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杀进跑腿服务,目前正在抢注“滴滴跑腿”商标

3月9日,滴滴官方发布消息称,由当日起,该公司在郑州、上海、深圳、重庆等21个城市上线跑腿服务。这其中,包括已试点运营的成都和杭州。
与其他跑腿公司的跑腿人员所不同,滴滴首先支持该平台代驾司机对跑腿业务转型或兼职。这些代驾司机拥有小型电动车,而且在郑州这样千万级人口城市的存量基数并不低。
由此,滴滴代跑将直接与郑州市场既得利益方展开正面竞争。
3月16日,乔松涛在朋友圈写到:“今天好多媒体问我怎么看滴滴做跑腿的?这么多年老是被人欺负,最开始某度想把你弄死,然后某达想把你弄死,然后某团想把你弄死,然后某送也想把你弄死,再然后某丰也想把你弄死,现在,滴滴也想把你弄死......UU成功的把BATJMD全部挤齐 ,并成功的召唤了恶龙 。好像有几个小钱,打几个广告,弄几波波贴就能把你按在地上摩擦一样。那就做个勇斗恶龙的勇士吧,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滴滴抢注“滴滴跑腿”商标”

乔松涛外号乔帮主,UU跑腿创始人兼CEO,UU跑腿从郑州起家,其服务已覆盖国内176个城市,在西安、郑州、杭州、成都等城市占据了相对优势市场份额。
“滴滴做跑腿对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以前美团、顺丰入局我非常担忧,但是滴滴不一样。他入局我非常开心。”面对滴滴跑腿入局乔松涛告诉牛刀财经。
就在滴滴跑腿宣布进入跑腿行业当天,乔松涛在朋友圈写到:“2015年做跑腿的时候当时纠结叫滴滴跑腿好还是UU跑腿好,于是就申请了两个商标注册,所以滴滴的同学,肿么办?”
对此,乔松涛向牛刀财经透露,2015年刚做跑腿服务时,想了很多名字其中就包括UU跑腿、滴滴跑腿。“我比较喜欢UU跑腿,纠结了有一个多月两个名字就全部注册了,因为叫滴滴跑腿,大家一听就知道你是干什么的,用UU跑腿是打自己的应用市场。”
而现在的问题是,由于乔松涛当时注册了UU跑腿和滴滴跑腿两个商标后,时隔五年滴滴入局跑腿,开始向工商部门申请“滴滴跑腿”无效。在乔松涛看来,这非常过分“太欺负人了”。
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他告诉牛刀财经,滴滴跑腿在2015年就已经注册完毕,而彼时滴滴方面并没有这方面的动作,“他们做了出行,还没有跑腿这个东西,我估计他们是通过非正当手段去申诉的。”
目前,两家关于商标注册争议仍在博弈,而更大的业务博弈也即将拉开序幕。

 

靠补贴打价格战?

2020年春节,新冠肺炎突袭而来。受此影响,生鲜配送、外卖等线上消费配送到家的业务需求高涨,配送员则成为各个平台最为抢手的资源。根据极光大数据统计,截至2018年7月,“跑腿”行业APP整体渗透率为0.47%,用户规模达513万。
牛刀财经发现,将城市切换到杭州后,在滴滴APP内的“跑腿”栏目中,消费者可选项包括“买菜”、“水果”、“零食”、“药品”、“鲜花”和“万能小哥”(同城急送)这几个项目。滴滴推出的跑腿服务,让用户可以在疫情期间可以召唤跑腿员购买自己所需的商品,并送货上门。
在价格方面,根据滴滴跑腿服务的页面提示,5公斤以内的商品,4公里以内订单的跑腿费为12元, 4-10公里跑腿费20元,新用户首单立减8元,这一价格与闪送、顺丰急送、达达等主流跑腿平台动辄30元左右的起步价相比,较有优势。
依靠便宜的价格拉客引流?深谙互联网流量争夺战的滴滴又故技重施?有业内人士认为,滴滴此次试水跑腿业务,或纯属尝试,不会发起“烧钱大战”,并没有抢夺别人蛋糕的火药味。再者,现在的市场环境与网约车大战的前几年早已无法同日而语。
而在服务方面,滴滴跑腿不同于闪送、达达等点对点的物品取送服务,其主要用于购买和配送商品。可选商品不仅包含奶茶、蔬菜、药品、鲜花等多种品类的商品,还可以细化到品牌、口味、冰度、是否需要发票等标签,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下单。
同时,包括跑腿业务在内的即时配送领域也已玩家林立,“乱世求生”何其易?在此背景下,出行霸主此番杀入跑腿业务,又能搅起多大风浪,似乎并不被业内看好。

会和外卖的结局一样吗?

疫情之前,跑腿服务更多的是帮忙取送文件、买奶茶鲜花、遛狗,而疫情期间更多的是帮买蔬菜、水果、药品、粮食、日化品等。
一份来自UU跑腿长沙的数据显示,自3月1号以来,UU跑腿订单量每天都在呈上升趋势,其中餐饮、蛋糕占比较多。夜宵订单呈现逐渐上涨趋势,表现在晚上9:00-11:00间,烧烤类食品增多。
有评论认为,滴滴宣布开展跑腿业务,是疫情之下滴滴被迫做出的选择,即为了让代驾司机在疫情期间有个过渡,以降低业务下滑带来的司机流失。
众所周知,代驾业务是滴滴核心业务之一,此前是滴滴重要盈利来源之一。
相对于跑腿而言,在配送方面,司机送餐的模式并未成立,而是需要在服务开通的城市搭建外卖送餐团队。滴滴与送餐司机的关系远不如美团与骑手之间的关系来得紧密。
而与外卖不同的是,滴滴将用户资源、技术整合起来,直接把代驾司机资源进行特殊时期的复用。
原本守在餐饮店外的代价司机摇身一变,成为了跑腿小哥。
如果说在外卖领域,滴滴被美团和饿了么两大巨头夹击的话,新上线的跑腿业务尽管在特殊时期满足了消费者的刚需,但在后续市场里,滴滴跑腿的发展依然面临种种困境。
无论是从用户习惯还是跑腿对业务的熟悉程度,再到商家网络,显然美团的跑腿代购服务与外卖业务高度一致,而在这三个方面,滴滴基本上没有什么优势,甚至是从头开始。
此前,滴滴在本地生活领域做过多次尝试,但结果却不尽人意。2018年曾孵化过酒旅业务,但在2019年暂时停止运营;2018年3月,推出外卖业务,在南京、郑州、无锡等9个城市上线,但后来,在美团饿了么的夹击下,除了转战海外,几乎没有其它下文。

而这一次试水跑腿业务,会和外卖的结局一样吗?

对于新上线业务,滴滴解释,跑腿服务是滴滴在疫情期间推出的新功能,旨在为社区居民提供蔬菜粮油、药品等日常所需的生活物资的代买服务。
滴滴表示,希望为用户提供便利同时,也为代驾司机师傅们提供更多获得收入的机会。但UU跑腿创始人乔松涛认为,滴滴推出跑腿服务的关键是在构建网络协同效应壁垒。“他们有自己的焦虑,其产品规模效应很难形成一个行业壁垒,急需新的流量入口介入。”
但杭州一位代驾转跑腿的师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种改变对于他而言只是暂时的,如果是能选择的话,还是会做代驾。“跑腿的耗时比较长,比如有些商家出餐需要等待,或者奶茶店需要排队。而代驾是一对一服务。”
“跑腿”这个赛道已聚集了大量的玩家。美团、京东、饿了么和苏宁等公司都有布局,上线了比如闪电送、达达和蜂鸟跑腿等品牌。同时, 也有UU跑腿、闪送等创业公司。
相比其他跑腿企业,滴滴只是一个婴儿。但其他玩家俨然已经是成熟的大人了。
尤其令人费解的是滴滴面向网约车司机招募跑腿员,众所周知,即时配送对用户而言讲究时效性,对平台而言讲究成本,可在大城市里,汽车的灵活性、性价比显然不如电动车。
当然,跑腿业务可能也只是滴滴在特殊环境下作出的一次尝试,毕竟在面对僵局时,坐以待毙和主动出击相比,主动出击更有可能打破僵局。
而在未来,滴滴跑腿究竟能搅动起多大的浪花,还是需要等待市场的反馈。

Note: This is an original article, posted by chanshi, please keep this statement and URL link when reproduced: http://www.5ltm.com/nens/2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