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相关资讯

  • 恶意把“火神山”“雷神山”等申请商标注册, 北京一公司被高限处罚10万元

    恶意把“火神山”“雷神山”等申请商标注册, 北京一公司被高限处罚10万元

    北京某某某某国际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受广州和湖北两家公司委托,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雷神山”、“火神山”的商标共计10件。因代理恶意申请注册“火神山”、“雷神山”商标,这家代理公司被处以最高额度10万元罚款。记者了解到,此案为打击代理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的全国第一案。(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新闻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3月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通告,对“火神山”等63件与疫情相关具有不良影响的商标注册申请作出驳回决定。经朝阳区市场监管局核查,北京某某某某国际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于2020年2月3日至2月13日,受广州懿姿美容美发用品有限公司、劳恩斯建材实业湖北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委托,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雷神山”、“火神山”的商标共计10件。 执法部门认为,“火神山”、“雷神山”是武汉火神山医院、武汉雷神山医院的名称,具有较大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承载着全国人民对疫情感染人员早日康复的美好祝愿。两家医院以外的申请人,申请“火神山”、“雷神山”商标,损害了社会公众利益,造成了重大不良社会影响。在疫情防控期间,代理公司知道上述情况,仍接受两位申请人代理注册申请,其行为构成代理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朝阳区市场监管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一、给予警告;二、对当事人处以10万元罚款。

    View More

  • 中新时评:莫让“驰名双标”毁了“驰名商标”

    中新时评:莫让“驰名双标”毁了“驰名商标”

    百年大报《纽约时报》,最近因新冠肺炎疫情报道再获“殊荣”:“国际驰名双标”。(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新闻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这一“殊荣”是由众多中外网友联合“颁发”的。起因是近日该报在同一天发布的两条推文,第一条推文称中国封城“极大损害了人民的生活和自由”。20分钟后,该报又发布一条推文称,意大利封城“冒着牺牲自己经济的风险在阻止这场欧洲最严重疫情的蔓延”。 两则选取自其报道的推文一出,《纽约时报》社交账号的留言区很快被“双标”(double standards)“偏见”(bias)等字眼淹没……在中国互联网上,也有网友劝其改名为“双标日报”。另有网友留言称,双标报道猛踩中国已见怪不怪,中国无论做得多好,都会有西方媒体轮流攻击。 不可否认,《纽约时报》在全球报业是一个“国际驰名商标”。该报是美国报业的旗舰,拥有169年的历史,获得过一百多次普利策奖,因其传统的黑白风格和严肃格调,素有“灰贵妇”(The Gray Lady)雅号。 然而,“言必称客观公正,口不离理性平衡”的“灰贵妇”,这次的“双标”无疑令其金色“商标”蒙羞。当她以“上帝”视角居高临下指点各国江山时,一种自大和傲慢形象跃然纸上。 热衷将有色眼镜视为时髦标配的岂止“灰贵妇”一家。《华尔街日报》上月发表的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令各方不齿,即便该报内部员工也致信高层表达反对。人们不解的是,该报在谈论中国时为何放弃了自己标榜的“平等自由”,反而耍起种族歧视的把戏?本月初,美国福克斯新闻台的一名主持人在节目中称,中国人应就新冠肺炎疫情“正式道歉”。然而,舆论质疑,2009年美国暴发的H1N1流感曾肆虐全球214个国家和地区,夺去1.8万人的生命,该主持人何曾要求美国“正式道歉”? 热衷“双标”的又何止美国媒体。最近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声称,中方在疫情暴发初期并没有采取最佳做法,这导致国际社会花了两个月时间才作出反应。美国务卿蓬佩奥也将美方应对疫情滞后归咎于中方。且不论中国应对疫情是不是滞后早有国际公论,就在当下,这些政客们似乎忘了美国政府因应对滞后、不透明正在遭到国内外如潮般批评。 西方某些媒体和政客的“双标”操作,正如网友所言早已“国际驰名”,例子不胜枚举。全球化、地球村时代,世界早已是平的,为何总有人喜欢戴有色眼镜看世界?究其原因,支撑他们失措行为的是一种早已陈腐的世界观:自命不凡的西方文明优越论、零和博弈的大国宿命论和意识形态的二元对立。 这种世界观催生了“政治挂帅”的神逻辑:在他们看来,因为两种制度截然不同,“若中国正确,那西方就是错误的。”因此,一旦涉及中国议题,他们就假装看不见合作正日益取代对抗成为国际关系的主流;看不见全球化时代各国正在成为利益攸关的命运共同体的大势;更看不见中国为抗击这场疫情所做的努力、牺牲以及为世界所作出的贡献。 这让人想起美国小说家、政治评论员、知名记者安德烈·弗尔切克去年在美国媒体发表的一篇文章《为什么西方对中国的成功视而不见?》,他在文中写道:中国媒体常问他一个问题:“我们努力遵守规则,竭力改善地球,为什么在西方还是老受到批评?”答案是明显的:“恰恰就是因为如此。” 好在此类“国际驰名双标”并不能吸引多少真正“买家”。国际社会对各种抹黑中国的言论总体保持警惕。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多次肯定中方的抗疫举措和成效。多国各界人士对中国的公开透明与科学抗疫表示赞赏,并对中国分享抗疫经验表示感谢。 病毒不讲政治,抗疫不分国界。新冠肺炎疫情已被世卫组织定性为大流行,风险已迫在眉睫,国际社会应该形成共识,让科学与理性、团结与合作主导全球抗疫,而不是让“双标”随着疫情在全球大流行。

    View More

  • 防疫期商家欲把人名或词汇申请商标注册!深圳整治14件恶意抢注商标

    防疫期商家欲把人名或词汇申请商标注册!深圳整治14件恶意抢注商标

    “钟南山凉茶”、“新冠消毒”、“李文亮”、“火神山”……疫情期间,深圳市个别商家试图将这些广为人知的人名或词汇申请商标注册。媒体记者从市市场监督局了解到,该局对深圳市14件此类恶意商标注册申请第一时间依法集中要求撤回。(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 ,如有侵权请联系) 为优化市场营商规范,抵制对社会产生不良影响的疫情相关商标注册,3月3日起,市市场监管局即开始严厉打击相关申请行为,经严格筛查,这14件涉疫情相关商标注册申请包含“火神山”、“雷神山”、“新冠”、“钟南山”等注册名,共涉及7个申请人,通过深圳市7家商标代理机构进行申请。 筛查后2日内,执法人员完成对相关申请人的严肃约谈,约谈中,对申请人说明《商标法》、《规范商标注册申请行为若干规定》的相关法规,责令其立即整改不当行为,并主动撤回申请。同时,严肃约谈商标代理机构,要求其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不得进行具有不良影响的商标注册申请及代理申请,对已提出的申请,要切实整改,努力消除不良社会影响。 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将进一步加大对易产生不良影响的疫情相关商标注册申请的排查和管控力度,将依法从严从快查处非正常商标申请行为,强化指导相关行业自律,优化营商环境,倡导维护诚实信用的商业道德。

    View More

  • 费德勒告别耐克两年后,重新拥有“RF”商标使用权

    费德勒告别耐克两年后,重新拥有“RF”商标使用权

    “RF是我名字的首字母,他们是我的,我希望RF的标识会在某个时候回到我的身边,”两年前,费德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对带有自己名字含义商标回归的渴望。(本文采集转载于网易号 ,如有侵权请联系) 如今,梦想成真,“RF”回到了费德勒的身边。 2018年,在与耐克的长期合作协议到期后,网球球星费德勒没有选择续约,而是投向日本服装品牌优衣库的怀抱。 双方签订为期10年,价值超过3亿美元的巨额合同。 不过,“肥约”背后亦有遗憾——费德勒同名品牌“RF”的商标权归耐克所有。这意味着,即使在费德勒离开耐克后,耐克仍拥有特许经营权,有权利出售其剩余的含有“RF”商标的服装。 从法律角度看,“RF”最初是由耐克公司注册,后者是商标所有者,其使用类别包括服装和鞋类。 因此,在没有任何商业协议允许的情况下,无论是费德勒还是优衣库都不能使用RF商标,即使这个商标是费德勒名字的缩写。 但在去年,耐克已停止销售所有“RF”商标的商品。现如今,根据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的一份文件,费德勒在今年2月份已经从耐克手中收回他的“RF”商标,但没有披露更多的细节。 “ RF”商标的所有权,现在属于费德勒的Tenro AG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负责管理费德勒的房地产权益和知识产权。 虽然之前“RF”商标使用受限制,但费德勒与前赞助商耐克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从1994年签下第一份合约到2018年终止,双方维持了长达24年的合作关系。 自从离开耐克并与优衣库签约后,费德勒在比赛中也一直穿着耐克球鞋,双方坚称保持友好关系。 目前,优衣库尚未透露未来是否会使用“RF”标识。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的网球场上,费德勒将可以毫无顾忌地和自己的同名商标“RF”一起出现。 “RF”的回归,正如费德勒所言,“这将是一个很酷的事情。”

    View More

  • 苏宁把“24期免息”申请商标注册,目前尚在审查中

    苏宁把“24期免息”申请商标注册,目前尚在审查中

    3月12日,中国商标网显示,苏宁易购集团有限公司申请了“24期免息”商标,该申请商标注册隶属第35类,广告销售类。目前,“24期免息”商标还处于等待实质审查状态。(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关村在线 ,如有侵权请联系) 商标注册第35类包括广告、商业经营、商业管理、电子商务等,关系到互联网公司的广告宣传、商业咨询事务等方面,因此在这个类别进行商标注册对互联网、营销商贸公司尤为重要。 苏宁申请注册“24期免息”商标,是否意味着苏宁有意将该项政策常态化。若申请成功,行业是否可以共享此商标 苏宁315公开资料显示,24期免息上线首日,该政策拉动订单量同比增长700%,三至六线市场的订单量同比提升470%。24小时内,分期付款订单占比超过了总订单量的4成,其中24期分期占比达81%。 目前,24期免息覆盖包含家电、3C、黄金珠宝、高奢品、高价酒等一众品牌,除了支持苏宁金融任性付以外,合作的银行也从前期的6家上升至10家,包括建设银行、招商银行、中国银行、广发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中国民生银行、浦发银行、兴业银行、江苏银行。

    View More

  • 温州严厉打击非正常商标注册

    温州严厉打击非正常商标注册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火神山”“雷神山”“方舱”等与疫情相关的商标注册申请,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热议。日前,温州有多家代理机构和企业涉嫌恶意抢注商标,分别被市场监管部门行政约谈或立案调查。(本文采集转载于和讯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3月4日,接到国家知识产权局通报疫情相关商标代理线索后,温州市市场监管局立即约谈了5家商标代理机构、市内3名商标申请人,告诫违法申请和代理行为,并对1家代理机构和1名申请人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予以立案调查。 据了解,浙江某财务管理公司于2月10日申请注册“新冠企零忧”“新冠企无忧”商标,申请在相关商品和服务项目使用。其中第44类医疗保健等、第9类笔记本电脑等商品和服务与该公司无关联,该申请人涉嫌以囤积商标转卖为目的,恶意注册申请疫情相关商标。而代理人与申请人为关联企业,负有责任的管理人员又为同一人,遂两者均被温州市市场监管局立案调查。 此次,温州共有5家商标代理机构代理的“火神山”“雷神山”“方舱”“新冠企无忧”等涉疫情相关商标29件,共9个商品和服务类别,涉及6个申请人,其中3家本地企业申请23件,外地2家企业和1名个人申请6件。 监管部门指出,以病毒名、疾病名等与此次疫情防控相关名词或标志申请注册商标,以及以火神山、雷神山、方舱等作为商标注册易造成重大社会不良影响。 截至3月5日,上述29件商标均已主动撤回;个别商标代理机构对拟代理注册申请的疫情相关商标也予以退回。

    View More

  • 抢注李文亮商标被驳背后:名人易被抢,季奈尔60万转售

    抢注李文亮商标被驳背后:名人易被抢,季奈尔60万转售

    有专家表示,商标审查机关应该缩减维权成本,提高打击恶意商标申请的法律操作性;并加大对恶意注册、恶意诉讼行为的处罚力度,提高商标侵权的违法成本,严密防范不法分子的恶意抢注行为。(本文采集转载于网易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疫情中去世的武汉医生李文亮,又无声地戳破一颗脓包。在他去世后,两家公司申请将“李文亮”注册为商标。随着舆论发酵,两家公司公开致歉,并申请撤回。 3月5日,事件有了新的进展,一批“李文亮”商标注册申请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驳回。不只这些,一天前,“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一批商标注册申请也被驳回。 在这背后,是一条蛰伏于知识产权领域甚久的“商标抢注”产业链条。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商标抢注现象很普遍,商标黄牛紧跟热点,抢注成功之后,再以高价出售牟取利益。记者调查发现,与奢侈品牌香奈儿颇为相似的“季奈尔”商标,在中华商标协会会员单位的网站上被公开售卖,要价60万元。 一位长期关注此领域的律师呼吁,可在法律上明确不正当、恶意抢注他人商标将受到怎样的法律制裁,建立诚信监管制度。 “李文亮”“火神山” 等注册申请被驳回,抢注商标业内很普遍 2月28日下午,董源波在朋友圈转发了一则消息,消息名称为“抢注‘李文亮’商标的两家公司发布道歉声明”。董源波是一名商标转让的从业人员,他转发的这则消息引发圈内震动。 2月7日凌晨,李文亮,这名敢言的医生没能挺过来。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官网获悉,在他死去的当天,长沙市福茶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用“李文亮”的名字(包括李文亮和文亮)申请了四个商标,横跨方便食品、医疗器械、医药三个国际分类。后来,另一家名为东莞特雷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也先后提交两个申请,拟分别将“李文亮”注册为医疗器械和服装鞋帽的商标。舆论发酵之后,两家公司致歉,并申请撤回。记者发现,“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也被申请注册为商标。 3月4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对于首批63件进入实质审查阶段的与疫情相关的“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已依法作出驳回决定。3月5日,一批“李文亮”商标注册申请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驳回。 这只是商标抢注市场的冰山一角。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说,“在知识产权领域,此类现象十分普遍,已经形成了一条灰色产业链。他们紧盯热点事件,许多名人或许刚刚崭露头角,但名字已经被注册为商标了。” 记者调查发现,名人的名字备受商标抢注行业者的“青睐”。著名篮球运动员KOBE英文大写名字已被注册为商标。中国商标网显示,该商标持有人为潘玉英,申请日期为2004年2月24日。那一年,科比刚刚同奥尼尔“分手”,被外媒炒得火热。 据显示,KOBE被注册分类为第七大类,所覆盖商品、服务为切断机(切带机)、电动除污喷枪、烫平机、电剪。该商标的专用权期限为10年,2016年6月21日至2026年6月20日。截至今年3月2日,记者在中国商标网共检索到58条关于潘玉英的商标信息。 记者调查发现,另一名申请人李玉凤也拟将科比的名字和他与NIKE签约的倒三角logo注册为商标,申请日期为2016年10月12日。该logo设计的初衷为剑鞘,粉丝普遍认为其是科比黑曼巴精神的象征。目前,该商标状态为等待实质性审查。截至3月2日,记者在申请人李玉凤下共检索到116件商标信息。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一名申请人刘桂君拟将“天安门”注册为商标,记者共检索到46条商标信息。不过,这些申请均显示被驳回、不予受理等状态,申请均已失效。记者在刘桂君名下共检索到100件商标信息。值得一提的是,除天安门外,其还拟将“为人民服务”注册为商标,状态为等待实质性审查。 抢注李文亮商标被驳背后:抢注成功高价转售 商标交易:“季奈尔”要价60万元待售。除名人、明星外,大牌企业也被商标黄牛盯上。 “这些商标一起打包,最低60万元转让,含所有费用在内。”日前,董源波发来了消息。此前,记者在一个名为名品商标转让的网络商城上看到一款“季奈尔”商标,通过电话与他取得了联系。 这是一家以商标转让业务为主的知识产权服务交易平台。网站介绍,其归属于浙江名品商标代理有限公司。从资质来看,后者为中华商标协会会员单位。据中华商标协会网站介绍,该协会成立于1994年,是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直属单位,2018年3月与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脱钩,现在业务指导单位为国家知识产权局。 在名品商标转让网精品商标首页一栏,第一条便是 “季奈尔”商标。该商标与知名奢侈品牌香奈儿颇为相似,同样是双C背向而立,不同的是,“季奈尔”商标两端开口处为一个约15度的锐角,商标下方字样为季奈尔及英文字母。品牌塑造一栏宣传语显示,“季奈尔——这个(季)节,你就是那最(耐)人寻味的可人(儿)!”该网站还在商标效果图中放置了同香奈儿商标的对照图。 该商标由图案和图形两个商标组合构成。董源波证实了这一点,“分开注册,然后结合在一起使用。”其中图片商标的申请日期为2016年7月21日,申请人为上海登鼎贸易有限公司,专用权期限为2017年9月14日至2027年9月13日。“季奈尔”文字商标申请日期为2012年12月5日,申请人为皮尔卡丹(法国)服饰有限公司,专用权期限为2014年5月21日至2024年5月20日。二者国际分类均为25,可用于销售服装、成品衣等。 “打大公司擦边球的很多,只要不像李文亮一样引起关注就行。”董源波告诉记者称。 3月4日,董源波再次发来信息,询问购买“季奈尔”商标的情况。几天前,他曾发给记者多个一线品牌的高仿商标。其中一款为著名意大利奢侈品牌宝缇嘉的“高仿”商标。“这款是‘真的’宝缇嘉。”董源波说,这款商标并未用谐音或相近字等对商标进行修改,下方为“BAOTIJIA”的英文大写。 非正常商标申请被重拳打击,仍有人钻法律漏洞 对“火神山”等商标申请作出驳回决定后,国家知识产权局研究制定了疫情防控期间的商标审查标准,依法打击与疫情相关的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下一步,国家知识产权局将继续严格执行商标法及《规范商标注册行为若干规定》,严厉打击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加大对恶意申请商标注册的申请人和代理机构的通报力度,指导地方依法依规开展行政处罚。 事实上,对于商标抢注的行为,国家知识产权局十分重视。2019年11月1日起施行的新修订《商标法》中便加强了对恶意注册的打击力度,在第四条中明确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 长期关注知识产权案件的君合律师事务所赵华峰律师说,商标抢注是一种事实认定行为,若被认定为是对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抢注行为,则将面临被不予核准、无效、撤销的风险。 “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为规范商标注册行为提供了法律基础,但具体如何实施以及实施过程中的可能出现的其他问题还需通过实际操作的检验。”赵华峰说。 商标交易网站上,“傍大牌”的情况并不少见。“我国《商标法》实行的是申请在先原则,商标局在审查商标申请时,一般只审查商标有没有在先申请或者注册,而不会考虑这个商标是不是抢注他人的。因此,抢注成功的概率并不低。”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任战敏解释称。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商标审查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形式审查,另外一种是实质审查。形式审查的内容一般包括对商标申请书和委托书的格式审查,在审查合格后即会下发受理通知书;实质审查的内容一般包括商标申请绝对理由审查(如:是否缺乏显著性、是否违反“禁止注册”规定等)和相关理由审查(即相同或近似商标审查)。在审查符合法律规定后便会被核准初步审定公告进三个月的异议公告期。公告期满无异议的,予以核准注册,发给商标注册证,并予注册公告。 任战敏指出,目前我国《商标法》商标注册保护制度,主要是以 “在先注册”为保护原则,较少考虑商标在先使用者权利的保护。因此,给了不少专门从事恶意抢注他人商标的人钻漏洞的机会。 当发现自己的商标被抢注后该怎么办? 任战敏指出,首先需要准备自己商标在先使用且具有知名度的证据,商标被恶意抢注的证据,在抢注商标的公告期内向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若商标已经注册完成,则可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被抢注商标的无效宣告申请;如果该注册商标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也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另外,在发现自己的商标被抢注了后,在采取上述措施之前,应尽可能快地以自己的名义另行提起一个注册申请。” “可在法律上明确不正当、恶意抢注他人商标将受到怎样的法律制裁。《商标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商标代理机构恶意申请商标注册的,根据情节给予警告、罚款等行政处罚;恶意提起商标诉讼的,由人民法院依法给予处罚。现有法律只是规定了商标代理机构恶意抢注的直接法律后果,对于其他申请人并没有严格的规定。”任战敏说。 赵华峰认为,“商标审查机关应该缩减维权成本,提高打击恶意申请的法律操作性;并加大对恶意注册、恶意诉讼行为的处罚力度,提高商标侵权的违法成本,严密防范不法分子的恶意抢注行为。” “建立诚信监管制度,设立诚信‘黑名单’,如果一旦被认定为恶意抢注在先使用商标行为,列入黑名单内,将影响他以后在社会上的诚信度。”任战敏建议,“加强商标法的宣传普及,提高经营者商标保护意识。如果社会公众能提高商标保护意识,使用时积极注册商标,那些不法分子也就无缝可钻。”

    View More

  • 37件“李文亮”商标注册申请被驳回,曝光其中20件由同一家公司代理!

    37件“李文亮”商标注册申请被驳回,曝光其中20件由同一家公司代理!

    继3月3日依法驳回“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63件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后,3月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对第44013999号“李文亮”等37件商标注册申请,集中作出驳回决定。 此次驳回的37件商标注册申请均以易造成社会不良影响,适用商标法第十条一款八项依法予以驳回。包括33件“李文亮”、1件“文亮医生”、1件“文亮知先”、1件“文亮李”、1件“礼文亮”商标注册申请,涉及14个申请人,共15个商品和服务类别。 记者注意到,37件“李文亮”商标申请中,竟有20件由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代理。进一步了解发现,在此前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的疫情相关恶意商标注册申请中,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也代理了一件“吹哨人”商标申请。 企查查数据显示,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本600万美金,法定代表人王鹏,系阿里巴巴集团100%持股的全资子公司。 第三方数据显示,阿里巴巴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是全国最大的商标代理机构,2019年上半年代理申请的商标数量达184094件,位居全国第一。

    View More

  • 王麻子商标将再次被转让,老字号还有没有复兴机会?

    王麻子商标将再次被转让,老字号还有没有复兴机会?

    据网传消息,3月4日,北京联合产权交易所预披露的信息显示北京文教器材厂拟转让北京栎昌王麻子工贸有限公司100%股权。 北京栎昌王麻子工贸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11月17日,旗下品牌王麻子是源于1651年的中华老字号,是中国刀剪业知名品牌,其传统锻制技艺入选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上世纪末,“王麻子”销售业绩不断下降,相关产品陆续退出市场。 1995年,王麻子剪刀厂与北京市文教器材厂等工厂合作成立王麻子工贸集团公司,重新注册了”王麻子”商标。但是这次重组并没有成功拯救老字号,公司陷入了连年亏损中。1999年,王麻子剪刀厂最后划归入了北京栎昌王麻子工贸有限公司。 在2001年,王麻子剪刀厂更是因为亏损等原因,不得不停止生产,随后于2002年宣告了剪刀厂的破产。商标由北京栎昌王麻子工贸有限公司接收。 根据预披露的公告,2018年度,北京栎昌王麻子工贸有限公司营业利润为-309.7万元,净利润-279.01万元。今年截至1月31日的财务报表显示,营业利润-27.89万元,净利润-27.89万元。虽然没有披露2019年度的数据,我们也可以推测,公司处于一个连续亏损的状态之中。

    View More

  • 假冒注册商标“3M”销售口罩,4人被判刑!

    假冒注册商标“3M”销售口罩,4人被判刑!

    截至3月3日,全国检察机关共介入侦查引导取证涉疫情刑事犯罪6428件8595人;受理审查逮捕1806件2174人,审查批准逮捕1546件1826人;受理审查起诉1286件1580人,审查提起公诉962件1144人。近日,最高检发布第四批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典型案例。(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纯属信息转载,绝无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联系) 一、依法惩治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犯罪 案例1:出售三无口罩获利7万元被判2年8个月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浙江仙居的方某某为牟取非法利益,从江苏苏州批量采购了白色二层、三层口罩,在明知该口罩属于“三无”劣质产品的情况下,在网上及线下向柯某某、蒋某某等人进行销售。自1月25日至2月5日,共销售25万余只口罩,金额24万元左右,非法获利7万余元。 涉案“三无”劣质口罩 2月5日,经检验机构检测,该批口罩的过滤效率不符合国家标准的相关要求,系不合格产品。 2月6日,仙居县公安局对方某某以涉嫌销售伪劣产品罪立案侦查,仙居县检察院介入侦查,提出了补充相关证据意见。10日,仙居县公安局提请批准逮捕,仙居县检察院同日作出批捕决定。12日,仙居县公安局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次日,仙居县检察院对被告人方某某以销售伪劣产品罪提起公诉,并依法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14日,仙居县法院适用速裁程序开庭审理,采纳了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以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方某某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并处罚金35万元,依法追缴违法所得53700元,依法予以没收扣押口罩。 案例2:倒卖不合格消毒液批捕! 1月25日,湖北孝感人杨某见当地疫情比较严重、防疫物资紧缺,遂与桂某商议做防疫物资生意——由桂某负责组织货源,由杨某负责销售。27日,桂某托亲戚从河北石家庄市购买了30700公斤“卫蓝”牌84消毒液,并于31日运至孝感。 当天,杨某与桂某在收货时发现该批84消毒液是“冀蓝”牌,与事先约定的品牌、生产厂家及产品合格证书均不一致,且接收的消毒液没有粘贴商标,而是将商标标识与货物分开搁放,商标上也看不到应有的“消准”字样。 桂某和杨某明知上述情况,仍将其中6000公斤消毒液销售给孝感市孝南区两个镇的防疫指挥部,将24000公斤销售给药商刘某,销售金额共计14.8万元。药商刘某于当天销售给孝感市某区防疫指挥部10000公斤,销售给孝感某药店10450公斤。2月1日,该药店10450公斤消毒液被孝感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查获并被扣押。 查封现场 经鉴定,该批消毒液中氯含量不达标,不符合国家标准要求,属于不合格产品。孝感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该案涉嫌犯罪,于2月5日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同时抄送检察机关。 孝感市检察院及时派员提前介入侦查,了解案件及证据情况,对证据收集、固定、完善及取证方向提出引导意见。经公安机关提请逮捕,2月20日,孝感市检察院对桂某、杨某以销售伪劣产品罪作出批捕决定。 案例3:生产劣质口罩被抓疫情当前,取保候审 1月21日至27日,犯罪嫌疑人姜某某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将其2009年创办的浙江兰溪某工艺品厂生产的堆放在仓库的不合格口罩冒充合格产品,通过微信朋友圈推销,卖给多家药店,销售金额10万余元。 经检验机构检测,其销售的口罩过滤效率不符合标准要求,为不合格产品。兰溪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月2日将案件线索移送至公安机关,兰溪市公安局于当日立案侦查。后兰溪市公安局提请批捕姜某某,市检察院对其作出批捕决定。 犯罪嫌疑人姜某某被逮捕后,兰溪市某劳保用品厂以姜某某系该企业实际控制人,负责企业日常生产经营为由,向兰溪市检察院请求对其变更强制措施。检察机关立即指派检察官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一是到市场监督管理局等主管部门对该劳保用品厂口罩项目情况进行调查。经核实,该厂于2020年2月14日注册成立,主要生产民用一次性口罩和儿童口罩;二是对该劳保用品厂进行实地走访,调查核实该厂生产经营情况和姜某某的职责作用;三是提审姜某某,核实相关情况,并确认其认罪悔罪态度。最终核实该劳保用品厂是该市仅有的具备儿童口罩生产能力的企业。姜某某作为企业实际控制人掌握生产设备和原材料进购渠道,企业后续扩大生产所需的设备与原材料短缺问题亟待姜某某联系解决,若持续羁押,将影响企业扩大生产,从而影响市防疫物资供应。 综合调查核实的相关情况,检察机关依据《人民检察院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规定(试行)》第十八条第十二项规定,认为犯罪嫌疑人姜某某没有继续羁押的必要性,于2月20日向公安机关提出变更强制措施建议,当日姜某某被取保候审。2月24日,检察机关对企业进行回访,该劳保用品厂已搬进新的厂房,新购买的机器设备也已投入使用,扩大了生产规模,对当地防疫物资供应起到了积极保障作用。 检察机关深入企业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 【相关法律法规】 刑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生产者、销售者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销售金额在五万元以上的,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在疫情防控期间,生产、销售伪劣的防治、防护用品、物资,符合刑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定罪处罚。 二、依法惩治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犯罪 案例4:销售过期口罩提起公诉! 1月29日,被告人纪某某得知新冠肺炎疫情在一些地区呈扩散、蔓延势头,感到医用口罩市场需求量巨大,遂通过网络联系到某旅游用品厂,以0.5元一只的价格购买了9600只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并于当晚销售完毕。 此后,纪某某看到销售口罩利润可观,明知该厂另有6万只口罩已过期,仍以0.1元一只的价格全部购入。为掩盖口罩已过期的事实,1月30日凌晨,纪某某将上述口罩存放于自己所经营的健身游泳馆内,销毁标注有生产日期及有效期的合格证。1月30日至31日,纪某某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布销售信息,以一只0.5元至2元不等的价格将上述口罩出售给被害人曹某等人,得款55100元。 经检验机构检验,涉案口罩的细菌过滤效率不符合相关规定标准的要求,系不合格产品。江苏扬州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对纪某某以销售伪劣产品罪立案,并于2月1日对其取保候审。 检察机关介入侦查后,引导公安机关对涉案口罩的性质、功能用途、销售口罩时的主观故意等方面强化证据收集,确定了涉案口罩系医用器械,且销售时纪某某主观故意明确,根据两高两部《意见》,建议公安机关变更涉案罪名。 2月22日,公安机关以纪某某涉嫌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移送审查起诉。检察机关依法保障被告人诉讼权利,听取了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意见,被告人认罪认罚并同意适用速裁程序。2月24日,扬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以被告人纪某某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提起公诉,目前案件正在法院审理中。 检察官提讯犯罪嫌疑人纪某某 【相关法律法规】 在疫情防控期间,生产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用口罩、护目镜、防护服等医用器材,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的规定,以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定罪处罚。本罪中的医用器材包括医疗器械和医用卫生材料。 三、依法惩治生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犯罪 案例5:假冒“3M”商标卖口罩4人被判刑! 被告人程某某系江苏南京某药业公司医药代表。1月底,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需要,市面口罩紧缺,被告人程某某、朱某商议购进口罩向药店加价销售以牟利。1月21日,两名被告人联系南京个体经营户丁某某、张某某,购入“3M”牌口罩5.16万只,并获悉口罩系仿制。经查,上述口罩系徐某某经营的家庭小作坊生产的劣质仿冒“3M”口罩。 涉案假冒伪劣“3M”口罩 1月22日,被告人程某某在微信群内发布消息称,有一批3M公司为疫情防控连夜赶制的口罩,可向各个药店供货。22日晚至23日凌晨,程某某在其就职的药业公司,以人民币30.9万余元的价格将上述劣质口罩销售给二十余家药店,并提供了虚假的检验报告。经鉴定,上述标有“3M”注册商标的口罩为侵犯“3M”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且过滤效率不符合质量标准。 程某某谎称口罩有气味是因为“3M”赶工生产所致 1月29日,南京市雨花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接群众举报,将线索移送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该分局在2天内抓获了涉嫌销售伪劣口罩的程某某、朱某等4人,并予以刑事拘留。南京市雨花台区检察院于当日接到公安机关案情通报后,立即通过视频会议系统远程提前介入案件,从案件定性、证据收集固定、追查口罩源头等方面提出侦查取证建议。 2月5日,南京市公安局雨花台分局将该案提请批准逮捕,同日雨花台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并提出了进一步侦查意见。20日,雨花台分局将该案移送审查起诉,雨花台区检察院受案后,听取了辩护人以及被害单位的意见,并依法讯问了四被告人,检察机关经审查认为,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追究四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并于21日提起公诉。 南京市雨花台区法院于3月2日远程开庭审理了本案,并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被告人程某某、朱某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罚金人民币16万元;判处被告人丁某某有期徒刑九个月,罚金人民币6万元;判处被告人张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罚金人民币6万元。 3月2日,案件通过远程视频系统开庭审理 【相关法律法规】 疫情防控期间,生产、销售伪劣的防治、防护产品、物资,符合刑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定罪处罚;生产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医用口罩、护目镜、防护服等医用器材,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以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定罪处罚。同时,根据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数额较大的,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定罪处罚。 四、依法惩治涉哄抬物价的非法经营犯罪 案例6:10倍天价销售防疫用品批捕! 犯罪嫌疑人张某、贾某系天津市某大药房连锁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苏某、王某分别系该公司下属药店的店长。1月21日,张某、贾某决定提高公司下属药店所售疫情防护用品、药品的价格,趁疫情防控之机牟取暴利,并通知各店长执行。随后,该公司下属7家药店,大幅提高20余种疫情防护用品、药品的价格并对公众销售,其中将进价12元的口罩提价至128元,将疫情发生前售价2元的84消毒液提价至38元。从1月21日至27日6天时间内,非法经营额达100余万元,严重扰乱了当地的防疫秩序。 1月27日,天津市公安局津南分局接到津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线索后立案侦查,并于次日将犯罪嫌疑人张某等人抓获归案,并对犯罪嫌疑人张某、贾某、苏某、王某等4人刑事拘留。公安机关立案后,津南区检察院第一时间介入侦查,先后四次与公安机关召开联席会议,建议公安机关及时固定涉案公司下属药店口罩、消毒液等物品的销售记录、出库单等证据,并对各药店销售情况进行审计,引导公安机关全面收集涉案证据。 检察官提讯犯罪嫌疑人 2月24日,天津市公安局津南分局对张某、贾某、苏某、王某等四人提请批准逮捕。津南区检察院通过网络远程提讯系统讯问了四名犯罪嫌疑人。经审查,张某等4人违反国家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哄抬物价、牟取暴利,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非法经营数额达一百余万元。当日,天津市津南区检察院决定对张某等4人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批准逮捕。 【相关法律法规】 在疫情防控期间,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物资或基本民生物品的价格牟取暴利,构成犯罪的,应当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同时,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也要准确把握刑事政策,统筹考虑稳定市场秩序与恢复市场活力,为复工复产提供司法保障。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