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处恶意抢注商标行为,不应止于涉疫情商标!

疫情防控时期,竟然有企业将“雷神山”“火神山”等申请商标注册。4月5日从广州市白云区获悉,白云区市场监管局近期已对几起与疫情相关的恶意申请商标注册行为进行立案调查。(本文采集转载于东方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在当今商品经济社会,抢注商标已经成为商界一种惯性动作,因为抢注了某种商标,就等于抢占了市场先机。比如,一些政治文化等领域的名人,及具有轰动效应的突发事件,其本身就蕴藏着巨大的商业价值和市场前景,因而也必然成为商家抢注商标追逐的目标。比如,“文亮·李”“火神山”“雷神山”等涉及疫情的商标注册申请,多达近千件。然而,连不幸去世的武汉医生李文亮,也成为被抢注的对象,可见,恶意抢注商标行为,已经失去了人性。广州对这种恶意抢注商标行为进行查处,可以说大快人心。


商标作为区分商品来源的标志,一直是商家用以吸引消费者和积累商誉的利器。但现实中,也有商家为了“搭便车”,将明星、电影角色名称等注册为商标。“乔丹”“007”“哈利波特”……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都成了“有心人”的抢注对象。同时,恶意抢注他人商标的、囤积商标待价而沽的、傍名牌的等五花八门,既损害在先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又扰乱公平竞争市场环境,危害巨大。特别是,一些无德商家及个人,恶意抢注“文亮·李”“火神山”“雷神山”“李文亮”等商标,拿疫情当逐利噱头,有违公共道德。
从法律层面上看,恶意抢注商标,与商标法相悖。然而,恶意抢注行为高发,缘于监管门槛太低。既然恶意抢注商标不合法,那么商家是如何抢注成功的?除了拷问无德抢注者之外,我们是否也应该问责一下商标批准和管理者呢?要知道,如今无德甚至违法抢注商标事件频发,比如,“中央一套”成了某避孕套的商标,“鸟巢”“水立方”分别成了男女内裤的“标志”;恶意抢注行为,已经成为违背公共道德、破坏经济秩序、影响社会公平和稳定的一大公害。


事实上,正因为商标批准和管理部门对申请商标门槛太低、把关不严、监管缺位,才导致一些无德甚至违法商标相继出笼,当引起有关部门警醒与反思。2月27日,商标局发文要求严厉打击与疫情相关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比如,“李文亮”“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等一批商标注册申请,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驳回。显然,此次商标局对疫情相关的商标注册申请实施管控,就是一种纠偏与反思。特别是,广州对几起与疫情相关的恶意申请商标注册行为进行立案查处,治理和震慑力度更大。
然而,查处恶意抢注行为,不应止于涉疫情商标。首先,必须提高商标申报门槛,并对商标使用情况,实行过程管理;同时,建立恶意注册嫌疑人名单数据库等,实行信息共享,对失信人实施联合惩戒;特别是,针对恶意抢注囤积商标等行为,除了对违法商标进行依法注销之外,还须对涉事企业及个人进行严厉查处。

Note: This article is reproduced from 东方网, posted by 汪昌莲, original URL: http://pinglun.eastday.com/p/20200408/u1ai20466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