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相关资讯

  • 大众已在美国申请商标注册,大众跑车要来了?

    大众已在美国申请商标注册,大众跑车要来了?

    据国外汽车网站TheDrive报道,3月25日,大众向美国专利局提交了商标注册申请,“Peak Edition”商标注册信息显示,该汽车商标注册范围涵盖汽车、车辆发动机、汽车内饰等。外媒推测,大众将推出一款特别版车型,以纪念大众派克峰(Pikes Peak)爬山赛夺魁。此外,也有媒体认为这一商标可能用于奥迪,而非大众。(本文采集转载于腾讯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大众I.D.R Pikes Peak』 2018年,大众首款纯电动赛车I.D.R Pikes Peak,在第96届派克峰国际挑战赛中夺得冠军。并以7分57.148秒的成绩,创造了该赛事1916年成立以来的最快纪录。 派克峰爬山赛是全世界比赛场地海拔最高、车辆性能水平最高的越野赛车活动之一。每年7月,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科罗拉多泉(Colorado Spring)郊外的派克峰山顶举行,又被称为“云端竞赛”。从Peak Edition(高峰版)名字就可以看出,大众接下来有可能推出一款高性能跑车。 现在大众集团旗下跑车品牌有布加迪、保时捷和兰博基尼。历史上,大众也有过自己品牌的跑车。上世纪50年代,大众曾在甲壳虫底盘基础上,推出过一款后置后驱的两门跑车Karmann Ghia。相比之下,更为人所熟知的大概是尚酷(Scirocco),2010年后曾以进口方式在国内销售。目前尚酷已经停产,大众再推出跑车,估计能弥补部分车迷心中的遗憾。 『大众尚酷GTS』 奥迪和派克峰的渊源则更加久远。上世纪80年代,奥迪Quattro S1曾多次拿下派克峰爬山赛冠军。奥迪Q7则脱胎于奥迪派克峰概念车。由于该车全球只有1辆,据称价格在2亿元以上,是全球最贵的汽车之一。 『奥迪Quattro S1』 不论用于哪个品牌,Peak Edition都意味着不断追求的高度和不断进取的速度。当前大众正加大电动化领域布局,也不排除这会是一款高性能电动车。目前Peak Edition尚无其他更多信息,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对性能的追求。

    View More

  • 费列罗巧克力想把16粒装透明盒子注册成商标,能行么?

    费列罗巧克力想把16粒装透明盒子注册成商标,能行么?

    3月31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线上公开开庭审理了“FERRERO ROCHER及图”商标(简称诉争商标)商标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一案。 (本文采集转载于经济日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 2018年3月22日,费列罗公司在第30类巧克力等商品上申请注册商标诉争。 国家知识产权局经复审认为,诉争商标整体是商品的常用包装七面视图,作为商标使用在指定商品上,消费者不易将其作为商标识别,不具有区分商品来源作用,整体缺乏显著性,已构成《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指情形,决定驳回诉争商标注册申请。 费列罗公司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决定,依法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根据商标法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 (一)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 (二)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 (三)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前款所列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 原告费列罗公司主张,诉争商标独特的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设计、中英文组合及内部的金色巧克力球使商标本身具有显著性,指定使用在第30类巧克力等商品上,并非行业通用包装物的立体形状,可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作用。同时,诉争商标中包含的英文、图片部分及内部巧克力球包装已被注册为商标,因此诉争商标整体具有显著性 费列罗公司认为,作为世界知名巧克力制造商,其在世界范围内知名度极高。诉争商标经原告长期而广泛的宣传和使用增强了显著性,可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作用。“费列罗”“FERRERO”“FERRERO ROCHER”等商标的知名度为商标局、各地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及最高人民法院等行政司法机关所认可,在中国已成为驰名商标。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则答辩认为,诉争商标七面视图整体看,易被相关公众识别为商品包装,消费者不易将其作为商标识别,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据了解,费列罗金色巧克力球本身的包装已经注册为立体商标。现在,费列罗公司还想要把装巧克力的透明包装壳注册成立体商标。这样的立体商标“套装”还是比较少见。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View More

  • 承德露露营收22亿扭转下滑颓势,失去“露露杏仁露”独家商标权全国化受阻

    承德露露营收22亿扭转下滑颓势,失去“露露杏仁露”独家商标权全国化受阻

    3月30日承德露露(SZ:000848)近日发布了2019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5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29%;实现利润总额6.18亿元,同比增长12.57%。(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财经 ,如有侵权请联系) 然而,2019年走出了营收连年下滑颓势的承德露露,依然面临着产品线过于单一的现状,2020年不明朗的市场前景,叠加上迅速增长的库存量,为其新一年的发展蒙上阴影。此外,与汕头露露商标专用权案的败诉,令其不能独享“露露”品牌,也使其走全国化道路的尝试遭受挫折。 产品结构单一掣肘公司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承德露露的主营业务是饮料的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是植物蛋白饮料——杏仁露,公司是全国最大的杏仁露生产企业,年生产能力50多万吨,市场占有率90%。 根据财报,承德露露2019年杏仁露销售量为22.36万吨,同比增长4.79%;生产量为23.73万吨,同比增长11.59%;库存量4.94万吨,同比增长38.69%。对于库存量增加,承德露露解释原因称,是由于2020年春节时间为1月24日,较上年提前10天,公司提前备货,导致库存增加。 有业内人士指出,尽管2019年营收及利润出现了双增长,但产品结构单一,仍是掣肘承德露露发展的重要原因。 也正是这个原因,过去四年中,承德露露业绩一直处于下滑困境中。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承德露露营收分别为27.06亿元、25.21亿元、21.1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63亿元、4.5亿元、4.14亿元,营收和净利润处于双下滑状态。这一境况直到2018年才有所缓和,2018年实现营收21.22亿元,同比增长0.48%;净利润4.13亿元,同比下滑0.13%。 全国化受阻:失去“露露杏仁露”独享商标权 在公司2020年度的生产经营目标及主要措施中,承德露露提到,持续推进公司与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关于商标等系列案件的诉讼进展,争取早日解决商标侵权问题。 在过去将近8年时间里,承德露露与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下称“汕头露露”)围绕“露露”商标展开的争夺战一步步升温。直到今年1月5日,承德露露发布重大诉讼进展公告,称法院二审认定汕头露露使用“露露杏仁露”这一商标合法有效,进而驳回承德露露相关诉求。 承德露露在收到法院二审判决后表示,公司还会继续申请“再审”,但据法律界人士表示,由于二审为终审判决,判决生效后承德露露实际就已失去“露露杏仁露”的独家商标权。 据了解,两家露露曾是“一家人” 1995年,为开拓南方杏仁露市场,承德露露的控股股东、露露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露露集团”)与香港飞达企业公司(下称“香港飞达”)合资成立汕头露露。一年后,露露集团改制,将优质资产重组后上市,上市主体为承德露露,而汕头露露当时是上市公司承德露露的子公司。 承德露露上市后不久,汕头露露即发生巨额亏损,为保上市公司业绩,公司董事会决定将汕头露露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为保证汕头露露退出上市公司体系后仍能生存,同时又不与上市公司发生同业竞争,承德露露将其利乐包杏仁露加工业务独家交给了汕头露露。 “分家”后,南北两个露露之间一直矛盾不断。从承德露露2011年在承德首次起诉汕头露露取胜,到2018年承德露露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汕头露露受挫,再到2019年承德露露被汕头露露在汕头反诉败诉,长达八年的诉争,“露露”商标权终极归属仍悬而未决。 业内人士表示,在这场持续的企业商标权纠纷中,承德露露最新一起诉讼出现了终审败诉,将对其全国化布局、运营及拓展产生诸多阻碍。

    View More

  • 涉疫商标罚单有警示意义

    涉疫商标罚单有警示意义

    据报道,浙江绍兴市场监管局近日处理了一起申请注册商标行为。申请人杨某、代理机构绍兴某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及其直接责任人陈某被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并分别处以2000元、2万元和1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这是全国首例运用《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针对商标申请人开出的罚单。(本文采集转载于经济日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 【短评】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各级知识产权部门高度重视与疫情相关的非正常商标申请注册问题,并依法对涉疫商标申请注册乱象采取行动。个别企业为一己私利,拟将火神山、雷神山等作为商标使用或注册,不仅涉嫌违法,也造成了不良社会影响。相关职能部门在继续开展相关执法的同时,还应构建常态化管理机制,严把商标申请注册关,绝不能让个别用心不良的人为牟取私利突破法律与道德底线。

    View More

  • Xe架构独显就要用它?Intel悄悄申请EVO商标注册

    Xe架构独显就要用它?Intel悄悄申请EVO商标注册

    3月26日消息,眼尖的网友发现Intel近期新申请商标注册——EVO,这个名字在很多汽车、电子产品的品牌中很常见。 Intel申请的EVO商标涵盖的产品范围也非常多,有计算机软件,有计算机固件,也有计算机硬件,还有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Laptop电脑、便携电脑。 考虑到Intel的业务范围,上面的电脑整机什么的可以排除,Intel不会自己做这些整机整机及产品的。 剩下比较可能的适用产品还有显卡、微处理器、可编程处理器,如果非要猜测的话,EVO这个注册商标最有可能还是给显卡用的,因为Intel的显卡目前还没有自己的品牌名。 Intel进军高性能GPU市场已经不是秘密,我们也知道他们的GPU会使用Xe架构,而DG1、DG2这样的名字还是开发代号,迄今为止官方还没正式宣布显卡的品牌,类似AMD的Radeon、NVIDIA的GeForce那样。 EVO这个商标比较简单、好记,方便传播,不过对国内用户来说发音是个问题,不知道到时候中文名是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从Intel申请的EVO商标涵盖了这么多品类来看,这次也可能是正常的商业操作,注册商标是为了保护商标,并不一定就真正去用。

    View More

  • 火神山、雷神山被抢注,山西查处8件与疫情相关的恶意抢注商标行为

    火神山、雷神山被抢注,山西查处8件与疫情相关的恶意抢注商标行为

    3月29日记者从山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知识产权运用促进处获悉,近日山西查处8件与疫情相关的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本文采集转载于中国新闻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火神山”“雷神山”等与疫情相关的商标注册申请,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日前,山西省市场监管局先后收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执法稽查局、国家知识产权局转办的涉及太原、晋城两地的非正常商标注册申请行为信息,引起高度重视,立即责成相关处室以及申请人、代理机构所在地的市场监管局迅速依法查处。 据介绍,此次涉及山西的共3家知识产权代理机构,8件与疫情相关的非正常商标申请,包括1件“吹哨人”、3件“火神山”、3件“雷神山”、1件“李文亮”。山西省市场监管局派执法人员对重点地区进行了督导查处;各地执法人员根据疫情防控实际,主动采取面谈和电话等形式分别对申请人、代理机构进行约谈,明确指出其违法行为和对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切实维护知识产权领域良好环境。 截至目前,被约谈申请人和代理机构都已主动撤回涉及疫情相关的商标代理注册。对于申请人和代理人存在的违法行为,相关市场监管局正在依程序进行查处中。 下一步,山西省市场监管局将组建“山西省网络办案平台”,继续加大对全省知识产权代理机构事中事后监管力度,严厉打击违反商标禁用条款等违法行为,营造弘扬正气、诚信守法、公平有序的知识产权服务业市场环境。

    View More

  • “一案三查”绍兴“三字诀”查处恶意注册涉疫商标案

    “一案三查”绍兴“三字诀”查处恶意注册涉疫商标案

    近日,绍兴市市场监管局对在疫情期间申请“李文亮”注册商标的申请人杨某芳、代理注册的绍兴某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及直接责任人员陈某刚均作出了行政处罚,分别处以2000元、20000元、10000的罚款。该案通过“一案三查”的方式,有效地凸显了商标注册的导向性监管与行政执法的深度融合,起到了良好的社会效应,在全国尚属首例。(本文采集转载于绍兴市知识产权局 ,如有侵权请联系) 一是在监管执法上,突出一个“快”字。3月3日,绍兴市市场监管局获悉,绍兴某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为商标申请人杨某芳代理了“李文亮”的商标注册申请。4日,市局商标广告处与综合行政执法队开展“联合作战、组团行动”,对相关经营场所进行突击检查,现场对相关责任人开展行政约谈,进行核查处置,要求其立刻撤回申请。下午,代理机构迅速撤回了商标注册申请。5日,绍兴市局对涉嫌恶意注册“李文亮”商标的申请人、代理机构及直接责任人员分别立案调查。3月26日,即对相关当事人作出了行政处罚。从立案到处罚仅用时21天。 二是在查处力度上,突出一个“严”字。李文亮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去世。在其牺牲后,全社会舆论高度关注,在全国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案件的几位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这些情况,仍将其姓名作为商标申请,易造成重大社会不良影响。尽管后续当事人撤回了申请,但产生的负面影响仍在一定范围存在。鉴于此,绍兴市局给三方当事人均作出了警告和罚款的行政处罚,以儆效尤。 三是在处罚对象上,突出一个“全”字。本案“一案三查”,疫情期间在国内尚数首例。一查商标申请人,二查商标代理机构,三查代理机构责任人员,实现调查对象全覆盖,处罚对象全覆盖。达到了处罚一起,震慑一片的效果。

    View More

  • 疫情之下金拱门、奥迪等品牌商标“分家了”

    疫情之下金拱门、奥迪等品牌商标“分家了”

    据美国CNN26日报道,受全球范围内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包括金拱门(McDonald’s)、可口可乐(Coca-Cola)、奥迪(Audi)和大众(Volkswagen)在内的多个品牌,通过重新设计企业注册商标来呼吁大家保持 “社交距离”。(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 ,如有侵权请联系) 近日,金拱门在巴西的分公司在其脸书页面上发布了一张照片,将其标志性的金色拱门分成两半。广告设计团队将设计理念解释为,尽管疫情导致部分餐厅暂停营业、消费者和金拱门暂时分开,但他们“总是可以在一起的”。据悉,疫情期间,金拱门取消了堂食服务,但继续提供外卖和免下车取餐的“得来速”服务。 可口可乐公司(Coca-Cola)日前正在纽约时代广场上投放广告,广告中的每个字母间距扩大,并向民众发出倡议,称“保持距离是团结的最好方式”。 奥迪(Audi)和大众(Volkswagen)这两家汽车品牌也调整了它们在社交媒体账户上的注册商标。在一段短视频中,奥迪将标志的四个圆环分开,以提醒人们疫情期间最好待在家里,与他人保持距离。大众也推出了类似的视频,将的V和W上下分开。 运动品牌耐克(Nike)虽然没有改动原先的商标,但它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了一场大规模的宣传活动,参与宣传的名人包括许多来自全球的明星运动员,如NBA球员勒布朗·詹姆斯和高尔夫球手泰格伍兹等。 随着新冠状肺炎疫情蔓延,“社交距离”正成为全球热词。美国疾控中心给出定义,“社交距离”意思是“远离人群聚集场合、与他人保持6英尺(约1.83米)的距离”。此举能有效降低感染病毒的风险。 “当前的全球形势非常严峻。品牌设计宣传‘社交距离’的商标或将有助于缓解全球疫情的严峻形势。品牌在帮助、教育民众和实际参与‘隔离活动’的过程中所展现的创造力、热情和想法是值得关注的。”思睿高公司(Siegel+Gale)执行创意总监道格拉斯·塞勒斯在接受CNN商业版采访时说道。 《广告时代》(Ad Age)的主编布赖恩·布雷克(Brian Braiker)则表示,现在是各大品牌为消费者提供“真正有意义的服务”的时候了。这些品牌包括为医护人员生产口罩的美国服装品牌盖璞(Gap),以及生产消毒洗手液的高奢品牌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和纪梵希(Givenchy)的母公司路威酩轩(LVMH)集团等。“了解实情,少说话,多做于社会有益的事,这是我们唯一应当做的。当你看到像金拱门或可口可乐这样的品牌把他们的原先的商标分开以显示‘隔离’时,可能会感到心酸。”

    View More

  • 浙江对抢注李文亮商标申请人开罚单,全国首张!

    浙江对抢注李文亮商标申请人开罚单,全国首张!

    从浙江省市场监管局获悉,3月26日,绍兴市市场监管局立案的疫情期间申请李文亮注册商标案有了处理结果。领到罚单的不仅有申请人杨某芳,还包括代理机构绍兴某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及其直接责任人员陈某刚,当事人被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并分别被处以2000元、2万元和1万元罚款。(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据悉,这也是全国市场监管部门首次适用《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令第17号),对商标申请人开出的罚单。 据了解,针对疫情防控期间出现的商标代理机构代理与疫情相关不良影响商标申请的线索,浙江省市场监管部门坚决贯彻执行2019年12月1日施行的《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严格履职。相关市场监管局对18个涉事商标代理机构负责人进行约谈,责令其即刻撤回所代理的与疫情相关的不良影响商标申请。目前浙江省涉事的23个主体申请的105件商标申请均已主动撤回。 绍兴市市场监管局对恶意注册李文亮商标的三方当事人,包括申请人、商标代理机构、代理机构责任人员予以立案,并顺利结案。该局依据《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第三条及第十二条的规定,对申请注册李文亮商标的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 据悉,这是《规范商标申请注册行为若干规定》发布后,市场监管部门首次依《规定》对商标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在处理与疫情相关不良影响商标申请注册时,浙江省市场监管局按照宽严相济的原则,维护良好市场秩序:对蹭热度的一般抢注行为,要求相关地市及时约谈、主动撤回整改;对申请人恶意抢注李文亮、新冠商标等严重违法的,要求涉事地方局依法从快立案、从严处理,实现打击极少数严重违法违规行为、教育大多数的目的。 同时,浙江省商标协会及时发出关于加强商标代理行业自律倡议书,号召各代理机构严格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组织开展自查自纠,维护代理市场健康秩序。

    View More

  • 不满酱油酿造工艺名称“窝子”被申请注册商标,食品公司不服起诉国家知产局

    不满酱油酿造工艺名称“窝子”被申请注册商标,食品公司不服起诉国家知产局

    老字号技艺名称能申请商标注册吗?二十年前,四川一家酱油厂在调味品商品上注册的“窝子”商标,近来遭到质疑——“窝子”是酱油的传统酿造工艺名称,系行业的通用术语,不具有显著性。 2017年10月,成都国酿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请求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相关职责现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宣告该商标注册无效。2018年12月底,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对争议商标予以维持。(本文采集转载于搜狐 ,如有侵权请联系) 因不服裁定,成都国酿食品公司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3月25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线上公开审理了这起案件。 原告主张,“窝子”是一种传统生产工艺,是酱油酿造行业的通用术语,以此作为调味品的商标难以区分商品来源,会使相关公众对工艺特点产生误认,具有一定欺骗性。 据悉,这种生产工艺是通过在酱油缸中间打一个“窝子”,插上竹篓以沁出酱汁,所生产出来的酱油称为“窝子油”或“窝油”。 “缸中打窝”的酱油酿造方式。 根据《商标法》第十一条规定,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或仅直接表示商品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缺乏显著特征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申请。 在庭审现场,原告表示在明知“窝子”是酱油生产工艺的情况下,泸州市合江县先市酱油厂注册和使用“窝子”商标,有损同行业主体的正当经营权利。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书面答辩意见,认为其做出的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据南都记者了解,2000年10月30日,先市酱油厂申请在酱油、醋、调味酱等商品上注册“窝子”商标,于 2001年12月14日获准注册。目前该商标的有效期至2021年12月13日。 作为本案第三人,先市酱油厂在庭审现场解释了商标的寓意,是指“窝子酱油记心头”,并强调法律并没有规定“窝子”是酿造酱油的通用名称。 该厂述称,“窝子”作为商标具有显著性,为经营“窝子”牌酱油等商品多年来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经持续宣传、使用已具有极高的知名度。被告作出裁定维持该商标注册,是合法的。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