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侵权案件

  • 物美科技新增侵害商标权纠纷案,曾涉法律诉讼242起

    物美科技新增侵害商标权纠纷案,曾涉法律诉讼242起

    11月26日,经获悉,物美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美科技”)新增1则开庭公告,案由系侵害商标权纠纷,原告为物美科技,被告为定南县物福美便利店。 据查阅,物美科技成立于1994年10月6日,注册资本为8亿元人民币,法人代表为张令,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咨询、技术服务、购销百货等。其曾涉及法律诉讼242起,司法案件343起。裁判文书统计分析显示,其所涉及的民事案件中,侵害商标权纠纷案最多,为182起。

    View More

  • 湖南省岳阳网红烤肉店因侵犯商标权纠纷被告上法院

    湖南省岳阳网红烤肉店因侵犯商标权纠纷被告上法院

    近日岳阳中院就受理了" 某子烤肉 " 与 " 某之烤肉 " 侵犯商标权纠纷的上诉案件。10 月 29 日,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公众号对此案进行了通报。(本文采集转载于搜狐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基本案情 某子餐饮公司成立于2016年,2017年取得“某子烤肉”文字注册商标,商标核定使用领域包括餐厅、饭店和餐馆等。经过发展,某子烤肉成为具有一定知名度的餐饮品牌。 岳阳某烤肉店于2017年初加盟某子烤肉品牌,经营半年后主动停止向某子烤肉采购原材料,合作一年届满后,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擅自将招牌、餐具、菜单、服饰等产品标识改为相似度极高的“某之烤肉”的餐饮注册商标标识,并在店内使用了与“某子烤肉”商标完全相同的商标标识。 得知这一情况,某子餐饮公司将岳阳某之烤肉店诉至法院,请求维护其合法权益。 审理经过 某之烤肉在抗辩中提出,其为某子烤肉加盟商,且现已对“某之烤肉”的店名进行了更改,故不构成侵权。 岳阳楼区法院一审审理查明,所指加盟在该店实际使用“某之烤肉”前便已终止,某之烤肉没有提交证据证明自己使用行为已获得对方授权,且其曾系加盟商,对某子烤肉商标系明知,故某之烤肉的抗辩理由不成立,行为构成了侵权。 审理期间,某子烤肉对于因被告侵权行为所受到的实际损失、被告因侵权行为所获得的利益等事实等均未举证证明。 岳阳楼区法院审理认为,某子烤肉依法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某之烤肉经营范围为餐饮服务,与涉案注册商标核定服务类别相同。某之烤肉在其加盟期限届满后,仍在其经营场所外部及内部装饰、服务号牌、餐具等显著位置,使用与“某子烤肉”商标高度近似的标识,在门店墙壁上写有“某子烤肉”文字标识,造成消费者认识混淆。 审理结果 综上,岳阳楼区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之规定,结合某子烤肉被侵害的注册商标知名度、某之烤肉门店的经营规模大小与使用商标时长,参考某子烤肉加盟费标准,依法酌情判决:“某之烤肉”立即停止侵害“某子烤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并赔偿相关经济损失。 某之烤肉不服一审判决,向岳阳中院提起上诉。 二审审理期间,合议庭认真细致进行释法说理、组织调解。近日,某之烤肉撤回上诉,一审判决现已生效。

    View More

  • 名牌包包只卖100多元?宝山警方抓获假冒注册商标犯罪团伙,涉案金额达5000余万元

    名牌包包只卖100多元?宝山警方抓获假冒注册商标犯罪团伙,涉案金额达5000余万元

    随着近年来“直播+电商”的网购方式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通过观看网络直播下单购物。因直播间可以营造抢购氛围,增强互动性,被消费者所接纳,年轻群体对直播购物形式接受度更高。但直播电商并不是一片净土,一些不法商家开始打着正品授权的旗号,通过网络直播等渠道大肆销售假冒产品,赚取不法利益。近日,上海宝山警方分别在广东、浙江、福建、上海等地全链条打击一假冒注册商标犯罪团伙,抓获以犯罪嫌疑人陈某洪、毕某为首的团伙成员共计39人,现场缴获假冒某品牌箱包1.8万只、半成品箱包1.1万只、包装盒1500余个以及成套品牌标识约11万套,涉案金额达5000余万元。 2020年6月10日,某包具品牌方前往上海宝山警方报案称,他们在多个网络直播平台发现有人对他们品牌的新款和畅销款包具进行假冒注册商标并销售。宝山警方接到报案后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 经查,2019年下半年,福建陈某洪等人找他人通过电脑修图方式制作一整套假冒某品牌箱包授权书,并找到了广东毕某,开始生产假冒某品牌箱包。陈某洪并把销售的订单发给毕某,毕某将陈某洪的订单分包给当地的皮具厂邹某、冯某等人负责生产,并以每只30元至40元的价格收购,以每只70至80元的价格供应给陈某洪,陈某洪再以快递的方式以每只120元至140元的价格销往浙江等地的下家,这些下家以网络直播的方式,通过多个网络直播平台,以厂家直销为幌子进行虚假宣传,以每只170元至200元明显低于正品价格销售给消费者。 在掌握了犯罪嫌疑人陈某洪、毕某等人的犯罪事实后,2020年7月29日至30日,上海宝山警方在当地警方协同作战下,集中开展收网行动,分别在广东、浙江、福建、上海抓获陈某洪、毕某等39人,在浙江捣毁一个销售窝点,在广东捣毁五个制假窝点,现场缴获假冒品牌某成品箱包1.8万只、半成品箱包1.1万只、包装盒1500余个以及成套某品牌标识约11万套,涉案金额达5000余万元,从而全链条打击这一假冒注册商标犯罪团伙。 目前陈某洪、毕某等27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逮捕,其余12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取保候审,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View More

  • 恶意侵犯“滴滴”中国驰名商标,法院判赔70W整!

    恶意侵犯“滴滴”中国驰名商标,法院判赔70W整!

    近日,北京知产法院审结了“滴滴打球管家”商标(涉案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判令被告滴滴打球公司停止涉案商标侵权行为、停止使用包含“滴滴”字样的企业名称,并判令赔偿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共计70万元。 恶意侵犯驰名商标行为,判罚70W! 据悉,被告滴滴打球公司未经许可,在手机应用程序、微信公众号、网站、公司装潢等处大量使用包含“滴滴” 、“DiDi”文字的“滴滴打球管家”等标识,并提供高尔夫球、搏击、卡丁车等活动场地预定、教练课程预定及教学预约、文体培训、举办体育赛事等服务。2016年3月31日,被告将企业名称由“北京颢宸易融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变更为“北京滴滴打球管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法院认为,综合考量第14229622号“滴滴”商标的宣传使用时间、地域影响范围、相关公众的知晓程度和认驰记录等证据,北京知产法院认定第14229622号“滴滴”商标在被诉行为发生时已达到驰名程度,构成已注册驰名商标。而被告的所作所为属于“误导公众,致使中国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情形,侵犯了原告的“滴滴”注册商标专用权。 另外,被告在明知涉案“滴滴”商标知名度的情况下,将企业名称由“北京颢宸易融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变更为“北京滴滴打球管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并进行商业使用,其攀附“滴滴”品牌知名度的主观恶意明显,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 最后,北京知产法院判令被告停止涉案商标侵权行为、停止使用包含“滴滴”字样的企业名称,并判令赔偿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共计70万元。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该判决已生效。 滴滴打球是啥? 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滴滴打球这家公司成立于2015年,成立时间较滴滴打车要晚,并且和滴滴没有任何关联。 其申请了“DIDI”、“滴卡运动”、“滴卡打球管家”、“滴滴打球管家”等62件商标,但大部分已被驳回,申请的DIDI商标与滴滴打车的DIDI商标完全近似。 2016年3月31日,被告将企业名称由“北京颢宸易融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变更为“北京滴滴打球管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注册商标的必要性: 从国家法律上来说,注册商标可以保护自己的商标不受侵犯,不被他人使用,可以维护商品的信誉和形象。另外,注册了的商标不仅可以增强消费者的认同感,还可以增强企业自身维护品牌价值的信念,提升品牌形象,在国际市场上拓展市场。所以,想要品牌长远,首先一定要树立商标意识。 1、打造品牌效应。 注册商标后,方便对企业产品或服务的进行口碑宣传,消费者认牌购买,为进一步扩大经营打下基础; 2、防止侵权。 因与别人在先注册商标近似,而造成商标侵权,轻则摘牌另取店名,重则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3、入驻平台。 目前天猫、京东、一号店等要求经销商必须有自已的商标,否则不能进入该平台经营店铺; 4、商标是企业的无形资产。 如果企业资金周转不开,可以以自已的商标作为抵押,从银行贷款继续企业的运营;商标还可以转让,商标转让费用在2万至千万元不等。 6、维护品牌。 商标注册人拥有商标专用权,受法律保护。不仅能保护自己经营的品牌长久发展,也能有力的阻止那些仿冒者。 7、有利于市场竞争和广告宣传。 经营者为了维护自己的商品声誉就要努力保证使用同一商标的商品或服务具有同一品质。从而树立企业信誉,保证品质。 8、商标是企业进行市场竞争的锐利武器。 商标是企业的产品进入市场的敲门砖,竞争是市场经济固有的经济规律。企业要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提高和扩大市场占有率,必然要采取诸如价格、推销、商标、广告宣传、营销推广、公共关系等多种竞争形式。 现代企业往往更多的是采取非价格竞争形式,通过对商标的广告宣传,建立品牌知名度,使产品顺利打入市场。 注册商标越早越好,在企业成立之初即可申请企业商标注册,保护企业的权益不受侵害,同时也防止侵犯别人的商标权而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View More

  • “南翔小笼”商标案开庭:南翔食品诉豫园不正当竞争,索赔300万

    “南翔小笼”商标案开庭:南翔食品诉豫园不正当竞争,索赔300万

    9月10日下午,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受理的原告上海南翔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起诉被告上海豫园南翔馒头店有限公司、上海豫园南翔馒头店有限公司豫园店、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南翔馒头店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公开开庭审理。(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东方资讯号”,如有侵权请联系) 原告诉请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和赔偿300万元 原告上海南翔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认为,其持有多个“南翔”食品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在第30类小笼包、云吞等商品上,其中最早的一个注册于1985年。上海南翔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为正宗南翔小笼的代表,1988年起就开始并持续从事“南翔小笼”速冻食品的生产和销售,所生产的“南翔小笼”享誉海内外,属于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南翔”也属于上海南翔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字号。 被告上海豫园南翔馒头店有限公司在上海市范围内开设包括豫园店在内的多家餐饮门店,门店内提供包括“南翔小笼”食品在内的餐饮服务,店内装潢、宣传册、菜单、购物袋、餐巾及开具给消费者的小票中,使用“南翔”“南翔小笼”“南翔小笼馒头”等表述。原告认为被告上海豫园南翔馒头店有限公司各门店的上述使用行为,构成擅自使用与原告有影响的商品名称相同及近似的标识、擅自使用原告具有广泛影响的企业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此外,被告上海豫园南翔馒头店有限公司在各门店内还向消费者明示“2014年南翔小笼制作技艺被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天下一笼”等,进行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 原告表示,因被告上海豫园南翔馒头店有限公司下属的豫园店悬挂有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南翔馒头店的营业执照,但向消费者开具的发票又是上海豫园南翔馒头店有限公司,因此原告将上述主体作为共同被告。 据此,原告请求法院判令四被告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损失300万元,并在媒体上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 被告辩称其属于合理使用 被告上海豫园南翔馒头店有限公司、上海豫园南翔馒头店有限公司豫园店、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南翔馒头店均到庭应诉。 他们认为,一方面,上海老城隍庙餐饮(集团)有限公司在第42类餐馆服务项目上持有第772405号“南翔”注册商标,被告通过与该公司签订《商标使用合同》,获得对该商标的使用权;另一方面,被告源于创始于1900年的长兴楼,后更名为南翔馒头店,并不间断经营传承至今,因此,被诉构成不正当竞争的门店对于“南翔”“南翔小笼”“南翔小笼馒头”等的使用和相关宣传都是对自己服务商标和在先字号的合理使用。 被告方表示由于工商登记的历史遗留问题,所以豫园店内悬挂有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南翔馒头店的营业执照,豫园店的实际经营者是上海豫园南翔馒头店有限公司豫园店和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南翔馒头店。 据此,四被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争议焦点:双方对于“南翔小笼”的历史传承各有观点 双方就各自的“南翔小笼”历史传承问题展开激烈的交锋。 原告方认为,南翔小笼源于南翔镇“日华轩”,后以南翔镇“吴家馆”制作的南翔小笼为最佳,成为嘉定正宗南翔小笼的代表。解放后,经公私合营,“吴家馆”等多家老饭店合并为嘉定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下属嘉定县饮食服务公司经营的“城中合作饭店”,这一过程中,南翔小笼的配方和制作工艺从“吴家馆”传承至嘉定县饮食服务公司。嘉定县饮食服务公司后于1985年注册第260205号南翔商标,随后开办上海佳味速冻食品厂生产“南翔小笼包”,该食品厂经改制,成立上海南翔速冻食品有限公司,该公司后更名为原告,第260205号南翔商标也由原告持有,故其所拥有的正宗南翔小笼配方和制作工艺从嘉定县饮食服务公司不间断传承至原告。 被告方则认为,南翔小笼包由“日华轩”继承人、南翔人黄明贤发明,后其儿媳的表弟吴翔升进店学艺,吴翔升后在城隍庙开设长兴楼,长兴楼后更名为南翔馒头店,上海嘉定微信公众号(嘉定区政府新闻办微信平台)发布的“南翔馒头小考,带你了解上海小笼的前世今生”一文,对此也有介绍。根据有关的工商资料显示,南翔馒头店在2002年10月前显示隶属于上海豫园商城老城隍庙饮食有限公司[即现上海老城隍庙餐饮(集团)有限公司],在2002年12月后隶属于上海豫园旅游商城股份有限公司[即现被告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而被告上海豫园南翔馒头店有限公司系上海老城隍庙餐饮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因此,被告方与“南翔小笼”有充分的历史渊源和历史传承。 合理使用还是不正当使用? 原告方认为,其持有的“南翔”商标属于“中华老字号”,前身上海佳味速冻食品厂被认定为中华老字号企业,所生产的“南翔小笼”产品多次获奖,知名度高。被告方是长期恶意使用原告驰名的商品名称和企业字号,对原告进行攀附及搭便车。 被告方则认为,其在长期经营中尊重双方各自的权利边界,只在餐馆服务范围内从事“南翔小笼”的经营,使用“南翔”“南翔小笼”“南翔小笼馒头”等文字及宣传有合理依据。况且,被告方所使用的“南翔”服务商标也被评定为“中华老字号”,没有攀附原告的必要。反而原告跨出商品商标的使用范围,不断开设餐馆,引发双方的纠纷。对此,上海老城隍庙餐饮(集团)有限公司、上海豫园南翔馒头店有限公司另案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起诉上海南翔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南翔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市浦东新区北蔡镇润泽小笼店侵犯其商标专用权及构成不正当竞争。 双方当事人都确认,在杨浦区人民法院和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的诉讼纠纷之前,从未对“南翔”“南翔小笼”等相关权属、使用行为发生过纠纷。 该案未当庭宣判。

    View More

  • 佛山浪鲸卫浴胜诉侵权商标案,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大

    佛山浪鲸卫浴胜诉侵权商标案,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大

    近日,浪鲸卫浴在侵害商标权案件中再次胜诉。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厦门市浪鲸卫浴有限公司”与“佛山市浪鲸洁具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请求作出判决,驳回“厦门浪鲸”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在本案判决中,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判决:一、“厦门浪鲸”立即停止侵害“佛山浪鲸”的商标专用权行为,并停止对佛山浪鲸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二、赔偿佛山浪鲸经济损失等相关赔偿。 浪鲸卫浴公司,创始于1994年,迄今为止,浪鲸卫浴在智能马桶、五金花洒、浴室柜、浴缸、淋浴房五大品类方面有突出成果。

    View More

  • 恶意申请注册涉疫商标,黑龙江省哈尔滨一代理机构被罚5万元

    恶意申请注册涉疫商标,黑龙江省哈尔滨一代理机构被罚5万元

    9月5日,记者获悉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家知识产权代理机构违法代理“雷神山”“火神山”商标注册申请,市场监督管部门对其进行查处并对代理机构和直接责任人分别处以罚款5万元和0.5万元的行政处罚,此案为哈尔滨市涉疫商标恶意申请注册的第一案。(本文采集转载于腾讯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记者了解到,“雷神山医院”和“火神山医院”是经武汉市卫生健康会员会批准设立的武汉抗击疫情前线医院,在抗疫期间,个别代理机构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恶意代理申请“雷神山”“火神山”等商标注册,损害了权利人的合法权益,破坏了商标代理经营秩序。 哈尔滨市场监管局经研究和分析案情,认为雷神山、火神山是武汉为抗击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新建的医院名称,是我国抗击疫情的重要标志之一,具有较大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具有众所周知的特殊意义。代理机构在知道或应当知道商标注册委托人李某申请注册的“雷神山”“火神山”商标有可能损害他人现有在先权利,且会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情况下,仍接受其委托,构成了应当知道委托人申请的商标注册有可能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仍接受其委托的违法行为。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对当事人及其直接责任人员作出警告,并分别处以罚款5万元和0.5万元的行政处罚。

    View More

  • 小米公司申请“小爱同学”商标注册被驳回!原来早已被“抢注”了

    小米公司申请“小爱同学”商标注册被驳回!原来早已被“抢注”了

    近日,一份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的“小爱同学”商标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案件的一审判决书被公开。小米公司因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复审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作为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小米公司)生产的AI音箱的唤醒词及二次元人物形象,小米公司欲申请注册“小爱同学”商标却遇阻、卷入商标纠纷案件之中,究竟是怎么回事?(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原来,该案中,小米公司因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9年11月28日作出的商评字(2019)第288757号关于第29992659号“小爱同学”商标(下称申请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下称被诉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记者登录中国商标网查询到,申请商标系申请人于2018年4月2日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下称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43类服务上,现商标申请人为小米公司。 被诉决定系国家知识产权局针对小米公司的商标驳回复审申请而作出,该决定认定申请商标与第29784019号“小爱同学”商标(下称引证商标)在文字构成及呼叫等方面相同,已构成相同商标,并存使用在类似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混淆误认,已构成我国商标法第31条所指情形。小米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申请商标经使用已获得可与引证商标相区分的显著性。国家知识产权局遂依照我国商标法第31条和第34条的规定,作出申请商标在复审服务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的决定。 记者在中国商标网查询到,引证商标申请日期为2018年3月23日,指定使用在第43类服务上,现商标申请人为案外人尚宏庆。 针对被诉决定,小米公司诉称,引证商标是对小米公司“小爱同学”商标的恶意抢注,目前小米公司针对引证商标提出了异议申请,请求法院中止审理本案,待引证商标权利状态稳定后再恢复审理。此外,小米公司认为,“小爱同学”经过小米公司的使用,已经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与小米公司建立了唯一对应关系。请求法院撤销被诉决定,判令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决定。 针对小米公司的上述诉讼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辩称,其坚持被诉决定中的认定意见,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查程序合法,应予维持,请求法院驳回小米公司的诉讼请求。 庭审过程中,小米公司表示认可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于引证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构成同一种或类似服务,并认可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 经审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本案中,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与引证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构成同一种或类似服务。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在文字构成及呼叫等方面相同,已构成相同标识。小米公司对该事实不持异议,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共同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对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故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已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相同或近似商标。国家知识产权局据此认定申请商标的注册申请构成商标法第31条规定情形的结论正确。 法院还认为,小米公司未能提交充分证据证明申请商标经其使用、宣传已经与其形成唯一对应关系,进而可以与引证商标相区分。且至本案判决作出之日,引证商标仍为有效的商标注册申请,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为申请商标的注册申请是否构成商标法第31条规定的情形,引证商标的注册申请是否应当被驳回与本案无关,故对于小米公司有关引证商标的注册申请具有恶意,可能被驳回,本案应中止审理的主张并无相关法律依据,法院对相关主张不予支持。 基于上述理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驳回原告小米公司的诉讼请求。 记者通过中国商标网查询到,小米公司自2017年起便开始申请注册“小爱同学”商标,最早的一件商标申请时间为2017年6月14日,被核准注册使用在第9类商品或服务上。目前,中国商标网上能查询到的“小爱同学”商标申请共124件,其中有66件“小爱同学”商标注册申请由小米公司提出,其余58件由其他公司及自然人提出。 此外,小米公司还提出了52件“小米小爱”商标的注册申请,据相关媒体报道,2019年,小米公司也曾收到过关于“小米小爱”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View More

  •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场监管部门查处首起恶意代理商标注册案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场监管部门查处首起恶意代理商标注册案

    九月初,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场监督管理局知识产权保护处和开发区分局上下联手,查处了2019年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颁布实施《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后的首起恶意商标代理注册案,向违法商标代理机构开出了万元罚单。(本文采集转载于腾讯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了解,“九三粮油工业集团”是黑龙江省食品行业的知名企业,“九三及图”商标被省、市知识产权管理机关列入保护名录,予以重点保护。日前,该集团投诉哈市经开区南岗集中区的一家商标代理机构,违规代理申请注册了“几三及图”组合商标,损害了企业的合法权益,提出对该商标代理机构恶意代理商标注册行为进行调查处理的申请。 经查,“几三及图”商标为该商标代理机构设计并代理注册,该商标的字形和商标设计构成了对“九三及图”商标的攀附和模仿。 对此,该商标代理机构辩称对“九三及图”商标并不知晓,不存在主观恶意。随即,执法人员调整调查方向,获取了该代理机构与“九三粮油工业集团”签订的“商标监测代理合同”。合同约定该代理公司对“九三及图”商标负有保护监测义务,该证据锁定了代理公司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恶意商标注册的违法行为。在证据和事实面前,该商标代理机构承认了违法行为。办案机关依法做出警告,并处以罚款1万元。

    View More

  • 擅自使用“三一”商标及字号,判赔三百万元整!

    擅自使用“三一”商标及字号,判赔三百万元整!

    相信大家对三一重工不会太陌生,其作为中国驰名商标及知名企业字号,在工程建设领域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及美誉度。然而,有人却因为把“三一”用到自己的企业字号和商标上,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商标侵权案例简介 原告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三一集团有限公司是全球知名的重型机械制造企业,依法享有第7类挖掘机等商品上的“三一”商标,以及第11类汽灯、车辆灯等商品上的“三一”、“新三一”商标专用权。 经过持久宣传和长期使用,“三一”作为商标、企业字号已经为相关公众所熟知,享有较高的美誉度。 被告在其官方网站上使用“三一”作为公司简称,并在 “三一纳米路灯”等产品名称中突出使用“三一”的文字。 此外,被告还在公交车车身广告、海淀分公司办公场所大厦上突出使用“三一节能照明”的字样。 于是,原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并表示:其持有的“三一”商标构成挖掘机等商品上的驰名商标,被告在产品上和宣传中使用“三一”等字样,侵犯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告擅自使用“三一”字号,构成不正当竞争。 经审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对原告300万元损害赔偿及20.9万元合理支出的诉讼请求予以全额支持,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 商标法律分析 关于商标侵权行为 首先,本案中被告在与原告灯具类“三一”、“新三一”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相类似的商品上使用与之近似商标,容易引起消费者的混淆误认,侵犯了原告对此二枚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其次,根据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规定,对于驰名商标而言可以跨类扩大保护。结合在案证据,被告使用的标识完整包含了原告商标“三一”,已经构成了对该标识的复制、摹仿,构成了对相关公众的误导,造成了对驰名商标权利人合法权益的损害。 不仅容易导致购买节能照明设备的消费者容易认为被告生产的节能照明设备与原告存在一定的联系,从而使得原告作为驰名商标权利人的利益受到损害,同时还削弱了“三一”商标与原告之间的特定联系,从而降低了原告品牌在相关公众中的知名度和影响力,降低了原告商标对消费者的吸引力,最终损害了原告商标的商业价值。 关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经营者不得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从事市场交易,损害竞争对手。 原告的“三一”字号以及“三一”商标在工程机械领域具有极高的知名度,被告所从事的工程照明设备领域,与原告商品使用的工程机械领域具有一定的联系,作为同是服务于工程建筑的被告对此应当知晓。 在企业字号有较大范围选择的情况下,被告对于在先的知名字号应当进行合理的避让,然而其仍然选择与原告字号及商标相同的文字作为字号,体现了其搭便车的主观恶意。该行为容易使消费者误认为两企业之间存在一定的关联。 从而,原告将产生商誉被被告不当利用的损失,还需要面对由此带来的对自己商誉不利的风险。 综上,被告在将“三一”作为其企业名称的核心字号予以注册并使用的行为已经构成不正当竞争。 关于损害赔偿 综合考虑被告实际经营情况与其自我宣传内容的差异巨大的情形、原告商标及字号的价值较高、被告侵犯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交织、侵权行为的表现形式复杂等因素确定赔偿数额。 综上,法院对原告请求的损害赔偿及合理支出予以全额支持。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