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牌商标案二审败诉,推新品突围?

酒企商标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此前,就有不少因商标雷同而对簿公堂的事件发生,有的甚至还闹出了笑话,成不了酒桌上被品的酒,却成了被打趣的“主角”。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7月16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接连对劲牌有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三起商标注册案件作出二审终审判决,劲牌败诉。
案件所涉及的第29287104号“金荞”商标、第29281059号“小荞”商标与第29281054号“黑荞”商标,认定与相关引证商标构成近似,进而不予注册。
其中,在“黑荞”案中,法院认为,“黑荞”多为荞麦的一种,该标志指定使用在“蒸馏饮料、白酒”等商品上时,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商品由黑荞制造或其中含有黑荞成分,从而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的原料等特点产生误认,故诉争商标属于2013年商标法规定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标志。
据悉,毛铺酒是劲牌有限公司旗下一大战略品牌,其包含毛铺苦荞酒、毛铺老酒、毛铺酱酒等系列产品。
有业内人士表示,劲牌申请上述三个商标,是想通过企业商标注册来保证三大产品的合规性销售。
对于此结果,劲牌方面表示,判决结果不会对产品销售产生影响,毛铺苦荞酒系列的黑荞、金荞、小荞均已取得商标权,此前上诉只是为给三个产品做一定储备。暂时不会通过其他方式绕开重新注册或直接购买这些商标。

劲牌商标案二审败诉
事情过去一个月,劲牌推出了新品“毛铺年份匠荞”酒,定价分布在200元-600元的次高端市场,将在9月于线上发售。
“我们每年都会拿出销售额的3%做产品投入到品质升级和新产品研发中”,劲牌副总裁李晖透露。
劲牌公司在保健酒行业一直稳居龙头地位,2017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为104.9亿元,首次突破百亿大关。
不过,到了2018年,劲牌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1.51%,较2017年销售收入增幅13.84%,增长幅度开始出现放缓趋势。
同时,近年来保健酒市场竞争加剧,不少头部酒企也开始布局保健酒行业。所以,劲牌不仅要面对老竞争对手,还要面对茅台推出的不老酒、五粮液生产的龙虎酒等高端保健酒的市场紧压。
另一方面,劲牌公司旗下子公司似乎也表现不佳。首先是由劲牌子公司毛铺健康酒业、青青稞酒全资子公司西藏天佑德共同设立了西藏纳曲青稞酒业有限公司,从2016年5月成立以来便持续亏损。
根据青青稞酒财报显示,在2019年1-12月被纳入青青稞酒合并范围后,纳曲青稞酒业实现净利润-1559.73万元,占公司净利润-72.3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701.88万元,占公司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19.43%。
再来看青青稞酒,2019年劲牌入股该公司。业绩报告显示,2019年其营业总收入为12.54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7.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611.83万元,比上年同期下滑66.42%。
2019年青青稞酒在青海省外市场营收3.12亿元,略增1.83%;而在青海省内营收为8.86亿元,反而下滑13.47%。
此外,劲牌公司对于青青稞酒的战略投资似乎也一直未有大动作。“对于劲酒而言,更多的是未来可能借壳青青稞酒,是从资本层面考虑战略合作的问题”,食品产业专家朱丹蓬分析认为。

Note: This is an original article, posted by chanshi, please keep this statement and URL link when reproduced: http://www.5ltm.com/nens/4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