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0f search results for: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 将“优乐美”申请电器商标注册被驳回,援引唐代名篇起诉知产局

    将“优乐美”申请电器商标注册被驳回,援引唐代名篇起诉知产局

    近日江西省的吴先生将“优乐美”名称申请商标注册到抽油烟机等商品上,被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于是,吴先生将国家知产局诉至法院,并援引唐诗证明“优乐”早已属于固定词汇,不宜过度保护。4月9日上午,该案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开庭审理。(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新京报,如有侵权请联系) 2015年6月,吴先生申请将“优乐美”商标用于空气净化装置和抽油烟机、电风扇等商品。此后,奶茶“优乐美”所属的广东喜之郎集团有限公司提出异议,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了吴先生的商标注册申请。吴先生于是将国家知产局诉至法院。 吴先生起诉称,该公司申请注册的“优乐美”是使用在电器等商品上,与喜之郎公司使用在饮料上的“优乐美”商标,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商品。“优乐”一词最早出自于唐代柳宗元的《桐叶封弟辩》中,“从容优乐,要归之大中而已”。可见“优乐”是早已存在的规定词汇,不宜过于保护。因此吴先生起诉要求国家知产局重新作出决定。 国家知产局表示,喜之郎公司的“优乐美”商标已为公众熟知,且自2011年开始,依据《商标法》被认定按照驰名商标予以保护,原告申请的优乐美商标,与喜之郎公司的“优乐美”商标高度近似,因此商评委出于对中国驰名商标的保护,驳回原告申请。 作为第三人参加庭审的喜之郎公司表示,2006年该公司推出“优乐美”产品后,聘请人气歌手周杰伦作为广告代言,在全国各大电视台播放,让全国消费者知晓。吴先生申请的优乐美商标,已经在实际中使用,且在广告中均出现周杰伦的头像与照片,但吴先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其聘请过周杰伦代言。上述行为可以表明吴先生傍名牌和混淆市场的恶意明显。 经过一小时庭审,法官宣布休庭,案件没有当庭宣判。

    View More

  • 因忘记注册商标,美的集团被迫放弃锅具生产线

    因忘记注册商标,美的集团被迫放弃锅具生产线

    近日,宁波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的一则通报显示,2019年流通领域小家电商品质量抽查中,赫然出现美的电热水壶的身影。(本文采集转载于网易,如有侵权请联系) 屋漏偏逢连夜雨,12月30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发布一例裁判文书,就美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食代mini及图”商标案作出行政判决,该商标被驳回。 商标案件始末 2017年4月5日,美的集团申请了第23399105号“食代mini及图”商标注册(下称诉争商标),核定使用在第11类“冰箱; 燃气锅炉; 饮水机; 厨房用抽油烟机; 淋浴热水器; 电暖器; 电灯; 空气调节设备; 水净化设备和机器; 个人用电风扇; 电炊具; 烹饪用电高压锅; 电热水壶; 微波炉(厨房用具); 热泵; ”商品上。 2018年6月14日,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以诉争商标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的情形为由,作出商评字【2018】第106239号决定(下称被诉决定),对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商标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由于不服被诉决定,美的集团将国家知识产权局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请求法院撤销被诉决定,并责令被告重新做出决定。 案件的争议焦点在于,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至六是否构成《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View More

  • 珠宝冰糖棒想注商标不容易!

    珠宝冰糖棒想注商标不容易!

    日前,北京知识产权审结了“珠宝冰糖棒”商标驳回复审行政纠纷一案,认定诉争商标易引起相关公众对商品的原料、成分、口感、品质产生误认,故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本文采集转载于澎湃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新加坡的钟友兴糖果厂有限公司(下称“钟友兴糖果公司”)生产了一种棒状的糖类产品,可以通过搅拌融化入食。为此在中国申请了“珠宝冰糖棒”商标,指定使用在第30类的“红糖; 甜食; 糖; ”等商品上。 2019年3月,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现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裁定,认为申请注册商标“珠宝冰糖棒”使用在“白糖”等商品上,易造成公众对商品原料、功能、成分、口感、品质等特点的误认,不应予以注册并禁止使用。钟友兴糖果公司不服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告起诉理由如下:一、申请商标对应的英文商标“JEWELS ROCK SUGAR STICKS”已在中国和新加坡获准注册。二、申请商标由“珠宝”和“冰糖棒”构成,其中,“珠宝”并未表示指定商品“冰糖”的质量、原料等特点,与指定商品“冰糖”没有关联;“冰糖棒”一词使用在“冰糖”商品上虽然缺乏显著性,但不具有欺骗性,不会使公众产生误认。三、申请商标使用在“冰糖”以外的商品上,不会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珠宝冰糖棒”标志是否违反了《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的规定: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申请商标“珠宝冰糖棒”对于商品的原料、内容、品质等特点具有描述性,其中“珠宝”的广义含义为“金、银以及天然材料制成的,具有一定价值的首饰、工艺品或者其他珍藏的统称”,而其中部分材料可用于食品,且“珠宝”也可延伸为具有较高品质的含义,故诉争商标使用在“红糖、 甜食、冰糖”等商品上,易引起相关公众对商品的原料、成分、口感、品质产生误认,符合《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的情形。 原告主张申请商标对应的英文商标“JEWELS ROCK SUGAR STICKS”已在中国和新加坡获准商标注册申请,申请商标亦应予以注册。我国商标审查遵循个案审查原则,各案事实情况不同可能结论各异。语言具有符号性和系统性,不同语言的文字并不必然具有一一对应的关系,且在不同群体中的认知含义不同。 我国商标审查遵循地域性原则,以申请商标在我国相关公众心目中的认知为标准。因此,其他商标在本国或国外注册的情况,并非本案诉争商标获准注册的当然依据。 据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View More

  • 费列罗巧克力想把16粒装透明盒子注册成商标,能行么?

    费列罗巧克力想把16粒装透明盒子注册成商标,能行么?

    3月31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线上公开开庭审理了“FERRERO ROCHER及图”商标(简称诉争商标)商标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一案。 (本文采集转载于经济日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 2018年3月22日,费列罗公司在第30类巧克力等商品上申请注册商标诉争。 国家知识产权局经复审认为,诉争商标整体是商品的常用包装七面视图,作为商标使用在指定商品上,消费者不易将其作为商标识别,不具有区分商品来源作用,整体缺乏显著性,已构成《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指情形,决定驳回诉争商标注册申请。 费列罗公司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决定,依法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根据商标法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 (一)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 (二)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 (三)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前款所列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 原告费列罗公司主张,诉争商标独特的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设计、中英文组合及内部的金色巧克力球使商标本身具有显著性,指定使用在第30类巧克力等商品上,并非行业通用包装物的立体形状,可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作用。同时,诉争商标中包含的英文、图片部分及内部巧克力球包装已被注册为商标,因此诉争商标整体具有显著性 费列罗公司认为,作为世界知名巧克力制造商,其在世界范围内知名度极高。诉争商标经原告长期而广泛的宣传和使用增强了显著性,可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作用。“费列罗”“FERRERO”“FERRERO ROCHER”等商标的知名度为商标局、各地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及最高人民法院等行政司法机关所认可,在中国已成为驰名商标。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则答辩认为,诉争商标七面视图整体看,易被相关公众识别为商品包装,消费者不易将其作为商标识别,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据了解,费列罗金色巧克力球本身的包装已经注册为立体商标。现在,费列罗公司还想要把装巧克力的透明包装壳注册成立体商标。这样的立体商标“套装”还是比较少见。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View More

  • 承德露露营收22亿扭转下滑颓势,失去“露露杏仁露”独家商标权全国化受阻

    承德露露营收22亿扭转下滑颓势,失去“露露杏仁露”独家商标权全国化受阻

    3月30日承德露露(SZ:000848)近日发布了2019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5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29%;实现利润总额6.18亿元,同比增长12.57%。(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财经 ,如有侵权请联系) 然而,2019年走出了营收连年下滑颓势的承德露露,依然面临着产品线过于单一的现状,2020年不明朗的市场前景,叠加上迅速增长的库存量,为其新一年的发展蒙上阴影。此外,与汕头露露商标专用权案的败诉,令其不能独享“露露”品牌,也使其走全国化道路的尝试遭受挫折。 产品结构单一掣肘公司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承德露露的主营业务是饮料的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是植物蛋白饮料——杏仁露,公司是全国最大的杏仁露生产企业,年生产能力50多万吨,市场占有率90%。 根据财报,承德露露2019年杏仁露销售量为22.36万吨,同比增长4.79%;生产量为23.73万吨,同比增长11.59%;库存量4.94万吨,同比增长38.69%。对于库存量增加,承德露露解释原因称,是由于2020年春节时间为1月24日,较上年提前10天,公司提前备货,导致库存增加。 有业内人士指出,尽管2019年营收及利润出现了双增长,但产品结构单一,仍是掣肘承德露露发展的重要原因。 也正是这个原因,过去四年中,承德露露业绩一直处于下滑困境中。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承德露露营收分别为27.06亿元、25.21亿元、21.1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63亿元、4.5亿元、4.14亿元,营收和净利润处于双下滑状态。这一境况直到2018年才有所缓和,2018年实现营收21.22亿元,同比增长0.48%;净利润4.13亿元,同比下滑0.13%。 全国化受阻:失去“露露杏仁露”独享商标权 在公司2020年度的生产经营目标及主要措施中,承德露露提到,持续推进公司与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关于商标等系列案件的诉讼进展,争取早日解决商标侵权问题。 在过去将近8年时间里,承德露露与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下称“汕头露露”)围绕“露露”商标展开的争夺战一步步升温。直到今年1月5日,承德露露发布重大诉讼进展公告,称法院二审认定汕头露露使用“露露杏仁露”这一商标合法有效,进而驳回承德露露相关诉求。 承德露露在收到法院二审判决后表示,公司还会继续申请“再审”,但据法律界人士表示,由于二审为终审判决,判决生效后承德露露实际就已失去“露露杏仁露”的独家商标权。 据了解,两家露露曾是“一家人” 1995年,为开拓南方杏仁露市场,承德露露的控股股东、露露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露露集团”)与香港飞达企业公司(下称“香港飞达”)合资成立汕头露露。一年后,露露集团改制,将优质资产重组后上市,上市主体为承德露露,而汕头露露当时是上市公司承德露露的子公司。 承德露露上市后不久,汕头露露即发生巨额亏损,为保上市公司业绩,公司董事会决定将汕头露露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为保证汕头露露退出上市公司体系后仍能生存,同时又不与上市公司发生同业竞争,承德露露将其利乐包杏仁露加工业务独家交给了汕头露露。 “分家”后,南北两个露露之间一直矛盾不断。从承德露露2011年在承德首次起诉汕头露露取胜,到2018年承德露露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汕头露露受挫,再到2019年承德露露被汕头露露在汕头反诉败诉,长达八年的诉争,“露露”商标权终极归属仍悬而未决。 业内人士表示,在这场持续的企业商标权纠纷中,承德露露最新一起诉讼出现了终审败诉,将对其全国化布局、运营及拓展产生诸多阻碍。

    View More

  • 不满酱油酿造工艺名称“窝子”被申请注册商标,食品公司不服起诉国家知产局

    不满酱油酿造工艺名称“窝子”被申请注册商标,食品公司不服起诉国家知产局

    老字号技艺名称能申请商标注册吗?二十年前,四川一家酱油厂在调味品商品上注册的“窝子”商标,近来遭到质疑——“窝子”是酱油的传统酿造工艺名称,系行业的通用术语,不具有显著性。 2017年10月,成都国酿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请求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相关职责现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宣告该商标注册无效。2018年12月底,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对争议商标予以维持。(本文采集转载于搜狐 ,如有侵权请联系) 因不服裁定,成都国酿食品公司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3月25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线上公开审理了这起案件。 原告主张,“窝子”是一种传统生产工艺,是酱油酿造行业的通用术语,以此作为调味品的商标难以区分商品来源,会使相关公众对工艺特点产生误认,具有一定欺骗性。 据悉,这种生产工艺是通过在酱油缸中间打一个“窝子”,插上竹篓以沁出酱汁,所生产出来的酱油称为“窝子油”或“窝油”。 “缸中打窝”的酱油酿造方式。 根据《商标法》第十一条规定,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或仅直接表示商品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缺乏显著特征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申请。 在庭审现场,原告表示在明知“窝子”是酱油生产工艺的情况下,泸州市合江县先市酱油厂注册和使用“窝子”商标,有损同行业主体的正当经营权利。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书面答辩意见,认为其做出的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据南都记者了解,2000年10月30日,先市酱油厂申请在酱油、醋、调味酱等商品上注册“窝子”商标,于 2001年12月14日获准注册。目前该商标的有效期至2021年12月13日。 作为本案第三人,先市酱油厂在庭审现场解释了商标的寓意,是指“窝子酱油记心头”,并强调法律并没有规定“窝子”是酿造酱油的通用名称。 该厂述称,“窝子”作为商标具有显著性,为经营“窝子”牌酱油等商品多年来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经持续宣传、使用已具有极高的知名度。被告作出裁定维持该商标注册,是合法的。

    View More

  • 深圳某公司申请“抖音爆款”商标注册被驳回,起诉国知局!

    深圳某公司申请“抖音爆款”商标注册被驳回,起诉国知局!

    当下,短视频平台产出了很多在全网传播的“爆款”视频。一公司则借用了短视频软件抖音的热度,申请注册“抖音爆款”商标,但该商标注册申请被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公司不服诉至法院。3月23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通过云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抖音爆款”商标注册驳回复审行政纠纷案。(本文采集转载于环京津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定位于年轻人的音乐短视频社交软件抖音,自2016年9月上线以来,一路发展升级,目前已经成为最受欢迎的音乐短视频之一。随着抖音的火爆,一些爆款短视频内容也频频曝出,比如洗脑神曲、好玩物件、有趣好物以及火锅配料等等,网上还有各类关于如何打造抖音爆款的干货。 “抖音爆款”通常被认为是对抖音上面爆款内容(包括音乐、视频、手指舞、商品等等)的统称,但是深圳一家公司却提交了“抖音爆款”商标申请。 据查询,深圳市易湘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湘瑞公司)于2018年7月31日提交了“抖音爆款”商标,指定使用于第9类的“便携式计算机; 鼠标(计算机外围设备); 移动电话; 眼镜; 望远镜; 无线电设备; 扬声器音箱; 遥控装置; 电池充电器; 计算机存储装置”商品上。 2019年4月25日,商标局以与在先申请的“抖音”商标构成商标近似为由对“抖音爆款”商标予以驳回。易湘瑞公司不死心,提出驳回复审申请,并称“抖音爆款”经宣传使用已具有一定的知名度,请求予以初步审定。 2019年10月21日,商标局复审认为,“抖音爆款”与北京字节跳动公司在先注册的多个“抖音”商标构成近似,驳回了商标复审。易湘瑞公司不服裁定,将国家知识产权局告上法庭。 2020年3月23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了该案件。 原告易湘瑞公司公司称,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存在明显区别,未构成近似商标;诉争商标经过原告大量宣传使用,已获得可与各引证商标相区分的显著性,相关公众不会造成混淆误认;各引证商标可以共存,按照行政审查标准一致性原则,诉争商标亦应当予以注册。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辩称,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作出程序合法,原告诉讼请求和理由不能成立。 庭审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就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是否构成近似商标展开辩论。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View More

  • “陈麻花”商标之争终审!重庆陈麻花公司告赢国家知识产权局

    “陈麻花”商标之争终审!重庆陈麻花公司告赢国家知识产权局

    历时多年的“陈麻花”商标之争,有了最终结果。 3月22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3月19日发布了重庆市磁器口陈麻花食品有限公司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行政判决书,(本文采集转载于人民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2020年2月20日,终审判决书显示,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行初3833号行政判决,撤销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关于第13488202号“陈麻花”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要求国家知识产权局就重庆市沙坪坝区互旺食品有限公司等针对第13488202号“陈麻花”商标提出的复审申请重新作出裁定。 该行政诉讼案 第三人主要为竞争对手 该二审行政判决书显示,上诉人重庆市磁器口陈麻花食品有限公司(陈麻花公司)因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行政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21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该案上诉人(原审原告)为陈麻花食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昌银,执行董事,委托诉讼代理人重庆索通律师事务所律师刘进然。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为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原审第三人有五位,重庆市沙坪坝区互旺食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中华(董事长),重庆市沙坪坝区磁器口老街陈建平麻花食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濮孟林(董事长);自然人冯万金;重庆陈记香酥王食品开发有限公司(江津区),法定代表人刘健(董事长);重庆大渝人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渝北区),法定代表人洪涛,董事长。 获悉,原审(一审)第三人主要为陈麻花公司竞争对手。 原商评委去年裁定第30类“陈麻花”无效 获悉,该行政诉讼案件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时,被诉裁定为《关于第13488202号“陈麻花”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因此,此次行政诉讼被告为国家知识产权局。 诉争商标”陈麻花“,注册人为陈麻花公司,注册号13488202,申请日期为2013年11月5日,注册日期为2017年11月7日,期限至2027年11月6日,核定使用商品(第30类):麻花;怪味豆;琥珀花生等被诉裁定为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2019年3月4日作出,该裁定认定:诉争商标违反了2013年修正的《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认为被诉裁定正确。 诉争商标“陈麻花”作为一种麻花商品的通用名称,使用于怪味豆、琥珀花生、黑麻片、糕点等商品上,以一般公众的辨识能力容易对标有诉争商标标识商品的产地、质量、主要原料等特点产生误认。故诉争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的规定。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行政诉讼法》规定,驳回陈麻花公司的诉讼请求。 是否为通用名称成争议焦点 陈麻花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和被诉裁定,判令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裁定。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认为,诉争商标属于法定的商品名称或者约定俗成的商品名称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属于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所指的通用名称。依据法律规定或者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属于商品通用名称的,应当认定为通用名称。相关公众普遍认为某一名称能够指代一类商品的,应当认定为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被专业工具书、辞典等列为商品名称的,可以作为认定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的参考。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一般以全国范围内相关公众的通常认识为判断标准。 人民法院审查判断诉争商标是否属于通用名称,一般以商标申请日时的事实状态为准。核准注册时事实状态发生变化的,以核准注册时的事实状态判断其是否属于通用名称。 通用名称是反映一类商品或服务与另一类商品或服务之间根本区别的规范化称谓,同行业生产者经营者均可使用通用名称。 本案中,根据原审第三人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诉争商标在申请日之前已经将“陈麻花”作为商品名称使用的证据主要为: 1、百度百科中有关“麻花”“磁器口古镇”和“陈麻花”的介绍,其中有提到“陈麻花是重庆市知名的特色传统小吃,清朝末年,古镇陈麻花凭借其独特的口味从此在巴渝大地流传开来”,但上述网页中已写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且陈麻花公司提交反证证明在2013年5月10日的百度百科中,对于“陈麻花”的介绍并无“清朝末年”一词,在简介中仅提到“磁器口麻花指重庆市磁器口所产麻花……”; 2、2012年12月18日《重庆某报》的报道,该文章标题为“重庆磁器口一条街上12家陈麻花,哪家才是正宗”。该文章报道的内容无详细考据,且陈麻花公司陈述文章中所提到的12家陈麻花店铺,其中7家系陈麻花公司的店铺; 3、原审第三人在商标评审阶段提交的几份国家机关及部分出具的检验报告、食品抽检通知书、食品抽样购置费用告知书、检验报告等,重庆市食品工业协会、重庆磁器口古镇管理委员会的说明函,以及证据1-6、11、13、15等证据,拟证明多家经营主体在使用“陈麻花”,上述证据可能会使得部分相关公众认为“陈麻花”系一类商品的名称。 但陈麻花公司已提交证据证明其法定代表人陈昌银已于2000年开始使用“古镇陈麻花”作为店铺招牌;陈麻花公司前身重庆市磁器口陈麻花经营部于2003年成立,已在企业字号中使用“陈麻花”;2004年陈麻花公司已在磁器口正街上使用“陈麻花”作为店铺招牌;在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前,陈麻花公司及其前身已于2003年申请注册“古镇陈麻”,2007年申请注册“古镇陈麻花”。同时,陈麻花公司提交大量证据证明从2003年开始,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及公司对“陈麻花”进行了媒体报道和广告宣传;从2004年开始“古镇陈麻花”、“陈昌银麻花”“陈麻花”获得过多项荣誉。 国家知识产权局二审被判败诉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综合考虑上诉证据,认为原审第三人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陈麻花”系规范化的商品名称,不足以证明“陈麻花”在诉争商标核准注册时成为通用名称。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未违反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诉争商标是否具有显著识别性并非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所考虑的要件。因此,被诉裁定及原审判决对此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陈麻花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在审查判断有关标志是否具有欺骗性,应当考虑标志或其构成要素是否足以使相关公众对产品的描述产生错误认识,构成欺骗相关公众。 本案中,诉争商标“陈麻花”中的“麻花”系一种商品,使用在除“麻花”之外的商品“怪味豆、琥珀花生、黑麻片、糕点”等商品上,以一般公众的辨识能力容易对标有诉争商标标识商品的产地、质量、主要原料等特点产生误认。因此,诉争商标在除“麻花”之外商品上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的规定,被诉裁定和原审判决对此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上诉人陈麻花公司的部分上诉理由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依照《行政诉讼法》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行初3833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关于第13488202号“陈麻花”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 三、国家知识产权局就重庆市沙坪坝区互旺食品有限公司等针对第13488202号“陈麻花”商标提出的复审申请重新作出裁定。 一审、二审案件受理费各一百元,均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担。 该判决为终审判决。

    View More

  • 真假“鲍师傅”之争警示商标保护不可大意

    真假“鲍师傅”之争警示商标保护不可大意

    这两年来,没有哪一个糕点品牌能像“鲍师傅”因商标之争而让人印象深刻。即便对大部分消费者来说,市面上的各类“鲍师傅”店面难辨真假。(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工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因不服原商评委就真“鲍师傅”对其所持有商标无效宣告请求所作出的裁定,北京易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提起行政诉讼。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该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诉裁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驳回易尚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这场持续多时的真假“鲍师傅”之争暂时告一段落。 多年来,真“鲍师傅”在专注于产品开发、公司发展的同时,忽略了对“鲍师傅”商标的保护。随着“鲍师傅”品牌的市场知名度越来越高,各种山寨“鲍师傅”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 这些年里,侵犯“鲍师傅”商标的公司并不仅只有易尚公司一家。很长一段时间,“精品鲍师傅”“金典鲍师傅”等门店在市面上可谓随处可见,但真正的“鲍师傅”只开了40家直营店面且不开加盟店,因此市面上大部分的“鲍师傅”店面都是山寨的。一份数据显示,在维权初期,山寨“鲍师傅”店铺在北京的数量就一度超过300家。 从真假“鲍师傅”旷日持久的商标之争,可以看出商标保护对于一家企业有多重要,倘若商家品牌保护意识不强,会给今后的经营造成很大麻烦。 现实中,很多商家在注册商标之初,往往只注册了其需要使用的商标和类别。像“娃哈哈”商标持有人这样,同时注册“娃哈娃”“哈哈娃”“娃娃哈”等作为防御商标的情况少之又少。 也就是说,一旦企业没有注册防御商标,这便让很多侵权行为有空子可钻,尤其是仿冒诸如“鲍师傅”这类网红商标更是成本低、收益大、见效快,轻而易举就可以捕获大量“不明真相”的消费人群。即便原商标商家后来意识到产品火起来之后再去注册商标,却发现相关品牌商标已被他人抢注,然后陷入商标纠纷。此时,原商标商家面临商标侵权问题维权之路却往往是成本高、时间长。 相关企业应从此案中吸取经验,全方位加强商标保护意识。否则,一旦发生纠纷不仅可能有损商誉,也会影响企业的正常运营。 值得一提的是,新修订的商标法已于2019年11月1日起正式施行,新修订的商标法加大了商标侵权监管力度,不仅提高了商标侵权的赔偿金额,还加强了对恶意注册行为的规制。但愿“鲍师傅”案能对此类案件的侵权行为人起到震慑和警示作用,也期待企业的维权之路不再艰难,类似的真假商标之争不再上演。

    View More

  • “奔富酒园”商标无效宣告被撤销 富邑集团称申请再审

    “奔富酒园”商标无效宣告被撤销 富邑集团称申请再审

    旷日持久的“奔富”葡萄酒相关中文商标争夺战又现“反转”。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近期作出终审判决,东方明日(晋江)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明日”)注册的第11157214号“奔富酒园”商标的无效宣告裁定被撤销。 2020年1月10日,“奔富酒园”商标无效宣告申请方澳大利亚富邑集团方面回应记者称,公司已向法院申请再审,目前尚无判决结果。另据富邑集团方面证实,东方明日关联方Rush Rich葡萄酒公司的出口执照已被澳大利亚当局吊销。 “奔富酒园”商标无效裁定被撤销 裁判文书显示,东方明日公司申请注册的第11157214号“奔富酒园”商标于2015年12月获得核准,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的葡萄酒、白兰地、鸡尾酒、米酒等。2016年3月,富邑集团子公司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对“奔富酒园”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 2016年9月,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原商评委”)以商标法规定的“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为由,作出了第11157214号“奔富酒园”商标无效裁定。 东方明日公司遂起诉原商评委,请求撤销被诉裁定,判令原商评委重新作出裁定。该案2016年11月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 东方明日公司在一审中诉称,“奔富酒园”葡萄酒在2016年4月至2017年6月期间销售量达240万瓶,“奔富”与南社布兰兹公司“PENFOLDS”商标不具有一一对应关系,“奔富酒园”商标经东方明日公司大量使用,已形成稳定的消费群体,其商标注册未违反商标法“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规定。 而南社布兰兹公司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交了一系列证据,以证明东方明日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存在恶意抢注商标行为,如申请注册与“PENFOLDS/奔富”品牌近似的诉争商标及“澳洲奔富酒园”等44件商标;与知名葡萄酒品牌“木桐酒庄”相近似的“木桐夫人MUTONGFUREN”等25件商标;与匈牙利著名红酒品牌“Kdarka”相近似的“KDARKA”商标等。 2018年8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行政判决,认为东方明日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具有明显的复制、抄袭他人知名商标的主观故意,且存有大量囤积商标的行为,明显超出企业经营范围的正常需求,驳回原告东方明日公司的诉讼请求。 东方明日公司不服,于2019年2月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法院认定诉争商标的注册构成“明显的复制、抄袭他人知名商标”等情形与在案事实不符,对东方明日公司在原审诉讼中提交的大量商标使用证据未予认定亦有不当。 因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上述行政判决,撤销原商评委作出的《关于第11157214号“奔富酒园”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国家知识产权局就该“奔富酒园”商标的无效宣告请求重新作出裁定。 2020年1月10日,富邑集团方面向记者证实了上述消息,并称公司已向法院申请再审,目前尚无判决结果。 “奔富”相关中文商标争夺激烈 以往裁判文书显示,澳大利亚葡萄酒上市公司富邑集团的Penfolds葡萄酒早在1995年就进入中国市场。根据Penfolds的发音和“奔向富强”的寓意,富邑集团将“奔富”作为Penfolds对应中文名称。 2011年,富邑集团子公司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在中国内地注册“Penfolds”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葡萄酒。同年,该公司在33类商品上申请注册“奔富”商标,但被驳回,2013年复审再被驳回。因不服原商评委的复审决定,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先后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均被驳回。 2018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判决撤销了上述法院判决和决定。2018年8月,原国家商标局对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的“奔富”商标予以初步审定公告。而自2014年3月起,易富贸易公司取得了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在中国的商标独占使用权。 另一方面,东方明日及其子公司奔富国际贸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奔富贸易公司”)等,也在积极申请注册“奔富”相关中文商标。2014年7月,东方明日注册了“奔富庄园”商标,此后又于2015年12月注册了“奔富酒园”商标。2018年3月,案外人曾某某获得“奔富”商标,核定使用服务项目为第35类的进出口代理、替他人推销等,并在同年4月授权奔富贸易公司对该商标采取维权行为。 除了针对前述“奔富酒园”的无效宣告请求纠纷之外,此后,南社布兰兹有限公司又以无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为由,申请撤销曾某某获得的“奔富”商标。2017年12月,原国家商标局撤销了该“奔富”商标。

    View More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