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0f search results for: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 四川一食品公司注册商标遭拒,告赢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四川一食品公司注册商标遭拒,告赢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和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四川省南充市仪陇县一家食品公司申请“客家阿哥”商标,因为“客家阿婆”申请注册在先,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这家食品公司申请,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支持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决定,驳回食品公司诉讼请求。(本文采集转载于百家号"封面新闻",如有侵权请联系) 5月29日,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仪陇这家食品公司终审获胜,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行政判决;撒销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商标驳回的复审决定书;责令国家知识产权局对“客家阿哥”商标重新作出决定。 仪陇县阿哥食品有限公司是当地一家有名的食品公司(下简称“阿哥食品”),经营食品、粮油、烟酒等。帅乡仪陇,客家文化源远流长。 2018年1月19日,阿哥食品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29类的“猪肉食品、肉、猎物(非活)、熏肉、肉片、肉松、肉罐头、肉干、肉脯、冻干肉”商品上。事实上,2006年6月8日,自然人钟某以个人名义,注册申请了“客家阿婆”商标,商标专用权期限,从2009年5月7日到2019年5月6日止。 法院查明,因机构改革,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相关职责划归国家知识产权局。2019年4月1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商评字[2019]第73475号《关于第28798958号“客家阿哥”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认定“客家阿哥”PK“客家阿婆”文字构成相近仅一字不同,整体含义相关联,构成近似标志。“客家阿哥”指定使用的肉干等商品与“客家阿婆”核定使用的肉等商品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上述近似标志,易引起消费者的混淆误认。两者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国家知识产权局决定,“客家阿哥”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阿哥食品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决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客家阿哥”和“客家阿婆”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驳回阿哥食品公司的诉讼请求。 阿哥食品公司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判决和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决定,并判令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决定。阿哥食品上诉理由是,“客家阿哥”和“客家阿婆”,两者整体含义、呼叫发音、字迹形态区别明显,不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客家阿婆”未实际使用,阿哥食品公司对“客家阿婆”提起了撤销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注册商标申请,将被撤销。据专业人士介绍,无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 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行政判决;撒销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国家知识产权局对“客家阿哥”商标重新作出决定。

    View More

  •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两公司“宋城”商标侵权一案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两公司“宋城”商标侵权一案

    2019年9月6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原告宋城演艺公司诉被告东京艺术公司、一城宋韵公司及微梦创科公司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东京艺术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停止侵害 “宋城”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停止使用并注销涉案“xiaosongcheng.com”域名;并在《中国旅游报》上刊登声明,就本案商标侵权行为为原告宋城演艺公司消除影响。同时,法院未支持原告请求认定涉案“宋城”商标构成驰名商标的主张。(本文采集转载于大河网 ,如有侵权请联系) 原告原告诉称,原告是“宋城千古情” 大型歌舞的经营企业,原告及其关联公司以“演艺”为核心竞争力,成功打造了杭州、三亚、丽江、九寨、龙泉山等十大旅游区、三十大主题公园、上百台“千古情”及“演艺秀”,并拥有宋城六间房、宋城中国演艺谷等数十个文化娱乐项目,产业链覆盖旅游休闲、现场娱乐、互联网娱乐,是世界大型的线上和线下演艺企业。 原告拥有“宋城”注册商标专用权,核定使用在第41类演出服务等服务项目上。 原告获得全国第十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等诸多荣誉证据,主张涉案商标经过原告及其关联公司的持续使用和广泛宣传,已经具有很高知名度,在演出服务项目上已经构成驰名商标。 原告主张的被诉侵权行为包括: 被告 1.被告东京艺术公司未经其许可,至少从2013年11月18日至今持续在其经营的河南省开封市“小宋城”文化旅游商区内部及周边,将与原告注册商标相同或高度近似的标识大肆突出使用,包括餐饮、演出、洗浴、住宿、KTV、商业管理等服务的外景、大巴车、服务台、演出售票处、消费凭据等处,并在室外广告牌、官方网站、新浪微博公众号、微信公众号以及百度网站等处突出使用。 2.被告东京艺术公司未经其许可,擅自注册和使用包含原告商标拼音的域名“xiaosongcheng.com”,并在使用该域名的网站上进行相关宣传和销售。 3.被告一城宋韵公司未经原告许可,在“小宋城”文化旅游商区内,将与原告商标相同或高度近似的标识“小宋城”、 “开封小宋城”等突出使用于演出等服务的广告牌、logo、宣传资料、指引牌、示意图、演出门票等处。 原告请求法院认定其涉案商标构驰名商标,进而对被告在第35类和第42类商业管理、餐饮、洗浴、住宿等服务项目上的使用行为予以禁止,对其涉案商标权予以跨类保护;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东京艺术公司、一城宋韵公司立即停止侵权、停止使用域名“xiaosongcheng.com” 并连带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800万元;判令微梦创科公司对微博网站上发布的涉案侵犯商标权的信息进行删除和屏蔽。 法院一审判决认为 1.在原告指控的经营场所使用商标的行为主体是东京艺术公司,载有“宋城”、“小宋城”或者“开封小宋城”字样的网站、微信公众号、微博等媒体的账号主体皆为东京艺术公司,被告一城宋韵公司主要是经营“千回大宋”舞台剧,其并未实施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2.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另案已认定被告东京艺术公司在经营和宣传中在第35类推销(替他人)、第42类餐饮、洗浴等服务项目上单独或者突出使用“小宋城”、“开封小宋城”等字样的标识,侵害了原告在第35类和第42类服务上的“宋城”商标享有的专用权,故原告在本案中基于基本相同的事实和理由主张涉案商标构成驰名商标,并要求对其予以跨类保护至第35类和第42类服务项目上,该主张属于通过诉讼重复主张权利,法院对原告请求认定涉案商标为驰名商标并对其予以跨类保护的主张不予支持。 3.原告在本案中主张权利的涉案商标核定使用在第41类演出服务上,被告东京艺术公司将“宋城”、“小宋城”或者“开封小宋城”字样实际使用在演出、KTV等服务项目上,鉴于两者在服务的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方面较为接近,故已构成相同或类似服务。被告单独或者突出使用“小宋城”、“开封小宋城”等字样的行为侵犯了原告对涉案商标享有的专用权。 4.东京艺术公司官网域名的主体部分为“xiaosongcheng”,系“小宋城”文字的拼音,与原告涉案商标在读音上相近,容易使相关公众混淆误认,构成侵犯原告涉案商标专用权。5.微梦创科公司于2018年2月8日收到法院送达的涉案起诉材料后,当日对涉案微博账号“开封小宋城”(UID:3506657485)的头像和昵称进行了删除处理。已履行合理注意义务,并无过错,因此微梦创科公司不构成帮助侵权。

    View More

  • “壁丽宝”商标纠纷终见分晓

    “壁丽宝”商标纠纷终见分晓

    近日,随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一份终审判决的作出,涉及上海顶易建筑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顶易公司)与上海异格环保节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异格公司)的一起商标权撤销复审纠纷案有了结果,异格公司拥有的第6924737号“壁丽宝”商标(下称诉争商标)得以维持。但顶易公司与异格公司之间展开的商标争夺远不止于此,近5年来,双方因商标纠纷多次对簿公堂,孰是孰非,复杂多变。 在上海,提起腻子粉、滑石粉等建筑装饰材料,很多人首先会想到“璧丽宝”。但建材市场里,消费者口中的“壁丽宝”与“BLB璧丽宝”是否是一回事儿?消费者心里犯嘀咕,厂家之间也为此争论不休。 “结怨”多年 纷争再起 顶易公司成立于2014年4月,经营范围包括滑石粉、腻子粉等建筑装饰材料的生产与销售等,上海泰丽雅建筑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泰丽雅公司)、上海海易建筑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海易公司)与顶易公司系关联企业。异格公司于2009年7月成立,主要从事环保节能建筑装饰材料、节能保温材料领域内的技术开发等,该公司的股东张某曾在泰丽雅公司与海易公司任职。 2015年4月7日,异格公司的第13432033号“BLB璧丽宝”被核准商标注册,顶易公司与其之间的商标纠纷也由此展开。顶易公司与泰丽雅公司、海易公司一同针对第13432033号“BLB璧丽宝”商标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原商评委)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经审理,原商评委裁定该商标在石膏、雪花石膏、熟石膏商品上予以无效宣告,在其他核定使用商品上予以维持。 此番商标纠纷尚未结束,顶易公司与异格公司围绕诉争商标“壁丽宝”又起纷争。据了解,诉争商标于2010年7月7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建筑用石粉、石灰、水泥等第19类商品上。2015年8月6日,诉争商标经核准由慈溪市逍林镇今山装饰白水泥厂(下称今山装饰白水泥厂)转让至异格公司。 2016年10月13日与11月11日,顶易公司分别针对诉争商标提出连续3年不使用撤销申请和无效宣告请求。 针对顶易公司就诉争商标提出的连续3年不使用撤销申请,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下称原商标局)认为异格公司提交的2013年10月13日至2016年10月12日期间(下称指定期间)在石灰等全部核定商品上使用诉争商标的证据材料有效,决定对诉争商标予以维持。顶易公司随后向原商评委申请复审,原商评委认为异格公司提交的证据表明其在指定期间内与多家公司签订采购合同销售“壁丽宝牌建筑石粉”“壁丽宝白水泥”商品,且提交的对应发票显示货物名称为“石粉”与“白水泥”,能够体现今山装饰白水泥厂和异格公司对使用诉争商标商品的持续销售及宣传情况,可以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在商业活动中进行了真实使用,据此作出对诉争商标予以维持的复审决定。 而针对顶易公司就诉争商标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原商评委以自诉争商标注册之日至顶易公司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之日已超过5年的法定期限为由,驳回了顶易公司的无效宣告请求,裁定对诉争商标予以维持。 顶易公司不服原商评委作出的撤销复审决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称,异格公司提交的证据均为复印件,不能证明其对诉争商标进行了真实使用,有的销售合同是异格公司与其关联公司签订,有的证据不在指定期间内,诉争商标应予撤销。诉讼阶段,顶易公司向法院提交了相关证据,用以证明异格公司实际使用的商标并非诉争商标,而是其拥有的其他商标。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异格公司提交的证据虽可证明其与多家公司确有真实交易,但异格公司与这些公司签订的采购合同中未体现诉争商标的使用情况。结合异格公司提交的商品包装袋及产品照片可知,上述包装上所印制的商标并非诉争商标,而是异格公司拥有的第13432033号“BLB璧丽宝”商标。综上,法院认为异格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于指定期间内在核定商品上进行了真实使用,遂一审判决撤销原商评委作出的复审决定。 一波三折 尘埃落定 异格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原商评委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行使)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顶易公司提交的证据仅能够证明异格公司在指定期间将诉争商标与其他标志组合使用,不能证明异格公司于指定期间在诉争商标核定商品上使用了其拥有的其他商标。根据异格公司在商标评审阶段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异格公司与多家公司先后订立的采购合同中载明了产品品名为“壁丽宝牌建筑石粉”等,也与异格公司的第13432033号“BLB璧丽宝”商标不同。同时,采购合同对应的交易发票上商品名称栏分别载明了“石粉”等,与诉争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相符,上述合同订立交易等行为均连续发生于指定期间及之后。此外,异格公司在商标评审阶段提交的证据可证明诉争商标原注册人今山装饰白水泥厂及异格公司先后为在商业活动中实际使用诉争商标,租赁了厂房仓库并对诉争商标产品进行了宣传推广。综上,法院认为异格公司于指定期间内、受让诉争商标后即开始就在诉争商标核定商品上进行了真实使用,使诉争商标发挥了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诉争商标应予维持注册,据此撤销了一审判决。 “在商业竞争中,企业常会运用无效宣告和注册商标连续3年不使用撤销程序以维护自身权益。但由于无效宣告请求会受到商标获准注册5年内的时间限制及在先权利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的主体限制,此时企业运用注册商标连续3年不使用撤销程序可能更有效,而是否被真实有效使用就成为商标存续的关键因素。”上海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戎朝介绍,有效的商标使用应当符合使用者具有使用商标的主观意图与商标使用在客观上起到了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这两个标准。司法实践中,企业提交的商标使用证据不需要达到确定无疑或排除一切合理怀疑的程度,而是会考虑到企业实际经营情况、对商标的使用习惯等因素,达到高度盖然性的证明程度即可。 “商标使用在小格局上涉及商标的存续,在大格局上涉及企业的发展战略,企业应当结合自身的经营情况,合理规划自身商标的使用方式,避免自身商标陷入被撤销的风险。”戎朝建议,商标权利人不仅要注重商标的使用,还要注意在产品的显著位置标注使用,最好还能与自身的企业字号结合使用。此外,企业应将商标作为商品和消费者之间的桥梁,只有商品质量得到保证,商标才能更好地承载企业形象与品牌商誉。

    View More

  • 小米公司申请“小爱同学”商标注册被驳回!原来早已被“抢注”了

    小米公司申请“小爱同学”商标注册被驳回!原来早已被“抢注”了

    近日,一份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的“小爱同学”商标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案件的一审判决书被公开。小米公司因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复审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作为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小米公司)生产的AI音箱的唤醒词及二次元人物形象,小米公司欲申请注册“小爱同学”商标却遇阻、卷入商标纠纷案件之中,究竟是怎么回事?(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原来,该案中,小米公司因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9年11月28日作出的商评字(2019)第288757号关于第29992659号“小爱同学”商标(下称申请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下称被诉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记者登录中国商标网查询到,申请商标系申请人于2018年4月2日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下称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43类服务上,现商标申请人为小米公司。 被诉决定系国家知识产权局针对小米公司的商标驳回复审申请而作出,该决定认定申请商标与第29784019号“小爱同学”商标(下称引证商标)在文字构成及呼叫等方面相同,已构成相同商标,并存使用在类似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混淆误认,已构成我国商标法第31条所指情形。小米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申请商标经使用已获得可与引证商标相区分的显著性。国家知识产权局遂依照我国商标法第31条和第34条的规定,作出申请商标在复审服务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的决定。 记者在中国商标网查询到,引证商标申请日期为2018年3月23日,指定使用在第43类服务上,现商标申请人为案外人尚宏庆。 针对被诉决定,小米公司诉称,引证商标是对小米公司“小爱同学”商标的恶意抢注,目前小米公司针对引证商标提出了异议申请,请求法院中止审理本案,待引证商标权利状态稳定后再恢复审理。此外,小米公司认为,“小爱同学”经过小米公司的使用,已经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与小米公司建立了唯一对应关系。请求法院撤销被诉决定,判令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决定。 针对小米公司的上述诉讼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辩称,其坚持被诉决定中的认定意见,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查程序合法,应予维持,请求法院驳回小米公司的诉讼请求。 庭审过程中,小米公司表示认可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于引证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构成同一种或类似服务,并认可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 经审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本案中,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与引证商标指定使用的服务构成同一种或类似服务。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在文字构成及呼叫等方面相同,已构成相同标识。小米公司对该事实不持异议,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共同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对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故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已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相同或近似商标。国家知识产权局据此认定申请商标的注册申请构成商标法第31条规定情形的结论正确。 法院还认为,小米公司未能提交充分证据证明申请商标经其使用、宣传已经与其形成唯一对应关系,进而可以与引证商标相区分。且至本案判决作出之日,引证商标仍为有效的商标注册申请,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为申请商标的注册申请是否构成商标法第31条规定的情形,引证商标的注册申请是否应当被驳回与本案无关,故对于小米公司有关引证商标的注册申请具有恶意,可能被驳回,本案应中止审理的主张并无相关法律依据,法院对相关主张不予支持。 基于上述理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驳回原告小米公司的诉讼请求。 记者通过中国商标网查询到,小米公司自2017年起便开始申请注册“小爱同学”商标,最早的一件商标申请时间为2017年6月14日,被核准注册使用在第9类商品或服务上。目前,中国商标网上能查询到的“小爱同学”商标申请共124件,其中有66件“小爱同学”商标注册申请由小米公司提出,其余58件由其他公司及自然人提出。 此外,小米公司还提出了52件“小米小爱”商标的注册申请,据相关媒体报道,2019年,小米公司也曾收到过关于“小米小爱”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

    View More

  • 元气森林申请注册日文“気”字图形商标被驳回?!

    元气森林申请注册日文“気”字图形商标被驳回?!

    由“姐姐”张雨绮代言、主打“0糖0脂0卡路里”宣传概念的元气森林,作为一个互联网创新型饮品品牌,在今年夏天可谓红极一时。事实上,成立4年来,元气森林频频因其商标用日文“気”字代替中文“气”字、瓶身背后还写着“日本国株式会社元気森林监制”字样而被指“伪日系”,置身于争议风波中。而正是这一“気”字,也让元气森林陷入了一起商标注册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案件中。(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近日,针对北京元气森林饮料有限公司(下称元气森林公司)在第35类广告等服务上申请第33084962号“気”图形商标注册(下称争议商标,见下图1)被驳回一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下称北京高院)作出终审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的原审判决。至此,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的驳回诉争商标注册申请之决定被维持。 据了解,2018年8月23日,元气森林公司提交了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2019年10月22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商评字(2019)第253286号《关于第33084962号图形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下称被诉决定),以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构成2013年我国商标法第30条、第31条规定情形为由,决定对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2013年我国商标法第30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驳回申请,不予公告。第31条规定,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商标注册申请人,在同一种商品或类似商品上,以相同或近似的商标申请注册的,初步审定并公告申请在先的商标;同一天申请的,初步审定并公告使用在先的商标,驳回其他人的申请,不予公告。 该案中,有6件均被核准使用在第35类商品或服务上的引证商标,分别为注册人为加联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的第9264627号商标,注册人为北京山般诺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的第12870463号商标,注册人为广州市尼玛贸易有限公司的第16173438号商标、第25194369号商标,注册人为江西中气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第28655205号商标,注册人为北京兴气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第28937869号商标(见下图2-7)。 元气森林公司不服被诉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查明,截至一审审理时,各引证商标为在先有效注册商标,构成诉争商标申请注册的权利障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构成2013年商标法第30条及第31条规定的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遂作出驳回元气森林公司诉讼请求的一审判决。 元气森林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及被诉决定,并判令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决定,其主要上诉理由为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在呼叫、构成要素及整体外观等方面区别明显,未构成近似商标。 审理,北京高院认为,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易被呼叫为“气”,且含义及整体外观近似,故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若同时使用在广告等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易使相关公众认为其服务来源于同一主体或者其来源主体之间存在某种特定联系,从而产生混淆、误认。国家知识产权局及原审法院的认定并未不当,遂终审判决驳回元气森林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View More

  • 劲酒品牌老化,连续多个商标注册申请被驳回

    劲酒品牌老化,连续多个商标注册申请被驳回

    近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劲牌有限公司(下称“劲牌”)与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三起商标注册案件二审终审判决结果对外公布,案件起因为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劲牌商标与其他品牌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对其在商标上的商标注册申请予以驳回,劲牌方面不服提出上诉,二审判决结果为驳回劲牌此番上诉,维持原判。 据了解,涉及此次商标案的分别为劲牌于2018年2月提出注册申请的第29287104号“金荞”商标、第29281059号“小荞”商标以及第29281054号“黑荞”商标,商标注册申请使用范围为第33类3301群组,包括果酒(含酒精)、开胃酒、蒸馏饮料、利口酒、烈酒(饮料)、酒精饮料(啤酒除外)、白酒、食用酒精、烧酒、葡萄酒等。 劲牌方面认为,劲牌商标与其他品牌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劲牌商标与其他品牌商标实际使用的具体产品区别明显,不会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 但在判决中,“金荞”、“小荞”与“黑荞”商标被认为与相关引证商标构成近似,不予注册。 在“小荞”和“金荞”案中,法院认为商标驳回复审案件为单方程序,因此已注册商标持有人不可能作为诉讼主体参与到该程序中,故商标知名度无法予以考虑。 而在“黑荞”案中,法院则认为,劲牌商标由汉字“黑荞”构成,“黑荞”多为荞麦的一种,该标志指定使用在“蒸馏饮料、白酒”等商品上时,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商品由黑荞制造或其中含有黑荞成分,从而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的原料等特点产生误认,故劲牌申请的黑荞商标属于2013年商标法规定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标志。 对此,劲牌方面表示尊重裁定结果,暂时不会通过其他方式绕开重新注册或直接购买这些商标。法院的判决并不会对产品销售产生影响,毛铺苦荞酒系列的黑荞、金荞、小荞均已取得商标权,此前上诉只是为给三个产品做一定储备。 公开资料显示,劲牌成立于1997年8月,经营范围包括酒类、保健食品生产和销售,纸品生产、塑料制品生产,食品添加剂生产、销售等。 其中,劲牌经营主要以保健酒为主,白酒和中医药为辅,劲牌“中国劲酒”以及“毛铺苦荞酒”两大品牌也被广泛熟知,具有较高品牌知名度。 数据显示,2016年劲牌销售收入约为92.15亿元,2017年提升至104.9亿元,同比增长13.84%,突破百亿大关;2018年销售额同比增幅为11.51%,增速较2017年有所下滑。 “劲牌增长速度放缓,一方面由于保健酒市场有越来越多的品牌涌入导致市场竞争加剧,另一方面,劲牌也正在面临自身品牌老化问题。”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认为,劲牌始终保持不上市态度,虽然使其在发展过程中拥有一定的独立优势,但随着市场环境、营销模式以及消费趋势变化,也使得劲牌与上市酒企之间的差距逐渐拉大。 近年来劲牌自身品牌打造略显乏力,缺少增长势能,除了核心品牌中国劲酒外,劲牌于2013年推出毛铺苦荞酒,计划将其打造成与劲酒并驾齐驱的“双百亿”品牌,然而实际上,毛铺苦荞酒在品牌推广与规模增长上并未达到预期,销售额距离百亿目标仍有很大差距,甚至已经影响劲牌整体业绩增速水平。 从分地区看,受消费者饮酒习惯以及品类认知影响,劲牌保健酒销售地区主要集中于湖北、江西、广东等地,在北方地区酒类市场份额占比较小,全国化难题仍未解决。 据此,为进一步提升保健酒品牌定位、扩大品牌知名度与影响力,也是为顺应行业消费升级趋势,培养消费者品牌认知与消费习惯,劲牌也在采取提价策略、更新包装以及新品推出,意欲在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以及消费趋势下实现突围。 2019年3月,劲牌对中国劲酒系列产品的终端价格体系进行了统一调整,将其核心流通单品终端价格提高25%,同时更新包装全新升级上市,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劲酒提价距上次已时隔两年之多,更新包装更是时隔八年之久。 近日,劲牌在第四届中国高端酒展览会上推出了其旗下毛铺品牌新品“毛铺年份匠荞”系列,意味着劲牌正式布局次高端白酒市场,突破原有保健酒品牌中低端定位,“我们希望在苦荞酒原先的大众价格带上,通过‘三香融合’的原酒黄金配比,布局200元-600元的次高端市场。”劲牌副总裁李晖称。 此前,劲牌还推出了对传统劲酒替代升级的“轻饮型”蓝标劲酒,主要定位于健康、轻松的保健养生酒,从“不贪杯”发展为“轻生活”,更加聚焦于年轻消费群体,主张无负担饮酒,打造出独特的轻爽口感体验。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劲牌毛铺年份匠荞系列以及蓝标劲酒这两款新品上市意味着劲牌产品在不同品类、不同定位、不同受众群体、不同价格带上新的尝试,有利于改善其品牌老化问题,但受保健酒行业整体规模定位以及市场竞争的影响,劲牌想要进一步引导消费意识,打开市场空间,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View More

  • 擅自使用“三一”商标及字号,判赔三百万元整!

    擅自使用“三一”商标及字号,判赔三百万元整!

    相信大家对三一重工不会太陌生,其作为中国驰名商标及知名企业字号,在工程建设领域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及美誉度。然而,有人却因为把“三一”用到自己的企业字号和商标上,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商标侵权案例简介 原告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三一集团有限公司是全球知名的重型机械制造企业,依法享有第7类挖掘机等商品上的“三一”商标,以及第11类汽灯、车辆灯等商品上的“三一”、“新三一”商标专用权。 经过持久宣传和长期使用,“三一”作为商标、企业字号已经为相关公众所熟知,享有较高的美誉度。 被告在其官方网站上使用“三一”作为公司简称,并在 “三一纳米路灯”等产品名称中突出使用“三一”的文字。 此外,被告还在公交车车身广告、海淀分公司办公场所大厦上突出使用“三一节能照明”的字样。 于是,原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并表示:其持有的“三一”商标构成挖掘机等商品上的驰名商标,被告在产品上和宣传中使用“三一”等字样,侵犯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告擅自使用“三一”字号,构成不正当竞争。 经审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对原告300万元损害赔偿及20.9万元合理支出的诉讼请求予以全额支持,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 商标法律分析 关于商标侵权行为 首先,本案中被告在与原告灯具类“三一”、“新三一”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相类似的商品上使用与之近似商标,容易引起消费者的混淆误认,侵犯了原告对此二枚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其次,根据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规定,对于驰名商标而言可以跨类扩大保护。结合在案证据,被告使用的标识完整包含了原告商标“三一”,已经构成了对该标识的复制、摹仿,构成了对相关公众的误导,造成了对驰名商标权利人合法权益的损害。 不仅容易导致购买节能照明设备的消费者容易认为被告生产的节能照明设备与原告存在一定的联系,从而使得原告作为驰名商标权利人的利益受到损害,同时还削弱了“三一”商标与原告之间的特定联系,从而降低了原告品牌在相关公众中的知名度和影响力,降低了原告商标对消费者的吸引力,最终损害了原告商标的商业价值。 关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经营者不得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从事市场交易,损害竞争对手。 原告的“三一”字号以及“三一”商标在工程机械领域具有极高的知名度,被告所从事的工程照明设备领域,与原告商品使用的工程机械领域具有一定的联系,作为同是服务于工程建筑的被告对此应当知晓。 在企业字号有较大范围选择的情况下,被告对于在先的知名字号应当进行合理的避让,然而其仍然选择与原告字号及商标相同的文字作为字号,体现了其搭便车的主观恶意。该行为容易使消费者误认为两企业之间存在一定的关联。 从而,原告将产生商誉被被告不当利用的损失,还需要面对由此带来的对自己商誉不利的风险。 综上,被告在将“三一”作为其企业名称的核心字号予以注册并使用的行为已经构成不正当竞争。 关于损害赔偿 综合考虑被告实际经营情况与其自我宣传内容的差异巨大的情形、原告商标及字号的价值较高、被告侵犯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交织、侵权行为的表现形式复杂等因素确定赔偿数额。 综上,法院对原告请求的损害赔偿及合理支出予以全额支持。

    View More

  • 腾讯微博起诉新浪微博商标近似,法院一审:不构成近似商标

    腾讯微博起诉新浪微博商标近似,法院一审:不构成近似商标

    据网曝消息,近日新浪公司旗下的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梦公司)申请注册商标“微博weibo.com及图”“微博及图”两商标(以下简称诉争商标)遭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 为此,微梦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公司)对簿法院。日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上述商标不予注册复审行政纠纷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诉争商标同引证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对微梦公司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据悉,微梦公司申请注册的诉争商标均指定使用在第 45 类法律研究、婚姻介绍、交友服务等服务上。腾讯公司以诉争商标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为由提出异议。 原商标局据此驳回了诉争商标在“社交陪伴、服装出租、交友服务、婚姻介绍、在线社交网络服务”服务上的注册。原商标评审委员会亦以相同理由驳回了微梦公司的复审请求。微梦公司不服,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对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案中,从商标指示商品或服务来源的角度,诉争商标中“微博”及“weibo.com”等构成要素的显著性较弱,应重点比对诉争商标中的“大眼睛”图形部分及引证商标中的蒲公英图案部分(“微博”商标因被驳回已不构成权利障碍)。 从各自图形部分看,诉争商标同引证商标差异较大,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容易区分。另外,诉争商标中的“大眼睛”图形部分具有一定的知名度,能够建立其同原告之间的对应关系;且诉争商标指定的部分服务较为特殊,具有一定的人身属性,相关公众在选择相关服务时会施以较高的注意力。 综合上述分析,诉争商标在指定服务上使用,不会使相关公众对商标指向的商品或服务来源产生误认、混淆或认为其来源具有某种特定联系。诉争商标同引证商标不构成指定在上述服务上的近似商标。

    View More

  • “青桔单车”柠檬绿申请注册颜色商标,被国家知识产局驳回

    “青桔单车”柠檬绿申请注册颜色商标,被国家知识产局驳回

    7月21日消息 据知产北京发布,近日,共享单车运营商杭州小木吉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将颇具特色的柠檬绿加白色的颜色组合作为特殊的指定位置的颜色商标注册申请,被国家知识产局驳回,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了该系列涉及指定位置颜色商标的商标驳回复审行政案件。(本文采集转载于新浪网,如有侵权请联系) “青桔单车”颜色商标申请案情简介 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 杭州小木吉软件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的第 32639831 号图形商标(简称诉争商标)是由青色和白色组合而成的颜色组合商标,且已明确表示颜色的使用位置。 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使用在自行车、广告服务等商品或服务上已获得了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故诉争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缺乏显著特征,已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指情形,对其复审申请予以驳回。 杭州小木吉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起诉称: 一、诉争商标具有较强的固有显著性,不属于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 “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情形。 二、诉争商标作为 “青桔单车”的指定配色方案,经过原告及其关联公司持续广泛的使用和宣传,已经在行业内和市场上获得了极高知名度,并与原告及其关联公司建立了稳定的对应关系。 三、诉争商标作为原告 “青桔单车”的指定配色方案,已经在市场上获得了极高知名度和公众认知度,具有作为商标获准注册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颜色商标作为非传统商标,实践中对其认定存在一定难度。知产北京表示,本案庭审中双方针对颜色商标的显著性认定标准、以及诉争商标是否具备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等进行了充分的举证、质证和辩论。 该案目前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View More

  • 广生堂药业商标权诉讼连遭败诉,申请“屠龙刀、铁公鸡、哪吒”等400余奇葩商标被北京高院点名

    广生堂药业商标权诉讼连遭败诉,申请“屠龙刀、铁公鸡、哪吒”等400余奇葩商标被北京高院点名

    一直对外宣称“坚定向创新药企业转型”的广生堂(SZ:300436)最近可谓连遭打击。据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发布的两则行政诉讼二审判决书显示,广生堂在与桂林三金药业的商标权纠纷中,广生堂申请的“三升金丹、三升金药”等商标被二审法院裁决无效。 北京市高院还在判决书中指出,广生堂在多个类别的商品与服务上申请了包括“屠龙刀”、“铁公鸡”、“哪吒”、“二哥”等400余件商标注册,明显“已超出正常的生产经营需要”。 商标权诉讼连遭败诉 申请屠龙刀等400余商标遭北京高院点名 上述判决书显示,两起纠纷原告方均为福建广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生堂”),被告方均为国家知识产权局,原审第三人均为桂林三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桂林三金药业”)。 判决书显示,在宣告上述商标无效的过程中,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三升金丹、三升金药”商标已构成2013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条所指的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同时广生堂公司大量申请商标注册的行为超出了正常的生产经营需要,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并有损于市场秩序,违反了《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因此,国家知识产权局裁定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广生堂不服被诉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裁定,先是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败诉后又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判令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裁定。 对于两起案件主要上诉理由,广生堂提到,诉争商标系广生堂公司独创具有较高显著性,与各引证商标在文字构成、整体外观、呼叫、含义等方面存在显著差别,未构成使用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同时,两起案件的诉争商标分别是对广生堂公司在先申请注册的第8020036号、第18007186号“三升”商标、第7541168号“三升金药”商标的延续性注册,以及对广生堂公司在先申请注册的第8020036号、第18007186号“三升”商标、第8020033号“三升金丹”商标的延续性注册。 广生堂称,上述广生堂公司的在先商标未被认定与各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依据审查标准一致性原则,诉争商标也不应被认定与各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广生堂公司对诉争商标具有明确的创意来源及使用意图,相关商标的申请注册行为未超出其生产经营需要,亦未扰乱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 但是,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两起案件的诉争商标分别由汉字“三升金丹”、“三升金药”构成,其中“丹”使用在“人用药、原料药、中药成药”等商品上显著性较弱,以及“药”使用在“药茶、原料药、中药成药”等商品上显著性较弱,故诉争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为“三升金”。而引证商标一至四均含有汉字“三金”,诉争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三升金”与“三金”仅一字之差,在文字构成、呼叫、含义及视觉效果上相近。 同时,三金公司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其“三金”商标在诉争商标注册申请前在“药”商品上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因此,当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共同使用在药等相同或类似商品上时,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其系同一商品提供者提供的系列商标,或其提供者之间存在某种特定关联。原审判决和被诉裁定认定诉争商标与各引证商标已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并无不当,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此予以确认。 此外,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还指出,广生堂除诉争商标外,还在多个类别的商品与服务上申请注册了包括“屠龙刀”、“铁公鸡”、“哪吒”、“二哥”等商标在内的400余件商标,已超出正常的生产经营需要,广生堂公司也未对上述商标的创意来源及使用意图作出合理解释,故原审判决和被诉裁定认定诉争商标的注册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有损于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构成《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情形。 据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决,广生堂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对此不予支持,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升金丹胶囊”等研发项目暂停或停止 业绩连续滑坡 公开资料显示,广生堂药业成立于2001年,专注于肝病仿制药的生产销售, 2015年4月22日在深交所上市,也是福建省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民营药企。 记者注意到,广生堂本次发生商标权纠纷的“三升金丹”产品,其研发项目“三升金丹胶囊” 早在2019年就已暂停研发。 资料显示,广生堂2015年申报了三升金丹胶囊的临床注册申请,但其2016年至2018年年报显示,“三升金丹胶囊”研发项目连续三年的进展情况均为“已撤回临床注册申请,正在进行重新补充研究”。 据了解,该产品属于止血止痛药,标示的研发目标为“取得新药证书及药品批准文号”。在该项目预计对公司未来发展的影响中,广生堂药业称其为“独家品种,丰富产品线,增强市场竞争力”。 而在2019年年报中,广生堂则首次提到,经公司总经理办公会决议,暂缓“三升金丹胶囊”项目的研发,但并未提及暂停原因。 记者注意到,除了“三升金丹胶囊”项目暂停研发外,广生堂2019年年报显示,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片、阿戈美拉汀和阿戈美拉汀片等多个研发项目均处于停止状态。与此同时,广生堂2019年研发费用同比减少23.60%,达5321.34万元,对此,广生堂称,“报告期公司仿制药研发投入减少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广生堂2019年研发费用整体上虽然出现了下滑,但研发费用中的“办公费”、“专利申请费”,以及“其他”类目的项目费用却大幅度增长,上述三项费用分别为35.16万元、583.10万元、287.35万元,同比增长74.47%、911.92%、73.32%。而技术服务费、研发领用原料及低值易耗品、职工薪酬呈现下滑趋势。 此外,广生堂的销售费用与研发费用形成反差,呈现增长趋势。其2019年销售费用2.11亿元,同比增长0.66%,占营收比例50.94%;其中,广生堂销售费用的增长主要来源于市场推广费的增加。广生堂2019年市场推广费1.64亿元,同比增长8.03%,占销售费用比例77.79%。 记者发现,广生堂在大手笔的投入市场推广费的同时,近几年业绩却不容乐观。数据显示,广生堂2018年、2019年均“增收不增利”,当年营收分别为4.02亿元、4.15亿元,同比增长35.89%和3.10%;净利润分别为1648.44万元、1074.19万元,同比减少50.89%和34.84%。 而今年一季度,广生堂更是营收、净利润“双下滑”,其当期营收8337.04万元,同比减少23.79%;净利润183.44万元,同比减少75.74%。

    View More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Return top