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0f search results for: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 真假“鲍师傅”之争警示商标保护不可大意

    真假“鲍师傅”之争警示商标保护不可大意

    这两年来,没有哪一个糕点品牌能像“鲍师傅”因商标之争而让人印象深刻。即便对大部分消费者来说,市面上的各类“鲍师傅”店面难辨真假。(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工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因不服原商评委就真“鲍师傅”对其所持有商标无效宣告请求所作出的裁定,北京易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提起行政诉讼。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该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诉裁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驳回易尚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这场持续多时的真假“鲍师傅”之争暂时告一段落。 多年来,真“鲍师傅”在专注于产品开发、公司发展的同时,忽略了对“鲍师傅”商标的保护。随着“鲍师傅”品牌的市场知名度越来越高,各种山寨“鲍师傅”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 这些年里,侵犯“鲍师傅”商标的公司并不仅只有易尚公司一家。很长一段时间,“精品鲍师傅”“金典鲍师傅”等门店在市面上可谓随处可见,但真正的“鲍师傅”只开了40家直营店面且不开加盟店,因此市面上大部分的“鲍师傅”店面都是山寨的。一份数据显示,在维权初期,山寨“鲍师傅”店铺在北京的数量就一度超过300家。 从真假“鲍师傅”旷日持久的商标之争,可以看出商标保护对于一家企业有多重要,倘若商家品牌保护意识不强,会给今后的经营造成很大麻烦。 现实中,很多商家在注册商标之初,往往只注册了其需要使用的商标和类别。像“娃哈哈”商标持有人这样,同时注册“娃哈娃”“哈哈娃”“娃娃哈”等作为防御商标的情况少之又少。 也就是说,一旦企业没有注册防御商标,这便让很多侵权行为有空子可钻,尤其是仿冒诸如“鲍师傅”这类网红商标更是成本低、收益大、见效快,轻而易举就可以捕获大量“不明真相”的消费人群。即便原商标商家后来意识到产品火起来之后再去注册商标,却发现相关品牌商标已被他人抢注,然后陷入商标纠纷。此时,原商标商家面临商标侵权问题维权之路却往往是成本高、时间长。 相关企业应从此案中吸取经验,全方位加强商标保护意识。否则,一旦发生纠纷不仅可能有损商誉,也会影响企业的正常运营。 值得一提的是,新修订的商标法已于2019年11月1日起正式施行,新修订的商标法加大了商标侵权监管力度,不仅提高了商标侵权的赔偿金额,还加强了对恶意注册行为的规制。但愿“鲍师傅”案能对此类案件的侵权行为人起到震慑和警示作用,也期待企业的维权之路不再艰难,类似的真假商标之争不再上演。

    View More

  • “奔富酒园”商标无效宣告被撤销 富邑集团称申请再审

    “奔富酒园”商标无效宣告被撤销 富邑集团称申请再审

    旷日持久的“奔富”葡萄酒相关中文商标争夺战又现“反转”。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近期作出终审判决,东方明日(晋江)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明日”)注册的第11157214号“奔富酒园”商标的无效宣告裁定被撤销。 2020年1月10日,“奔富酒园”商标无效宣告申请方澳大利亚富邑集团方面回应记者称,公司已向法院申请再审,目前尚无判决结果。另据富邑集团方面证实,东方明日关联方Rush Rich葡萄酒公司的出口执照已被澳大利亚当局吊销。 “奔富酒园”商标无效裁定被撤销 裁判文书显示,东方明日公司申请注册的第11157214号“奔富酒园”商标于2015年12月获得核准,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的葡萄酒、白兰地、鸡尾酒、米酒等。2016年3月,富邑集团子公司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对“奔富酒园”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 2016年9月,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原商评委”)以商标法规定的“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为由,作出了第11157214号“奔富酒园”商标无效裁定。 东方明日公司遂起诉原商评委,请求撤销被诉裁定,判令原商评委重新作出裁定。该案2016年11月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 东方明日公司在一审中诉称,“奔富酒园”葡萄酒在2016年4月至2017年6月期间销售量达240万瓶,“奔富”与南社布兰兹公司“PENFOLDS”商标不具有一一对应关系,“奔富酒园”商标经东方明日公司大量使用,已形成稳定的消费群体,其商标注册未违反商标法“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规定。 而南社布兰兹公司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交了一系列证据,以证明东方明日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存在恶意抢注商标行为,如申请注册与“PENFOLDS/奔富”品牌近似的诉争商标及“澳洲奔富酒园”等44件商标;与知名葡萄酒品牌“木桐酒庄”相近似的“木桐夫人MUTONGFUREN”等25件商标;与匈牙利著名红酒品牌“Kdarka”相近似的“KDARKA”商标等。 2018年8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行政判决,认为东方明日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具有明显的复制、抄袭他人知名商标的主观故意,且存有大量囤积商标的行为,明显超出企业经营范围的正常需求,驳回原告东方明日公司的诉讼请求。 东方明日公司不服,于2019年2月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法院认定诉争商标的注册构成“明显的复制、抄袭他人知名商标”等情形与在案事实不符,对东方明日公司在原审诉讼中提交的大量商标使用证据未予认定亦有不当。 因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上述行政判决,撤销原商评委作出的《关于第11157214号“奔富酒园”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国家知识产权局就该“奔富酒园”商标的无效宣告请求重新作出裁定。 2020年1月10日,富邑集团方面向记者证实了上述消息,并称公司已向法院申请再审,目前尚无判决结果。 “奔富”相关中文商标争夺激烈 以往裁判文书显示,澳大利亚葡萄酒上市公司富邑集团的Penfolds葡萄酒早在1995年就进入中国市场。根据Penfolds的发音和“奔向富强”的寓意,富邑集团将“奔富”作为Penfolds对应中文名称。 2011年,富邑集团子公司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在中国内地注册“Penfolds”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葡萄酒。同年,该公司在33类商品上申请注册“奔富”商标,但被驳回,2013年复审再被驳回。因不服原商评委的复审决定,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先后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均被驳回。 2018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判决撤销了上述法院判决和决定。2018年8月,原国家商标局对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的“奔富”商标予以初步审定公告。而自2014年3月起,易富贸易公司取得了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在中国的商标独占使用权。 另一方面,东方明日及其子公司奔富国际贸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奔富贸易公司”)等,也在积极申请注册“奔富”相关中文商标。2014年7月,东方明日注册了“奔富庄园”商标,此后又于2015年12月注册了“奔富酒园”商标。2018年3月,案外人曾某某获得“奔富”商标,核定使用服务项目为第35类的进出口代理、替他人推销等,并在同年4月授权奔富贸易公司对该商标采取维权行为。 除了针对前述“奔富酒园”的无效宣告请求纠纷之外,此后,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又以无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为由,申请撤销曾某某获得的“奔富”商标。2017年12月,原国家商标局撤销了该“奔富”商标。

    View More

  • “黄渤酒庄”被注册商标,演员黄渤维护姓名权获法院支持

    “黄渤酒庄”被注册商标,演员黄渤维护姓名权获法院支持

    王某在2017年将“黄渤酒庄”注册成商标,演员黄渤向有关部门提出商标无效宣告申请,并获支持,王某不服上诉。9日上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认定,“黄渤酒庄”商标损害了黄渤的在先姓名权,因此维持商标部门“商标无效”的决定,驳回王某诉讼请求。(本文采集转载于腾讯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根据法院查明,王某于2017年5月12日提出“黄渤酒庄”商标注册申请,于2018年5月7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3类“果酒、蒸煮提取物、葡萄酒”等商品上,商标权专用期限至2028年5月6日,商标权人为王某。 2018年7月5日,演员黄渤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商标无效宣告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经审理认为“黄渤酒庄”的商标损害了黄渤的在先姓名权,应当予以无效宣告。王某不服,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黄渤提交的证据可证明黄渤的姓名在争议商标申请前已被相关公众所熟知。 本案争议商标由普通字体的文字“黄渤酒庄”组成,其核定使用在“果酒”等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认为商品系出自演员黄渤的酒庄,或与演员黄渤存在特定联系。尤其是王某与演员黄渤的户籍地同处山东省,其在2017年申请注册争议商标时对黄渤的姓名及知名度理应知晓,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具有不正当利用黄渤姓名牟利的目的,损害了黄渤享有的在先姓名权。因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支持商标评审委员会对此的认定结果。 同时,王某有关“黄渤”系“黄渤海”简称的主张因没有事实依据,不构成抗辩事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该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驳回王某的诉讼请求。

    View More

  • 安踏申请“要疯”商标注册,被三连拒

    安踏申请“要疯”商标注册,被三连拒

    安踏申请“要疯”商标注册,被三连拒,提出商标申请被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驳回,上诉至国家知识产权局再次被驳回,再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被驳回(本文采集转载于凤凰网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近期作出的安踏(中国)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以下简称“判决书”),维持安踏“要疯”商标被驳回原审判决,维持原因是该商标“易使相关公众联想到消极的精神状态,进而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要疯”这个商标虽然被驳回,但安踏公司仍然在使用中,其官方商城“要疯”系列产品正在销售中。记者还注意到,在“要疯”商标申请遇挫的同时,安踏转而申请“要风”商标,目前该商标在等待实质审查中。 据判决书,2019年3月,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驳回安踏公司“要疯”商标的申请,驳回原因为“要疯”商标构成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情形。 记者注意到,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要求,“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安踏公司不服商标评审委员会的驳回决定,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要疯”作为商标使用,其直观含义与不健康的精神状态相关,会对社会产生消极、负面影响。故诉争商标申请注册已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之情形,驳回安踏公司的诉讼请求。 之后安踏公司再以“要疯”商标积累了一定的知名度和商誉,起到了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已具备可注册性等为由,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原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要疯”由汉字“要疯”构成,其中“疯”的字面含义为“神经错乱;精神失常;轻狂,不稳重;没有约束的玩耍”。“要疯”作为商标使用,易使相关公众联想到消极的精神状态,进而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 因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要疯”商标属于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之情形,终审驳回安踏公司上诉。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安踏公司此次申请“要疯”商标,指定使用商品有三大类,分别为(第18类,类似群1801-1802;1804-1806):动物皮;背包;马具配件等;(第28类、类似群2802;2804-2805;2807;2809;2811):玩具;运动用球;锻炼身体器械等;服装;外套;童装;T恤衫;婴儿全套衫;游泳衣;运动鞋;鞋;手套(服装);围巾。

    View More

  • 江小白商标案尘埃落定,“江小白”商标争夺战画上句号

    江小白商标案尘埃落定,“江小白”商标争夺战画上句号

    历时七年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商标争夺战画上了句号。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定“江小白”商标归江小白公司所有。 1月6日,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发布《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判决“江小白”商标案胜诉的声名》。 《声名》称,江小白公司于2020年1月3日收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9最高法行再224号),对江小白公司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审理终结,最高人民法院判定江小白公司胜诉。撤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京行终2122号行政判决; 维持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7)京73行初1213号行政判决;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据了解,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由成都格尚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于2011年12月19日商标申请注册,于2013年2月21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3类酒等相关商品上,其专用期限至2023年2月20日。2012年12月6日, 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下称商标局)核准该商标转让,受让人为新蓝图公司;2016年6月6日,商标局核准该商标转让,该商标转让至江小白公司名下。 为争夺该商标,江小白公司与重庆江津酒厂曾两次对簿公堂。 2016年5月,重庆江津酒厂在两次异议(异议和异议复审)失败之后,对“江小白”商标提请国家工商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随后国家工商局商标评审委裁定:“江小白”商标(10325554号)无效。 江小白公司不服,将国家工商局商标评审委和江津酒厂起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7年12月25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判决:撤销国家工商局商标评审委作出的(商评字【2016】第117088号)关于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一审判决,江小白酒业胜出。 之后,国家工商局商标评审委和江津酒厂不服,此案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年11月2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此案作出的一审判决。二审判决,江小白公司败诉。 二审失利后,江小白酒业随即提请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最终判定“江小白”商标归江小白公司所有。

    View More

  • 原国家商评委裁定被驳回,晨光乳业保住“供港”商标

    原国家商评委裁定被驳回,晨光乳业保住“供港”商标

    东莞市市场监管局近期通报标称深圳市晨光乳业有限公司生产的1批次“晨光鲜牛奶”因菌落总数超标上榜。晨光乳业因此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本文采集转载于新京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 事实上,除了质量问题外,晨光乳业与温氏乳业的“供港”注册商标之争也备受关注,晨光乳业一度起诉原国家商评委。 2020年1月1日,记者最新查询了解到,“供港”商标之争已经有了新的裁定结果。在一审、二审中,原国家商评委作出的晨光乳业“供港”商标无效裁定均被法院驳回。 “供港”商标曾被裁定无效 官网信息显示,晨光乳业创建于1979年,是深圳市光明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重点企业,拥有5个大型牧场,产品覆盖广东省并辐射浙江、福建、湖南等地。2018年,晨光乳业实现营业收入12亿元。2019年的公司制改制,被视为晨光乳业“启航跨越式发展的第一步”。 自建厂以来,晨光乳业累计出口中国香港超30万吨鲜奶,曾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评为“全国最大鲜奶出口企业”。 2017年11月,因温氏乳业相关产品包装使用“供港鲜牛奶制造”文字,“供港”二字与晨光乳业“供港”商标相同,晨光乳业因此起诉温氏集团,要求温氏停止侵权,并赔偿相关损失3305万元。而温氏方面则向原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评委”)发起申诉,要求认定晨光“供港”商标为无效。 2018年12月29日,晨光乳业总经理助理赵宝刚向记者证实,2017年4月24日,广东温氏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向原商评委申请晨光乳业公司第29类、第32类的“供港”商标无效宣告,晨光乳业公司于2018年4月28日收到原商评委作出的无效宣告裁定书。 重获“供港”商标权属 不过,对于原商评委作出的无效宣告裁定书,晨光乳业表示不服,于2018年5月22日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同年12月21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撤销原商评委对晨光乳业“供港”商标的无效裁定。 此后,因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国家知识产权局、温氏集团随后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9年8月15日二审判决认为,“供港”为中文非固有词汇,晨光乳业“供港”商标的注册并未妨碍特定销售地域同业竞争者的正当使用和表达自由,也不足以引人误解和带有欺骗性质,因此维持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一审判决。 针对与温氏集团的“供港”商标纠纷,晨光乳业已在2018年撤诉。就撤诉原因,赵宝刚曾回应记者称,“考虑到都是广东乳企,是兄弟单位,这段时间大家也有接触,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把自己企业做好。” 记者还注意到,因第26845501号“温氏供港”商标被驳回复审,温氏集团曾于2019年3月起诉国家知识产权局,但诉讼请求被驳回。

    View More

  • 卖奶茶的米记米芝蓮被卖轮胎的米其林告了!法院判定前者商标无效

    卖奶茶的米记米芝蓮被卖轮胎的米其林告了!法院判定前者商标无效

    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其官方公众号上发布结案信息。米其林集团总公司作为原告(简称米其林公司)诉国家知识产权局、第三人董某某商标权无效宣告行政纠纷一案,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判决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环京津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结案信息显示,第三人董某某申请注册了“米记米芝蓮”商标,核定使用在果汁、奶茶等饮料类产品上,米其林公司认为该商标是对其驰名商标“MICHELIN”商标的翻译,故申请宣告该商标无效。 “MICHELIN”一般被翻译为“米其林”。然而,由于普通话与粤语的差异,在香港地区“MICHELIN”的中文主要被译成“米芝蓮”。根据米其林公司在本案中提交的证据,包括《米芝蓮指南》(即著名餐厅指南《米其林指南》)、相关新闻报道以及行政机关的在先裁决,证明在相关公众的认知中,“米芝蓮”已经与“MICHELIN”的建立了对应关系,故法院认定“米芝蓮”是对“MICHELIN”的翻译。 法院认为,在“MICHELIN”商标具有较高市场知名度的情况下,董某某将对“MICHELIN”的翻译词语作为商标注册,相关公众在看到“米记米芝蓮”商标时,极易联想到“MICHELIN”商标,不但会对消费者产生误导,同时也会破坏“MICHELIN”与轮胎商品间的密切联系,损害米其林公司的权益。据此,法院最终认定“米记米芝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应予无效。 除了“米其林”与“米芝蓮”,由于方言的差异,很多国际品牌在内地与港澳地区有着不同的中文译名。比如“雷克萨斯”与“凌志”、“路虎”与“越野路华”、“凯美瑞“与“佳美”等等。而这也使得在商标注册上成为了可以被钻的空子。 记者通过查询中国商标网发现,许多知名国际品牌的粤语译名也已多被注册成了商标。如“米芝莲”就有接近20多种商品分类被注册。一些名人如“佐敦”(乔丹)、“碧咸”(贝克汉姆),也在一些商品分类中被注册为了商标。 记者发现,一些粤语词也被注册成为了商标。比如“猴赛雷”就有200多条商标注册信息。同时,一些粤语粗口词汇也被一些商家申请成为了公司名称或商标。根据《商标法》第十条规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能作为商标使用。粤语中译的商标注册也需要规范化。

    View More

  • 雀巢申请“启赋”商标被驳回,原来早已被抢注!

    雀巢申请“启赋”商标被驳回,原来早已被抢注!

    “启赋”在日化类被“商标抢注” 对于有婴幼儿的父母来说,“启赋”奶粉并不陌生,它是雀巢在数年前从辉瑞公司手中收购了包括惠氏奶粉在内的辉瑞婴儿营养品业务。但雀巢在为其申请商标注册时却犯了难,发生了什么事呢?(本文采集转载于搜狐,如有侵权请联系) 原来,在2012年,一家名为佛山市南海区黄岐嘉纯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纯公司)就把“启赋”申请注册商标了,核定使用在第3类“洗发液”等商品,就是因为这件商标,雀巢公司申请的第22750452号“启赋”商标因为商标近似被驳回了,因此,雀巢公司针对嘉纯公司的第11919773号“启赋”商标(下称诉争商标)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 雀巢公司提出了四点理由: 1、近似。雀巢(惠氏)旗下“启赋”“ILLUMA”等商标注册早于黄岐嘉纯公司的“启赋”商标,使用在“婴儿奶粉”、“儿童牛奶”等商品上。 2、驰名。雀巢持有的几件引证商标是地区已注册的中国驰名商标。 3、十条一款七项的“欺骗性”与八项的“不良影响”。 4、不正当手段注册。 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黄岐嘉纯公司先后申请注册了近193件商标,其中不乏与他人在先知名商标相同近似的商标,如“中美史克”“君乐宝”“益达舒敏”“爱多芬”等商标,其未对其注册商标的意图及商标设计来源作出合理解释说明。故嘉纯公司复制摹仿行为明显,具有误导公众、牟取利益的故意,嘉纯公司的注册行为既扰乱了我国正常的商标注册及管理秩序,同时也会对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产生负面影响。嘉纯公司申请注册争议商标已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 裁定作出后,黄岐嘉纯公司不服,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知识产权维持该裁定,黄岐嘉纯公司又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上周一(12月16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维持裁定结果。

    View More

  • B站欲申请“弹幕”二字为商标被驳回复审

    B站欲申请“弹幕”二字为商标被驳回复审

    近日,哔哩哔哩(简称B站)公布年度弹幕数据,“AWSL”以3296443次发送成为2019年B站年度弹幕。开启弹幕已经成为当前很多年轻人看剧时的习惯。有网友询问,“弹幕”是网民逆天创造力的体现,但是“弹幕”二字本身能申请商标注册吗?(本文采集转载于IT之家 ,如有侵权请联系) 前不久,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了一起“弹幕”商标驳回复审行政纠纷案件。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于2017年9月4日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原商标局)申请注册“弹幕”商标,指定使用在第35类“广告;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通过网络提供商业信息;为商品和服务的买卖双方提供在线市场”等服务上。 商标局及原商评委均依据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驳回其注册申请。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不服该决定,向北京知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北京知产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弹幕”一词通常是指网络视频中屏间飘过的网友评论,“弹幕”指定使用在“广告;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通过网络提供商业信息”等服务上,根据相关公众的通常认知,不易将其作为商标进行识别,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难以起到区分不同服务来源的功能,不能作为商标注册。北京知产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商标本质上是用于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标志,具有显著性是商标的最基本要求。具有显著性的前提是相关公众会将该标志认知为商标,如果相关公众不会将标志作为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标志加以认知,则该标志属于《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标志,不能作为商标注册申请。 商标的显著特征,强调的是商标标志这一符号本身具有区分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识别作用,使相关公众能够通过该商标标志将商品或者服务与特定来源建立起相对稳固的联系。通常来说,过于简单的数字字母、装饰性图案、广告用语等由于标志本身的特性,使得其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方面的功能“先天不足”,在没有其他因素的情况下,一般不具有商标法意义上显著特征,不能获得注册。 本案中,相关公众在看到“弹幕”时,通常会将其认知为观看视频时屏幕上实时呈现的字幕本身,而不会将其识别为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标志,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不得作为商标进行注册。

    View More

  • 京东二手商品交易平台“拍拍”商标失而复得

    京东二手商品交易平台“拍拍”商标失而复得

    “来拍拍,省心卖,放心买。”对于京东旗下的二手商品交易平台拍拍网,想必很多人不会陌生。2014年3月,京东收购腾讯旗下的拍拍网,并于同年7月宣布新拍拍网正式上线。在新拍拍网上线前,北京京东尚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京东尚科公司)提交了第14998915A号“拍拍”商标注册申请(下称诉争商标),后被核准注册使用在与拍拍网核心业务相关的服务类别上。正是这件商标,引发了京东尚科公司与上海拍拍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拍拍贷公司)之间的一场纷争。(本文采集转载于人民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近日,随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的作出,双方纠纷告一段落。根据法院判决,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原商评委)对诉争商标在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通过网站提供商业信息、替他人推销、替他人采购(替其他企业购买商品或服务)、市场营销、对购买定单进行行政处理、将信息编入计算机数据库服务(下称复审服务)上予以无效宣告的裁定最终被撤销。   是否构成近似各执一词 记者了解到,腾讯旗下的拍拍网于2005年9月上线,2006年3月正式运营。2014年3月,京东与腾讯宣布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拍拍网被京东并购,京东获得拍拍网的100%权益、物流和资产,并受让取得腾讯方面的“拍拍”系列商标。 2014年6月,京东尚科公司提出诉争商标注册申请,后经异议程序被准予注册,注册公告于2017年8月刊登在第1563期《商标公告》上,核定使用服务包括第35类的在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通过网站提供商业信息、替他人推销、替他人采购(替其他企业购买商品或服务)、市场营销、对购买定单进行行政处理等。 据悉,京东尚科公司从腾讯方面受让取得了第4665691号“拍拍网”商标(下称基础商标一)与第4685524号“拍拍”商标(下称基础商标二),上述两件商标均于2005年5月提出注册申请并于2009年1月被核准注册,均被核定使用在数据通讯网络上的在线广告、推销(替他人)拍卖等第35类服务上。 就在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下称原商标局)发布诉争商标的注册公告1个多月后,拍拍贷公司于2017年9月向原商评委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请求宣告诉争商标无效。 据了解,在商标评审阶段,拍拍贷公司主张诉争商标与该公司的第8881626号“拍拍贷”商标(下称引证商标一)、第14430240号“拍拍贷 ppdai.com及图”商标(下称引证商标二)、第8881645号“拍拍贷”商标(下称引证商标三)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而且京东尚科公司注册诉争商标损害了其在先商号权。 针对拍拍贷公司的上述主张,京东尚科公司方面则表示,诉争商标是对其基础商标一与基础商标二的延伸性注册,其“拍拍”系列商标的申请注册时间远远早于拍拍贷公司的3件引证商标,而且诉争商标与3件引证商标不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诉争商标的注册亦未损害拍拍贷公司的商号权。 经审理,原商评委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三未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诉争商标在复审服务上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但在其他核定服务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未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同时,拍拍贷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在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日前,其将“拍拍贷”作为商号已在与诉争商标核定服务相同或类似的服务所属行业内在先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力和知名度,诉争商标的注册未损害拍拍贷公司所主张的在先商号权。综上,原商评委于2018年8月作出裁定,对诉争商标在复审服务上予以无效宣告,在其他核定使用服务上予以维持。 京东尚科公司不服原商评委所作裁定,随后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是否易致混淆成为关键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诉争商标与3件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但诉争商标“拍拍”为基础商标一“拍拍网”的显著识别部分,而且与基础商标二“拍拍”的标志相同,就商标标志而言,相关公众易将诉争商标与两件基础商标相联系;从知名度情况来看,综合京东尚科公司提交的报纸期刊、网络媒体对“拍拍网”与“拍拍”系列商标的宣传报道,两件基础商标已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形成了稳定的市场格局,相关公众可以将使用在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通过网站提供商业信息等服务上的诉争商标与两件基础商标联系在一起,并认为使用上述商标的服务均来自京东尚科公司。两件基础商标主要使用在计算机档案中进行数据检索(替他人)、广告传播等服务上,与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计算机网络上的在线广告、通过网站提供商业信息等服务构成同一种或类似服务,诉争商标注册使用在上述服务上能够起到识别服务来源的作用,从而区分于各引证商标,不会导致相关公众产生混淆、误认。 综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019年4月作出一审判决,撤销原商评委所作裁定,并判令国家知识产权局(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原商标局与原商评委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针对拍拍贷公司就诉争商标所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重新作出裁定。   国家知识产权局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在该案二审阶段,双方争议焦点在于诉争商标与3件引证商标是否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而二者共存是否容易导致相关公众产生混淆成为了关键所在。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指出,一审判决虽然认定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三的核定使用服务未构成类似服务,但又认定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在不考虑在先商标延续注册的情况下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显然有误;同时,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复审服务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服务构成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但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其他服务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核定使用服务未构成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一审判决对此认定有误;此外,拍拍贷公司与京东尚科公司对其各自商标进行了商业使用,拍拍贷公司主要是在网络信贷领域使用了其“拍拍贷”标志,京东尚科公司主要是在C2C电子商务领域使用“拍拍”标志,双方已经形成了稳定的市场格局,相关公众可以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将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相区分,不易对相关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一审判决关于诉争商标在复审服务上与引证商标一、引证商标二未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的认定结论正确。 综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虽然部分事实认定有误,但结论正确,予以维持。

    View More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