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相关资讯

  • 潍坊高新区乐买超市售侵“大宝”商标专用权产品

    潍坊高新区乐买超市售侵“大宝”商标专用权产品

    近日,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主动公开潍坊高新区乐买超市销售侵犯“大宝”商标专用权的化妆品案。(本文采集转载于闪电新闻 ,如有侵权请联系) 案件来源、调查经过及采取行政强制措施的情况: 2019年12月17日,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接投诉对潍坊高新区乐买超市进行检查,发现店内经营的大宝SOD蜜(纸盒装,包装标示生产企业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卫生许可证号:(1995)卫妆准字01-XK-0003号 生产许可证号:XK16-1080032,批号20220120A,生产地址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中路12号)产品标签不符合规范,现场不能提供有效的产品检验证明等材料。 经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协查证实,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大宝SOD蜜(纸盒装)产品最后一批次限期使用日期为20170406,该公司已于2014年4月10日启用新包装(无纸盒)及新的批号打印方式,潍坊高新区乐买超市经营的大宝SOD蜜产品(纸盒装,包装标示生产企业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卫生许可证号:(1995)卫妆准字01-XK-0003号 生产许可证号:XK16-1080032,批号20220120A,生产地址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中路12号)信息与上述不符,非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该公司出具企业资质、情况说明及商标注册信息等资料。 经调查,2019年11月,潍坊高新区乐买超市从一供货人处共购进该批次大宝SOD蜜8盒,未留存供货人及相关产品资质材料,产品进价5元/盒,售价8元/盒,截至案发,共售出产品2盒,剩余6盒,该批次产品货值共计64元。 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大宝”为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注册商标,商标注册证为第12182717号,商标是持有人独占使用。经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协查证实,当事人经营的“大宝”SOD蜜非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当事人销售的“大宝”SOD蜜与商标持有人的产品属同一种商品,且当事人销售的产品上商标的文字构成、图形外观及其排列组合均与商标持有人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的“大宝”SOD蜜相同,使商标、装潢在整体视觉上无差别,已经起到混淆消费者的效果。认定当事人经营的“大宝”SOD蜜为侵犯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商标专用权的产品。 当事人销售侵犯北京大宝化妆品有限公司持有的“大宝”商标专用权商品,其行为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条第二款“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时,认定侵权行为成立的,责令立即停止侵权行为,没收、销毁侵权商品和主要用于制造侵权商品、伪造注册商标标识的工具,违法经营额五万元以上的,可以处违法经营额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经营额或者违法经营额不足五万元的,可以处二十五万元以下的罚款。对五年内实施两次以上商标侵权行为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应当从重处罚。销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能证明该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销售。”;参照《山东省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裁量基准(试行)》第六章商标监督管理第一百九十三条“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根据裁量标准:1、没有违法经营额或者违法经营额不足五万元的,可以处二十五万元以下的罚款:【轻微】没有违法经营额或者违法经营额三万元以下的,没收侵权商品和主要用于制造侵权商品、伪造注册商标标识的工具,可以处三万元以下的罚款。鉴于当事人初次违法,违法经营额64元,违法所得仅6元,并积极配合调查,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符合裁量标准轻微情形。建议对当事人行政处罚如下: 1、没收侵犯“大宝”商标专用权化妆品6盒; 2、罚款1000元,上缴国库。

    View More

  • 饿了么跨界做教育,你知道它的商标布局吗?

    饿了么跨界做教育,你知道它的商标布局吗?

    近日,饿了么外卖平台隶属的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申请了41类教育商标注册“e人一课”,不仅如此,在41类教育娱乐上其一共注册了38个商标,包括“饿了么吃呗”、“骑士之家”、“蜂鸟即配”等,甚至还特地开通了一个教育类的公众号,名为“饿了么商家学院”。 我们都知道饿了么被大家熟知,一直都是以外卖形象出现,2008年创立的它,主营在线外卖、新零售、即时配送和餐饮供应链等业务,并没有教育服务,而它突然申请41类商标注册不难看出其有在教育娱乐界施展身手。 反观饿了么这么多年的商标布局,值得大家学习。早期,饿了么为了注册“饿了么”商标付出了很多的努力,自2012年申请注册“饿了么”商标,却连续3次以“缺乏显著性”被驳回,直到第四次申请,饿了么在复审期间,大力进行广告宣传,吸引了18万商家的加盟,名声大噪,商评委才认可了“饿了么”商标。 由饿了么事件可以看出商标是打开市场、树立自己品牌的有力武器,做好商标布局绝对是利大于弊的正确道路。

    View More

  • 共抗特殊状况,知叮叮为湖北免费代理商标申请!

    共抗特殊状况,知叮叮为湖北免费代理商标申请!

    在《疫情冲击下湖北省企业的经营状况分析及政策建议》中指出,湖北(主要是武汉地区)近五成企业濒临破产边缘,57.59%的企业最多坚持三个月。如果武汉在3月底仍不能大面积复工,那么一半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已经苦苦支撑了两个半月,几乎达到了生存的极限,破产概率大幅增加,中小企业数量将迅速下降,短期内难以恢复。(本文采集转载于腾讯财经 ,如有侵权请联系) 湖北商标注册量根据湖北省商标数据分析系统统计,2019年1-11月,全省申请商标注册155,236件,注册商标133,213件,预估2019年全年湖北省商标注册达20万件。知叮叮为湖北免费代理商标申请 千方百计稳民生,加强防控促发展。近日,中国国家领导人在视察武汉时为全社会的经济社会发展指明了方向。作为服务广大中小企业的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我们坚决贯彻落实讲话精神。为了助力湖北企事业单位和个体工商户复工复产,知叮叮决定即日起开始面向湖北全省的申请人推出免费代理湖北申请人首单商标申请的支持措施,支持周期从2020年3月13日直到2020年12月31日。 服务条件:申请的商标不得是“雷神山”、“火神山”“李文亮”等违反公序良俗的恶意申请;申请人注册地在湖北省内;服务方式:为避免非正常申请以及确保不浪费商标审查行政资源,知叮叮为湖北全省的申请人推出免费代理首单商标申请的服务,即减免了申请人在知叮叮首单商标注册的服务费,仅收取需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缴纳的官费。申请人登录知叮叮官网,或者关注“知叮叮”公众号,点击“快速下单-商标服务”,再点击“在线咨询”联系客服领取 “湖北商标福利”专属兑换码。在付款页面输入兑换码兑换优惠券,再勾选兑换成功的优惠券,价格即可立减,获得专属福利支持。大“疫”当前,支持战“疫”是企业的一份社会责任,希望通过知叮叮的努力,为社会做点公益,为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奉献一份爱心。据知叮叮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下一步公司将继续利用知识产权资源和技术优势,积极承担企业社会责任,坚定信心,为社会作出应有的贡献。

    View More

  • 浙江义乌审结一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口罩案

    浙江义乌审结一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口罩案

    3月13日,浙江省义乌市人民法院采取远程视频庭审方式,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一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防护口罩案,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毛某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4万元;被告人邵某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2万元。(本文采集转载于网易号 ,如有侵权请联系) 1月24日,被告人邵某从王某(另案处理)处以人民币1万元的价格购得一次性口罩1万个,在明知上述口罩不符合质量标准的情况下,以人民币1.5万元的价格销售给被害人周某。1月25日,被告人邵某从田某(另案处理)处分两次以15万元的价格采购了2万个假冒第6246533号注册商标的3M防护口罩,在明知上述口罩系假冒注册商标且为劣质商品的情况下,以人民币17.5万元的价格将上述口罩卖给被告人毛某。被告人毛某在明知这些口罩系假冒注册商标且为劣质商品的情况下,又以20万元的价格将上述口罩卖给下家。经明尼达矿业制造(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检验,上述3M牌口罩非3M公司生产或委托他人生产的产品,检验结果为假冒产品。经检验机构检验,上述3M牌口罩和一次性口罩均不符合防护口罩的标准要求。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邵某、毛某在销售商品过程中,以假充真,其行为已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告人邵某、毛某在销售口罩的过程中,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而予以销售,销售金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六条,按处罚较重的罪名即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处罚。根据被告人认罪态度和犯罪情节,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View More

  • 恶意申请商标注册将记入信用档案

    恶意申请商标注册将记入信用档案

    日前,国家知识产权局下发关于严厉打击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非正常商标申请代理行为的通知,部署开展专项整治行动。《通知》提出,各地将加快建立健全商标代理信用记录档案,将有关违法违规行为记入代理机构和个人信用档案,及时报送国家知识产权局并向社会公布,同时依照规定与相关部门开展联合惩戒,并在有关知识产权扶持激励政策实施、品牌机构培育、人才选拔等工作中予以严格限制或取消资格。(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经济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继3月3日依法驳回“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63件恶意申请商标注册后,37件“李文亮”商标注册申请也于3月5日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驳回。 目前,国家知识产权局已对“火神山”“雷神山”等1500余件与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商标注册申请实施管控,筛查了参与相关代理业务的商标代理机构,并已转送所在省(区、市)知识产权局查办。今后还将持续加大对与疫情防控相关非正常商标申请代理行为的监控排查力度,及时转送查办。 记者了解到,各地将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转办的代理非正常商标申请行为线索,立即组织立案调查,对不当行为责令其立即整改;对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报请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停止受理其办理商标代理业务;对触犯刑法等相关法律的,及时移送相关部门处理。 3月6日,中华商标协会商标代理分会纪律和规则委员会决定对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已公布的涉及“火神山”等63件与疫情相关具有不良影响商标代理行为的8家商标代理机构会员,予以不良信用信息记录。

    View More

  • 白酒企业10年增长7倍背后:质量、商标假冒等问题突出

    白酒企业10年增长7倍背后:质量、商标假冒等问题突出

    作为有着悠久酿酒历史的国家,白酒在我国有着独特的历史地位与民族文化内涵。在我国,爱酒之人不在少数,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购买力也在不断提高。 在传统餐饮行业快速更迭的同时,与餐饮息息相关的白酒行业,也在近10年间迎来快速增长期。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经营范围含“白酒”,行业限定为“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的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状态的白酒企业,总量已超6万家。而在2009年,这一数字仅为9,492家。 自2015年以来,新增白酒企业数量迅速攀升,当年新增企业是前一年的3倍左右。2017年,新增企业数量超过1万家,企业增速达到近十年的最高值,超过40%。2018年新增企业数量则超过1.3万家。2019年开年至今,新增白酒企业数已超过1.1万家。 值得一提的是,按地域分布来看,四川省是知名白酒企业聚集地,白酒企业超过1万家。其中,“五粮液(122.600, -3.44, -2.73%)”、“泸州老窖(78.920, -1.33, -1.66%)”、“郎酒”、“剑南春”、“舍得”等,均为四川知名白酒品牌。 全国范围内,白酒企业以个体工商户、有限责任公司、个人独资企业为主。大部分白酒企业注册资本在0-100万之间,其中,上市白酒企业26家。 不过,315快到了,在历年的“315打假黑榜”上,少不了白酒行业。例如,作为曾经的全国十大名酒,酒鬼酒(31.580, -0.94, -2.89%)继七年的“塑化剂”事件后,2019年再陷“甜蜜素风波”。2019年12月,酒鬼酒被经销商实名举报添加甜蜜素,虽然酒鬼酒对此回应称从未购买过甜蜜素,双方各执一词,但这次“罗生门”事件却让白酒添加甜蜜素这一行业顽疾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根据全国及省级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公布的2015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白酒质量抽检数据,五年来共检出不合格产品2008批次,酒精度、固形物、甜蜜素、总酸等项目成为“重灾区”,其中超两成不合格白酒添加禁用甜味剂。而山东省在2107年的315期间,12315平台受理投诉举报1,261件,其中白酒是热点,且问题主要集中在质量及假冒注册商标等方面。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从白酒企业的行政处罚来看,因“食品安全、无证经营、虚假宣传”而产生的处罚约为1,717条,占白酒企业全部行政处罚的31.7%。不过,随着国家加强对白酒质量安全的监管,2019年,白酒企业新增的行政处罚条数呈下降趋势。 有消保委人士提醒,在购买白酒时应注意到以下几点:一是到正规超市、商场购买,索取发票并注明批次、批号。二是注意外包装新旧程度,密封是否良好,标志是否清晰等。假酒瓶体外有磨损,包装盒发旧,缺少防伪标识。三是在酒楼饭店喝酒时要注意自己开酒瓶,名酒的瓶盖大都使用铝质金属防盗盖,其特点是盖体光滑,形状统一,开启方便,盖上图案及文字整齐清楚,对口严密。若是假冒产品,倒过来时往往滴漏而出,盖口不易扭断,而且图案、文字不清。四是瓶装白酒可看清浊程度,如果酒液浑浊,有漂浮的杂物,酒花密集上翻,分布不均且很快消失,则可能是伪劣酒。

    View More

  • 恶意把“火神山”“雷神山”等申请商标注册, 北京一公司被高限处罚10万元

    恶意把“火神山”“雷神山”等申请商标注册, 北京一公司被高限处罚10万元

    北京某某某某国际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受广州和湖北两家公司委托,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雷神山”、“火神山”的商标共计10件。因代理恶意申请注册“火神山”、“雷神山”商标,这家代理公司被处以最高额度10万元罚款。记者了解到,此案为打击代理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的全国第一案。(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新闻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3月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通告,对“火神山”等63件与疫情相关具有不良影响的商标注册申请作出驳回决定。经朝阳区市场监管局核查,北京某某某某国际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于2020年2月3日至2月13日,受广州懿姿美容美发用品有限公司、劳恩斯建材实业湖北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委托,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雷神山”、“火神山”的商标共计10件。 执法部门认为,“火神山”、“雷神山”是武汉火神山医院、武汉雷神山医院的名称,具有较大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承载着全国人民对疫情感染人员早日康复的美好祝愿。两家医院以外的申请人,申请“火神山”、“雷神山”商标,损害了社会公众利益,造成了重大不良社会影响。在疫情防控期间,代理公司知道上述情况,仍接受两位申请人代理注册申请,其行为构成代理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朝阳区市场监管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一、给予警告;二、对当事人处以10万元罚款。

    View More

  • 中新时评:莫让“驰名双标”毁了“驰名商标”

    中新时评:莫让“驰名双标”毁了“驰名商标”

    百年大报《纽约时报》,最近因新冠肺炎疫情报道再获“殊荣”:“国际驰名双标”。(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新闻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这一“殊荣”是由众多中外网友联合“颁发”的。起因是近日该报在同一天发布的两条推文,第一条推文称中国封城“极大损害了人民的生活和自由”。20分钟后,该报又发布一条推文称,意大利封城“冒着牺牲自己经济的风险在阻止这场欧洲最严重疫情的蔓延”。 两则选取自其报道的推文一出,《纽约时报》社交账号的留言区很快被“双标”(double standards)“偏见”(bias)等字眼淹没……在中国互联网上,也有网友劝其改名为“双标日报”。另有网友留言称,双标报道猛踩中国已见怪不怪,中国无论做得多好,都会有西方媒体轮流攻击。 不可否认,《纽约时报》在全球报业是一个“国际驰名商标”。该报是美国报业的旗舰,拥有169年的历史,获得过一百多次普利策奖,因其传统的黑白风格和严肃格调,素有“灰贵妇”(The Gray Lady)雅号。 然而,“言必称客观公正,口不离理性平衡”的“灰贵妇”,这次的“双标”无疑令其金色“商标”蒙羞。当她以“上帝”视角居高临下指点各国江山时,一种自大和傲慢形象跃然纸上。 热衷将有色眼镜视为时髦标配的岂止“灰贵妇”一家。《华尔街日报》上月发表的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令各方不齿,即便该报内部员工也致信高层表达反对。人们不解的是,该报在谈论中国时为何放弃了自己标榜的“平等自由”,反而耍起种族歧视的把戏?本月初,美国福克斯新闻台的一名主持人在节目中称,中国人应就新冠肺炎疫情“正式道歉”。然而,舆论质疑,2009年美国暴发的H1N1流感曾肆虐全球214个国家和地区,夺去1.8万人的生命,该主持人何曾要求美国“正式道歉”? 热衷“双标”的又何止美国媒体。最近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声称,中方在疫情暴发初期并没有采取最佳做法,这导致国际社会花了两个月时间才作出反应。美国务卿蓬佩奥也将美方应对疫情滞后归咎于中方。且不论中国应对疫情是不是滞后早有国际公论,就在当下,这些政客们似乎忘了美国政府因应对滞后、不透明正在遭到国内外如潮般批评。 西方某些媒体和政客的“双标”操作,正如网友所言早已“国际驰名”,例子不胜枚举。全球化、地球村时代,世界早已是平的,为何总有人喜欢戴有色眼镜看世界?究其原因,支撑他们失措行为的是一种早已陈腐的世界观:自命不凡的西方文明优越论、零和博弈的大国宿命论和意识形态的二元对立。 这种世界观催生了“政治挂帅”的神逻辑:在他们看来,因为两种制度截然不同,“若中国正确,那西方就是错误的。”因此,一旦涉及中国议题,他们就假装看不见合作正日益取代对抗成为国际关系的主流;看不见全球化时代各国正在成为利益攸关的命运共同体的大势;更看不见中国为抗击这场疫情所做的努力、牺牲以及为世界所作出的贡献。 这让人想起美国小说家、政治评论员、知名记者安德烈·弗尔切克去年在美国媒体发表的一篇文章《为什么西方对中国的成功视而不见?》,他在文中写道:中国媒体常问他一个问题:“我们努力遵守规则,竭力改善地球,为什么在西方还是老受到批评?”答案是明显的:“恰恰就是因为如此。” 好在此类“国际驰名双标”并不能吸引多少真正“买家”。国际社会对各种抹黑中国的言论总体保持警惕。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多次肯定中方的抗疫举措和成效。多国各界人士对中国的公开透明与科学抗疫表示赞赏,并对中国分享抗疫经验表示感谢。 病毒不讲政治,抗疫不分国界。新冠肺炎疫情已被世卫组织定性为大流行,风险已迫在眉睫,国际社会应该形成共识,让科学与理性、团结与合作主导全球抗疫,而不是让“双标”随着疫情在全球大流行。

    View More

  • 防疫期商家欲把人名或词汇申请商标注册!深圳整治14件恶意抢注商标

    防疫期商家欲把人名或词汇申请商标注册!深圳整治14件恶意抢注商标

    “钟南山凉茶”、“新冠消毒”、“李文亮”、“火神山”……疫情期间,深圳市个别商家试图将这些广为人知的人名或词汇申请商标注册。媒体记者从市市场监督局了解到,该局对深圳市14件此类恶意商标注册申请第一时间依法集中要求撤回。(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 ,如有侵权请联系) 为优化市场营商规范,抵制对社会产生不良影响的疫情相关商标注册,3月3日起,市市场监管局即开始严厉打击相关申请行为,经严格筛查,这14件涉疫情相关商标注册申请包含“火神山”、“雷神山”、“新冠”、“钟南山”等注册名,共涉及7个申请人,通过深圳市7家商标代理机构进行申请。 筛查后2日内,执法人员完成对相关申请人的严肃约谈,约谈中,对申请人说明《商标法》、《规范商标注册申请行为若干规定》的相关法规,责令其立即整改不当行为,并主动撤回申请。同时,严肃约谈商标代理机构,要求其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不得进行具有不良影响的商标注册申请及代理申请,对已提出的申请,要切实整改,努力消除不良社会影响。 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将进一步加大对易产生不良影响的疫情相关商标注册申请的排查和管控力度,将依法从严从快查处非正常商标申请行为,强化指导相关行业自律,优化营商环境,倡导维护诚实信用的商业道德。

    View More

  • 费德勒告别耐克两年后,重新拥有“RF”商标使用权

    费德勒告别耐克两年后,重新拥有“RF”商标使用权

    “RF是我名字的首字母,他们是我的,我希望RF的标识会在某个时候回到我的身边,”两年前,费德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对带有自己名字含义商标回归的渴望。(本文采集转载于网易号 ,如有侵权请联系) 如今,梦想成真,“RF”回到了费德勒的身边。 2018年,在与耐克的长期合作协议到期后,网球球星费德勒没有选择续约,而是投向日本服装品牌优衣库的怀抱。 双方签订为期10年,价值超过3亿美元的巨额合同。 不过,“肥约”背后亦有遗憾——费德勒同名品牌“RF”的商标权归耐克所有。这意味着,即使在费德勒离开耐克后,耐克仍拥有特许经营权,有权利出售其剩余的含有“RF”商标的服装。 从法律角度看,“RF”最初是由耐克公司注册,后者是商标所有者,其使用类别包括服装和鞋类。 因此,在没有任何商业协议允许的情况下,无论是费德勒还是优衣库都不能使用RF商标,即使这个商标是费德勒名字的缩写。 但在去年,耐克已停止销售所有“RF”商标的商品。现如今,根据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的一份文件,费德勒在今年2月份已经从耐克手中收回他的“RF”商标,但没有披露更多的细节。 “ RF”商标的所有权,现在属于费德勒的Tenro AG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负责管理费德勒的房地产权益和知识产权。 虽然之前“RF”商标使用受限制,但费德勒与前赞助商耐克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从1994年签下第一份合约到2018年终止,双方维持了长达24年的合作关系。 自从离开耐克并与优衣库签约后,费德勒在比赛中也一直穿着耐克球鞋,双方坚称保持友好关系。 目前,优衣库尚未透露未来是否会使用“RF”标识。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的网球场上,费德勒将可以毫无顾忌地和自己的同名商标“RF”一起出现。 “RF”的回归,正如费德勒所言,“这将是一个很酷的事情。”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