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0f search results for: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 “百度地图”、“闲鱼”、“苏鲜生”……你所熟悉的电商巨头商标都遭遇驳回

    “百度地图”、“闲鱼”、“苏鲜生”……你所熟悉的电商巨头商标都遭遇驳回

    近日,百度地图”申请的12类商标(汽车等运载工具)被商标审查中心驳回,原因是在12类上在先已有一家天津公司申请了“百度”商标注册。事实上,不止是百度,阿里的“闲鱼”、苏宁的“苏鲜生”近日都因遭遇抢注而被驳回。(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上游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百度频频布局交通领域 却在商标上栽跟头 12月10日,百度地图举办生态大会,公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地图”生态全景,开放八大类应用能力,面向智能交通、共享出行、快递物流等多个行业的解决方案;发布行业首个地图开发者发展趋势报告;并且联合九大顶级科研院所和高校,成立智能交通联合实验室。 目前,百度地图日均位置服务请求次数突破1200亿次,日均轨迹里程20亿公里,注册开发者数量达180万,服务超过50万个移动应用,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智能化位置服务平台之一。 12月18日,百度在长沙举办首届Apollo生态大会。在大会上,百度宣布Apollo形成了三大平台、三重开放的布局,百度将其称为"具有中国特色的自动驾驶之路"。据悉,截至目前,Apollo拥有自动驾驶路测牌照数150张、智能驾驶专利数1237件、测试里程超300万公里、23个城市展开路测、全球开发者36000名、生态合作伙伴177家、开源了56万行代码。 然而,在百度踌躇满志,打算在智能交通领域大展拳脚之时,却遭遇当头棒喝。 2018年09月28日,百度申请第33801247号“百度地图”商标,该商标注册申请在第12类电动运载工具; 运载工具防盗报警器; 运载工具内装饰品; 运载工具用轮胎; 水上运载工具; 架空运输设备; 小汽车; 遥控运载工具(非玩具); 无人驾驶汽车(自动驾驶汽车); 空中运载工具商品上。 2019年03月12日,该申请被驳回,理由是这件商标与第4026915号“百度BaiDu及图”商标构成近似,而这件带着“百度”的商标申请人并不是百度,而是天津的一家名为天津乔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企业,该企业早在2006年5月21日即成功注册“百度BaiDu及图”的商标。 “由于‘地图’一次作为通用名称,一般是不作为审查对象,因此天津这家企业的‘百度’商标就造成了百度公司‘百度地图’的申请障碍。”业内资深人士表示。 尽管百度随即提出了驳回复审,同时对天津企业“百度”商标提出“撤三申请”,但最终还因棋慢一招,近日,商标局驳回了百度公司的“百度地图”的商标申请 作为一款出行软件,在12类汽车等运载工具上没有通过,显然是不能被接受的,商标布局存在漏洞,终究会是一个隐患。 对此,百度再度以“百度”、“百度地图”、“百度地图DuGIS”等申请第12类商标,最近一次申请在12月9日。 不仅是“百度地图”,成立于2000年的百度,虽说在当年就成功注册了第9类和第42类的“百度”商标,然而,第二次申请“百度”商标已经是2004年,期间4年的“空档”,给大量“有心之人”留下空间,不少“百度”商标都被人抢注。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从中国商标网上查询,含有“百度”的商标申请多达3008条,其中,百度已被人申请在瓷砖等多个类别,但持有人都非百度公司。 “苏鲜生”遇上“苏先生” 苏宁易购6件商标被驳回 在这方面,苏宁和百度可谓心心相惜。苏宁近年来在零售领域的快速布局,可谓是有目共睹。 目前,单以苏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名义申请的商标,目前就有814件之多,并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 2017年,苏宁易购为布局生鲜零售市场,于同年4月份推出了“Su Fresh苏鲜生”精品超市。2017年11月,苏宁易购申请注册“苏鲜生”商标,可是申请商标注册之路却并不顺利。苏宁易购至今已申请注册了47枚有关“苏鲜生”的商标,很多已经被核准注册,然而在第32类、第33类、第11类、第21类、第25类、第3类与已在先注册的“苏先生”商标“撞车了”! 这六件商标涉及啤酒饮料、酒、家用电器、家用器具、服装鞋帽和日化用品。商标被驳回后,苏宁易购提出复审申请。然而,复审的结果不理想,这批商标再度被原商评委驳回。 商评委认为,两者都是文字商标,在文字构成、读音等方面相近,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已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据此“苏鲜生”的注册申请被驳回。 随后,苏宁易购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驳回了苏宁易购的诉讼请求。苏宁易购不服,随后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定苏宁易购申请注册的6件“苏鲜生”商标与他人在先申请注册的“苏先生”商标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容易导致相关消费者产生混淆、误认,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据此判决驳回苏宁易购上诉,维持原判。 苏宁“百折不挠”地注册“苏鲜生”背后,是生鲜市场的争夺“白热化”。首次参与苏宁“双11”的家乐福,不少爆款受到消费者欢迎,其中蔬菜、水果、休闲零食最受消费者欢迎。半天售出卡乐比水果麦片3.3万件、德亚全脂牛奶2.3万件、NDP红富士苹果14.4万斤,就很能说明问题。生鲜的“高频消费”、市场下沉能力,使得其成为众多电商巨头争相布局的细分市场。 面对2020年交易总额将达到3480亿元的生鲜电商市场,生鲜电商渗透率也会随之升至24%左右,苏宁如若放弃了上述商标,其在生鲜零售的布局势必受阻。 阿里巴巴注册了整个“动物园” 独独难在了“闲鱼” 从商标方面来看,阿里巴巴也是当之无愧的大佬,最近的商标注册申请就达近万条。“天猫”“蚂蚁金服”“菜鸟”“飞猪”“虾米音乐”“闲鱼”“马云”等,堪称囊括了整座动物园。其中,仅“闲鱼”相关商标共计就有33件。 不过,商标申请量大,并非意味着其注册成功率高。2017年,阿里巴巴将“闲鱼”申请在24类的商标,被商标局驳回,理由是,在阿里巴巴申请该商标前2个月,已有一家纺织公司将“闲鱼”商标申请注册在同一类别。 尽管随后阿里巴巴提出复审,但由于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的文字构成相同,二者已构成近似商标。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布、纺织品毛巾等商品与引证商标指定使用的布、纺织品毛巾等商品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因此,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近日,阿里巴巴申请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再度被驳回。 当前,闲置经济已在家用电器、服装服饰、电脑数码、图书音像、美容化妆、母婴用品等各个领域“生根发芽”。根据商务部的规划,2020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将达到48万亿,连年攀升的消费数据背后,也对应着大量的闲置物品资源,二手交易的供给将迎来大爆发。有第三方机构预测,到2020年,中国将产生价值超过30万亿的潜在存量闲置商品,其中如果有5%的商品最终以平均3折成交,至少是一个5000亿元的庞大市场。 据调查显示,中国消费者每年的奢侈品消费额超过5000亿元,占据了全球 1/3的奢侈品市场份额。不仅如此,中国闲置奢侈品市场规模在近几年也呈现着阶梯式跨越,2016年国内闲置奢侈品交易规模达400亿,2017年则达到800亿,并且每年以40%的速度快速增长。3C领域的消费迭代也正在加快。以手机为例,据统计,目前我国居民手机更换周期已经从18个月缩短至15个月,消费者两年内更换手机的比例达到了44.34%,有超过83%的用户家中囤积着2台及以上的废旧手机。2017年,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仅为4.59亿部,同比下降4%。智能手机结束出货高速增长期,正式进入存量时代。随着部分单品供给和消费饱和之后,二手交易迎来拐点。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数据,在赶集网,每天有几十万条与二手物品交易相关的帖子发布,而且该数据正以年均50%的速度增长。2017年,转转用户成交单量突破5698万单,成交金额总额突破210.64亿元,相比去年增长约200%。闲鱼GMV已破千亿大关,累计超过11亿人次在闲鱼发布、分享闲置用品。

    View More

  • 抢注“黑人”商标被认定具有恶意

    抢注“黑人”商标被认定具有恶意

    “DARLIE黑人”品牌,由好来化工(中山)有限公司(下称好来公司)创立,品牌发展至今,已在口腔护理用品业具有一定的知名度。“黑人”中文商标、“DARLIE”英文商标和图形商标的商标权人为好来公司,图形的著作权人为好维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好维公司)。(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科技,如有侵权请联系) “黑人”系列商标无效宣告案件中,原告杜某某于2002年分别在蚊香、诱杀昆虫电力装置、纸巾等商品类别上申请了多件商标。此外,杜某某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广州市黑人日用品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黑人公司)还在电加热装置等商品上申请注册商标,商标标志即为上述黑人图形商标中的人物形象。 好来公司及好维公司就杜某某申请的上述商标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原商标评审委员会)提起无效宣告申请,原商标评审委员会支持了好来公司及好维公司的申请,裁定上述诉争商标无效。 杜某某及广州黑人公司不服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了该系列案件的一审判决。 具体到此案,杜某某及其公司注册的商标共计66件,且仅在2002年4月11日当天就申请注册了37件。杜某某及其公司注册的商标涉及行业类别跨度大,其中53件商标与他人享有在先权利构成相同或类似,部分在先商标曾被认定为驰名商标,例如,在多个商品类别上申请注册了“黑人”、“DARLIE”商标,还申请注册了“多芬”“珍妮诗”“亮莊”“Clean Clear可伶可俐”“拉芳”“采乐”“SK Ⅱ”等商标,比如“珍妮诗”牌餐巾纸、“亮莊”牌纸尿裤“Clean Clear 可伶可俐”牌杀虫剂“SK Ⅱ”牌杀虫剂等。杜某某及其公司申请的前述系列商标与他人的知名商标构成相同或者近似,其注册行为具有明显的复制、抄袭他人高知名度商标的故意,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有损于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因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定杜某某及广州黑人公司商标侵权行为,已经构成了“以其他不正当手段”注册的情形。 判断诉争商标是否属于以“其他不正当手段”注册的情形,并非仅考虑某一诉争商标的注册情况,而应着眼于诉争商标申请人的一系列相关行为,正是由于申请人的恶意注册行为,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损害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所以对其不正当注册的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View More

  • 新商标法实施,山寨网红店将不能再“走远”

    新商标法实施,山寨网红店将不能再“走远”

    每当一个网红品牌大热时,与之雷同的山寨店就层出不穷,但随着国家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大,山寨现象有望缓解。记者近日发现,曾遍布大街小巷的鲍师傅山寨店近期骤减,北京300多家鲍师傅山寨店已减少至不到30家。在这背后,是鲍师傅维权案取得阶段性进展,实现从源头遏制山寨店的形成。(本文采集转载于人民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同时,鲍师傅的维权经历也给其他原创品牌提供了借鉴——在成为“网红”前,要把好商标这道关。 山寨店的商标“倒了” “维权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松口气儿了。”拿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发布的判决书,鲍师傅创始人鲍才胜感慨道。 2004年,鲍才胜在北京开出了首家鲍师傅糕点店,其独创的“肉松小贝”迅速走红。但起初他并未意识到,一旦成为“网红”小吃,就很容易引来被山寨的麻烦。 十多年来,鲍才胜只在北京开过十几家直营店,然而各色山寨加盟店已经开到了300多家,消费者很难买到正宗的鲍师傅糕点。放眼全国,号称可加盟的“鲍师傅”已开店上千家,其中以北京易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最为典型。 据了解,2013年,鲍才胜申请了30类糕点类“鲍师傅”商标。但随后,北京易尚注册了更多的“鲍师傅”商标,通过人像、汉字、拼音混合使用进行加盟授权。 针对北京易尚用于加盟经营的第32类饮料类和第43类餐饮类商标,鲍才胜分别于2017年7月和2018年2月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提交了无效宣告申请。随后,商标局分别作出裁定,宣告北京易尚上述商标无效。 12月9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发布针对第43类鲍师傅商标无效宣告案的一审判决书,法院认定,北京易尚的第43类餐饮类商标和鲍才胜公司第30类糕点类的商标构成类似商品与服务,维持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无效宣告裁定,驳回北京易尚的全部诉讼请求。 江苏东银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叶分析,这份判决具有重要意义:“最早打击侵权店时往往是左边摁下右边又冒出来,因为没有把最基本的商标拿掉,这次判决从源头上对打击山寨店提供了有力支持。” 商标恶意注册再难钻空子 过去几年把主要精力放在维权上的鲍才胜,对今年以来的维权进展感到不可思议。“早期时候的维权非常艰难,可以说是费时费钱费心。”鲍才胜说,随着国家知识产权保护的大环境越来越好,案件审理速度越来越快,惩罚金额也有所加大。这也提升了中小企业对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信心。从明年开始,他计划把大量精力投放在新品研发上,并将更多新店开进北京社区。 今年,国家在法律上也进一步加大了对商标专用权的保护力度。今年11月1日起,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正式施行。《商标法》第4条修订后增加了“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的内容。同时,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上限由3倍提升到5倍。 “这意味着,如果一个企业今后注册商标时很明显是为了傍名牌,在商标实质审查阶段即使没有当事人的介入,也会被主动驳回。”朱叶说。 为进一步加大侵权假冒行为惩戒力度,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11月24日印发了《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出,力争到2022年,侵权易发多发现象得到有效遏制,权利人维权“举证难、周期长、成本高、赔偿低”的局面明显改观;到2025年,知识产权保护社会满意度达到并保持较高水平,保护能力有效提升,保护体系更加完善。 创业之初应重视商标保护 虽然鲍师傅维权案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目前,市场上依旧有不少“网红”小吃还在深陷被山寨的烦恼。 诞生于虎坊桥的知名小吃京天红炸糕,此前仅于2009年申请注册了第43类商标,意想不到的是,其他人密集注册了更多类别的京天红商标,今年,正宗的京天红炸糕还因侵害商标权为由被“李鬼”店诉至法院。 目前,京天红炸糕维权案还未有最终结果,不过,京天红创始人感受到,由于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大,山寨店的开店速度已经明显放缓。 “在品牌创立之初,就应该对品牌进行全方位保护,重视商标的注册,否则后续需要付出更多精力维权。”鲍才胜如此总结道。

    View More

  • “燕京旅游”起诉“燕京啤酒”,法院终审不构成商标侵权

    “燕京旅游”起诉“燕京啤酒”,法院终审不构成商标侵权

    12月12日,记者从北京知产法院了解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了燕京智汇(北京)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简称燕京智汇公司)起诉北京燕京啤酒集团公司、北京燕京啤酒股份有限公司(统称燕京啤酒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法院二审认定燕京啤酒公司被诉行为不构成对燕京智汇公司商标权的侵犯。(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知识产权报,如有侵权请联系) 燕京旅游起诉燕京啤酒侵犯商标权 燕京智汇公司系“燕京旅游”商标的商标权人。该公司发现燕京啤酒公司于2015年至2018年期间举办燕京啤酒国际文化节宣传海报、会场出入口、会场内、现场内的舞台,使用了“燕京啤酒”四个字及“燕京加麦穗标识”,而且在公众号上对燕京啤酒文化节进行宣传的页面、在燕京啤酒官网上宣传工厂游的页面中也使用了前述标志。 燕京智汇公司认为燕京啤酒公司的上述行为侵犯了其就“燕京旅游”享有的注册商标权,请求法院判令燕京啤酒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刊发声明消除影响,同时主张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支出合计300万余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定,上述被诉行为不构成对燕京智汇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二被告不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燕京智汇公司不服,上诉至北京知产法院。 法院终审:商标近似但不侵权 北京知产法院经审理认为,在判定是否侵犯商标权时,应当考虑商标之间是否相同或近似、商品或服务是否相同或类似,以及是否容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该案中,燕京智汇公司主张商标权的商标系“燕京旅游”,与燕京啤酒公司使用的“燕京啤酒”及“燕京加麦穗标识”相比,显著识别部分均为“燕京”,构成近似商标。 关于服务是否类似问题,其实就是判断“工厂游”与“燕京啤酒文化节”是否属于旅游类服务。旅游服务根据内容的特点可分为多种类型,有的侧重对自然风光的欣赏,有的侧重对历史古迹的瞻仰,有的侧重对红色革命情怀的追忆,而“工厂游”与“啤酒文化节”作为较为新兴的工业旅游,侧重的是对知名厂区的游览、对生产工艺的亲历、对文化节氛围的感受,但无论侧重点如何,其仍属于旅游服务的一种,系将提供旅游服务和宣传特定产品相结合的一种新型旅游方式。 关于混淆可能性问题,经过燕京啤酒公司长期的宣传和使用,“燕京啤酒”及“燕京加麦穗标识”在啤酒商品上已具备较高知名度,加之“工厂游”与“啤酒文化节”本身与其啤酒生产和销售紧密相关,燕京啤酒公司举办前述活动的根本目的是宣传其啤酒产品,故即便同样使用在旅游类服务上,相关公众在识别上仍然会指向燕京啤酒公司而非燕京智汇公司,不会引起混淆误认,故不构成侵权。 最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终审驳回了燕京智汇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View More

  • 白沙古井商标不侵权,状告国家知识产权局败诉

    白沙古井商标不侵权,状告国家知识产权局败诉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国家知识产权局与安徽古井贡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古井贡酒”,000596.SZ)诉争商标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 2019年12月5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019年8月23日裁定的行政判决书((2017)京73行初546号)显示,原告古井贡酒认为第三人李某于2012年6月8日申请的商评字[2016]第101732号关于第11040761号“白沙古井”商标(简称“诉争商标”)标识用于巧克力、黑麻片等商品,完整包含了引证商标“古井”,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严重扰乱商标注册法律秩序,损害古井贡酒的合法权益,因此古井贡酒认为诉争商标依法应予无效宣告,并请求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此做出裁决。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查明,李某于2012年6月8日申请注册商标诉争“白沙古井”,注册号为11040761,专用权期限至2024年5月6日,用于核定使用商品(第30类)巧克力、黑麻片;古井贡酒于1994年12月22日申请注册引证商标,注册号为872845,专用权期限至2026年9月20日,用于(第33类)酒(饮料)、食用酒精。 行政阶段,古井贡酒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证据主要包括:国家主管机关或行业协会授予古井商标各种荣誉的证据;新闻媒体对古井商标声誉的宣传报道证据;原告部分产品销售合同及发票;引证商标所标示商品的酒瓶及外包装照片;引证商标维权的异议裁定及异议复审裁定;第三人恶意抢注商标信息列表。 诉讼阶段,古井贡酒及李某均未向本院提交证据。另查,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 原告古井贡酒诉称,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古井贡酒的引证商标经过原告长期持续、大量、广泛的宣传和使用,在安徽当地家喻户晓,已构成驰名商标。诉争商标完整包含了引证商标“古井”,且第三人的恶意抢注严重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严重扰乱商标注册法律秩序及损害古井贡酒合法权益。 综上,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第三十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诉争商标依法应予无效宣告。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则辩称,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古井贡酒的诉讼请求,而李某未陈述意见。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该案所涉及的商品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不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因此,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未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其申请注册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条之规定;古井贡酒提供的证据也不足以证明引证商标已构成商标法规定的驰名商标。 此外,即使引证商标构成驰名商标,诉争商标也不易使相关公众认为使用诉争商标的商品与原告存有某种特定联系,因此,古井贡酒提出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规定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而且该案在案证据不能证明李某申请注册诉争商标的行为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四条“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商标注册”之情形,故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驳回原告古井贡酒的诉讼请求。 经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发现,安徽古井贡酒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老八大名酒企业,坐落在安徽省亳州市。公司前身为起源于明代正德十年(公元1515年)的公兴槽坊,1959年转制为省营亳县古井酒厂,1996年改制为“安徽古井贡酒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拥有员工8000余名,是国家大型一档企业。 安徽古井贡酒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5月30日,注册资本5.04亿人民币,于1996年9月27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梁金辉为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截至2019年9月30日,安徽古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71亿股,持股比例53.89%。安徽古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5年1月16日,注册资本10亿人民币,梁金辉为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该公司由亳州市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监管。 截至2019年12月5日收盘,古井贡酒收报113元,总市值497.87亿。古井贡酒于10月28日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前三季度古井贡酒实现营收82.03亿元,同比增长21.31%,归母净利润17.42亿元,同比增长38.69%;扣非净利润16.1亿元,同比增长32.0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2.41亿元,同比下降11.67%。 经不完全统计,古井贡酒近年来就侵害商标权纠纷诉讼已达千起。据天眼查显示,自2016年8月2日至今,古井贡酒关于侵害商标权纠纷的法律诉讼历史记录达1609条,仅2019年1月2日至今就有515条记录。而中国裁判文书网也显示,古井贡酒关于侵害商标权纠纷的文书达到2143篇。 古井贡酒近期另一次诉讼被驳回是在2018年12月28日。2019年3月26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8)最高法民申5262号)显示,古井贡酒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因与被申请人安徽金迊驾囍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迊驾囍公司”)侵犯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皖民终46号民事判决。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古井贡酒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驳回安徽古井贡酒股份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View More

  • 两“太太”商标起争议对簿公堂

    两“太太”商标起争议对簿公堂

    “爱她就送她太太美容口服液!”“太太口服液”这句广告语早已家喻户晓。不久前,因“太太”商标引发的商标侵权诉讼,二审有了结果。(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科技,如有侵权请联系) 近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就健康元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健康元公司)、深圳太太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太太药业)起诉常州开古茶叶有限公司(下称开古公司)、广州博济康之选医药连锁有限公司中大分公司(下称博济康之选中大分店)等侵犯商标权上诉案作出二审判决,认定开古公司在其生产销售的“太太秀秀茶”和“太太樱花五行茶”等产品上使用“太太”文字标识和商标的行为侵犯了健康元公司和太太药业享有的“太太”注册商标专用权,需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200万元,同时驳回开古公司的上诉,维持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下称海珠法院)的一审判决。 因涉案产品和商标在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该案引起业界较大关注。 纠纷引发诉讼 2005年6月,健康元公司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下称原商标局)申请注册了第3520962号“太太”图形商标(下称权利商标),被核准使用在第30类“非医用营养液、非医用营养胶囊”等产品上,太太药业是该商标的共有人。随后,该商标被使用于“太太美容口服液”产品上。在企业经营中,两公司又核准注册了“TaiTa”“太太”等多个文字及图形商标,分别核定使用在第5类口服液商品和第30类非医用营养液等商品种类上。经过多年经营和宣传,在第5类口服液等商品上注册的“太太”商标曾多次被认定为驰名商标,太太口服液也火遍大江南北。 开古公司于2001年3月成立,经营范围为茶叶制售、固体饮料等。2001年及2010年,开古公司申请注册第1953762号“太太”商标、第8144227号“太太”文字商标(下称诉争商标),均被核准使用在第30类茶、茶叶代用品等商品上。随后,健康元公司就上述两件商标向原商标局提出异议,后被驳回,而后又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原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2018年,原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诉争商标无效。同年7月,开古公司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8年1月,健康元公司购买了名为“太太减肥茶”“太太秀秀茶”和“太太樱花五行茶”等产品。随后,健康元公司以侵权为由将开古公司及销售商博济康之选中大分店起诉至海珠法院。 一审判决侵权 在被告是否构成商标侵权问题上,海珠法院经审理认为,首先,被控侵权商品“太太秀秀茶”“太太樱花五行茶”的原料均有中药,其应属于“减肥茶、药茶、药用草药茶”类商品,与权利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同类商品。其次,在被控侵权商品外包装盒上使用的被控侵权标识及诉争商标,与权利商标在文字、字体、文字排列相同,字型、文字背景图高度相似。上述的近似足以使消费者误认为被控侵权商品为太太药业、健康元公司制造或许可他人制造的商品,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被控侵权标识“太太”、诉争权利商标与权利商标构成近似。开古公司虽享有诉争权利商标的使用权,但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30类“茶、茶叶代用品”商品上,“茶叶代用品”与“减肥茶、药茶、药用草药茶”类似,基于权利商标为驰名商标,开古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其可以在与“茶叶代用品”相类似的“减肥茶、药茶、药用草药茶”上使用与权利商标基本相同的商标,且未能证明其使用该商标的行为存在排除侵权的情形。 综上,海珠法院认为,开古公司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权利商标相近似的商标及被诉侵权标识的行为,侵犯了太太药业和健康元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需停止生产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在综合考虑权利商标的知名度等各种因素后,海珠法院酌情确定开古公司赔偿二原告经济损失等共计200万元。 二审维持原判 一审判决后,开古公司不服,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上诉。 开古公司上诉称,首先,被诉侵权商品与权利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不构成类似商品,权利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非医用营养液、非医用营养胶囊等,根据分类表为3005类,诉争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及被诉侵权商品为茶、茶叶代用品,根据分类为3002类,两者既非相同也非类似商品。其次,开古公司及关联企业在二原告之前就注册了“太太”商标,是规范使用,没有侵犯二原告商标权的主观故意,也没有搭便车的主观故意。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案的争议焦点主要是开古公司是否侵犯健康元公司、太太药业注册商标专用权以及一审判赔数额是否合理。 在开古公司是否构成商标侵权问题上,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首先,对于类似商品的判断,应当从尽可能避免发生市场混淆误认的目标出发,充分考虑商标标识、核定使用商品之间关系的具体情况,加以综合判断,既不应完全拘泥于《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的归类,也不宜要求两种商品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各方面均完全相同或近似。该案中,虽然被诉侵权商品与涉案商标核准使用商品分属《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的不同类别,但从被诉侵权商品的宣传介绍和产品成分来看,其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茶或茶叶代用品,而是主要起到减肥、美容等功能的保健品,与涉案商标的功能及用途类似,其消费群体部分重合。 其次,权利商标系“太太”文字和图形商标,被诉侵权商品上使用的标识完全包含了涉案商标中起核心识别作用的“太太”文字,二者无论在汉字字体、读音、排列顺序以及整体形象上均构成近似。开古公司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涉案商标相近似的标识,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 再次,相关证据表明,诉争商标已被撤销,且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茶、茶叶代用品,与被诉侵权商品实际使用的商品种类不符;即使该商标有效,开古公司在明知涉案商标存续的情况下,未尽合理注意和避让义务,反而超出其核准使用的商品类别,不正当地使用注册商标,明显存在攀附涉案商标知名度的恶意。 据此,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判决驳回开古公司上诉,维持原判。

    View More

  • 持续使用多年的英文商标“PARIS BAGUETTE”被法院一审认定不能维持注册——“巴黎贝甜”恐尝苦果

    持续使用多年的英文商标“PARIS BAGUETTE”被法院一审认定不能维持注册——“巴黎贝甜”恐尝苦果

    作为一家以经营法式面包为主的企业,来自韩国的株式会社巴黎克鲁瓦桑旗下“巴黎贝甜(PARIS BAGUETTE)”品牌多年来在我国消费者中形成了一定知名度。然而,该株式会社不仅一直未能在我国申请“巴黎贝甜”中文商标注册,已注册并持续使用多年的英文商标“PARIS BAGUETTE”也面临被宣告无效的窘境。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PARIS BAGUETTE”商标无效宣告行政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该商标的注册行为适用我国商标法禁止使用的绝对条款,不能维持注册,撤销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原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维持该商标注册的裁定,并重新作出裁定。   两次提起商标无效宣告请求 据了解,“PARIS BAGUETTE”品牌来源于韩国株式会社巴黎克鲁瓦桑,该品牌创立于上世纪80年代,“PARIS BAGUETTE”原意是指“巴黎法棍”(“法棍”是法国最传统和最有代表性的面包)。如今,“PARIS BAGUETTE”面包店在韩国已开设有数千家。 2004年,该株式会社进入我国市场,在上海开设了第一家“PARIS BAGUETTE”面包店,对应的中文名称为“巴黎贝甜”。其后,该株式会社在我国成立了艾丝碧西食品有限公司(下称艾丝碧西公司),并授权艾丝碧西公司独占使用“巴黎贝甜”“PARIS BAGUETTE”商标,并对其统一管理和运营。目前,“巴黎贝甜(PARIS BAGUETTE)”面包店在我国已有200余家。 2007年9月,株式会社巴黎克鲁瓦桑申请“PARIS BAGUETTE”商标注册,后经驳回复审、异议程序于2015年3月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0类面包等商品上。 2009年,随着在电影《非诚勿扰》里的出镜,“巴黎贝甜”(PARIS BAGUETTE)品牌得到更多中国消费者的认可。 然而,株式会社巴黎克鲁瓦桑在我国只拥有“PARIS BAGUETTE”英文商标,对应的中文商标“巴黎贝甜”却一直未能获准注册,并且,“PARIS BAGUETTE”核准注册后还被包括北京芭黎贝甜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芭黎贝甜公司)等多家企业提出无效宣告,无效理由主要包括:该商标中“PARIS”含义为“巴黎”是法国的首都,为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被申请人并非法国企业,争议商标易使消费者对商品产地产生误认,具有不良影响;“PARIS BAGUETTE”可译为“巴黎面包”“巴黎长棍面包”,用在指定商品上,直接表述了通用名称,缺乏显著特征。 株式会社巴黎克鲁瓦桑则认为,“PARIS BAGUETTE”非通用名称,经广泛长期使用已取得显著性,且经长期使用已具有极高的知名度。 原商标评审委员会经审理认为,该争议商标由文字“PARIS BAGUETTE”及图形组成,虽然整体可译为“法国面包”,但争议商标尚有其他要素组成,整体具有一定的显著性;且考虑到争议商标已注册和使用多年,通过宣传使用已形成相对稳定的市场格局,裁定该商标予以维持注册。   知名商标一审认定不能注册 芭黎贝甜公司不服该裁定,于2018年8月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决撤销原商标评审委员会所作裁定。 芭黎贝甜公司代理人、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占林在庭审时表示,该诉争商标中含有含义为“巴黎”的英文单词“PARIS”,易使消费者将该产品的产地识别为来自于巴黎,从而对产地产生误认,或者前述商品的主要原料、制作工艺等与“法式长棍面包”有关,进而对商品的主要原料、制作工艺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此外,该诉争商标中还包含巴黎地标埃菲尔铁塔图形,更易使用相关公众对产地产生误认。 刘占林认为,株式会社巴黎克鲁瓦桑为韩国企业,注册地址为韩国京畿道城南市中院区上大院洞149-3,既非法国企业,注册地亦不在法国巴黎,却注册了包含诸多法国巴黎信息的商标,明显具有不正当性与欺骗性,应当予以宣告无效。 株式会社巴黎克鲁瓦桑作为该案第三人参加诉讼,其代理人在庭审时表示,该诉争商标经长期宣传使用,形成了稳定的市场格局,具有广泛的知名度;该商标在全球23个国家和地区获得注册;该商标的注册不会令消费者产生误认;第三人公司是全球范围内有影响的跨国企业,仅总部在韩国;芭黎贝甜公司申请了近百件与第三人诉争商标近似的商标,不具备申请注册商标应有的合理性和正当性,其主观意图难谓正当;原告申请注册商标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其倒卖商标扰乱商标注册秩序,同时恶意诉讼、滥用权利,构成不正当竞争。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我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此案中,诉争商标申请人所属国家为韩国,并非法国。而诉争商标由英文“PARIS”“BAGUETTE”及与法国巴黎标志性建筑物埃菲尔铁塔较为相似的图形组成,其中“PARIS”含义为巴黎,“BAGUETTE”含义为法国面包、法式长棍面包。该商标使用在核定商品上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商品产地与法国巴黎有关,或者商品的主要原料、品质等与巴黎、或法国面包、法式长棍面包有关,进而对商品产地产生误认。 针对第三人提出其“PARIS BAGUETTE”及“巴黎贝甜”品牌经宣传使用具有很高的市场知名度,形成了稳定的市场格局,诉争商标因此应当予以维持注册的抗辩意见,法院认为,我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的情形属于禁止使用的绝对条款,不能因诉争商标的实际宣传使用等情况而维持注册。 法院还认为,诉争商标属于我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的不得作为商标的情形,即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 据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近日作出一审判决,撤销原商标评审委员会所作的维持“PARIS BAGUETTE”注册的裁定。 目前,该案正在上诉期内,本报将继续关注案件的进展。

    View More

  • 为“双十一”商标京东诉商评委,阿里被列为诉讼第三人

    为“双十一”商标京东诉商评委,阿里被列为诉讼第三人

    “双十一”刚过,京东和阿里因为“双十一”商标纠纷“对簿公堂。京东申请注册了“京东双十一”等五枚商标,被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无效,京东遂将商标评审委员会起诉至法院,今日(11月14日)下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而在此前将“双十一”注册成功的阿里巴巴公司作为第三人出庭应诉。(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新京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 因“双十一”商标被宣告无效 京东状告商标评审委员会 此次法院受理的“双十一”商标总共有五件,分别为京东公司申请商标注册的“双11·双11及图”、“京东双十一”“双11·双11上京东及图”等五枚商标。 阿里于2017年7月26日对京东申请注册的上述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经过审理认为,诉争系列商标与阿里先注册的“双十一”“双十一狂欢节”“双11”等商标构成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违反了商标法相关规定,据此裁定诉争系列商标或予以无效宣告,或在部分服务上予以无效宣告。此后,京东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法庭上,京东的代理人表示,“双11”“双十一”均系每年11月11日商业促销活动节日的通用名称,作为商标使用在本类别服务上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性。同时,阿里此前申请的商标既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性,在涉案服务类别上又不具备任何知名度,京东申请的商标与阿里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 “京东申请的商标和阿里在先注册的商标共存,不会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商评委裁定关于易使消费者误认为‘系列商标’或‘源自用于市场主体或具有某种关联’的认定和客观事实严重不符。”代理人说。 “首届双十一是由阿里发起的,阿里有开创功劳但没有独占资格。”因此,京东请求法院撤销被诉裁定,并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裁定。 商评委认为裁定正确 阿里认为京东故意搭便车 对此,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诉争系列商标核定使用的服务与阿里在先注册的商标在服务的方式、服务目的以及服务对象等方面相同或相近,分别属于同一种或类似服务。诉争系列商标虽经过一定设计,仍易识别为“双11”,阿里在先注册商标均为文字“双11”、“双十一”。 “所以京东注册的商标与阿里在先注册商标在文字构成及呼叫相近,相关公众施以普通注意力,易认为上述商标为系列商标。”诉争系列商标与阿里在先注册的商标若共存在上述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对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已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 因此,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被诉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阿里的代理人庭审中说,“双十一”活动由阿里开创,并为此投入了大量的宣传。早在2011年、2012年,原告还没有使用任何的“双十一”来宣传。原告注册诉争的“双十一”商标,是有主观恶意的攀附或搭便车行为。 该案没有当庭宣判。

    View More

  • 来自“双十一”商标的血战,京东阿里争破头

    来自“双十一”商标的血战,京东阿里争破头

    据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官方微信“知产北京”消息,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018年8月受理了一系列因“双十一”引发的商标纠纷,原告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即京东)因不服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评委)作出的商标无效宣告裁定而将其诉至法院,法院依法通知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即阿里巴巴)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据新闻媒体了解,此次北京知产法院受理的“双十一”商标共有五件,涉案商标分别为京东公司申请注册的“双11.双11及图”“京东双十一”“ 双11.双11上京东及图”等五枚商标(简称诉争系列商标),核定使用在第35类“广告、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第38类“电视播放”;第41类“教育”等服务上。 第三人阿里巴巴公司于2017年7月26日对诉争系列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经过审理认为,诉争系列商标与阿里巴巴公司的“双十一”“双十一狂欢节”“双11”等商标构成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据此裁定诉争系列商标或予以无效宣告、或在部分服务上予以无效宣告。 结果,京东不服上述裁定,向北京知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将商标评审委员会一纸诉状告上法庭,而其主要起诉理由有三。第一、“双11”“双十一”均系每年11月11日商业促销活动节日的通用名称,作为商标使用在本类别服务上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性。第二、阿里巴巴公司的在先商标既缺乏显著性,在涉案服务类别上又不具备任何知名度,诉争系列商标与引证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第三、诉争系列商标与引证商标共存,不会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被诉裁定关于易使消费者误认为“系列商标”或“源自同一市场主体或具有某种关联”的认定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 京东公司认为诉争系列商标的注册并未违反商标法第三十条的规定,请求法院撤销被诉裁定,并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裁定。 新闻媒体记者在中国商标网查询“京东双十一”字段后发现,京东最早于2013年11月14日申请注册了第35类商标“京东双十一”,其注册公告日期为2017年6月14日。新闻媒体注意到,截至今年11月11日,该商标的最新状态为也是“撤销/无效宣告申请审查中”。 处于“撤销/无效宣告申请审查中”状态中的商标也是可用的,因为任何人都可以针对商标提出撤销和无效宣告,而只要有人提出就需要对该商标进行审查,但商标权人会一直拥有商标的相关权利,直到程序做出无效或者撤销的决定为止。

    View More

  • 腾讯为三部漫画注册商标,结果竟全部阵亡!

    腾讯为三部漫画注册商标,结果竟全部阵亡!

    自从进入知识产权付费时代后,不管看什么都收费了。以前,看小说、影视剧网上随便下载;现在,哪个网站不用花钱,绝对是最受大家欢迎的。不过,对于知识产权而言,花钱也可是视为对原创作品的认可,对原创作者的鼓励。你出作品我花钱看,理所当然。 现在,电视剧、电影、小说等等都为了保护知识产权申请商标注册、登记版权,那漫画是否也该如此? 一、据说我是王的女儿 《据说我是王的女儿》这部漫画,很多小朋友应该了解过,从简介来看,似乎是讲一个女孩穿越到男尊女卑的世界里,展开一系列“叛乱”行动的故事。 本来以为这漫画名字这么长,应该没人注册,没想到一查商标,竟然有申请记录,不是别人就是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下称腾讯)。 2018年8月22日,腾讯申请了第9类、第41类“据说我是王的女儿”商标,其商标保护意识是值得称赞的,但该商标能不能注册成功,还得看商评委这边儿怎么想。根据这两件商标注册信息,都处于驳回状态,理由是缺乏商标显著性。 二、同居男闺蜜 男闺蜜一词,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用这个词作漫画名称,一听就觉得注册不了。 不过腾讯可顾不了那么多,保护知识产权才是首要的。这不,在2018年8月22日,腾讯申请注册了两件“同居男闺蜜”商标,也都是在第9类和第41类上。其注册结果不用想,肯定是全部驳回! 可能商评委是这么理解的: 1、男性(男朋友)+自己闺蜜=同居关系。这是在鼓励谁挖谁墙角呢?妥妥的出轨行为,已经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了,驳回! 2、单身女性+单身男性朋友=同居关系。时代开放了不代表支持这种同居行为,不然其他人尤其是青少年也这么做,届时干柴烈火地出了问题谁负责?还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了,驳回! 3、单身女性+Gay蜜友=同居关系。这似乎是最没什么问题的关系了,但这种同居方式一旦盛行,万一遇到自称是弯的实际上却是直的伪Gay蜜友,那么很容易将失去警惕心的同居人骗得人财两失,同样有不良社会影响,驳回! 甭说是“同居男闺蜜”了,就是“同居密友”、“同居损友”、“同居公社”等商标都被商评委给否掉了。 三、我才不是恶毒女配 男闺蜜之后就是恶毒女配。好的呢,谁让这种题材特别惹人爱?当男女主的金手指看腻了后,就会喜欢把自己代入到男配或女配上,然后来个大逆袭。于是一大堆小说、漫画的题材都爱用恶毒女配逆袭的梗,人设怎么叛逆就怎么来。 老样子,腾讯一如既往的在第9类和第41类上,注册了两件“我才不是恶毒女配”商标。如果是叫“我才不是女配”也许还能有一点申请成功的希望。但名称里多了个“恶毒”二字,便很可能会被商评委认为容易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而将其驳回。 但看了这两件商标的驳回复审决定书后,这又是个缺乏显著特征的商标。没毛病,“我才不是恶毒女配”商标确实已经构成了《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指情形。 不过该商标似乎还有不良社会影响,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之情形。为何商评委用“缺乏显著性”作为驳回复审的理由呢? 可能,商评委是想等腾讯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并证明该商标具备显著性后,再拿“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这一说法进行反驳吧。 不过话说回来,漫画再受读者的喜爱,注册其为商标之前,腾讯是否应该再熟读一下《商标法》的条例呢?要知道有些漫画的名字在读者这边能吃得开,不代表能在商评委那边也混得开!

    View More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