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相关资讯

  • 老字号“亨得利”商标权之争

    老字号“亨得利”商标权之争

    如今,简单维修立等可取,找上门的以老年顾客居多,有时也有年轻人维修进口手表。这处维修中心是多个知名手表品牌的指定服务网点,与济南多家商场合作,“能收到很多经销商寄来维修的表”,以某瑞士品牌为例,亨得利钟表维修中心一个月要为其维修近300只保修期内的手表。亨得利成立之初就是“以修促销”,目前济南亨得利仍以维修为主,“销售业务搞得不太好”。 目前,济南亨得利钟表眼镜公司已5次被列为失信执行人,800余万元标的等待被执行。该公司名下的精益、康瑞商标曾两次被法院以116万价格拍卖,最终流拍。公司工作人员李先生称,债务纠纷是历史遗留问题,不会对亨得利或亨达利字号产生影响。(本文采集转载于南方时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 20年前济南亨得利就想申请商标 面对老字号商标未授权的黄牌警告,李先生表示“很郁闷”。他出示相关材料,证明济南亨得利是中国商业企业管理协会亨得利亨达利(钟表)商业分会(简称“‘两亨’分会”)的理事单位,有商标使用许可授权。“亨达利商标许可2019年8月过期,‘两亨’分会帮忙续期。原本计划等亨达利商标使用许可备案公告后,和之前正常授权的亨得利商标一起报商务部门。”李先生说,由于和商务部门沟通不足才导致这种局面,他预计春节后亨达利商标许可备案能批下来。 实际上,2019年11月13日发布的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公告中,国际类别为44的亨达利商标,已被天津亨得利钟表眼镜有限公司许可济南亨得利钟表眼镜有限公司使用。李先生说:“我们也想注册亨得利、亨达利商标,但谁也申请不成。20多年前曾找商标代理机构申请过。”后来设计过亨达利商标,未能注册成功。 工商信息显示,2014年济南亨得利钟表眼镜有限公司曾申请“网站服务”类别的亨达利、亨得利商标,遭到异议后商标无效。2000年《羊城晚报》报道,当时济南亨得利负责人称,上世纪80年代济南亨得利就考虑过注册商标,但未实施。1998年,北京亨得利状告济南和青岛亨得利侵犯注册商标专有权。这场官司中,济南和青岛亨得利作为“两亨”分会成员,站在了北京亨得利的对立面上。 北京高院:亨得利不宜由某一企业或组织独占 据悉,天津、武汉、青岛、北京、上海等地区的两亨企业1985年发起创建了“两亨”协会,1992年已有80余家会员。1993年,北京市钟表眼镜公司在钟表及钟表修理上申请亨得利、亨达利商标,1996年被国家商标局注册核准。之后,北京市钟表眼镜公司退出“两亨”分会。上海三联集团有限公司为下属的亨达利、亨得利注册了“亨达利”商标,服务类别为黄金珠宝饰品修理。 如今,打开“两亨”分会官网,会自动跳转至天津市亨得利钟表眼镜公司官网。知情人透露,亨得利、亨达利商标由“两亨”分会注册,天津市亨得利钟表眼镜公司托管。目前“两亨”分会有30多家全国各地的亨得利、亨达利会员。 多年来,“两亨”分会能否代表全国两亨企业,一直存在巨大分歧。2011年,“两亨”分会将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委会告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起因是2002年北京市钟表眼镜公司提出异议后,商标评委会决定不予核准“两亨”分会2000年注册的亨得利商标。判决书中,北京高院与商标评委会认为,“两亨”分会不足以代表全国亨得利企业,“‘亨得利’的市场信誉与商业价值是全国众多亨得利企业共同创立,不宜由某一企业或组织所独占。” 2011年的两场官司结束后,天津亨得利使用8年的两个亨得利商标分别指定使用在“国际分类第14类钟、手表商品上”和“国际分类第37类钟表修理、珠宝首饰修理服务上”。这意味着包括北京和上海亨得利在内,全国其他地区的亨得利也无法使用主营钟表及修理业务的亨得利商标。 现在天津亨得利授权济南、青岛、烟台、泰安、日照、武汉、合肥、福州等10多个城市的亨得利商标,指定使用在国际分类第9类科学仪器上,完全无关钟表及修理。新时报记者多次联系“两亨”分会,工作人员均以相关负责人不在为由婉拒。 成立中立行业协会或将解决争议 对亨得利商标的争夺并未停止,关注此事多年的律师认为,只有成立客观中立且各方均认可的行业协会才能最终解决问题。2019年6月5日,北京市钟表眼镜公司再次申请关于钟表珠宝商品的亨得利商标,半年后被驳回。在第14类和第17类涉及钟表及维修的亨得利商标中,北京市钟表眼镜公司申请了10件,状态分别为无效、驳回复审、等待实质审查;上海三联(集团)有限公司申请过2件,同样是无效商标。 有的企业甚至将亨得利商标的申请类别宽泛到广告销售、宠物清洁、电子手表,仍遭异议或驳回。“一次申请费用可填报10件商品或服务内容,真实保护的是其中与钟表关联的内容。”张宝良2010年作为上海三联(集团)有限公司的代理人参与北京市钟表眼镜公司与商评委的官司,1月10日接受新时报记者采访时,他认为各方都有怨气,一旦发现亨得利商标注册便提出异议。 2011年,知识产权律师刘晓飞以北京市钟表眼镜公司代理人的身份参与过亨得利商标诉讼。直至今天,刘晓飞认为“两亨”分会仅是信息交流的松散型联谊组织,公信力和作用不够强。“几年前,商评委暂时允许在亨得利前面加行政区划,因此出现‘申亨得利’、‘京亨得利’、‘津亨得利’等商标。”刘晓飞说,只有注册一个客观中立、权威、各方都认可的行业协会,协会注册集体商标或者证明商标,大家共同使用,才可能良性发展。 15年前,天津市天金商标事务所所长米阿前就亨得利商标争议说,在亨得利前面加“申、津或京”都不正宗,亨得利主商标没有一家注册成功。亨达利关于钟表的商标目前在天津亨得利手中,“各地亨得利经营状况好坏,并不影响商标授权,只要不影响商标信誉即可。” 米阿前透露,最近亨得利商标争议有和解迹象,春节后如果北京和上海亨得利同意,三方有望会谈亨得利商标注册的问题。“现在算比较痛苦时期,群龙无首,没人成功注册,导致没资格用的人也在用,却无法制裁和制止。”刘晓飞说。由于没有正宗亨得利商标,在上海地区近几年不断有山寨亨得利出现,继而带来维权纠纷。

    View More

  • 任天堂《马里奥与路易》新注册商标,或有系列新作即将公布

    任天堂《马里奥与路易》新注册商标,或有系列新作即将公布

    去年10月,为任天堂开发《马里奥与路易》系列游戏的开发商AlphaDream宣布破产。这也让不少玩家担心该系列游戏不会再有新作,不过从最近曝光出来的消息来看,任天堂正在新申请商标注册,似乎打算继续推出新作。(本文采集转载于17173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马里奥与路易》是一款以马里奥世界观为背景的RPG游戏,在游戏中玩家可以通过在战斗中用手动来实现角色的攻击和躲避,马里奥和路易共有五部作品,第一作在GBA平台,第二、三作在NDS平台,第四、五作与第一作重制版在3DS平台。 此前AlphaDream宣布破产让不少玩家担忧该系列作品的后续。最近,有网友发现任天堂的美国分公司在南美申请了“马里奥与路易”的商标注册,并且商标的说明包含游戏卡带、电子游戏软件、游戏存储卡等关键字。这让不少玩家猜测或许任天堂打算推出《马里奥与路易》的新作品。 当然,鉴于AlphaDream刚刚宣布破产,现在任天堂重新注册“马里奥与路易”的商标也可能是一种保护性的注册。具体情况如何,还是等待官方正式公布吧。

    View More

  • 日产新商标引热议,或将作为功能按键标识使用

    日产新商标引热议,或将作为功能按键标识使用

    近日,有消息称日产将于今年5~6月在全球范围内更换全新车标,对此,询问了日产品牌的相关负责人,日产方面的官方回应如下:感谢对日产汽车和其品牌的关注。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和业务需要进行相关商标注册是企业的正常商业活动。个别媒体报道中展示的标识为我们即将推出的一项新技术的商标注册。(本文采集转载于财经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2019年2月21日,日产自动车株式会社曾于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中国商标网注册了全新商标,并用于陆地车辆、轿车、无人驾驶汽车以及自动驾驶汽车等领域。据日产方面负责人回应,新商标已于日本上市的相关车型的方向盘功能按键上使用,用于标识ProPILOT AD2开关。结合日产官方回应,此标识很可能同样使用在国产车型上。 自1959年起,日产已经历过6次换标,但每次换标都保留了“NISSAN”标识。此次日产申请的全新商标并不具备其换标逻辑 ,能够判断日产基本不会用此商标来作为品牌商标使用。

    View More

  • 小米公司为“POCO F2”申请了商标注册

    小米公司为“POCO F2”申请了商标注册

    1月11日消息 北京时间今天下午,有消息称小米公司为“POCO F2”申请商标注册,这也表明小米可能会推出Pocophone F2智能手机。 北京时间今天下午在社交网站上有网友爆料表示,已经发现了小米公司为“POCO F2”申请了商标注册,所以POCO系列手机可以确认存在,POCO F2(Pocophone F2)会很快出现。 但是也有不同的声音:消息可靠的爆料人表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自己对“POCO F2”来说有点怀疑。目前来说只有商标,这本身并不能证明任何事情。 目前,关于POCO品牌下一代智能手机还是未知的。此前小米的Pocophone Global负责人Alvin Tse表示,将在2020年从POCO获得更多消息。

    View More

  • “黄渤酒庄”被注册商标,演员黄渤维护姓名权获法院支持

    “黄渤酒庄”被注册商标,演员黄渤维护姓名权获法院支持

    王某在2017年将“黄渤酒庄”注册成商标,演员黄渤向有关部门提出商标无效宣告申请,并获支持,王某不服上诉。9日上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认定,“黄渤酒庄”商标损害了黄渤的在先姓名权,因此维持商标部门“商标无效”的决定,驳回王某诉讼请求。(本文采集转载于腾讯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根据法院查明,王某于2017年5月12日提出“黄渤酒庄”商标注册申请,于2018年5月7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3类“果酒、蒸煮提取物、葡萄酒”等商品上,商标权专用期限至2028年5月6日,商标权人为王某。 2018年7月5日,演员黄渤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商标无效宣告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经审理认为“黄渤酒庄”的商标损害了黄渤的在先姓名权,应当予以无效宣告。王某不服,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黄渤提交的证据可证明黄渤的姓名在争议商标申请前已被相关公众所熟知。 本案争议商标由普通字体的文字“黄渤酒庄”组成,其核定使用在“果酒”等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认为商品系出自演员黄渤的酒庄,或与演员黄渤存在特定联系。尤其是王某与演员黄渤的户籍地同处山东省,其在2017年申请注册争议商标时对黄渤的姓名及知名度理应知晓,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具有不正当利用黄渤姓名牟利的目的,损害了黄渤享有的在先姓名权。因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支持商标评审委员会对此的认定结果。 同时,王某有关“黄渤”系“黄渤海”简称的主张因没有事实依据,不构成抗辩事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该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驳回王某的诉讼请求。

    View More

  • 安踏申请“要疯”商标注册,被三连拒

    安踏申请“要疯”商标注册,被三连拒

    安踏申请“要疯”商标注册,被三连拒,提出商标申请被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驳回,上诉至国家知识产权局再次被驳回,再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被驳回(本文采集转载于凤凰网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近期作出的安踏(中国)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以下简称“判决书”),维持安踏“要疯”商标被驳回原审判决,维持原因是该商标“易使相关公众联想到消极的精神状态,进而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要疯”这个商标虽然被驳回,但安踏公司仍然在使用中,其官方商城“要疯”系列产品正在销售中。记者还注意到,在“要疯”商标申请遇挫的同时,安踏转而申请“要风”商标,目前该商标在等待实质审查中。 据判决书,2019年3月,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驳回安踏公司“要疯”商标的申请,驳回原因为“要疯”商标构成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情形。 记者注意到,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要求,“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安踏公司不服商标评审委员会的驳回决定,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要疯”作为商标使用,其直观含义与不健康的精神状态相关,会对社会产生消极、负面影响。故诉争商标申请注册已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之情形,驳回安踏公司的诉讼请求。 之后安踏公司再以“要疯”商标积累了一定的知名度和商誉,起到了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已具备可注册性等为由,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原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要疯”由汉字“要疯”构成,其中“疯”的字面含义为“神经错乱;精神失常;轻狂,不稳重;没有约束的玩耍”。“要疯”作为商标使用,易使相关公众联想到消极的精神状态,进而对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 因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要疯”商标属于2013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之情形,终审驳回安踏公司上诉。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安踏公司此次申请“要疯”商标,指定使用商品有三大类,分别为(第18类,类似群1801-1802;1804-1806):动物皮;背包;马具配件等;(第28类、类似群2802;2804-2805;2807;2809;2811):玩具;运动用球;锻炼身体器械等;服装;外套;童装;T恤衫;婴儿全套衫;游泳衣;运动鞋;鞋;手套(服装);围巾。

    View More

  • 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发布第四、第五批重点商标保护名录,27个外国商标享受同等保护

    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发布第四、第五批重点商标保护名录,27个外国商标享受同等保护

    1月9日下午,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发布第四批、第五批上海市重点商标保护名录,涉及249件重点商标。此次保护名录涉及多国权利人、多行业多产业,重视对“老字号”品牌的保护,着重突出对企业商标及品牌的全方位保护。(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网-新浪上海 ,如有侵权请联系) 最新名录涉及6家外国企业的27件注册商标,地域涵盖亚洲、欧洲及大洋洲,体现了对国内外企业知识产权的同等保护。名录还涉及多行业多产业,覆盖了居民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值得一提的是,其中的养老服务行业也是首次纳入到保护名录中。 此外,第五批重点商标保护名录纳入上海95家老字号企业的197件重点商标,这两批名录还强调对企业注册商标及品牌的全方位保护,与18年相比,商品与所属企业的比率由1:1上升到了2:1,翻了一番。 据悉,2019年,上海知识产权局在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维护市场合法权益方面作出诸多创新举措。诸如全面对接“一网通办”平台,减少提交材料和审批时限,申请专利资助实现“零材料”办理;开通“专利局上海代办处”微信群,提供24小时服务;强化跨部门跨地域重大案件的联合查办等。 拜耳有限公司的高级专利顾问张华宁说:“我们真的很惊喜,上海知识产权局仅用四个月就作出行政处理决定,极大鼓舞了我们外企在中国投资的信心!”拜耳有限公司碰上两项专利侵权纠纷案件,通过行政投诉,上海知识产权局很快就给出了处理结果,高效及时地解决了上海某医药公司反复专利侵权。 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局长芮文彪表示,2020年,上海知识产权局的下一步工作计划也将把优化营商环境作为头等大事,持续推进重点商标保护名录和治理工作,逐步建立和完善保护重点商标的长效监管机制,推动建立十二省市重点商标保护认名录,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保护商标权利人合法权利。

    View More

  • 我国商标注册审查周期预压至5个月内

    我国商标注册审查周期预压至5个月内

    1月6日讯记者从今天在京举行的全国知识产权局局长会议上获悉,2019年全年共授权发明专利45.3万件,实用新型158.2万件,外观设计55.7万件;国内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13.3件,提前完成国家“十三五”规划确定的目标任务;注册商标640.6万件,有效商标注册量达到2521.9万件,平均每4.9个市场主体拥有1件注册商标;累计批准地理标志保护产品2385个,注册地理标志商标5324件;专利、商标质押融资总额突破1500亿元。前11个月知识产权使用费进出口总额达到371.9亿美元,其中出口额60.1亿美元,同比增长19.2%,知识产权质量效益持续快速提升。(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经济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知识产权审查质量和审查效率持续提升,高价值专利审查周期压缩至17.3个月;商标注册平均审查周期压缩至4.5个月,超额完成国务院确定的年度目标任务。专利审查质量用户满意度指数达到84.8分。知识产权保护社会满意度达到78.98分,再创新高。全年累计减免专利商标相关费用79.3亿元。中国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全球创新指数”中的排名提升至第14位。 全年共受理PCT国际专利申请6.1万件,同比增长10.4%;收到中国申请人提交的马德里商标国际注册申请6491件。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肖亚庆要求,扎实做好2020年知识产权工作,着力解决知识产权领域全局性、根本性、关键性问题,要突出重点关键,进一步提高知识产权创造、运用和保护水平;要加强统筹衔接,进一步提高市场综合监管合力;要加强宣传引导,进一步提高社会对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感知和认同;要强化国际合作,进一步提高知识产权领域话语权和竞争力;要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进一步提高队伍建设水平。 申长雨在工作报告中指出,2019年,知识产权在国家治理中的作用更加凸显,知识产权高质量发展取得新成效,知识产权塑造良好营商环境和创新环境取得新进展,知识产权支撑高水平对外开放更加有力。一年来,全国知识产权系统加快推进知识产权强国建设,完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大力促进知识产权运用,加快完善知识产权公共服务体系,加强知识产权领域综合监管,更大力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国际合作,强化知识产权事业发展基础等工作。 会议强调,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也是知识产权战略纲要收官之年,还将制定完成知识产权强国战略纲要,知识产权工作要牢牢把握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着力做好七个方面工作。一是加强知识产权顶层设计,加快制定知识产权强国战略纲要,认真做好知识产权“十四五”规划,继续完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二是强化知识产权保护,高标准落实《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加快构建大保护工作格局,健全执法保护业务指导体系,加强保护能力建设,做好地理标志和官方标志的保护工作。三是持续推进知识产权审查提质增效,持续提升专利、商标审查质量效率。四是大力促进知识产权价值实现,健全知识产权运营体系,提高创新主体知识产权管理能力,推动知识产权服务业高质量发展,推动知识产权与经济发展深度融合。五是提升知识产权公共服务能力,深入推进知识产权领域“放管服”改革,完善知识产权公共服务体系,整合知识产权基础信息资源。六是更大力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国际合作,深化“一带一路”知识产权国际合作,深度参与知识产权全球治理,完善知识产权国际合作格局。七是强化知识产权事业综合保障,加强知识产权文化建设和人才培养。(岚焉)

    View More

  • Bighit娱乐vs新世界BTS商标争议激化

    Bighit娱乐vs新世界BTS商标争议激化

    防弹少年团经纪公司Bighit娱乐和新世界集团围绕“BTS”商标权纷争有可能激化。根据情况,今后Bighit娱乐公司可能无法推出“BTS Goods“,因此备受关注。(本文采集转载于凤凰网时尚 ,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专利厅7日称,Bighit娱乐公司和新世界株式会社就“BTS”商标权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Bighit娱乐公司的立场是,新世界正在试图夺走BTS商标权。新世界方面主张说,只是申请了本公司的编辑店“BOON THE SHOP”的简称“BTS”的商标权。Bighit娱乐公司在防弹少年团出道一个月前的2013年5月首次申请了BTS商标权。申请注册商标权包括35类(对文具/CD等的销售代理业)、41类(歌手、公演业)等2种。之后,Bighit娱乐公司于2015年4月提出了有关“服装(25类)”的BTS商标权申请,但因与已经注册的商标类似为由以失败告终。因为现有一家名为新韩cooperation的企业拥有“BTS BACK TO SCHOOL”的商标权。新韩cooperation从2001年开始就拥有两种与服装相关的“BTS BACK TO SCHOOL”商标权。 同年12月,Bighit娱乐公司在“服装”领域删除了与新韩cooperation注册商标类似的商品,获得了仅局限于“长袍、皮带(服装)、防水用衣、防寒口罩、泳衣、腰带”的商标权。新世界也于2017年3月至4月一个月间申请了包括服装在内的共8件“BTS”商标权。新世界和Bighit娱乐一样,以与新韩cooperation拥有的2件商标权的相似性为由被驳回后,于2018年2月从新韩cooperation手中购买了相关商标权,同年5月专利审判院下达了公告商标权的决定。Bighit娱乐公司立即对此表示反对。Bighit表示:“在‘BTS’以防弹少年团的名字广为流传的情况下,新世界拥有‘BTS’商标权是有违常识的。”并对向专利审判院公告的决定提出了异议。专利审判员引用了这一点。也就是说,“BTS”服装相关商标权目前不属于任何人。Bighit娱乐有关负责人表示:“2019年上半年有谈判的机会,但新世界方面提出了难以接受的赔偿要求。我们认为这是无理要求,最终谈判以失败告终。”

    View More

  • 去年专利商标质押融资额超1500亿元

    去年专利商标质押融资额超1500亿元

    1月6日至7日,全国知识产权局局长会议在京举行。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申长雨在会上表示,2019年,我国知识产权高质量发展取得新成效,知识产权塑造良好营商环境和创新环境取得新进展,国内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13.3件;有效商标注册量达到2521.9万件,平均每4.9个市场主体拥有1件注册商标;专利、商标质押融资总额突破1500亿元。(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经济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与此同时,我国知识产权审查质量和审查效率持续提升。高价值专利审查周期压缩至17.3个月,专利审查质量用户满意度指数达到84.8分;商标注册平均审查周期压缩至4.5个月;全年累计减免专利商标相关费用79.3亿元。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19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显示,中国排名提升至第14位,位居中等收入经济体首位。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20营商环境报告》中,中国营商环境在全球排名提升至第31位。 “知识产权创造是推动创新经济和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所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提高我国国际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举措。”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肖亚庆在会上表示,要进一步提高知识产权创造、运用和保护水平;进一步提高市场综合监管合力;进一步提高社会对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感知和认同。 按照会议部署,我国将进一步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加快构建大保护工作格局,健全执法保护业务指导体系,加强保护能力建设。与此同时,持续推进知识产权审查提质增效,大力促进知识产权价值实现,提升知识产权公共服务能力,更大力度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国际合作,强化知识产权事业综合保障。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