30类“非医用营养液、非医用营养胶囊”等产品上,太太药业是该商标的共有人。随后,该商标被使用于“太太美容口服液”产品上。在企业经营中,两公司又核准注册了“TaiTa”“太太”等多个文字及图形商标,分别核定使用在第5类口服液商品和第30类非医用营养液等商品种类上。经过多年经营和宣传,在第5类口服液等商品上注册的“太太”商标曾多次被认定为驰名商标,太太口服液也火遍大江南北。 开古公司于2001年3月成立,经营范围为茶叶制售、固体饮料等。2001年及2010年,开古公司申请注册第1953762号“太太”商标、第8144227号“太太”文字商标(下称诉争商标),均被核准使用在第30类茶、茶叶代用品等商品上。随后,健康元公司就上述两件商标向原商标局提出异议,后被驳回,而后又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原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2018年,原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诉争商标无效。同年7月,开古公司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8年1月,健康元公司购买了名为“太太减肥茶”“太太秀秀茶”和“太太樱花五行茶”等产品。随后,健康元公司以侵权为由将开古公司及销售商博济康之选中大分店起诉至海珠法院。 一审判决侵权 在被告是否构成商标侵权问题上,海珠法院经审理认为,首先,被控侵权商品“太太秀秀茶”“太太樱花五行茶”的原料均有中药,其应属于“减肥茶、药茶、药用草药茶”类商品,与权利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同类商品。其次,在被控侵权商品外包装盒上使用的被控侵权标识及诉争商标,与权利商标在文字、字体、文字排列相同,字型、文字背景图高度相似。上述的近似足以使消费者误认为被控侵权商品为太太药业、健康元公司制造或许可他人制造的商品,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被控侵权标识“太太”、诉争权利商标与权利商标构成近似。开古公司虽享有诉争权利商标的使用权,但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30类“茶、茶叶代用品”商品上,“茶叶代用品”与“减肥茶、药茶、药用草药茶”类似,基于权利商标为驰名商标,开古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其可以在与“茶叶代用品”相类似的“减肥茶、药茶、药用草药茶”上使用与权利商标基本相同的商标,且未能证明其使用该商标的行为存在排除侵权的情形。 综上,海珠法院认为,开古公司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权利商标相近似的商标及被诉侵权标识的行为,侵犯了太太药业和健康元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需停止生产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在综合考虑权利商标的知名度等各种因素后,海珠法院酌情确定开古公司赔偿二原告经济损失等共计200万元。 二审维持原判 一审判决后,开古公司不服,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 开古公司上诉称,首先,被诉侵权商品与权利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不构成类似商品,权利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非医用营养液、非医用营养胶囊等,根据分类表为3005类,诉争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及被诉侵权商品为茶、茶叶代用品,根据分类为3002类,两者既非相同也非类似商品。其次,开古公司及关联企业在二原告之前就注册了“太太”商标,是规范使用,没有侵犯二原告商标权的主观故意,也没有搭便车的主观故意。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案的争议焦点主要是开古公司是否侵犯健康元公司、太太药业注册商标专用权以及一审判赔数额是否合理。 在开古公司是否构成商标侵权问题上,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首先,对于类似商品的判断,应当从尽可能避免发生市场混淆误认的目标出发,充分考虑商标标识、核定使用商品之间关系的具体情况,加以综合判断,既不应完全拘泥于《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的归类,也不宜要求两种商品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各方面均完全相同或近似。该案中,虽然被诉侵权商品与涉案商标核准使用商品分属《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的不同类别,但从被诉侵权商品的宣传介绍和产品成分来看,其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茶或茶叶代用品,而是主要起到减肥、美容等功能的保健品,与涉案商标的功能及用途类似,其消费群体部分重合。 其次,权利商标系“太太”文字和图形商标,被诉侵权商品上使用的标识完全包含了涉案商标中起核心识别作用的“太太”文字,二者无论在汉字字体、读音、排列顺序以及整体形象上均构成近似。开古公司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涉案商标相近似的标识,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 再次,相关证据表明,诉争商标已被撤销,且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茶、茶叶代用品,与被诉侵权商品实际使用的商品种类不符;即使该商标有效,开古公司在明知涉案商标存续的情况下,未尽合理注意和避让义务,反而超出其核准使用的商品类别,不正当地使用注册商标,明显存在攀附涉案商标知名度的恶意。 据此,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判决驳回开古公司上诉,维持原判。

    View More

  • 重庆破获特大生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案值千余万元

    重庆破获特大生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案值千余万元

    11月26日,重庆警方公布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抓获犯罪嫌疑人32人,查获假冒品牌箱包、手表、服装等2500余件,涉案价值1000余万元,捣毁了遍布重庆、北京、广东等8个省份的6个生产销售网络及售假窝点。(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警方介绍,今年年初,重庆两江新区警方接某电商平台举报,有人通过电商网络平台大量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品牌箱包。警方经调查发现,自2017年5月以来,犯罪嫌疑人罗某伙同王某某、杨某等人先后注册成立10余家公司,以海外专营店为幌子,先后通过网络电商平台开设30余家网店售卖假冒商品。在具体销售中,为迷惑消费者,该团伙以真假1比5的比例掺卖,若消费者质疑货品质量,退货意愿强烈,公司以将货物更换为正品或者全款退还货款、发红包等方式息事宁人。 经过警方调查研判,今年6月19日早晨,重庆警方组织三十余名警力,在两江新区该展开突击收网行动。与此同时,其他几组警力在该团伙的上游进货地东莞及重庆的物流公司,开展统一收网,一举端掉犯罪窝点6个。目前,5名主要犯罪嫌疑人以涉嫌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罪被刑事拘留,7名嫌疑人取保候审,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View More

  • 四川德阳一假冒注册商标犯罪团伙被抓,涉案价值1100余万元

    四川德阳一假冒注册商标犯罪团伙被抓,涉案价值1100余万元

    2019年11月27日,德阳市公安局经济案件侦查支队公布了近期破获的一起特大假冒注册商标标识案,捣毁一个集生产、运输、仓储、销售为一体的假冒注册商标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9人,捣毁制假窝点9处,销售窝点26处,现场缴获各类假冒品牌润滑油6000余桶60余吨,价值1100余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成都商报电子版 ,如有侵权请联系) 外地购买散装润滑油,加上知名润滑油包装,摇身一变,成了假冒的长城、美孚、壳牌、昆仑等品牌,这些假润滑油被卖到德阳、绵阳、成都、乐山等地。   一封匿名信引出特大假冒商标案 今年3月,德阳市公安局接到德阳市场监管局移交的一假冒成品油案件线索,德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制定详实侦查方案和工作措施,全力开展线索摸排和案件侦办工作。 “线索来源是一封匿名举报信。”德阳经侦支队副支队长邓雷介绍,举报信中称,一名石姓男子在德阳经营润滑油,石姓男子是外地人,长期在德阳卖“歪油”,假冒长城、美孚、壳牌、昆仑等知名品牌。 民警介绍,匿名举报是2018年12月德阳市场监管局接到的,德阳市场监管局进行前期调查后,将线索转给了德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 “因为是匿名举报,联系不到举报人,只有根据有限的线索展开调查。”专案组全体民警只能利用大数据资源,围绕该条线索链条进行深度分析研判,对该案所涉数据进行融合,同时利用相关技术侦查手段和措施,开展线索分析和证据的收集工作。民警通过石某、经营润滑油门店、外省籍贯等信息,最终锁定湖北在德阳经营润滑油的男子石某。 经过前期侦查后,3月8日,德阳市警方立案调查此事。通过近两个月的数据分析和艰苦的摸排,民警收集掌握了石某等人假冒注册商标的犯罪事实,摸清了该犯罪团伙的生产、仓储场所,制假原油、包材、销售渠道等情况以及资金往来情况。 办案民警介绍,调查发现,石某在德阳市注册过公司,销售与润滑油相关产品。石某在德阳市城区沱江西路的一处制假场地搬迁过,送货收货主要在夜间。   警方出击造假者、制假窝点无处遁形 4月10日,由德阳市公安局经侦、特巡警等部门组成的75名警力在行动指挥部统一指挥下开展“3.08”专案收网工作。 专案组先后在什邡、旌阳等地捣毁制假窝点2处,销售窝点16处,抓获犯罪嫌疑人宁某、石某等6人。4月10日20时该案成功收网,位于德阳的2处制假窝点和7处销售窝点全部查清,涉案物品全部收缴。专案人员连夜对宁、石等涉案人员进行突审,在事实和证据面前,犯罪嫌疑人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交代了其位于成都新都区的上家牛某和包材来源地。 专案组连夜赶往成都,对位于新都的制假窝点进行捣毁。4月11日,当专案人员赶到后,位于新都的上家牛某已获知了消息,关闭了制假窝点大门,逃离现场。在牛某的分装厂区,民警发现大量散装机油,长城、美孚、壳牌、昆仑等知名品牌的系列油品假冒注册商标标识。 “嫌疑人牛某估计听到风声跑了,我们进入厂区的时候,炉子都还是热的。”办案民警介绍,专案人员连续72小时蹲点守候在仓库附近,在新都警方的配合下,终于在4月14日将新都制假窝点的主要犯罪嫌疑人牛某抓获,从其4个仓库中又搜查出大量的假冒国内外知名品牌润滑油以及假冒商标标识和包材。 民警调查发现,这些假冒商标是从河北沧州河间市刘某处购买。专案组民警又赶赴沧州河间市开展调查取证工作。民警在跟踪蹲守20天后,掌握了销售假冒商标的刘某犯罪证据后,将刘某抓获。“在挡获刘某的当天,还收缴了一些假冒商标,以及假冒知名品牌润滑油油桶盖子。”   以次充好低端润滑油“换装”高档油 “这些润滑油,有些能够达到国家标准,有些达不到标准。”办案民警,侦查二大队教导员廖小俊介绍,嫌疑人从外地购买大桶的润滑油,再从刘某手中购买假冒长城、美孚、壳牌、昆仑等知名品牌的外包装,将低端润滑油“换装”后成了高档油。“然后销售价格翻番。” 牛某和石某在制假窝点分装完毕后,有客户需要就送货上门,“主要针对工地大型挖机、装载机,以及一些厂矿的大型机械,此外一些车用润滑油被卖到了销售润滑油的门店。” 嫌疑人非常狡猾,一般只在夜间灌装,夜间送货,为了防止运输被查,用自己的商标把名牌覆盖,到了之后把油桶上覆盖的商标撕掉。 这些假润滑油被卖到德阳、绵阳、成都、乐山等地。买到润滑油的销售门店再将假冒润滑油卖给广大车主。 截至目前,专案组先后在德阳什邡、旌阳,成都新都等地捣毁制假窝点4处,销售窝点26处,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9人,现场查获10余种假冒汽车用润滑油6000余桶、60余吨、假冒商标标识5万余张、油桶6000个,制假工具3台(套),液压叉车1台,电脑2台、监视器2台(套),价值1100余万元。 目前,该案已经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View More

  • “真假金象木地板”商标侵权纠纷大战落幕

    “真假金象木地板”商标侵权纠纷大战落幕

    相同的“金象”二字,却出现在两家木地板公司的商品包装上,孰真孰假,谁来评判?11月26日下午,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商标侵权纠纷案。经过公开庭审,法院驳回成都康威木业有限公司(简称康威公司)的上诉,认定其在木地板产品及包装、产品手册、网页上单独使用含有“金象”字样的行为,侵犯了湖州金象木业有限公司(简称湖州公司)、苏州金象木业有限公司(简称苏州公司)的商标专用权。(本文采集转载于华西都市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 金象木地板商标纠纷一审 “四川金象”不服判决 提出3点异议 本案商标权人湖州公司为浙江省一家生产木地板的民营企业,在业内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和影响力。其于2012年在第19类木地板、镶花地板等商品上注册了第9651818号“金象”文字及图文组合商标。苏州公司经授权,取得该商标的排他使用许可权。 康威公司未经许可,在木地板产品及包装、产品手册及公司官网上使用“金象”二字,湖州公司及苏州公司认为康威公司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共同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一审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判决康威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苏州公司经济损失50万元、维权合理开支55040元。 康威公司不服,以苏州公司无权与湖州公司共同提起本案诉讼、康威公司的被诉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一审法院判决的赔偿金额及维权合理费用不当三点理由,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争议一苏州公司有无提起诉讼的权利? 康威公司提出的第一点异议是苏州公司无权作为原告提起诉讼,理由是湖州公司和苏州公司签订的《商标许可使用合同》存在瑕疵,即涉案商标许可使用期限超过注册商标有效期限,以及涉案商标许可合同未经备案,存在虚假情况,合同应被认定无效。 在庭审辩论阶段,苏州公司对此作出解释,认为虽然商标许可合同中约定的使用期限超过了该商标的注册有效期,但康威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发生在该商标的注册有效期内,也在商标许可合同的许可使用期限内,故其作为涉案商标的排他许可使用权人,有权与湖州公司共同提起诉讼,且该合同未经备案并不影响其效力。 争议二没听说过“金象”就不构成侵权? 庭审过程中,康威公司对其行为是否构成侵权摇摆不定,一会称自己未侵权,一会称即使侵权也是过失行为,并非故意主观。在审判长的再三确认下,康威公司才最终主张未侵权,此举引发旁听席一阵嘘声。 “我们从来没听说过苏州还有个‘金象’,不存在侵权的主观故意。”康威公司举证证明其之前已注册了“祥龙金象”的文字商标及卡通大象图形商标。湖州公司、苏州公司则举证证明康威公司注册的卡通大象图形商标是黑白色,其不用“黑象”、“白象”直接用“金象”,显然是为了蹭“金象”的品牌名气。 争议三一审判决赔偿金额和费用不当? 除了以上事实判定,康威公司还认为一审法院对“金象木地板”的品牌知名度和其使用“金象”商标获利情况评估过高,因此50万元赔偿金额和5万元多维权合理费用的判决并不恰当。对此,湖州公司和苏州公司表示认可一审判决。 金象木地板商标纠纷二审 驳回“四川金象”上诉维持原判 经过一个多小时庭审,审判长当庭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审判长对康威公司提出的上诉请求一一予以驳回。 首先,苏州公司通过与湖州公司签订《商标许可使用合同》,取得了涉案商标的排他使用许可权,在发生注册商标专用权被侵害时,排他使用许可合同的被许可人可以和商标注册人共同起诉,也可以在商标注册人不起诉的情况下,自行提起诉讼。 其次,康威公司与湖州公司、苏州公司都是木地板公司,其在木地板上使用“金象”二字足以造成消费者混淆,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相关规定,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至于康威公司提出的其从未听说过苏州“金象”,不具有侵权故意性,法院认为被上诉人的注册商标系依法取得,其商标专用权依法受法律保护,任何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使用。 最后,一审法院结合涉案商标的知名度、销售和使用情况、康威公司实施侵权行为的时间、主观过错、侵权行为的范围和规模等因素,酌定康威公司赔偿苏州公司经济损失50万元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同时,湖州公司和苏州公司为本案维权支付了律师费和公证费,其中公证费5040元上诉人当庭表示无异议,律师费50000元也提交了相应票据,所以上述维权合理开支应由康威公司承担。

    View More

  • 红牛商标商标侵权纠纷拉开序幕:北京红牛37亿元索赔上诉被驳回

    红牛商标商标侵权纠纷拉开序幕:北京红牛37亿元索赔上诉被驳回

    红牛商标商标侵权纠纷拉开序幕,多年“冷战”最终演变成“贴身肉搏战”。 红牛商标侵权纠纷之争的首份判决书来得比预期更早了些。11月2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就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红牛”)提起的一件商标侵权诉讼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北京红牛的全部诉讼请求。其中包括要求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国天丝”)支付37.53亿元的赔偿、享有红牛系列商标的所有权。 这意味着,红牛之争已经从“口水战”升级到“诉讼战”,未来,红牛商标之争或将取得实质性进展。 华彬“首战”被驳回 在长达三年的红牛商标拉锯战中,泰国天丝始终是进攻方,不断向华彬方面发起进攻,要求北京红牛全面停产,并在中国市场推出新的红牛安奈吉和华彬方面对抗。而华彬方面始终处于守势,此次北京红牛向泰国天丝发起的诉讼被视为华彬方面的首次进攻,但从判决结果来看,华彬方面诉讼内容并未得到支持。 根据此份判决书显示,北京高院驳回了北京红牛对泰国天丝高达37.53亿元的索赔,且不支持北京红牛(华彬方)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者合法权益。 北京红牛方面的上诉请求为,北京红牛在“红牛系列商标”的设计、策划、申请、注册、商业价值的形成以及品牌维护中作出了巨大的、实质性的和决定性的贡献,从公平原则出发,泰国天丝在坐享“红牛系列商标”所带来收益的同时,应当合理承担北京红牛对“红牛系列商标”进行广告宣传的费用。 法院认为,北京红牛并未举证证明其与泰国天丝就“红牛系列商标”广告宣传费用的分担进行过约定,而且作为被许可方的北京红牛为了获取消费者的青睐和赢得市场占有率,可以自行决定是否进行市场宣传,而且北京红牛亦无证据证明涉案广告宣传行为是基于泰国天丝的要求所致,同时泰国天丝亦未因北京红牛通过宣传而增加产品销量,额外获得除商标许可费用之外的其他商业利益,因此驳回北京红牛的索赔要求。 但值得注意的是,高院并未对商标归属一事作出判决,而是对北京红牛对享有红牛商标所有权的要求不予支持。 品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金华告诉记者,37.53亿元从判决书来看和商标侵权没关系,指的是37亿元广告费用索赔,不是商标侵权案件,而是商标权属纠纷案件。“商标归属问题其实很明确,就是属于泰国天丝方面。” 对于此份判决,华彬方面向记者表示:“一审判决回避焦点问题,未能体现公平原则,对此本公司坚决不予认可。本公司作为‘红牛系列商标’这20余年来的唯一投入方,于情、于理、于法,均应是该商标合法权益的享有者。本公司将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而泰国天丝方面对记者表示:“我们对我们提出的法律诉求和事实依据充满信心,将致力于积极推进诉讼进程以维护自身合法权利,相信正义和公正终将得以伸张。” 罗生门协议 记者注意到,在此判决书中,最为关键的一点为高院承认了“95年合资合同的真实性”,而泰国天丝也承认这份协议确为真实存在,在此之前,泰国天丝始终否认此份协议的真实性。 在泰国天丝的许家与华彬集团的严彬交恶后,红牛商标之战的重心曾一度落到当年严彬与许书标的协议。由于许书标的离世,导致许家并不承认严彬与许书标有关任何协议,在2016年红牛商标授权到期后,许家要求华彬集团停止生产和经营红牛的产品。但华彬方面始终坚持许书标在世曾与严彬签有协议,“授权期并非20年而是50年”。 但在判决书中,虽然高院承认此份协议真实性,但高院认为“95年合资合同”并不能代表双方针对红牛系列商标有过任何约定,而根据《商标法》泰国天丝享有红牛商标的权益。根据判决书,北京红牛在庭审中撤回了此份协议书。 值得注意的是,高院并未对“有效期五十年”的协议内容是否有效作出判决。今年5月份,北京红牛对泰国天丝及其控股的红牛安奈吉的多轮诉讼均已展开,北京红牛方面称,泰国天丝将红牛商标许可给广州曜能量饮料有限公司使用,后者生产的红牛安奈吉饮料“不仅使用红牛商标,且其产品成分及外包装装潢与红牛公司的红牛饮料均高度相似”,该行为严重侵犯原告享有的在中国境内独家生产、销售红牛饮料的权利。 北京红牛在上诉书中认为,“北京红牛在2045年11月9日之前享有在中国境内独家生产、销售红牛饮料的权利”,认为红牛安奈吉违反协议,要求安奈吉停止境内生产、销售,同时赔偿人民币1000万元。目前,此案尚未判决。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